十五、證人戊○○證述略以:「(你是否曾在米迪亞暴龍隊打過
      棒球?)是,97年2 月到10月;(就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
      的老闆是誰?)天○○;(你怎麼知道?)我們第一次記
      者會,當時天○○沒有來,有人說米迪亞的執行長是天○
      ○,我就認為他是老闆;(你對老闆的定義是怎麼樣?)
      應該是負責球隊的所有事務、出錢;(天○○會不會管到
      球隊球員打球的安排?)這是教練的職責;(天○○有沒
      有到過球場?次數?)有,一次還是兩次;(天○○去球
      場有沒有跟球員說什麼?)一些勉勵的話,就是加油或是
      這場一定要贏;(天○○有沒有曾經集合過球員訓話?哪
      個球場?)有,有一次在新莊球場,天母球場沒有印象;
      (訓話的內容?情形?)大家集合站著,說一些勉勵的話
      ;(你在暴龍隊打球期間,有沒有聽說有人收買或脅迫球
      員打假球?)後來經過記者或媒體報導才知道,之前不知
      道;(你知不知道天○○曾請人去查球員有沒有打假球的
      事情?)不清楚;(你知不知道天○○有在天母球場報警
      要查打假球的人?)沒有聽說;(在暴龍隊之前,你在誠
      泰眼鏡蛇隊多久?)兩年;(被告天○○問:之前誠泰的
      領隊是誰?)林致光;(被告天○○問:趙士強是誰?)
      誠泰的總經理;(被告天○○問:他是誠泰還是誠宇的總
      經理?)誠宇;(被告天○○問:誠宇是什麼公司?)好
      像是運動行銷;(被告天○○問:該公司與誠泰銀行的關
      係為何?)我不清楚;(被告天○○問:你剛剛說到你對
      球隊老闆的定義,是指常常跟球員在一起?常常去球場看
      球?)不一定,我剛回答是付薪資給我們的負責人;【審
      判長問:對證人戊○○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
      天○○答:第一次記者會我的確沒有到,我一直到3 月春
      酒時才出現第一次見到球員,戊○○的證詞可以證明一般
      球員對老闆的定義。】」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19日上午
      審理筆錄)。是由證人戊○○證述被告天○○為負責球隊
      所有事務暨出錢者,基此可知悉被告酉○○交付予被告C
      ○○後,郭某將之存入公司作為球隊開支之全情,被告天
      ○○亦屬知悉之情,已據證人即被告C○○於本院證述明
      確無疑。顯然係為該球隊掛名權之不法利益。因此,究竟
      被告天○○有無到天母球場「訓話」或所謂追查打假球案
      件,已經無礙於其有背信之犯行,試問有球隊「老闆」到
      場不是要其所屬球員為好好打球?此乃明證。
十六、證人O○○證述略以:「(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你是否
      曾任社團法人中華職業棒球大聯盟安全防護組組長?)是
      ,95年5 月5 日進入中華Y○○○○擔任組長,到97年年
      中調任組員,目前仍任職中華Y○○○○;(辯護人張仁
      龍律師問:安全防護組的主要工作?)維護球場秩序及球
      員安全;(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如果有報警要請警察進
      入球場,要不要先跟你們知會聯繫?)不用;(辯護人張
      仁龍律師問:你記不記得97年5 月24日在天母球場,天○
      ○有報警請警察進入天母球場?)日期我不記得,當天我
      休假不在場,誰報案我不清楚,但有士林分局的人去處理
      ,後來我去問士林分局,據我所知當時報案內容好像是兄
      弟象隊的球迷有問題,後來查證不是,是兄弟象隊的球迷
      在打電話;(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士林分局當時承辦的
      員警?)二組鄭明仁;(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你有沒有
      聽說該次報案,是天○○報案或他請人報案?)沒有,誰
      報案我不清楚;(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如果你休假的話
      ,會不會有代理人?如果有,當天有沒有人代理你?)我
      們這組有三個人,另外一個人在別的球場,另一個組員王
      智緯沒有經驗,我不知道他當時是不是在天母球場;(辯
      護人張仁龍律師問:當天97年5 月24日整個比賽是不是有
      錄影?)應該緯來電視台有錄影;(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
      :後來你到天母球場時,有沒有碰到天○○?)沒有,我
      到球場時已經到八九局快結束了;(被告天○○問:這件
      事情發生後隔幾天聯盟才回報抓的那三位不是打假球?)
      當時就回報了,士林分局就查證;(被告天○○問:你知
      道士林分局當天帶走多少人?)我不知道,當時我只知道
      向一男一女查證,但是不是帶到分局去我不清楚,因為我
      不在現場;(被告天○○問:一般聯盟發生球團有感覺球
      員打假球的標準作業程序為何?)目前還沒有球隊跟我們
      講打假球,如果有的話,我們會向警方報案,聯盟目前還
      沒有訂出規則、辦法;(被告天○○問:安全防護組從來
      沒有接獲球隊報案有人打假球嗎?)安全組是94年成立,
      我是95年到職,在我任職期間沒有接獲這樣的訊息;(被
      告天○○問:所以聯盟的秘書長子○○沒有將會議內容告
      知你?)我不知道什麼會議內容;(被告天○○問:我們
      曾向子○○多次反應,請子○○提供情資給我們,你是否
      知道該會議?)不知道;(被告天○○問:你知不知道子
      ○○曾經有拿過一大疊文件到我面前給我看,聲稱該文件
      都是安全組所提供,並且有球員向安全組提供的內容?)
      不知道;(被告天○○問:你是否知情聯盟曾經對球團提
      出,若發現球員打假球,就是子○○及趙守博對I○○提
      出,發現假球千萬不要聲張,要以聯盟所謂AB兩種球員
      釋出方式處理?)這個我不知道;(被告天○○問:你是
      否知悉秘書長子○○都告知我們,所有的消息情資,都是
      來自安全組?)不知道;(被告天○○問:你是否知道子
      ○○在2100全民開講時承認聯盟的處理方式就是這樣?)
      我不知道;(被告天○○問:所以有關打假球的事,安全
      組都不需要參與討論?)沒有人告知我;(你剛剛提到安
      全組的工作在維護球場的秩序、球員安全,你在任職期間
      都沒有碰到打假球的事情?)只有聽說,但都沒有人跟我
      講,我們跟球員沒有接觸,球員也沒有跟我們講,安全組
      的資料中沒有打假球的資料;(聯盟中有查打假球的機制
      嗎?)如果有線索我們會報警,有耳聞,以前也報過警,
      但因為耳聞資料不全,球團有自己的機制,但跟我們並沒
      有聯繫,如果有要求,我們會跟警方聯繫,請求提供保護
      ;【(審判長問:對證人O○○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
      旨)被告天○○答:證人所述之事實,跟聯盟運作有很大
      的出入,有會議紀錄可以證明聯盟提供的資料,是由安全
      組提出的名單,說我們的球員有問題要釋出;證人O○○
      稱:當時我不是組長我不清楚名單的事情;被告天○○答
      :我認為在補充起訴書裡面,由聯盟提供的名單有偽造之
      嫌,事實上聯盟沒有提供過名單給我們,所有的名單都是
      我們提供給聯盟的。在天母球場事件報案未果之後,我們
      隨即在數日內正式向調查局檢舉,這件事情在調查局的筆
      錄中完全沒有出現,就誣陷我們背信,如果我們有背信,
      為何我們還要向調查局檢舉;被告C○○答:球隊加入聯
      盟時,需提供股東名冊,要安全組向警方查證資料,當時
      的股東名冊裡面,如果聯盟說股東名冊中的人都沒有問題
      的話,我們也不會知道股東中有誰有問題;證人O○○稱
      :我不清楚球團加入聯盟需否提供名冊向警方查證;辯護
      人顧定軒律師答:依證人所述,聯盟關於所謂打假球的查
      證及防護均未有機制進行,縱論有任一球團欲就打假球為
      查證及防護,均無法取得聯盟之支援,如此一來,該球團
      縱想防止本身球團遭人控制之情事,顯亦無法為之,如此
      一來,球團之負責人或欲進行防止之人員又有何背信之行
      為;被告Z○○答:沒有意見,我不清楚安全組的運作,
      球賽開打之前,子○○會請檢察官之類的人員來上課,說
      如果有問題的話可以向秘書長、球團或安全組反應,但我
      對安全組的運作不清楚;被告P○○答:還沒有開打之前
      ,有找安全小組的人跟我們講、上法治教育,我只有跟教
      練談過,其他人遇不到;...」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
      19日上午審理筆錄),就被告天○○極力主張之97年5 月
      24日在天母球場,其有報警請警察進入天母球場部分,縱
      令屬實,恰恰可以證明其斯時知悉所謂打假球之傳聞,後
      於七月間於網站發表言論,然於八月間何以又接自被告午
      ○○交被告酉○○之鉅額款項並轉入賽亞公司帳戶作為球
      隊之支出?自係消極的不作為作為其達其積極行為同一效
      果之背信犯行,換言之,證人O○○之證述均無從為被告
      天○○、C○○有利的認定。
十七、證人H○○證述略以:「天○○是我妹夫;(天○○是不
      是曾經有請你調查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有無打假球的事情
      ?)有,因為他不相信他身邊的人;(你有沒有調查?)
      有,透過自己的管道,包括MSN 或與球員的私下會談去了
      解有無打假球的事情;(你剛才說有跟球員私下會談了解
      ,你有跟哪些球員了解?)謝佳賢、郭明仁是面對面,另
      外還有兩個人也是面對面接觸,但是名字忘了,要看名單
      ,另有一些是匿名的人,我不知道是誰,是透過MSN ,我
      也跟球團的防護員接觸;(你查的結果,他們給你的訊息
      為何?)他們給我的訊息很雜亂,球團的確有之後媒體所
      陳述打假球的事情,但球員給我的陳述是球團內部勢力非
      常的混亂,涉入打假球的集團不只午○○一個集團而已,
      這是當時他們告訴我的,就我所知,跟我與他們會談之後
      我得到的想法是,整個球團跟聯盟都有許多的勢力範圍存
      在,這些勢力範圍各自有互相配合的球員,若這些配合的
      球員無法上場打球、無法配合,各勢力範圍就會想辦法互
      相指控對方打假球,在我調查之後,我只覺得我沒有辦法
      去相信任何一個球員,因為我沒有檢調單位的工具、能力
      ,去調查他們所說是不是真的,所以我選擇把我調查出來
      的事情跟想法與天○○討論,甚至我請他不要再涉入整個
      職棒圈,畢竟職棒圈不是他賴以維生的事業;(天○○和
      你,就米迪亞球員有疑似打假球,有無作怎樣的處理?)
      當然有,首先我們在4 月週日某場在天母球場的比賽,有
      球迷告訴我,有三個穿著兄弟象球衣的人站在看台,以手
      機通話描述比賽的得失分狀況,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再三
      分就夠了,我知道這個情況之後,馬上告訴天○○,他告
      訴天母球場的聯盟安全組請他們報警,而我當時坐在那三
      位嫌疑犯的附近,直到警方來將他們帶走我才離開,事後
      我打電話給士林分局的鄭督察,向他詢問那三個人是否與
      綁球隊的人員有關係,他的回答是沒有,我問他為什麼沒
      有,他說沒有證據我向他請教球團遇到這樣的情況該如何
      處理,他的回答是:在我介入整個職棒打假球的案子10年
      以來,聯盟遇到這樣的案子,跟球團對假球的態度,都是
      選擇私了;(你剛才講的是4 月間,天○○講的是97年5
      月24日,時間你可否確認?)我報警一次,詳細的時間不
      確定;(該次報警沒辦法抓到打假球的人,之後你有回報
      天○○或天○○有做怎樣後續的處理?)有,在該次報警
      沒有結果之後,我跟天○○透過我們的管道繼續了解打假
      球的事情是否繼續存在,時間進入8 月之後,天○○在網
      路上發表一篇球團打假球真相的文章,原本我的態度是報
      警沒有用之後,我跟天○○本來打算如果查到球員真的打
      假球,那就開除,這個態度雖然消極,但也只是沒有辦法
      中的辦法,後來天○○發表文章之後,我擔心他跟我妹妹
      會有人身安全上的問題,我打電話給我在調查局就職的學
      妹,我問她遇到這樣的事情,我該怎樣處理,她請我去調
      查局跟裡面的相關人員會談,會談過程中,因為我們沒有
      辦法知道是誰在綁球員,也不知道對方的勢力有多龐大,
      我選擇不做筆錄,因此沒有在調查局留下報案的證據,但
      是我把我所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訴調查局,同時也請他
      們去監聽中華聯盟的會長趙守博與子○○的通話紀錄,因
      為我知道就是子○○與趙守博針對打假球的態度如此的消
      極與息事寧人,才會讓假球事情一再發生;(天○○會在
      網路爆料,是否因為你們很努力追查,但還是沒有結果,
      所以他才爆料?)是,他在爆料前已經跟我知會過,我問
      他有沒有辦法保證他自己跟我妹妹的安全,他說沒有,所
      以我才去調查局;(你剛才說,午○○有涉入打假球,那
      你知道午○○是綁暴龍隊的球員嗎?)聽說的可以當證據
      嗎,我在開始調查球隊哪些人打假球開始,午○○的名字
      跟其他集團首腦的名字,我才漸漸知道這些人;(那時候
      你們知不知道午○○是股東?)當然不知道,而我也不會
      知道;(天○○知不知道?)他當然不知道,如果天○○
      知道,我不會選擇讓自己介入這麼危險的事情;(你說有
      多股勢力介入打假球,這些消息都是球員給你的嗎?)不
      只球員,我自己私下透過我的朋友去了解,當然這些都是
      聽說,我沒有辦法把它拿來當做證據;(這些資訊,當你
      去調查局時,他們的態度是要辦這些打假球的人嗎?當時
      在調查局你知道「午○○」該名字嗎?)「午○○」這三
      個字跟「Q○○」的名字,是我從媒體得知的,我知道午
      ○○時,只知道他叫流氓,後來我從媒體看到午○○的名
      字,我有去求證是否就是流氓;(依你所述,中華聯盟理
      事長趙守博與秘書長子○○,對打假球的態度非常消極與
      息事寧人,請問你如何知道?)依子○○日前在媒體所稱
      ,如果球團裡面的球員打假球,球團老闆一定會知道,兄
      弟象之前的球員也爆發打假球,我想兄弟象球團的老闆,
      如果依照子○○的邏輯,應該也知道,而在球季開始前至
      結束後,球團的老闆與子○○都會召開領隊會議,我想如
      果有打假球的情資,子○○會知道,在我跟球員及其眷屬
      私下接觸後,他們給我的想法是,子○○對打假球的態度
      是如此,而我自己跟士林分局的鄭督察接觸後,他告知我
      ,私了也是聯盟對假球的態度,這不只是我的判斷;(你
      剛才說聯盟對打假球是消極的,你們報案也沒有辦法處理
      ,你有去調查局,你去調查局有換證件嗎?)有,基隆路
      臺北市調處,換過證件才能進去;(你去的時候,你有接
      觸到誰?)事情是一年多前,我最記得是丁健新,我有他
      的名片,他告訴我,有問題可以直接跟他聯絡,但事實上
      我不是很相信他;(你一開始說天○○不相信身邊的人是
      指誰?是指特助、球員還是領隊?)我聽到這件事情,我
      不會去問他到底不相信誰,他只跟我說不相信旁邊的人;
      (你是用什麼身分跟球員接觸?)球迷;(所以所謂的球
      員、球員眷屬、MSN 上面的人,你對他們而言,你只是球
      迷?)後來他們知道我是天○○的姻親,才把他們知道的
      告訴我;(你是在什麼情況下表明你的身分?)一開始他
      們不願意透露太多細節,我才表明我的身分;(所以他們
      不願意跟老闆講,而願意跟老闆的親戚講?)我有跟他們
      說我是代表天○○,他們見到天○○的機會很少,甚至連
      跟天○○私下會談的機會都沒有,因為天○○旁邊一定會
      有球團的相關人員在;(跟你接觸的球員或球員眷屬,有
      無在場的這幾位被告?)除了V○○之外,其餘沒有,我
      有跟V○○聊過,我沒有跟他說我是誰,只是以球迷身分
      關心他手的傷勢;(你剛才提到球隊裡面有好幾股勢力,
      你怎麼跑去檢舉兄弟象隊,而不是檢舉暴龍隊打假球?)
      會綁球員的人,一定不會穿著暴龍隊球迷的衣服;(既然
      有好幾股勢力存在,檢舉別人打假球,不一定就代表自己
      沒有打假球?)綁球員是要讓球員輸,如果要讓米迪亞輸
      ,就是綁米迪亞的球員,如果穿著米迪亞球衣,而打電話
      說要讓米迪亞輸三分就好,這不合邏輯;(你是什麼身分
      組織球迷做這些事情?)球迷跟我爆料時,只知道我是天
      ○○的朋友,他們有我的手機,跟我碰過面,也給我球隊
      代理總教練孫昭立的電話,我也跟孫昭立私下出來吃過飯
      ,了解球隊接手過程中的現象跟情況;(你剛才說,初步
      接觸球員時球員不願意提,後來你表明身分,球員才說,
      如何確認球員所說的訊息是真的?)我無法確認,如果我
      有辦法確認,我早就把相關的事證提供給警方,不會再讓
      警方因沒有證據而放走嫌疑犯的事情發生;【天○○說:
      你是不是有提供D○○的資料給我】(你提供什麼資料給
      天○○?)球員、球員眷屬、球團防護員的MSN 紀錄,以
      及防護員提供給我的錄音檔,我都提供給天○○,其中有
      提到D○○,天○○剛才只是提醒我,我有提供給他什麼
      樣的資料,我給他的資料非常的多,而且我不是涉案人員
      ;【審判長問:對證人H○○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
      ;檢察官答:士林分局鄭督察對證人H○○於審判外的陳
      述,係傳聞無證據能力,其餘所述都屬猜測,所言不實。
      被告天○○答:那時候在報案時,那個位置一定是穿兄弟
      隊的衣服,那是兄弟隊的加油區,我們的休息區在一壘下
      方,如果要對球員打暗號,一定要在兄弟象的加油區,D
      ○○的事情,在證人提供資料給我之後,我有請C○○向
      I○○要D○○的電話,到我辦公室用擴音打電話給D○
      ○,詢問他是否被威脅,他哭得很慘,但D○○否認到底
      ;在那時候我最懷疑的是總教練劉家齊,在網路上我們被
      戲稱十三輸,因為諧音六加七等於十三,網路上批評他的
      調度是腦殘調度,但後來發現又不是這樣,因為只有總教
      練能調動球員,所以當時我最懷疑他,當時我沒有懷疑C
      ○○,他還到處去問,還提供很多資料給我。辯護人張仁
      龍律師答:辯論時表示。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
      人顧定軒律師答:依證人親身見聞,並無自球員眷屬或球
      迷處有任何聽聞被告C○○參與打假球之情事,且依被告
      天○○所述,於證人提供資料之後,被告天○○尚請C○
      ○以擴音電話詢問D○○,顯示證明被告均在協助公司處
      理打假球之事,其餘辯論時一併表示。被告Z○○答:沒
      有意見。…證人H○○稱:我是在宿舍跟V○○見面。…
      被告宇○○答:沒有意見。被告E○○答:沒有意見。】
      」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19日上午審理筆錄),上述證人
      為被告天○○友性方證人,然僅為其本身平鋪直敘之說,
      無從作為本案有利於被告等之認定。
十八、證人T○○證述略以:「(你有沒有擔任過米迪亞暴龍隊
      的任何職務?從何時開始何時結束?)我從民國97年9 月
      1 日開始擔任米迪亞暴龍隊的總教練,經過一個月以後,
      球隊因有案情,被聯盟終結比賽權,我就結束職務;(你
      當時是如何到米迪亞暴龍隊擔任總教練?)我那時在La
      new 熊隊擔任二軍總教練,I○○打電話給我,說米迪亞
      暴龍隊需要總教練,我就到米迪亞總部跟C○○面談,面
      談之後我回家跟家人商量後,約一個禮拜後我就答應該職
      務,再跟La new熊隊劉保佑說明,他也同意我離職;(在
      此次與C○○面談時,你們談了什麼?)之前米迪亞在外
      面有事情,風評不好,他們希望借助我在球界比較正面的
      形象,改變球隊的體質;(有沒有談更具體的做法?)他
      們有提一些名單,當時米迪亞戰績為最後一名,選秀有優
      先權;(有沒有提到如何注意內部如何控管的問題?)他
      們提到股東有些不是很正派,可能有接觸到球員,做了不
      好的事情,要我仔細注意,為球隊把這些人在可能的情況
      下排除,讓球隊比較正面的經營;(你所謂的注意是指注
      意球員?)是,因為我不認識股東,注意的話應該是注意
      球員,該隊我只見過I○○及C○○而已;(所謂注意球
      員,是注意球員的什麼?)注意他們在場上的一些表現,
      是否正常,如有不正常的話,就可以提早有動作,不要讓
      他們再有其他不正常的表現;(你跟C○○面談時,你知
      道C○○當時的職稱是什麼?)執行長的特助,是I○○
      這樣介紹;(是哪個執行長的特助?)當時的執行長應該
      就是天○○;(你跟C○○面談時,C○○有沒有點名哪
      些球員可能有問題?)沒有點名;【被告C○○問:在我
      跟你的會談過程中,我是不是有向你表示,我們沒有預設
      的口袋名單,只要你覺得有問題,哪怕是看板球星,都可
      以進行淘汰更新?證人T○○答:我記得有提到如果覺得
      球隊中有不好的人,就是有問題,球季結束之後就淘汰,
      有提到就算是重要的選手也可以淘汰。】(球隊中有不好
      的人,就是有問題的人,請問是如何不好才算有問題?)
      所謂不好就是在球場上打球有一些不應該的表現,應該包
      括球技不好及操守有問題;(你們當時面談時用的字眼,
      球隊中有不好的人就是有問題的人要淘汰,當時面談是不
      是沒有提到操守的問題,是你個人覺得不好包括球技及操
      守不好?)當時米迪亞在外面有很多風評不好的事情,我
      聽到的就是裡面有股東帶著球員喝酒,類似好像有牽涉操
      控球賽的事情,我也沒有明問不好是什麼事情,當時他們
      希望我去改善,我認為心照不宣,就是球技及操守;(你
      除了跟I○○及C○○見面外,有無跟球對其他人見面?
      )沒有,到我離開為止,我都沒有跟天○○見過面,我跟
      C○○也只見過兩次,一次是面談,另一次是我取得第一
      勝時,他帶大家去聚餐;(當時你認識午○○嗎?或是聽
      過他的名字或流氓?)沒有見過,也沒有聽過;(你帶隊
      期間,有沒有球員跟你反應,有人要他打假球?)卯○○
      跟我提過有人找他,他說是一個姓林的管理,當時林姓管
      理已經離職,我跟他說:已經離職的人找你,就不要理他
      ,這件事情我有跟領隊I○○報告過;(其他人有無跟你
      反應過?)卯○○我比較有印象;(除球員以外,有無其
      他人向你反應?提到特定球員?)有教練叫我要注意一下
      ,但沒有提到特定的球員,只說球隊有些問題,叫我要仔
      細觀察,好好去判斷。【審判長問:對證人T○○之證言
      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我沒有見過證人T
      ○○,就像證人所述,我真的不太管球隊的事,大約8 月
      時我有請地○○及聯盟推薦人選,後來我們選了T○○教
      練,當時他們給我幾個人選,T○○是風評最好的人,我
      上網搜尋,也覺得他是風評最好的人,並要求股東退出,
      把原本的領隊開除,由I○○擔任,我們換的人還包括翻
      譯、管理;謝佳賢的事情在誠泰時就已經傳很久,有人匿
      名檢舉他在台南帶球員去見人、喝酒,我請C○○追查,
      追查屬實之後,我們有放消息要換謝佳賢,還造成一些風
      波。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沒有意見。被告C○○答:當
      時我跟T○○教練談是希望我們戰績能夠拉起來,因為當
      時我們戰績墊底;談到謝佳賢是因為他是我們球隊薪水最
      高也是看板球星,我有跟證人說就算是謝佳賢,如果有問
      題也要換掉。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依證人所述,被告C
      ○○確有依公司之指示,明確要求新任總教練應整頓球隊
      ,避免繼續有負面之印象,被告並無公訴人所述放任而背
      信之行為,其餘辯論時一併表示。被告Z○○答:沒有意
      見。…被告宇○○答:沒有意見。…被告E○○答:沒有
      意見。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意見。檢察官答:沒有
      意見。】」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19日下午審理筆錄),
      以上證人T○○之證述僅係球季尾聲之際之述說,無從為
      本件被告等有利之認定。
十九、證人C○○證述略以:「(你對米迪亞暴龍隊的冠名經過
      是否清楚?)清楚;(當時是誰主動介紹?情形如何?)
      我在米迪亞擔任天○○的特助,有一天我們在亞太會館開
      會,他說有一位他之前的客戶或朋友要找他,碰到黃○○
      跟他提案誠泰要讓渡,希望天○○能參與;(後來天○○
      如何參與?)一開始黃○○要求天○○可以以米迪亞名義
      冠名爭取該球隊,一個球隊解散後有一個期限,當時期限
      快到了,新任的企業要在這個期限內去向聯盟表達接任球
      隊的意願,天○○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答應黃○○願意以
      贊助廣告的方式入主球隊;(冠名之後天○○或你,有沒
      有實際去參與球隊的實際運作?例如球員的調度、安排等
      等?)球隊的調度分兩種,一種是行政方面的工作,之前
      米迪亞冠名一支籃球隊,是向東森羚羊承接的,因此認識
      I○○,當時因為我們要冠名,所以要負責整個形象,我
      就向天○○推薦I○○可以擔任該職位,I○○原來是羚
      羊的領隊,I○○也從他原來的團隊找一些不錯的夥伴擔
      任所有行政企劃方面的工作,後來球隊正式成立有辦公室
      後,我每週一都會去參與行銷企劃會議,另一部分找球員
      、球隊比賽、球隊運作,我沒有參與;(你剛才說沒有參
      與的部分,當時由誰處理?)由第一任領隊黃○○;(黃
      ○○有沒有曾經跟你反應,有人利用或控制球員打假球,
      而且有給球員報酬?)沒有;(依黃○○所稱,他有在97
      年4 月有跟你報告,午○○有要求球員配合打放水球並給
      與酬金的事情,有沒有這件事?)那個時間我根本不知道
      午○○這個人,黃○○沒有跟我講過,因為這個部分不是
      我管的,他跟我講我也沒有辦法處理;(你知不知道天○
      ○為什麼要要求原來的股東全部退出?)因為在過程中,
      一直有謠傳我們的球隊有問題,戰績一直很差,甚至我們
      跟聯盟開會時,也有人跟我們表達這樣的問題,我們並沒
      有直接管理到球隊,我們的職權沒有辦法管到總教練跟球
      員,4 月跟7 月時米迪亞公司都有發生一些新聞,包含天
      ○○當時也有去調查局,他回來跟我說,我們球隊的股東
      並不像檯面上那麼單純,檢調單位也跟他講了很多,這些
      股東不像我們送聯盟審查時那麼單純,所以天○○有提說
      ,與其這樣那我們是不是可以把所有股權吃下來,由我們
      管理球隊;(就你知道,米迪亞的股東裡面,是不是有發
      生送審的名字,和後面真正的股東是不同人?)不知道;
      (在97年8 月間,你找T○○擔任總教練,當時是不是有
      跟聯盟請教?或跟誰請教?)過程中我們有一直請教聯盟
      的會長、秘書長,天○○也約了兄弟象的地○○,口袋中
      有好幾位人選,最後選了T○○;(你們決定選T○○的
      時候,有沒有先跟聯盟知會或詢問他們的意見後,再跟T
      ○○做最後的確定?)有,聯盟給我們的人選中就有T○
      ○,我們決定之後,天○○跟I○○都有去聯盟做諮詢,
      聯盟也知道,聯盟還建議我們先去跟La new熊隊的劉保佑
      打招呼,因為T○○當時是二軍的教練;(就你跟T○○
      所談,就是希望他大力改革,這個事情天○○是不是完全
      同意?)天○○當時很暴躁,因為他上網都是得到負面消
      息,他希望新任的教練可以把球隊帶到改頭換面,不要每
      場都輸;(提示法院卷二第98年2 月24日職棒聯盟函之附
      件予證人閱覽本院卷二第150 頁以下;你有無看過該附件
      之文件?)我沒有看過整份文件,有些報導在媒體上有看
      過,職棒聯盟公文的函不會到我這邊;(一般職棒聯盟的
      函到哪裡?)球團,應該是領隊跟總經理都有機會處理,
      不會到我這邊;(會不會到天○○那邊?)不會;(同上
      卷第154 頁正反面,緯來電視轉播專業會議紀錄,你是不
      是有出席這次會議?)有;(在這次會議,I○○有聲明
      ,本球團沒有涉賭情事,當天情形如何?)當天是要討論
      下一季的轉播金,緯來表示市場反應不好,就是收視率蠻
      差,有些球賽比的比較離譜,當初緯來的副總有特別指出
      米迪亞對兄弟的一場比賽,米迪亞有個外野手戊○○漏接
      一球,媒體拍到他漏接後有一點微笑的表情,他們質疑球
      員漏接還笑,球隊是不是有問題,後來在會議上I○○表
      示我們球隊沒有涉賭的情形,事後會去查證,事後查證的
      結果,那場球我們是贏的,戊○○表示他當時沒有任何反
      應,可能只是苦笑,而且那球他本來就接不到;(在你以
      執行長特助處理有關米迪亞暴龍隊球隊的事情期間,你知
      不知道有球隊的股東控制球員打假球的事情?)我絕大多
      數的消息來源是來自天○○及I○○,很多都是天○○從
      網路上得到的消息,球隊實際的情形我不清楚,我比較沒
      有機會接觸,我覺得戰績不好一定有戰績不好的原因;(
      你是不是擔任米迪亞暴龍隊的特別助理?)不是;(提示
      法院勘驗卷一即卷三98年4 月8 日勘驗筆錄第11頁予證人
      閱覽;本案扣到你的名片上面,有印製你的職稱是米迪亞
      暴龍隊特別助理,事實是否如此?)我不知道,可能別人
      幫我印的,我沒有使用這個名片,我是天○○的特別助理
      ,我的名片印的是米迪亞公司總經理室的特別助理;(該
      日勘驗,你回答法官說,這是不同階段的名片,這就表示
      說,印製米迪亞暴龍隊特別助理職稱的名片,也是你的名
      片,為何你說你不是米迪亞暴龍隊的特別助理?)公司沒
      有這個職位,我不知道誰去印這個名片,我是米迪亞集團
      天○○的特別助理,公司裡面並沒有一個米迪亞特別助理
      的職位;(該勘驗你並沒有回答法官說,這張不是你的名
      片,這張到底是不是你的名片?)如果上面印我的名字,
      就是我的名片,可能是別人幫我印的,但是我沒有使用,
      我對外沒有使用過;(你的辦公室在什麼地方?)內湖瑞
      光路550 號4 樓;(這個辦公室是什麼公司的辦公室?)
      米迪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同一個房間跟你一起辦公的
      有誰?)只有我自己,一個人一間;(走出你的房間,是
      誰在辦公?)左邊是當時米迪亞的財務長癸○○;(癸○
      ○的辦公室有幾個人在辦公?)就癸○○;(米迪亞公司
      辦公樓層有幾層?)二、三、四、五,四個樓層;(這四
      個樓層總共有幾個人辦公?)兩百多個;(在四樓辦公的
      有多少人?)一半以上的行政人員約一百多個人都在四樓
      ;(天○○是不是中華職業棒球聯盟的常務理事?)是;
      (是誰指派天○○擔任常務理事?)企業老闆就是常務理
      事;(你是不是中華職棒聯盟的第七屆理事?)應該是;
      (是誰指派你擔任理事?)應該是天○○;(米迪亞暴龍
      隊每個月什麼時候支付球員薪水?)好像是每月十號;(
      你跟午○○聯絡收取午○○在喜餅盒交付的金錢,是誰指
      示你去做的?)天○○;(你什麼時候知道有人操縱米迪
      亞暴龍隊的球員打假球?)印象比較清楚是有一次天○○
      被市調處約談,出來他就有跟我們講一些奇奇怪怪的外號
      ,說這些人跟球隊有關係;(你為何從午○○那邊收受車
      號0688-DQ 之BMW 自小客車?)當時就是在7 月多時,我
      的岳父母從板橋搬到大溪,他們沒有車子,我計畫把我的
      車子給他們,並買一部新車代步,當時午○○說他有認識
      的車行,可以帶我去看車,我就跟他到鑫總車行,但那邊
      的車子都太貴我買不起,他說他那邊有一部車要賣,叫我
      先試車,我試車之後,他說該車市價135 萬,可以賣我13
      0 萬,我當時跟他講說,我可能先付他10萬元,其餘的要
      等到車子貸款才可以把全部金額給他,後來他叫我直接跟
      鑫總處理銀行的事情,我去鑫總兩三次,鑫總的會計說,
      該車的貸款11月才會結束,要等到11月才可以辦理,否則
      會有違約金,可以向銀行調資料查證,後來午○○還是車
      行跟我說,叫我11月才去辦過戶,期間我有申請過辦貸款
      的資料,該車我是購買,不是單純收受,只是還沒有辦過
      戶,如果該車是午○○送我的,在我收押期間,他不會就
      把車子開走,因為如果送我就是我的車,他不可以開走;
      (你說你要先交10萬元給午○○,該10萬元你有交給午○
      ○嗎?)有,已經給他;(午○○後來把車子開走,10萬
      元有無還你?)沒有還我,依午○○的背景,他不來找我
      就不錯了;(除了0688-DQ 之BMW 小客車之外,你有無其
      他車輛?)我還有一部HONDA 雅哥;(還有無其他車輛?
      )沒有;(你總共有幾台BMW 的車輛?)如果0688那台不
      是我的,我就一台都沒有;(你本來要送給你岳父哪一台
      車?)就是雅哥那台;(後來有沒有送?)有,後來就都
      是我岳父在開、在使用;(你名下的HONDA 雅哥有無貸款
      ?)之前有,已經繳清;(你貸款買0688-DQ 的車,貸款
      會不會有問題?)會有,我需要車籍資料,表示車子已經
      過戶到我名下,我才能貸款,因為之前BMW 尚待繳貸款,
      我沒有辦法拿到資料,沒有辦法辦理過戶;(依照銀行實
      務,過戶轉貸是很平常的作業程序,你為何說無法辦理過
      戶轉貸?)我需要拿到車籍資料,才能以該資料去銀行貸
      款,但當時根本拿不到資料,車行說還要3 個月的時間;
      (違約金如何計算?)違約金跟我沒有關係,我就是以總
      價130 萬元購買,是之前的車主才有違約金的問題;(97
      年8 月13日你有沒有到鑫總汽車商行向午○○拿現金5 百
      萬?)確定時間我不記得,但那段時間我一直有拿現金,
      時間不記得,金額也不確定,那時陸陸續續有到鑫總向午
      ○○拿過錢;(你到鑫總向午○○拿錢,是親自跟午○○
      拿嗎?)忘記了,不知道是他還是他的弟弟,忘記了;(
      你為何到鑫總向午○○拿錢?)當時的執行長天○○叫我
      跟他拿的;(你在鑫總跟午○○拿到的錢交給誰?)交給
      公司,應該是天○○或癸○○,或直接就存起來;(錢的
      用途你知道嗎?)給球隊使用,之前檢察官提到97年7 月
      25日的錢,我後來查證,97年8 月11日我們有現金存入85
      0 萬,球員薪水原本8 月10日要發;(97年7 月24日晚間
      你是否有陪同天○○到台北市調處接受詢問?)我沒有進
      去,人在外面;(該日20時45分,天○○接受詢問結束後
      ,你是不是有打電話給午○○?)應該有;(你為什麼打
      電話給午○○?)就是要錢,之前他答應的股款,該筆錢
      我還沒有拿到手,我打電話問他在不在;(在電話中你有
      告訴午○○,天○○有被約談?)他知道,新聞很大,之
      前媒體就已經報導;(你在電話中有沒有叫午○○趕快出
      國?)我問他出去了沒,我要找他要錢,我沒有叫他趕快
      出國;(你的手機號碼?)我現在忘了,只記得現在的;
      (0000000000?)我有這支手機號碼;(提示97年度偵字
      第29033 號卷B 第167 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7 月25
      日14時23分40秒、14時26分45秒、14時28分16秒、15時4
      分54秒,這四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應該是上面
      寫的酉○○跟我;(對話內容談什麼?)之前的錢有的時
      候是午○○交給我,那天突然出現這個人要拿錢給我,我
      就問:他咧,他是指午○○;(你為什麼要問酉○○:他
      跑掉了嗎?他出去了嗎?)他要拿喜餅跟現金給我,通常
      比較大筆的現金是午○○直接拿給我,突然出現這個人,
      所以我才會問,午○○跑掉了嗎、出去了嗎;(依你所述
      ,因為比較大筆的現金是午○○直接拿給你,不會透過第
      三人,所以你才會問酉○○,他跑掉了嗎,他出去了嗎,
      但是在譯文中,酉○○只有提到喜餅,沒有提到錢,你怎
      麼知道他要送錢過來?)之前就知道要送錢,因為當時要
      付員工薪水,那段時間一直在處理這件事;(依你所述,
      酉○○在電話中說,我拿喜餅過去給你,酉○○這樣講,
      你就知道酉○○要拿錢給你?)應該知道吧,之前就在處
      理錢的問題,不是臨時跟他要的,之前就已經跟他要1 千
      萬元的股款;(酉○○拿多少錢給你?)詳細的數字不記
      得,但是有幾百萬,去戶口查,97年8 月11日存入850 萬
      ,我不知道他是一筆給我還是好幾次給我,我記得是分兩
      筆給,天○○沒有立即存入公司戶頭;(酉○○在什麼地
      方把錢交給你?)應該是在公司的地下室;(你為何不在
      四樓辦公室收受金錢?而要在地下室收受?)金額不少,
      不是一疊而已,是很多,幾百萬的錢很多,他叫我下樓幫
      忙,而且他也不能直接上我們公司,有管制、訪客要提前
      預約;(訪客到一樓要怎麼進去你們公司?)跟管理員講
      ,管理員換證件之後,就會讓他上去;(是不是因為你知
      道該款項是來自打放水球下注簽賭所得的黑錢,所以才要
      掩人耳目到地下室收受?)不是,別人拿錢給我,不會在
      外面貼說那是黑錢,就是錢很重,我下樓幫忙搬送到天○
      ○辦公室,我並不知道他錢怎麼來的;(依你所述,該筆
      錢你交給米迪亞的財務長癸○○,癸○○的辦公室也在四
      樓,如果該筆錢是光明正大的錢,跟放水球所得無關的話
      ,為什麼不在四樓收受就好?)錢不露白,而且那麼重,
      我也不曉得錢的來源;(根據監聽譯文,酉○○說,我到
      那邊打給你,還是我上去,表示酉○○有意願把錢直接拿
      到四樓給你,是你告訴酉○○說:我下來?)他的車子只
      到地下室,我們習慣會到地下室安排車位帶客人上來;(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0933 號卷B 第168 頁予證人閱覽;97
      年7 月28日13時42分40秒,這監聽譯文其中C跟A的對話
      是誰跟誰的對話?)C看起來應該是我,A我不確定是誰
      ;(A是不是午○○?)應該不是,我真的忘記了;(你
      說:我們不能一起上一台車,裡面攝影機太多了,請問什
      麼意思?)因為當時所有的媒體記者都在找天○○,攝影
      機是指媒體記者的攝影機;(我們不能一起上一台車是指
      天○○跟你不能跟誰一起上一台車?)那天的情形是天○
      ○跟我要出國,午○○要回國,我不確定電話中的意思,
      但是當時我跟天○○沒有辦法在公司一起上車;(當時你
      知道午○○有綁球員簽賭打放水球嗎?)當時我不知道午
      ○○是誰;(既然你不知道,那為什麼不願意讓攝影機照
      到午○○跟天○○及你在一起?)我從來不希望天○○在
      媒體面前曝光、講太多話;(你跟天○○不願意讓攝影機
      照到跟午○○在一起,當天為什麼又在中正機場跟午○○
      見面?)因為錢沒有到位,而且天○○針對調查局的事情
      ,有質疑午○○;(97年7 月28日你出國,為什麼是酉○
      ○載你們去?)我在追錢沒有到,酉○○說要去機場載午
      ○○,而且他沒有辦法作主;(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
      號卷第54頁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7 月31日17時1 分15秒
      、17時10分53秒,這兩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
      跟酉○○;(你跟誰一起回國?)應該是天○○或我自己
      ;(你回國為什麼是酉○○來接機?)錢還是沒有給我們
      ,我還是一直在問錢,如果錢十號沒有進來,球隊的錢會
      有問題,廠商都沒有辦法給;(同上聲搜卷第153 頁反面
      ,97年8 月11日20時59分18秒,這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
      對話?)我跟天○○;(對話內容談什麼?)應該就是講
      股東的問題,當時天○○已經決定把所有股份買回來,跟
      股東喬股份股權的問題;(提示法院勘驗卷四即卷六98年
      10月1 日勘驗筆錄第35-40 頁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2日
      10時36分17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應該是跟
      我們的一個業務ANDY高明聰;(對話內容說什麼?)討論
      他的貨,我們賣GPS 的事;(第39頁你說:你幫我跟I○
      ○拿我的錢過來,是什麼意思?)我每個月固定領車馬費
      ,就是賽亞球隊;(對話中提到,你是要跟我黑道拼黑道
      ,是什麼意思?)我不懂他跟我開什麼玩笑,他幫我拿錢
      過來還要抽成,我才隨便講這個話;(這樣講的意思是你
      是黑道嗎?)不是這個意思;(車馬費領多少錢?)我記
      得應該是每月7 萬;(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10
      1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2日14時33分42秒,這通
      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應該是我跟林慶昇(就是午
      ○○);(對話內容說什麼?)我看不出來,我也不曉得
      為什麼要問他生日;(對話中提到的1101,是林慶昇也就
      是午○○太太的生日,你當時真的想不起來為什麼問?)
      我想不起來;(是不是午○○交給你什麼東西,要密碼開
      ?)他給我的都是現金一疊一疊的,再怎麼藏,也不需要
      給我一個保險箱的密碼;(還是午○○告訴你一個地方,
      叫你去那個地方拿錢?)那段時間我們一直有在處理錢的
      問題,有在拿錢,但哪個時間拿多少錢,我現在記不起來
      ;(同上卷第155 頁反面、第156 頁,97年8 月12日15時
      46分25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應該是我跟天
      ○○;(對話內容說什麼?)就是說有人要找天○○;(
      對話中提到,叫你不要碰黑的,叫你直接碰白的,請問什
      麼意思?)那時候的意思應該是事情已經發生,天○○有
      在找新的資金,我不太確定,可能我當時的意思是找的資
      金最好是檯面上叫的出來名號的法人或公司行號;(同上
      卷第157 頁反面,97年8 月13日10時25分18秒,這監聽譯
      文是誰跟誰的對話?)亥○○跟我;(對話內容談什麼?
      )他當時推薦A○○給我們當總經理;(對話中有提到,
      你有拿資料給亥○○,你拿什麼資料給亥○○?)可能是
      車子過戶的資料;(你是不是拿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資料
      給亥○○?)不是,是他要介紹A○○給我,不是我要介
      紹人給他;(同上卷第159 頁,97年8 月13日15時49分26
      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天○○;(對話
      內容談什麼?)應該是天○○要送禮;(對話中提到,叫
      外圍開始進貨,是什麼意思?)天○○一天到晚在做股票
      ,是他叫外圍的人要買哪支股票;(這句話是不是天○○
      也有下注簽賭的意思?貨是不是包括賭注?)我不知道下
      注的方式,我想天○○也不曉得下注的方式,但是天○○
      炒作股票的事情,業內都知道;…(提示法院勘驗卷四(
      即卷六)98年10月1 日勘驗筆錄第67-84 頁予證人閱覽;
      97年8 月15日10時3 分5 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跟天○○;(對話中你說,現在是我們要想一個方
      式,讓外面後面或是拿一個東西把這個蓋掉,請問什麼意
      思?上開卷第73頁)那時候已經開了記者會,有篇雜誌報
      導天○○,說他什麼都是假的,學歷也是假的,已經影響
      到米迪亞資金的操作,我以參謀的角色跟他討論,是不是
      有新的新聞,把這些負面的新聞蓋掉;(同上卷第82頁,
      你說:你也不能因為說因為他有一筆CASH可能會進來,然
      後你就先答應,那真的是,天○○回答:就會死人,你後
      來又說:你就等著我自殺,請問為什麼有CASH進來,你跟
      天○○就說會死人、要自殺?)這應該是延續剛剛的問題
      ,那時候我們已經事情很亂了,銀行凍我們的錢,我們急
      著籌錢,天○○說有錢會進來,我跟他講說,如果有錢進
      來我們就答應的話,會犯以前的錯誤,就是資金的金主有
      問題;(同上卷第83頁,你說:所以這個不是我們談的,
      因為那塊本來就不是我們的,請問那塊指的是什麼?)我
      現在不清楚談的標的是什麼,天○○的錢很多項,我現在
      不曉得談的時候是在講哪個部分;(同上卷頁,你說:你
      也明知那一塊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們也沒有辦法掌
      握,那你只是把問題點往後延,等到他到時候沒在做,那
      就真的會死的很慘,請問是什麼意思?)有可能是那個時
      候天○○已經在找香港的資金要進來,前後的時間天○○
      已經開票給股東說要把股份買回來,這意思是不是指香港
      的資金沒有進來的話,前面的票會跳票,因為這筆金額很
      大,應該是指這件事;(這句話的中『那一塊』指的是什
      麼?)可能是指他後面找的香港資金;(這句話中「他到
      時候沒在做」指的是什麼?)如果香港方面答應我們錢要
      進來,到時候錢沒有進來,但票已經開出去了,票會全部
      跳票;(『他』指的是誰?)就是香港的資金;(天○○
      有向誰借錢?)他跟很多人借錢;(有沒有跟地下錢莊借
      錢?)據我所知沒有;(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
      64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4日15時8 分9 秒、15
      時19分45秒,這兩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應該是
      我跟酉○○;(對話內容在說什麼?)急著要碰面;(警
      察認為這兩通監聽譯文指的是午○○當天下午命酉○○等
      人赴米迪亞公司保護天○○、C○○與地下錢莊小范談判
      ,事實是否如此?)不是地下錢莊,當天是要談股東股份
      的事情,我們針對賽亞的負責人G○○,要去談股份的事
      ,小范是G○○那邊的人;(你跟天○○跟G○○談股份
      的事情,為什麼午○○要派人去?)因為當初G○○入股
      的金額跟天○○認知的金額有很大的落差,該部分有很大
      的爭議,當初整個的狀況是天○○要把整個股份吃回來,
      賽亞最主要的股東是天○○以及G○○,那時候天○○要
      把所有股東請出去,但是不是以原始入股金額請出去有爭
      議,午○○派人去保護天○○;(提示97年度他字第4107
      號卷二第54頁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26日16時40分39秒,
      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I○○;(對話內容
      談什麼?)對話內容是叫I○○叫球隊好好打球;(你在
      對話中還叫I○○當天比賽要拿下勝利?)對;(當天是
      97年8 月26日第225 場例行賽,比賽結果為米迪亞暴龍隊
      以四比二勝兄弟象隊,是不是這樣?)我沒有記,檢察官
      說是應該就是;(同上卷第58頁,97年8 月27日18時1 分
      10秒、18時3 分37秒,這兩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跟I○○;(對話內容在談什麼?)叫謝佳賢好好打
      球;(對話中你說:今天是聯盟特別的在講,說一定要好
      好打,所以你是要米迪亞暴龍隊在97年8 月27日,也就是
      起訴書第六場比賽,一定要贏球,你在對話中的意思是這
      樣?)對;(同上卷第58頁及59頁,97年8 月27日18時8
      分27秒,這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一個是我,對
      方是誰,我現在不知道;(對方是不是J○○的手下?)
      我不知道;(請問對話中你是A還是B?)我應該是A吧
      ;(對話中你說:烤肉,這兩個字指的是什麼意思?)我
      現在也不太確定,但看譯文的意思應該是有人要對我們的
      球隊出手;(對話中你說:今天有我們的朋友要去烤肉的
      嗎,請問什麼意思?)應該是問他說是不是有聽到我們隊
      上有什麼不當的行為;(你為什麼說我們的朋友?)就是
      指我們這一隊的意思,因為當時外面傳言很大;(對話中
      你說:好好烤,這三個字是什麼意思?)應該就是我們球
      隊就會好好的打;(好好烤指的是米迪亞暴龍隊全力求勝
      的意思?)對;(對話中對方說:PARTY ,這個英文字指
      的是什麼意思?)配合前面的意思,就是前一場比賽有人
      要做手腳,我們勝的隔天那場,他們沒有做成,今天可能
      他們又要做手腳,所以我們要好好打;(對話中對方說:
      PARTY 取消,這是什麼意思?)我不知道他講的PARTY 取
      消是什麼,他也是在形容別人,可能是指我們好好打的話
      ,對方會把做球取消;(對話中提到,他們昨天沒有用好
      ,昨天PARTY 沒有用好,今天又要辦PARTY 了對不對,請
      問什麼意思?)我不知道,應該是對方問我說,他們昨天
      沒有成功,今天會不會再做同樣的事,有沒有這個可能;
      (PARTY 的意思是指米迪亞暴龍隊球員打放水球的意思?
      )我不確定,但應該就是那個意思,球賽就是怪怪的;(
      PARTY 取消的意思是不是指米迪亞暴龍隊全力求勝,不打
      放水球?)如果我們全力求勝的話,就沒有辦法打放水球
      ;(烤肉的意思是不是指職棒簽賭下注米迪亞暴龍隊輸球
      ?)不太清楚,應該就是雷同打放水球的意思;(對方說
      ,他們昨天沒有用好,昨天PARTY 沒有用好,今天又要辦
      PARTY 了對不對,你回答:沒錯,已經確定是這樣子了,
      你為什麼要這樣回答?)當時我們每天都在傳有人要做我
      們球隊,如果昨天我們勝了,他們賠錢,他們會希望今天
      再做手腳,把賠的錢贏回去;(你說:我們就是要好好烤
      啊,就是像昨天一樣,什麼意思?)就是像昨天一樣好好
      打,如果打贏了,別人就不能做手腳;(你說:今天有我
      們的朋友要去烤肉的嗎,你剛才又說:烤肉指的是簽賭下
      注米迪亞暴龍隊輸球,你為什麼要問別人這句話?)那個
      時間點已經知道我們公司的股東很複雜,聯盟也跟我們說
      過,我問對方的意思是問他們知不知道,我們公司相關的
      人做這個動作;(這通譯文最後你說:因為我怕說萬一有
      我們的朋友,請問你為什麼要講這句話?)因為那個時候
      我只能跟I○○表達我們隊就好好打全力求勝,但如果中
      間有我們公司的人去做這種事情,我們一直說要求勝,可
      能跟他們的意思不太一樣;(你的意思是說,你怕他們簽
      賭輸球?)那個時候已經知道對方是什麼身分的人,當然
      會怕,因為我們叫球員好好打,對方輸錢矛頭會指向我們
      ;(對方是什麼身分導致你需要這樣做?)當時所有的媒
      體報導上,我們已經知道股東裡面有黑道,而且外面也有
      傳幫派介入我們球隊;【檢察官稱:保留對證人C○○的
      反詰問,並聲請再次詰問證人申○○,待證事實為…、E
      ○○、Z○○對證人申○○施壓,故申○○審理中證述不
      具任意性之事實,及該三位球員打放水球之事實。】」等
      語(見本院99年4 月19日下午審理筆錄),由證人C○○
      之證述知悉,其對米迪亞暴龍隊的冠名經過清楚無疑,其
      後天○○之如何就暴龍隊事務為參與過程綦詳,是認企業
      投資球隊自以其名冠之,為所當然,且仍屬為該企業受任
      經營業務者,無疑,非謂僅止於冠名權而已,蓋此仍為企
      業之極大企業利益之所在,並無疑義;再者,米迪亞暴龍
      隊每月10日支付球員薪水,而恰巧於11日由午○○指示匯
      入款項正逢其時,彰顯該球隊經濟困頓之際,有一筆『甘
      霖』之注入,且聯絡收取午○○在喜餅盒交付之金錢,復
      係由天○○指示而為者,甚明;亦有經過公訴檢察官細緻
      勾稽C○○與酉○○、林慶昇(即午○○)、天○○間之
      電話監聽譯文所載,可明白知悉各該假球情資之傳遞過程
      暨取款過程之難謂與社會常情相合致。另外,關於車號:
      0688-DQ 之BMW 自小客車部分,何巧若此予以利用,其後
      於本案爆發後復謂係買賣之情,難認可採;何況又由亥○
      ○之鑫總汽車取自午○○之款項,實難釋疑於萬一?另者
      ,就以上禮盒款項以及該相應之汽車利用過往歷程而言,
      亦顯與一般社會生活常情,不能說是相符合的。
二十、證人丑○○:「【檢察官:請求與證人I○○隔離。】(
      你是否曾在米迪亞暴龍隊任職?期間為何?)我曾擔任教
      練,職稱為首席教練,時間從97年1 月1 日到97年12月31
      日;(你是否認識午○○?)認識;(你有沒有見過午○
      ○將錢交給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有一次晚上10點多,
      隊上的另一位投手教練林琨瑋電話說老闆要開會,那時候
      我是第一次跟老闆見面,老闆就是午○○,也沒有講到什
      麼,後來晚一點時投手V○○到,在我們聚會的地方,明
      德樂園附近一個餐廳閒聊,之前V○○在嘉義有一場比賽
      ,他是嘉義當地人,嘉義的當地人有幫他加油,老闆拿10
      萬元給他,說是激勵他勝投的獎金,之前老闆就有答應他
      如果勝投的話就要給他獎金;...(就你的印象所及,
      之前老闆就承諾勝投要頒發獎金?)我們在聊天時有講到
      ,老闆之前說勝投要給錢,老闆就給獎金...(你在調
      查局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當時說的大致上就是
      這樣;(同上卷第286 頁,你跟檢察官講,天○○是球隊
      老闆,事實是否如此?)當時我的感覺天○○也是老闆,
      他曾經到球場關心,集合大家說話;(你說天○○跟午○
      ○都是球隊的老闆,請問這兩個人是什麼關係?)不知道
      ,那時候我們把練習、比賽的事情做好,如果老闆來鼓勵
      大家把球打好,我們當教練的,就是感覺他們是球隊的重
      要人物;(誰跟你說午○○是球隊老闆?)我們投手教練
      林琨瑋跟我說,老闆找大家要開會,我見到的是午○○,
      他們稱他為林董,我就跟著叫,那時候我感覺他就是老闆
      ;(為什麼林琨瑋跟你說午○○是老闆,你就相信?)當
      時沒有想那麼多,我們都是老闆請的員工,他說是老闆,
      我就認為是;(同上卷第289 頁,你跟檢察官說,C○○
      是特助,多多少少有在管球隊的事,因為他是上層的,請
      問「上層的」是什麼意思?)管理球隊的重量級人物、長
      官之類的;(C○○是誰的特助?)施老闆的特助;..
      .沒有,我當教練,不知道這種事情是不是真的,沒有證
      據的事情我怎麼跟老闆講,我們只能在球隊集合時,跟球
      員說有球可以打,要好好珍惜;(天○○跟C○○有沒有
      跟你說,球員有打放水球,你必須要向老闆報告?)沒有
      ;(天○○、C○○有沒有跟你說,球員被要求打放水球
      ,你必須跟老闆報告?)沒有;(同上卷第318-319 頁,
      97年9 月3 日14時8 分51秒,C○○跟I○○的監聽譯文
      ,該監聽譯文內容係你跟I○○於97年9 月2 日深夜談話
      後,I○○與C○○的電話通聯內容,對話中I○○說:
      進來的時候,進來的是賴皮啊,拿整疊整疊鈔票這樣子,
      有夠黑暗的,請問如果V○○跟午○○拿的是合法的10萬
      元勝投獎金,為什麼I○○跟你談完話後,要跟C○○講
      說,V○○拿的錢有夠黑暗的?)應該是I○○跟C○○
      認為這件事情可能是怎麼樣子,…他跟特助C○○的對話
      ,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這樣講;…職棒的例行賽,每場都
      是正式的比賽,熱身賽的話是在職棒開打之前,開打之後
      就是正式比賽,每隊要打120 場,該120 場都是正式比賽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281 頁予證人閱
      覽;筆錄第2 頁倒數第10行以下,關於筆錄的記載,你提
      到I○○應該是記錯時間,這是不是就是剛才檢察官問你
      ,通聯紀錄提到有拿錢的部分,你針對該部分表示,事後
      林琨瑋在房間有丟鈔票給你,而不是指…?)不知道,我
      當時跟I○○談話時,可能是跟他吐苦水,不知道球隊該
      怎麼辦,也可能是提到V○○的獎金,之前午○○答應他
      如果勝投的話要給他的激勵獎金,從那天回來到宿舍,他
      的確有給我錢,也是一疊,後來我有還給他,請他轉交給
      老闆。…(你剛才提到C○○多多少少有在管球隊的事,
      因為他是上層的,請問多多少少在管什麼事,請明確具體
      一一講出?)我不大會講話,他是老闆的特助,特助的權
      限到什麼地方,我自己的感覺就是老闆讓他全權處理球隊
      的事情,他們要管什麼事情,我覺得都是理所當然,因為
      他是老闆的特助,C○○管什麼事,我不知道;(你有沒
      有看到C○○管什麼事情?)沒有;(剛剛說你跟I○○
      吐苦水,你為什麼敢跟他吐苦水?)他是球隊的管理員,
      球隊變成這樣子,我說我們要怎麼樣把球隊拉起來;…(
      剛剛你有看到檢察官提示I○○跟C○○的通訊譯文,I
      ○○也跟C○○吐苦水說:有夠黑暗的,請問你認為I○
      ○這麼正派的人為何敢跟C○○講這樣的話?)我不知道
      ,他們長官自己之間有什麼對話,我無權過問;(剛剛提
      示的監聽譯文全部的對話,你認為I○○跟C○○談話內
      容的意義是什麼?)【檢察官異議:要證人猜測。審判長
      諭知:異議成立,證人毋庸回答。】(在球團中天○○跟
      C○○,有沒有直接指揮到你?)沒有;(所以天○○和
      C○○這樣層級的人並不會直接找你,如果球員有反應打
      假球,你要向他們報告,不會有這樣的事情,對嗎?)沒
      有;(你知道I○○是天○○找來當領隊的這件事情?)
      不知道;(你說天○○有曾經到球場去激勵球員,如何激
      勵你還記得嗎?)就是一般老闆對球員的談話,我們要贏
      這場球、一定要好好打類似的話;(有沒有集合球員訓話
      過?)有,就是球隊戰況不好的時候,比較激動的講話;
      (有無罵人?)應該沒有;(天○○比較激動的說什麼話
      ?)激勵球員要認真盡力去打球,內容我真的記不起來;
      (天○○有沒有曾經直接指示或參與球員的調動安排等等
      ?)沒有聽過,這種事情不會到我,因為我不是總教練;
      ……(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被人找打放水球,除了97年9
      月2 日你跟I○○談的之外,你還有沒有跟其他人說這件
      事情?)沒有;(你為什麼不跟總教練談這件事情?)當
      時總教練是劉家齊,我當時覺得說,I○○是總經理,我
      覺得應該找領導球隊的人,來說一些話鼓勵球員;(你為
      什麼不跟領隊講這件事情?)當時球隊總經理是I○○,
      領隊是庚○○,我自己覺得可以找個人聊球隊的事情,我
      就找I○○;(你為什麼隔那麼久,到97年9 月2 日才去
      找I○○?)他是事後才進球隊;…【審判長問:對證人
      丑○○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我不
      會接觸到球員,也不實際管理球隊,今天證人剛入庭時,
      我還認不出來,我連球員都不是很認識,更不用講教練,
      我們如果對球隊有任何意見,我通常的做法是透過C○○
      或I○○反應。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如天○○所說,資
      方不會管球隊的實際運作,證人也明確講,天○○都有去
      球場激勵球員,甚至有訓話。被告C○○答:跟天○○所
      言一樣,我們不會直接接觸球員教練,都是透過管理的人
      員,如領隊或總經理。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證人於偵查
      中所稱,C○○管球隊的事情為臆測之詞,且證人身為教
      練,於開季時即接觸有疑之情事均未反應,都未被論及背
      信,被告C○○與I○○於事後積極處理球隊之事,又何
      來背信之有,其餘辯論時一併表示。被告Z○○答:沒有
      意見。...【審判長問:證人有無補充?證人丑○○答
      :他是當事者,時間可能比較清楚,但是我記得是我剛才
      講的,就是一個勝投的獎金。】? 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
      28日上午審理筆錄),是就證人丑○○證述可知,被告天
      ○○、C○○均為重量級屬於管理層人員,自屬處理該等
      事務之人,要無疑問,此就參與職棒聯盟會議以及各該監
      聽譯文內涵可悉。
二一、證人I○○證述略以:「(你是否曾經在米迪亞暴龍隊任
      職?)是;(曾經擔任過什麼職務?期間為何?)97年2
      月開始擔任米迪亞暴龍隊球團總經理,到9 月改任領隊到
      11月上旬截止;(米迪亞暴龍隊的領隊,職務內容為何?
      )每個球團的可能不一樣,我們球團是採行所謂的雙首長
      制,把領隊跟總經理區分,有的球團是同一個人擔任,比
      如像兄弟隊是常務理事跟領隊都是由地○○擔任,所以沒
      有總經理,像統一隊林增祥擔任領隊兼總經理,常務理事
      由林蒼生擔任,米迪亞在我進球團之前,就已經分配好,
      領隊管理球隊,我擔任總經理,擔任賽亞公司的行政、招
      商,米迪亞只是冠名;(天○○在米迪亞暴龍隊有負責什
      麼事情?)天○○擔任球隊的常務理事,如前所述,在中
      華職棒裡面,常務理事通常由球團的出資者,一般所指的
      老闆擔任,米迪亞冠名這個球隊,他是股份最大,所以就
      禮遇他,讓他擔任常務理事,禮遇的意思是,可能很多人
      出錢,因為米迪亞比較有名,所以由天○○代表擔任;(
      常務理事會參與球團實際事情的處理嗎?比如說球員的安
      排?比賽的安排等等事情?)各球團可能不太一樣,但是
      我們球團沒有;(在你於米迪亞暴龍隊任職期間,該隊曾
      經有過幾位常務理事?幾位領隊?)一開始的常務理事是
      天○○,我記得97年8 月底時,我不太確定是不是應會長
      的要求要更換,所以天○○先遞狀辭職,過程要經過聯盟
      會議的同意,所以沒有新的常務理事,從頭到尾擔任常務
      理事的只有天○○,領隊剛開始是黃○○,5 月左右換成
      庚○○,我是在9 月接的;(就聯盟而言,聯盟常務理事
      和各球團領隊有什麼不同?)常務理事的職位大概都是出
      資者擔任,中信隊是由公司指派,兄弟象隊是由地○○,
      統一獅隊就是林蒼生,他們都是出資者,興農是楊天發,
      領隊比較像是企業裡面的CEO ,帶領球隊的所有事務,常
      務理事比較像是CEO ;(如果常務理事就等於資方,領隊
      就等於專業經理人,這是不是符合米迪亞暴龍隊當時的現
      況?)是;(米迪亞暴龍隊在參加聯盟領隊會議時,由誰
      代表參加?)我們球隊比較特殊,領隊黃○○接球隊時,
      他跟我說他口條不好,希望由我代表參加,認為我比較熟
      悉聯盟的事務,其他球隊都是由領隊參加;(在其他人包
      括你擔任領隊的時候,也是由你參加?)是,庚○○擔任
      領隊時,也是由我參加;(天○○有無參加過領隊會議?
      )沒有;(你知不知道天○○在97年7 月23日有在網站上
      發表球隊難管的真相這個文章?)知道;(你知道當時為
      什麼天○○會在公開的網站上發表這樣的文章?)好一陣
      子球隊很混亂,我覺得他想要表達的是不知道敵人在哪裡
      ,就是不知道敵人是誰,球員、教練、外在的人,誰是我
      們該整頓的人,網友很多文章的反應,對我們期許很高,
      因為天○○是一個網路的重度使用者,所以他選擇用那樣
      的方式陳述他的無奈,他發表文章的時候,我坐在他對面
      ,我知道他發表這個文章;(天○○當時是不是有跟你討
      論,因為不知道真相為何,所以選擇用這樣的方式?)【
      檢察官異議:誘導。審判長請辯護人修正問題。】(他有
      無跟你討論?)當天並不是在討論這件事情,是在討論一
      個活動行銷案,我在談聯盟給我們活動及財務報告資料,
      天○○就自己選擇PO上網,並沒有跟我討論,他PO上網時
      ,他告訴我說他PO上網;(聯盟後來是不是知道有這篇文
      章的發表?)應該當天就知道,天○○PO上網後,我跟天
      ○○討論之後覺得不妥,也許不到半小時就撤掉,但是網
      友已經轉載;(當時為什麼覺得不妥撤掉?)我們整篇文
      章,後面還有一些財務數據,所以覺得不妥;(是因為有
      財務數據才撤掉?)應該也是,整篇文章沒有指名誰,怕
      會造成整個不好的印象,所以就整個撤掉;(聯盟知道這
      篇文章之後,有沒有跟球團聯絡?)當天晚上聯盟秘書長
      子○○就跟我們密集開會;(聯盟有沒有指示或要求球團
      要如何處理?)討論的結果我們決定在隔天開一個對外的
      說明會,為了整體聯盟的形象;(你說子○○秘書長和球
      團有開會,參加的人有誰?)聯盟就只有秘書長,球團有
      天○○、我,後來C○○好像在;(你們開會的地點,是
      不是在臺北市○○○路○ 段六福皇宮飯店?)是;(在開
      會當時,子○○有沒有曾表示,如果沒有證據的話,要對
      天○○提告或予以處罰,所以要開記者會澄清?)【檢察
      官異議:誘導。審判長請證人回答。】不太記得,但在隔
      天的報章雜誌,曾經有報導秘書長有這樣講過,就如律師
      所言,如果沒有確實證據的話,會對天○○處分,秘書長
      有鑑於天○○常務理事的身分,沒有說的太嚴重,並說那
      不是他的權責;(天○○是不是有在97年7 月24日召開記
      者會?)有,在新莊球場;(這場記者會是不是如你前述
      ,與秘書長開會的結論?)是;(記者會否認有打假球,
      是不是也是當時開會的內容?)是;(你知不知道聯盟如
      果對於疑似有涉賭或打假球的球員,處理方式為何?)沒
      有明文規定,我離開職棒圈很久了,前輩教導我們,如果
      知道有疑似涉賭的話,就以不適任的方式讓他離隊,第二
      種方式就是放在釋出名單裡面;(你記得曾經有哪位前輩
      教導過你?)我們最常請益的是兄弟象隊的地○○,我跟
      他已經認識20幾年,我跟子○○也認識20幾年;(聯盟對
      於前面講的處理球員的方式,是不是也知道?)我不確定
      聯盟知不知道,但是聯盟總是會有消息,問他們的時候,
      感覺他們都知道,我不知道他們消息從哪裡來的;(是否
      表示哪個球員被放到釋出名單,就知道有打假球的事?)
      我跟子○○太熟了,我跟他電話討論時,我覺得哪些球員
      有問題,他都知道,反而是我不知道;(你剛才說,好像
      有些球員是聯盟知道而你們不知道,聯盟有沒有主動告知
      球團,哪些球員有打假球的情事,要求處理?)沒有;(
      聯盟會不會主動對外公布或檢舉涉賭或打假球的球員?)
      不會,因為球員不是聯盟的資產,球員是球團的資產;(
      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後來有請T○○擔任總教練的事?)
      知道;(經過的情形如何?)大概在97年8 月中上旬,執
      行長提到球團要做一些大的變革,要求我提出改善計畫,
      包括所有的事務跟人員,他有詢問要求我轉任領隊的意願
      ,他希望能夠從別的業界裡面找總經理,找更好更大的企
      業來贊助球隊,希望我轉任領隊,當時我們有建議名單,
      T○○是我提的建議,我們請問過地○○,地○○有提供
      李居明、林百亨,這名單我們在某一個非正式的會議裡面
      ,有跟聯盟先詢問,我記得是向趙守博會長報告,得到聯
      盟的認可,我們才選用T○○;(在聘請T○○擔任總教
      練的過程中,你有沒有跟T○○聯繫?)我先打電話詢問
      他的意願,並向他們球團報告,得到他們球團的同意後,
      我們才上報聯盟;(當時是否有告訴他,他可以放手做?
      )當然,我覺得T○○在棒球圈是一個有質感的教練,我
      們請他來整頓球隊,所以給他權力放手去做;(這樣的決
      策方向,天○○是否贊同?)我們都有跟執行長天○○報
      告,他的反應我不太記得,他就是贊同;(你知不知道天
      ○○有到球場集合球員訓話的事?)知道,每次我都在;
      (有幾次?在什麼地方?)他應該到過球場三次,兩次訓
      話,第一次像瘋子一樣,把球員臭罵一頓,後來我建議他
      ,下次帶紅包來給球員就好,不要罵球員,所以第二次他
      來,還是在新莊球場,當天球隊贏球,我幫他準備紅包,
      他發給表現好的球員,第三次來的時候,在天母球場,好
      像有什麼狀況,我不記得是不是報警,後來他又把球員臭
      罵一頓,第四次是在新莊球場開記者會的時候,所以總共
      應該是四次,開完記者會他有鼓勵一下球員,講的比較溫
      和;(你說第一次天○○訓話像瘋子一樣,臭罵球員,你
      記得他是怎麼罵?)詳細內容我不太記得,我記得會後有
      記者詢問,我進進出出,內容我不太記得;(你認不認識
      H○○?)認識;(你怎麼會認識H○○?)他好像是天
      ○○的朋友,偶爾會陪他到球場,天○○到球場看球那幾
      次,H○○都有陪他來;(你知不知道天○○有請H○○
      查球員是不是有打放水球的事?)不知道,我覺得天○○
      一開始也不是很信任我,雖然我是他找來的,但是他不太
      信任我,他找很多偵查員幫他調查,透過他的方式查;(
      你知不知道天○○有在天母球場報警抓人的事?)知道,
      是天○○請我報警的;(當天的經過情形如何?)當天天
      ○○就帶幾個朋友進來,然後就叫我趕快通報,左外野方
      向有狀況,也叫我聯絡緯來電視要TAKE那個方向,我也有
      通知緯來針對左外野方向捕捉鏡頭,但沒有告訴緯來是什
      麼目的,只說警察來的時候,請他們協助照,緯來很有經
      驗,應該知道什麼目的;(當天有警察到現場來嗎?)有
      ,士林分局到了很多人;(有帶走人嗎?)過程他們沒有
      讓我參與,到最後結果產生之後,他們才跟我講結果,他
      們後來跟我說帶走兩個還是三個,結果他們說他們詢問完
      ,覺得他們不是就放走他們,對這樣的結果我們覺得比較
      無奈,因為我們沒有參與過程,後來我有回報給天○○;
      (天○○有說什麼嗎?)他當然很生氣,換我被臭罵一頓
      ,就是很不高興說怎麼會這樣,他對那個狀況很不舒服,
      認為警方為什麼沒有讓我們參與,輕易把我們認為的嫌犯
      放走;(提示本院卷勘驗卷四(即卷六)98年10月1 日、
      98年10月2 日勘驗筆錄第103 頁標記一二三通97年8 月26
      日16時40分39秒、一三三通97年8 月27日17時56分09秒的
      譯文;這兩通是不是你和C○○的對話?)是;(在這兩
      通對話中曾經提到,要好好打拿下勝利,聯盟在關注這場
      球賽,當時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對話?)我們每天都希望球
      隊好好打,希望球隊贏,這樣的對話很正常,看起來應該
      是我跟聯盟秘書長開完會出來,他希望轉達聯盟好好打的
      意思,第一三三通,可能是C○○有什麼樣的情資,因為
      我們常常會接到匿名的信或MAIL,我們常會這樣討論,這
      應該是很正常的對話,那天是中信假球案宣判,我轉告林
      琨瑋總教練,要以這個為戒;(同上卷第111 頁第一三三
      通,標記為「郭」的,他說我不知道是誰呀以下,應該也
      是證人講的?)這應該也是我說的,是我喘一口氣之後講
      的;(這句話:左手不要用,為什麼提到這個?什麼意思
      ?)當時外面在傳言我們的左投手有狀況,是指有假球的
      情況,我們決定就不要用,如果硬要用的話,表示總教練
      有問題,當時我們不知道敵人是誰,我們的左投手其實很
      好,但因為有傳言,所以就犧牲一場,都不要讓左投手上
      場,如果總教練還是堅持讓左投手上的話,就表示教練有
      問題,當時我們要測試總教練;(在你跟C○○討論怎麼
      測試或整頓球隊的過程中,天○○對於這樣的過程,有沒
      有參與?同不同意?)不會,他是老闆他不會參與,他不
      會管到那麼細節的問題,他只說要整頓,所以我只跟C○
      ○討論;(提示法院卷二第150-160 頁聯盟的函及附件;
      你有沒有看過這樣的函?)有,這函發到球團,收發收完
      之後,會簽到我這邊,如果趕的話會先傳真;(函中提到
      :日前媒體及網路上對貴球團有諸多不利之報導及批評,
      並對貴球團的管理有諸多存疑,球團收到這樣的文,如何
      處理?)這是聯盟的工作,媒體報導,網友透過網路質疑
      ,我收到之後,口頭向秘書長或會長報告,之後我們才會
      換教練;(剛才請你看的聯盟的函,會不會到天○○手上
      ?)不會;(在你於職棒球團任職期間,有無聽聞聯盟(
      各球團)有球員疑似涉賭或打假球的事?)有;(訊息如
      何得來?)我比較常聽地○○在兄弟象隊處理的情形,其
      他球團比較少聽說,地○○有講他開除莊宏亮(後改名莊
      侑霖)、林易增的事情;(你在米迪亞暴龍隊任職期間,
      有沒有聽到球員向你反應,有人強迫他們打假球?)沒有
      ;(教練有沒有?)好像沒有;(97年7 月24日開記者會
      ,是聯盟要求我們澄清的,還是我們主動召開?)記者會
      是我們跟聯盟討論的結果,子○○也到,希望透過記者會
      的方式對外正式說明,對外否認是聯盟的責任,聯盟當然
      不會承認我們打假球,我們球團的方式是留給球員一個生
      路,讓他自己走或是列入交換名單,但大家都不選他,這
      是各球團的默契,不只是默契,聯盟有個單位叫賽務部,
      有個通報表格,如果選項上勾A,就是沒有問題,勾B的
      就是有問題,大家自然就不會選,勾B的名單,我們還是
      會打電話跟賽務部確認;(當天記者會後,子○○有無要
      求怎麼跟記者應對?)太細節的部分我不記得,但聯盟會
      要求我們否認,這是對大家都好;(依你所述及你在聯盟
      的經驗,之前O○○證述說,如果有問題聯盟就會報警,
      你有何意見?)我離開聯盟時,聯盟沒有這個機制,如果
      O○○說有就有,我離開聯盟時,職棒還很乾淨;(聯盟
      是不是曾經要求B選項的方案,釋出E○○不得收回?)
      是;(E○○的父母親跟我們談過之後我們要撤回,聯盟
      是不是不給撤回?)是。」(見本院99年4 月26日上午審
      理筆錄),是由以上證人I○○之交詰問答之證述得悉,
      天○○在米迪亞暴龍隊負責事情為擔任球隊的常務理事,
      在中華職棒裡面,常務理事通常由球團出資者,一般所指
      的老闆擔任,米迪亞冠名這個球隊,他是股份最大,所以
      就禮遇他,讓他擔任常務理事,禮遇的意思是,可能很多
      人出錢,因為米迪亞比較有名,所以由天○○代表擔任等
      ,顯見施某為受該等公司而處理米迪亞棒球對事務之人,
      瞭然無疑,蓋從頭到尾擔任常務理事者僅天○○而已,此
      由勾稽I○○與C○○之監聽譯文材料內涵所可明辨出來
      ;而投手方面有問題的則指向『左投者』,亦甚明確;至
      於其後所召開之記者會要僅係說明案件來龍而已,並非為
      積極之防免作為。
二二、證人I○○復證述略以:「【檢察官稱:請求與證人庚○
      ○隔離訊問。審判長請證人庚○○暫退庭。】(你前天到
      庭作證時說,天○○到球場發紅包給球員,有無用紅包袋
      ?)是我準備的,我的工作就是找贊助商,當天贏球的話
      ,就會針對勝投或表現優秀的球員發給紅包,一千到兩千
      不等,每場都會先準備,贏的話就會發,輸的話就不發,
      那是立即的獎賞,各球團一般都會準備;(E○○後來為
      何被球隊放到讓渡名單?是誰要求?)E○○當時成績不
      佳,經過討論完之後,我們覺得也許球員在這個球隊水土
      不服,就把他釋出,當時釋出的不只他一個,當時他是我
      們球隊最多敗的投手,是球團討論的結果;(提示法院卷
      二98年12月24日中華職棒聯盟陳報狀附件四97年7 月18日
      職棒聯盟公文、附件五97年8 月28日職棒聯盟公文予證人
      閱覽;你說你有收到這兩份公文,職棒聯盟請你們函覆說
      明,你們有無回覆中華職棒聯盟?)沒有,我是親赴聯盟
      說明,應該是跟子○○說明,針對新聞報導,說明的細節
      我不太記得;(還有無跟其他人說明?)有一次趙守博會
      長也在,細節我也不太記得,會長在的話會先聊天,再針
      對媒體報導的部分說明,會長會要求我們針對不好的地方
      做改善,聯盟是我們的指導單位,我們會遵照聯盟的要求
      做改善;(你收到這兩份公文有無跟C○○或天○○報告
      有這兩份公文過來?)不太記得,但我記得他們都有一起
      去見子○○、趙守博,有好幾次,我不記得哪一次我跟C
      ○○或天○○一起去;(米迪亞暴龍隊收到附件四的公文
      ,請問米迪亞暴龍隊針對打假球有作任何防護措施嗎?)
      公文是7 月18日,當時我們就預計要換總教練,因為換總
      教練是一件大事,所以我們比較謹慎,球員是重要的資產
      ,我們要保護球員,我們也不知道敵人是誰,所以想先從
      總教練著手整頓;(米迪亞暴龍隊收到附件五的公文,米
      迪亞暴龍隊針對打假球有作任何防護措施嗎?)當時已經
      預計更換第二任總教練,已經談妥第三任總教練T○○,
      他是9 月初上任,當時的代總教練是丑○○;(米迪亞暴
      龍隊收到附件四的公文,是天○○在PTT 版爆料之前或之
      後?)從時間來看應該是爆料之前;(米迪亞暴龍隊收到
      附件四的公文之前,針對打假球,原來有無任何防護措施
      或內部控制機制?)球隊是領隊管的,我們互相尊重,所
      以對球隊的管理我們尊重領隊的決定,我站在建議性的角
      色提供建議,我接領隊之前,我真的不太清楚,我接領隊
      是9 月之後,公文附件四之前我真的不清楚,我在球賽開
      賽之前雖然每場都到,但都是在賽前,我會到休息室跟球
      員講話,我覺得氣氛不太好,我只能說些勉勵的話;(你
      有沒有跟前任領隊辦理交接?)沒有所謂正式的交接儀式
      ,就是通知解職,前領隊庚○○很尷尬就不來,我跟他都
      是電話聯絡,沒有正式的文件,印章也不是我在管的;(
      是誰指派你接任領隊?)天○○;(你剛接任領隊時,天
      ○○或C○○有沒有把米迪亞暴龍隊針對打假球的防護措
      施或內部控制機制,交接或告訴你?)球隊沒有一個專責
      單位,專門做這種所謂的防護,聯盟有一個單位專門防護
      ,但球隊沒有,所以沒有交代防護措施或控制機制,就是
      坐下來開會,討論如何防範,沒有特別交接;(你前天到
      庭作證說,對外否認是聯盟的責任,這句話是聯盟哪個人
      跟你說的?審判長提示99年4 月26日審判筆錄第31頁倒數
      第9 行並告以要旨)我的意思是聯盟負責維持一個大環境
      的公眾形象,而不是對外否認是聯盟的責任,也許聯盟選
      擇這樣的方式對外說明;(開記者會之前有無人這樣跟你
      說?)應該是說,那一個文章是我們球團發出來,那天我
      們跟聯盟的代表共同討論開會,達成一個共識,席間聯盟
      也許有建議有問題就放到交換名單,不要隨便爆料,這樣
      可能對大環境都不好,我們遵照聯盟這樣的指示,所以召
      開記者會澄清是我們聽到的傳言;(你前天到庭作證說,
      聯盟要求我們否認,這是對大家都好,請問是聯盟哪一個
      人跟你說的?審判長提示99年4 月26日審判筆錄第32頁第
      2 行,並告以要旨)就是秘書長子○○;(除子○○之外
      ,有沒有聯盟其他人這樣要求?)聯盟不會直接指導我們
      要怎麼講,球團跟聯盟為了好的環境,我們遵照聯盟給我
      們的建議說沒有,聯盟說照機制走就好,不用特別對外說
      明;(照機制走就好,這是聯盟哪個人跟你說的?)沒有
      人特別這樣子講,這是默契,我開過太多的會,我不太記
      得;(是照什麼機制走?)就是照前面我所說的讓渡機制
      走;(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318-319 頁予證
      人閱覽;97年9 月3 日14時8 分51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
      誰的對話?)就是我跟C○○的對話;(A是誰?B是誰
      ?)A是C○○,B是我;(對話內容在說什麼?)因為
      前一天我們在台中比賽,在金典飯店住宿,我跟丑○○代
      總教練比賽完之後,聊天聊到凌晨四點,他喝了一點酒,
      我沒有喝,我們聊天的對話,隔天我把這個對話內容轉達
      給C○○;...我印象中丑○○說林董拿錢給丑○○,
      隔天丑○○有拿還給林琨瑋,我覺得很黑暗,我要先解釋
      一下,我當時認為的林董是我們賽亞公司的負責人林昭明
      ,不是午○○,我不認識午○○,我才會覺得很黑暗..
      .,我覺得很黑暗的部分是丑○○拿到林董的錢,因為我
      沒有拿到錢,在這之前我不知道有聚會這些事;...(
      剛才提示給你看的聯盟97年7 月18日、97年8 月28日的函
      ,該函的內容你會給天○○看嗎?提示並告以要旨)不會
      ,都是口述而已;(你於暴龍隊任職期間,有沒有看過法
      院卷二第161-163 頁附件六?提示並告以要旨)沒有看過
      ;(你知不知道聯盟的安全組有私下做這樣的調查與監控
      的事實?)知道,但不知道他們會寫書面報告;(聯盟安
      全組或聯盟有沒有曾經以他們所調查的結果,類似附件六
      ,不是報紙,告知米迪亞暴龍隊是否有球員或教練涉嫌打
      假球?提示並告以要旨)對我沒有,但不曉得有沒有對其
      他人,有一次趙會長找我們去開會時,手上拿著一疊卷宗
      ,但沒有給我們看,他說聯盟有很多的報告,是在這兩次
      發函後我們去見會長時的事,他只是拍著卷宗,但我不曉
      得是不是情資,我當時很想看,所以有印象;…【被告天
      ○○問:7 月份我們一起去找會長時,我說我們的球隊發
      現一些球員有問題,我問會長該怎麼辦,要不要報警,當
      時會長如何回答?證人I○○答:有去看會長,也有問會
      長這些問題,但不記得會長如何回答,當時我跟秘書長進
      進出出,因為涉及到一些敏感話題的話我們會離開,讓常
      務理事跟會長談。被告天○○問:8 月底之前你都是公司
      的總經理,你有聽到任何領隊對球員或公司人員形容我跟
      C○○?證人I○○答:沒聽黃○○講過,他很少進辦公
      室,庚○○有兩三次當著我的面說,天○○跟C○○是騙
      子。被告天○○問:庚○○有沒有說我只投資九百萬?證
      人I○○答:有。…】;(提示職棒聯盟陳報狀97年8 月
      28日附件三予證人閱覽;中華職棒97年7 月15日的會議紀
      錄記載,你跟C○○有出席該次會議?)是;(C○○出
      席該次會議時,是職棒聯盟的理事?)也不是,C○○每
      次都會陪同我去,領隊會議他都會陪同我去,他是職棒聯
      盟的理事;(C○○可以出席是因為他是職棒聯盟理事,
      而不是因為特助身分?)他是天○○的特助,他陪同我去
      ,聯盟也不會拒於外;(你的意思是C○○是基於天○○
      常務理事代理人的身分出席嗎?為何C○○可以出席?)
      也算是,他是天○○的特助,我尊重他,且事後我也不用
      轉述給天○○;(該次會議你說,聲明本球團絕對沒有涉
      賭情事?)有,當天緯來的副總何孝齊要砍轉播權利金,
      他的手段就是先引述有打假球,世道不好,我們球隊的戊
      ○○漏接一個球,表情還怪怪的,當時我一定要捍衛我們
      球隊的尊嚴,所以當場說我們沒有打假球;(由今天及前
      天你作證的應答可以得知,你是一個思考很慎密,邏輯很
      明確的人,並不會作跳躍或錯落的發言,關於剛剛提示的
      監聽譯文,你說「有夠黑暗的」這5 個字,…?)我並不
      是指丑○○拿錢,人講話的時候有慣性,我指的是要拿錢
      給一個不相干的人,他也還了,我覺得整個狀況很黑暗,
      我也不是指丑○○拿錢很黑暗,因為他說已經還了,我是
      指林董為什麼要拿錢給丑○○很黑暗,不是指丑○○收錢
      ;(剛剛檢察官提示關於丑○○的譯文,你為何聽到丑○
      ○講的這些事情,要向C○○轉達?)因為C○○是天○
      ○的特助,我們常常會通電話互通有無,我跟他講之後,
      他自然會跟天○○報告,我就不用再去特別跟天○○報告
      一次,公司大大小小的事情我都會跟他商討,C○○是一
      個我常常討論事情的一個對象;(你希望C○○因為是特
      助,自然將這些事情向天○○報告的目的為何?)這樣我
      就可以省下一道報告的程序;(當時你接領隊時,公司有
      沒有進行查察的動作?目的為何?)有,那一陣子比較密
      集,天○○、C○○跟我,我寫一份改善計畫報告,針對
      該報告密集開會討論,就是要讓球隊更好,才找T○○來
      ,他們也尊重我的意見,找T○○來,釋出一些我建議的
      人,包括球員及管理;(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318 頁予證人閱覽;你在電話中提到,那三個左投應該
      都有問題,我們可能這個禮拜會叫他們下來,請問關於要
      查這三個左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太記得,一直都有
      傳聞;(在你接領隊之前是否就有開始查?)有,我們會
      接到很多的情資,包括電子郵電、信件、網路上看到的,
      我會跟天○○、C○○討論,但我們沒有實際管理球隊的
      權利只能討論,天○○說要成立另一家米迪亞統合行銷公
      司承接賽亞的權利,才叫我轉任球隊的領隊,再找一個新
      的總經理做統合行銷,目的是讓球隊更好,我們覺得賽亞
      的裡面烏煙瘴氣,才要成立另一家新的公司比較乾淨,有
      一個新總教練、領隊、新的面貌;(C○○提到:這次就
      出局了啊,又說:這都出局啊,C○○說「出局」,你的
      理解是什麼?)把他們都開除,新公司不再找他們;(剛
      剛檢察官問你,聯盟為什麼要讓C○○出席會議,你知道
      聯盟讓C○○出席會議的原因嗎?)因為C○○的身分就
      是常務理事的特助,所以出席習以為常,聯盟也會尊重,
      他出席不足為奇;(剛剛天○○問你,庚○○曾向你說天
      ○○和C○○是騙子,騙子是什麼意思?)【檢察官異議
      :與本案無關。審判長請辯護人修正問題。】(剛剛天○
      ○問你,庚○○曾向你說天○○和C○○是騙子,為何會
      這麼說?)我心裡知道他可能被騙,我剛進球隊時知道的
      股權,天○○出了4 、5 千萬,G○○出了9 百至1 千萬
      ,G○○卻跟庚○○說相反的說法,庚○○才會跟我說天
      ○○C○○是騙子;(庚○○這樣說,其目的是什麼?)
      我不知道;(提示法院勘驗卷四98年10月1 日、98年10月
      2 日第103 頁第一二三通譯文予證人閱覽;該通話的經過
      與目的為何?)我們開除一些人,有些名單要改,我送名
      單去聯盟,我說要改誰,C○○說等一下再討論,接下來
      討論球賽的事情;(C○○為何要交代你跟球隊說一定要
      拿下勝投?)他可能是轉達天○○的意思,他打電話來我
      都會當做是天○○打電話來;(同上卷第110 頁97年8 月
      27日17時56分9 秒第一三三通,整通對話的經過和目的是
      什麼?)那時候我們已經預計找新的總教練來,針對我們
      認為可能的球員做測試,商量怎麼測試的對策;(測試的
      目的是什麼?)知道誰是有打放水球的球員;(同上卷第
      111 頁第二段第8 行你說:到最後他還派他出來就表示他
      有問題,我覺得這個也可以當作是一種經驗,什麼意思?
      )8 月底我們進季後賽的機會已經不高,把那場球當作測
      試,我已經交代林琨瑋不要讓他上,你還讓他上,就表示
      有問題,即便那場球輸了也沒關係,當做一個經驗,我跟
      秘書長報告過,也跟C○○說過,我認為他會轉達給天○
      ○;(決定要這樣測試,從何時開始決定?)這幾天開始
      ,我開始接領隊這幾天,8 月中下旬開始,那時我預計開
      始接領隊,當時庚○○好像已經離職,我已經接手;(同
      上卷第112 頁第一三五通97年8 月27日18時03分37秒,C
      ○○直接跟你說:反正你跟他講的時候,講嚴重一點,只
      要這場球有問題,就直接點出來,直接開除,你回答:了
      解,整通電話通話的經過、目的?)可能跟前一通有關,
      只看這兩通電話不清楚;(同上卷第111 頁第一三四通97
      年8 月27日18時01分10秒,此為你和C○○關於阿醜的通
      話內容,與剛剛提到的第一三五通電話的經過、目的為何
      ?)我講到一半停下來加油,接著前面第一三三通C○○
      再打來,把前面沒交代完的事情講完,我們決定測試教練
      、球員,我聽完之後說了解;(C○○是否在電話中已經
      有交代,測試之後有問題,就直接開除?)譯文上看起來
      有,當時的對話應該也是這樣;(同上卷第114 頁第一三
      七通97年8 月27日18時12分22秒,這通你和C○○通話的
      經過及目的為何?)跟前面差不多沒講完的電話繼續講;
      (C○○是不是在電話中有質疑,今天排出來的就是很爛
      的陣容?你如何回答?)應該是我還沒到球場,他已經先
      知道那天排出來的陣容,他覺得有問題,叫我去關心一下
      ,我們會商量一些讓球隊更好的策略,那天的情資好像是
      球隊會有狀況,好像有人跟C○○通報陣容很爛;(C○
      ○在球隊中有負責什麼事情嗎?)沒有,他就是每週一我
      開業務行政會議時,他會代表執行長來參加,他沒有掛職
      務;(據你所知,C○○對於球隊的金錢有任何決定使用
      的權利嗎?)初期球隊的錢一開始參月時,是黃○○在管
      ,存摺、印章在他那邊,換庚○○之後,存摺印章在庚○
      ○那裡,我接任之後,公司有派專任的兩位會計、財務長
      癸○○接管,印象中C○○沒有管錢;(據證人卯○○在
      法院作證,你曾經跟球員說,因為C○○被羈押發不出錢
      ,有這回事嗎?)不太記得;(提示法院勘驗卷四98年10
      月1 日、2 日的勘驗筆錄第114 頁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
      27日18時12分22秒,你跟C○○的監聽譯文,對話中你說
      小劉,小劉是誰?)球隊的大管理劉連輝;(你為什麼叫
      劉連輝轉告而不是叫總教練轉告?)他在誠泰時期就在,
      很資深,聯盟有規定只有一軍管理可以擁有在球場電話接
      聽的權利,因為管理要買便當聯絡事情,我就以管理為聯
      絡窗口;(管理可以把手機交給球員接聽嗎?)如果有緊
      急狀況應該可以吧;(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
      318 頁予證人閱覽;97年9 月3 日14時8 分51秒,你跟C
      ○○的監聽譯文,你說,那三個左投應該都有問題,會叫
      他們下來,是米迪亞暴龍隊哪三個左投有問題?)…、E
      ○○、…;(你說…、E○○、…有問題,有什麼問題?
      )…,我說的問題是指健康狀況;(有無包含操守問題?
      )也許有一點操守的成份在;(你的意思是說…、E○○
      、…的操守有問題,可能有打假球的意思?)不是,有時
      球員會耍小聰明裝傷,我是告誡他們這個事;(你說,操
      守指的是球員會耍小聰明裝傷,你前面又說,E○○比較
      健康,對話裡面你為什麼說,昨天跟建輔說,老闆給你最
      後一次機會,我跟他說你要做人還是做鬼,我們手上都有
      資料,你自己想清楚,給你一次,人生沒有很多一次機會
      ,你好好打球,旁邊所有的事情你就不要?)因為我的年
      紀可以當他的爸爸,那是我對他語重心長的告誡,我告誡
      他好好打球,其他事情都不要管,這是我告誡的方式,會
      提老闆的意思,是希望他體會到更嚴重的狀況,老闆也關
      心這件事情;(如果操守你的是球員會耍小聰明裝傷,聽
      起來是小事情,你為什麼要說,你要做人還是要做鬼?你
      的意思是不是指打假球?)應該是檢察官誤解,告誡很多
      ,也有可能是指不要打假球,我還是不知道敵人在哪裡,
      只能一個一個告誡,每個都會告誡;(對話中你說,陳是
      透過包那邊,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陳是誰?包是誰?)陳
      我不記得我講誰,包就是指包昌達,就是庚○○;(陳指
      的是不是姓陳的球員?)我不太記得,也有可能是G○○
      ;(陳指的是不是E○○?)我真的不太記得,整段看起
      來應該不是E○○,可能是G○○,意思是說後來G○○
      是透過包昌達那邊;(G○○是透過那邊是什麼意思?)
      包昌達是G○○介紹的;(對話中你提到,包昌達常常跟
      球員講話,講什麼話?)【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異議:超出
      主詰問範圍。審判長請證人毋庸回答。】;(提示法院勘
      驗卷一98年4 月8 日勘驗筆錄第11頁予證人閱覽;你剛才
      說,在米迪亞暴龍隊沒有任何職務,請問為何法院勘驗C
      ○○的名片,名片上有印「米迪亞暴龍隊特別助理」這十
      個字?)那是公司管理部對他的尊重所印的名片,他有沒
      有用我不知道;(C○○名片這麼印,是不是表示在暴龍
      隊有特別助理的職務?)我們所有的職務以申報到聯盟的
      申報單為主,申報單沒有這個職務;(你上次作證說,E
      ○○的父母跟我們談過後,是否你們不認為E○○有打假
      球?)是;…【所以釋出原因跟打假球不見得有關係?檢
      察官異議:誘導。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稱撤回。】;(你說
      是聯盟不給撤回,是誰跟你說的?)子○○秘書長;(子
      ○○有沒有說原因?)不太記得;(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
      033 號卷A 第318 頁予證人閱覽;97年9 月3 日14時8 分
      51秒,你跟C○○的監聽譯文,第318 頁最後一段及第31
      9 頁你有提到包哥,包哥在球員前面講話,丑○○在球員
      前面講話,這是什麼意思?)是說丑○○常常會跟球員說
      ,要珍惜打球的機會,反而是包哥跟林琨瑋叫丑○○不要
      常常在球員面前講那些;(你的意思是包哥跟林琨瑋跟丑
      ○○說,丑○○不要在球員前面珍惜打球的機會?)是;
      (他們兩人這樣講的目的是什麼?)不知道;(你跟C○
      ○這麼說以後,立即就接:那三個左投都有問題,指的難
      道不是這三個左投的操守有打假球的問題嗎?)我可能是
      喘一口氣後,接下來分析身體、操守有問題,只是分析;
      (你剛才說把身體跟操守分開,是不是表示身體跟操守無
      關?)我剛才提過是綜合分析,這三個左投,可能包括操
      守、身體狀況綜合在一起講話;(安熙想要直接跟他們突
      ,什麼意思?)就是對抗。教練團之間也有派系,丑○○
      是首席教練,可能跟總教練排出來的陣容,他有不同意見
      ;(請求提示法院卷二第150 頁97年7 月18日中華職棒聯
      盟函所附簡報;附件三後面的簡報,你剛講到包括E○○
      、P○○等三位左投手,是不是包括媒體報章以及不相干
      的人提供給你的意見,所以你就認為這樣?)是;(你有
      沒有觀察球員打球?),我每場都會看,就算不到球場,
      每場我都會看;(所以你剛才說E○○、…的身體及操守
      有問題,是不是包括你觀察球員打球的觀察結果得出的綜
      合判斷?)有,還包括運動防護員專業的報告;(你自己
      有在米迪亞公司任職嗎?)沒有;(你當時的任職公司為
      何?)賽亞數位科技;(賽亞的股東你知道嗎?見過嗎?
      )很多,林昭明我沒有見過,我知道他是負責人,天○○
      不是,當時是以米迪亞法人,天○○只是代表,午○○不
      是股東,我也不認識他。我只知道林昭明、米迪亞是股東
      ,還有一位張吉弘,黃○○有拿到乾股,有一位蔡翠華,
      但我沒見過;(一開始檢察官問你聯盟的態度是否認,聯
      盟有沒有告訴你們不要處理?)聯盟沒有直接這樣講,他
      們關心我們,叫我們按照釋出的機制走,他們也會說如果
      有問題就直接開除;(你說在天母球場是你報案,你是自
      己報案?還是請誰報案?)我是請雇員報案,他是聯盟的
      工作人員,不是安全組。【審判長問:對證人I○○之證
      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我們是在七月才
      成為常務理事,八月就辭職,我爆料後問趙會長,現在怎
      麼辦,趙會長說,那先不要作,換個人當,我當場跟他說
      我不要做了,不管是不是常務理事也可以到聯盟去開會,
      只要是球團的人要求去聯盟開會就可以去開會,理事、常
      務理事、會員跟管理球隊沒有關係,我辭任之後我還是可
      以去開會。被告C○○答:從我跟證人的通聯紀錄,從七
      月我們知道以後都有積極處理,中午我們就可以知道出賽
      的陣容,我有訊息都希望他轉述讓球隊好好打球,我沒有
      任何權利去決定總教練指派球員、球隊的進行。被告Z○
      ○答:沒有意見。...被告E○○答:沒有意見。辯護
      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意見。被告宇○○答:沒有意見。
      】」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28日上午審理筆錄),據上本
      院因認為證人I○○證述謂中華職棒97年7 月15日的會議
      與C○○身為職棒聯盟理事並係天○○之特別助理而有出
      席該次會議,足認被告C○○乃代表米迪亞暴龍隊出席該
      會,顯然C○○為處理棒球隊之相關業務為其要務,亦不
      以實際掛職為其必要,何況被告C○○之名片上印有「米
      迪亞暴龍隊特別助理」,此經本院勘驗在卷,同無疑問;
      並就其本身經驗判斷亦無從拒卸無論,換言之,就此證人
      之經驗判斷是可以為被告E○○之若干負面性評判。況且
      對於97年8 月28日職棒聯盟函米迪亞球隊之公文業據收悉
      ,然並無對此聯盟要求函覆予以說明回覆,同具證人I○
      ○證述明確,由此顯然採取消極性之作為,而採放任之態
      勢,實無爭議。
二三、證人子○○證述略以:「(天○○是不是中華職棒聯盟常
      務理事?)是,在他還沒有辭掉之前;(天○○是代表哪
      一隊擔任常務理事?)米迪亞暴龍隊;(C○○是不是中
      華職棒聯盟的理事?)是;(C○○是代表哪一隊擔任理
      事?)米迪亞暴龍隊,每一隊有一些員額的理事;(提示
      法院卷二中華職棒聯盟陳報狀附件三予證人閱覽;97年7
      月15日中華職棒的會議記錄,C○○有出席,C○○是基
      於什麼身分出席?)他是代表米迪亞球隊,過去我們稱為
      領隊會議,但不一定是球隊領隊出席,有時候球隊會派代
      表出席,基本上都是領隊,領隊有事時會派代表出席;(
      同上卷陳報狀附件四聯盟在97年7 月18日發函給米迪亞暴
      龍隊,對於不利於該球隊之報導,請該球隊加強球團的內
      部管理機制及做必要的改善,請問米迪亞暴龍隊收到以後
      有沒有任何回應?)詳細不記得,有提及可能會再做內部
      的整頓改善,但怎麼做沒有詳細說明,是用口頭,是I○
      ○跟天○○;(同上卷陳報狀附件五聯盟在97年8 月28日
      發函給米迪亞暴龍隊,對於不利於該球團的報導及球員於
      場上有疑問的表現,請該球隊對於球員進行瞭解並儘速處
      理,米迪亞暴龍隊收到後有無任何回應?)不太記得;(
      米迪亞暴龍隊的老闆是誰?)聯盟這邊登記的常務理事是
      天○○;(你的意思是說常務理事就是球隊老闆?)球隊
      是一個職棒公司,公司申請時應該是由老闆或專業經理人
      ;(職棒聯盟的常務理事以及理事,分別負責什麼事情?
      )常務理事及理事主要是對他們本身球隊負責,聯盟常務
      理事對於聯盟而言,比較重要的決策要經過常務理事,例
      如轉播權利金一定要經由常務理事,其他比較事務性的事
      情,會在領隊會議處理,理事一般只有在每年度的理事會
      及會員大會才會出席,沒有直接參與平常的會議,一般的
      領隊或總經理都具有理事的身分,球隊都會把他們報備為
      理事;(米迪亞暴龍隊的老闆是誰?)我不知道真正的老
      闆是誰,但當時我認知的是要找老闆就是找天○○,當時
      跟聯盟談買球隊,跟會長協商,都是天○○出面,購買球
      隊時,我們會請球隊提供股東名冊,裡面會有很多股東,
      會確認米迪亞登記的公司及股東的前科,再交由常務理事
      討論,第一次要購買的是米迪亞公司,確認完之後,天○
      ○這邊再提出要登記為賽亞,我們有提出問題說為什麼要
      改為賽亞,他們是說米迪亞在工業局有一個基地台建置計
      畫的補助金,外界有人說他們拿補助金搞球隊,所以要改
      為賽亞,賽亞的股東有再審查過,那個時候賽亞的資本不
      高,比較擔心會不會打了一年之後沒有辦法應付、球隊沒
      有辦法繼續經營,趙會長有請米迪亞寫個協議,米迪亞保
      證往後的幾年,一年要負責多少的贊助金;(天○○在PT
      T 爆料之後,後來發生什麼事情?)那天網路出來之後,
      有球隊打電話來反應,因為爆料把其他球隊的財務報表也
      寫上去,球隊要求聯盟要儘快跟米迪亞聯絡,聯絡之前已
      經把網路文章撤下來,那天晚上我在球場先用電話跟I○
      ○聯絡,了解是否有相關事證,如果是一個球團負責人在
      網路上爆料,他負有對球團及職棒的責任,不應隨便爆料
      ,如有事證應送交聯盟轉相關單位,當時I○○可能跟天
      ○○在一起,電話中講不方便,希望當面講,我就趕到六
      福皇宮,跟I○○、天○○談,C○○是否在場我不太確
      定,記憶中好像有,我去的時候只是要了解寫這篇文章的
      狀況是怎麼樣,那不是開會,只是因為電話中講不清楚,
      我當面瞭解,天○○提到他當天下午在寫文章,想到又有
      媒體對球隊有一些批評,兄弟象的地○○提到虧損就不玩
      ,就把文章PO上去,貼上財務報表是想說明球隊經營的困
      難,我說這樣的情況不是讓我瞭解,而是讓社會大眾瞭解
      ,所以開記者會說明,我沒有要求他們否認打假球,聯盟
      需要對六個球隊負責,不需要針對任何一個球隊負責,沒
      有任何依據的處理,聯盟不會接受,所以聯盟不會要求否
      認;(證人I○○作證說,聯盟要求我們否認,這是對大
      家都好,還說這句話是你跟I○○說的,你有何意見?)
      我剛才特別強調我沒有講這樣的話,一開始我們就強調要
      去了解寫這篇文章的狀況,當他說明後,我說必須要對社
      會大眾說明,第二天天○○開記者會時,也是對社會大眾
      提到,他寫文章的狀況以及球隊經營困難的地方,聯盟也
      發表聲明稿,如果球團有相關事證,應提出給聯盟轉交檢
      調單位處理;(你擔任聯盟秘書長多久?)10年;(提示
      法院卷二中華職棒聯盟98年2 月24日陳報狀第1 、2 頁予
      證人閱覽;職棒聯盟陳報給法院的陳述,是否實在?)【
      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異議:對立立場告訴人的告訴狀,不應
      由證人陳述。審判長請檢察官修改問題。】(職棒聯盟是
      不是有提出這樣的陳報給法院?)是;(陳報狀裡面提到
      ,聯盟認為有進一步正式要求,乃在以97年7 月18日附件
      四函,並再於附件五函要求說明,但米迪亞均未有具體回
      覆,也未說明其管理階層曾做何調查及如何適當有效處理
      ,並如何確認其所謂的比賽沒有問題,事實是否如此?)
      【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異議:此是要求證人表達意見。審判
      長諭知:職棒聯盟對於米迪亞有無做出說明及處理,證人
      身為職棒聯盟秘書長,就其見聞的事情做出陳述,請證人
      回答問題。】天○○有到辦公室做口頭說明,沒有提到具
      體的,只說會做內部整頓改善,這是我接觸的部分,我記
      得在八月份時,會長還是有特別再問我,米迪亞這邊有要
      加強內部整頓改善的進度,就該部分應該有聽他們提過要
      做公司改組,這是我接觸到的部分;(米迪亞暴龍隊有沒
      有通知中華職棒聯盟,表示其球員打放水球?)沒有,有
      一次的狀況有提到讓渡,幾乎一般都是聯盟主動看到報紙
      報導或傳聞的話,會長就會找天○○過來關心提醒,有時
      我會直接找天○○提醒要特別注意的狀況,在北京奧運時
      ,天○○有到北京,有跟兄弟的地○○一起去,在飯店的
      咖啡廳,他有特別請教地○○,球隊裡面有些球員如果有
      一些狀況的話要怎麼處理,其中比較直接提到對球員這邊
      有瞭解到一些狀況,其中一個講法是天○○有錄音資料,
      近期內要對球團內部進行整頓,有提到將要釋出包括E○
      ○在內的選手,地○○這邊也有去提醒,整頓的話要循序
      漸進,依照他整個處理的經驗提醒,那時候我還在北京,
      天○○先回臺灣,回臺灣之後,趙會長有說他有到辦公室
      跟趙會長碰面,有提到相關整頓的資訊,我在北京聽到的
      狀況回來有向會長報告,會長也對米迪亞球團之後的處理
      表示關切之後的進度;(天○○跟地○○講說,E○○要
      釋出,天○○當時有沒有講為什麼要把E○○釋出?)天
      ○○提到有錄音資料,我認為如果有錄音資料事關打球就
      要趕快處理,如需要應轉交聯盟,但天○○一直沒有交出
      錄音的資料。之前還有一次,日期我忘了,那一次我在跟
      天○○談的過程,他說有找徵信社去查球員,有錄音資料
      ,我有跟他提到是不是把錄音資料轉給我,我還連續三天
      打電話問說資料還沒有傳過來,不知道是不是不方便,我
      問了幾次就沒有再追,錄音資料後來一直沒有交出來,在
      九月份時,這個球隊就有提出球員讓渡的情形;(防止米
      迪亞球員自行或受外力介入打放水球的任務,應該是由誰
      來負責?)第一線應該是球隊,因為球員是跟球隊簽約,
      整個球隊是跟球員一直相處,包括比賽的調度,如果對球
      員有些什麼狀況,球隊應該會最直接感覺知道,也不是說
      完全是球隊的責任,聯盟有第二線的安全防護組,特別注
      意球場上的狀況,並在飯店外注意球員夜間生活狀況的掌
      控,晚上一點要回到飯店,如果違反規定,球隊就對這個
      球員處罰,聯盟協助球隊在這方面的掌控,聯盟防護組也
      會針對外面的資訊彙整,如需要提供給球隊,再提供給球
      隊處理,不是聯盟要把責任擺在後面,球員跟球隊簽約,
      如果球員有不符合球隊的需求,球隊可以依照合約處理,
      聯盟要處理球員的話,要有很明確的證據,各球隊處於競
      爭的狀況,如沒有證據就說某球員有什麼狀況的話,對球
      隊來說不公平;(你剛才說在聯盟擔任秘書長十年,除了
      秘書長之外,有沒有其他職務?期間為何?)我是從職棒
      元年,還沒有開打之前就進聯盟,擔任場務組的組員,接
      著為場務組的組長,再來是賽務部的主任,再來是副秘書
      長,接著代理秘書長一年,接著再是秘書長;(在你擔任
      秘書長十年,職棒聯盟有沒有曾經具體向哪個球隊指出哪
      位球員因涉及假球要開除?)沒有,聯盟有規定,還沒有
      被檢調偵辦之前沒有,都是球隊自己處理;(在你擔任秘
      書長十年間,外界是否對於球員涉嫌打假球有非常多的傳
      聞?這些資訊有哪些管道?)有,媒體會從傳聞報導,過
      去幾年有些狀況是球迷會打電話,我們接過球迷打電話說
      要檢舉,事前就說說當天的比賽輸贏會怎麼樣,但結果不
      是像球迷所講的,但我們聽到電話還是會要求各單位注意
      ,第二天比賽前的時候,電話又進來,又講說昨天的狀況
      沒有配合成功,但是今天會做,結果第二天比賽的結果還
      是沒有像電話所講的那樣,第三天又來了,這是我親自接
      觸的情況,有一次是我手機簡訊,約在七八年前,手機簡
      訊說,今天的輸贏會是怎麼樣,特別強調他的內幕預測已
      經連幾勝,比如說連五勝,第二天簡訊又進來,說預測連
      六勝,第三天簡訊又說預測連七勝,但結果都不是這樣,
      這像是簽賭的廣告,不算檢舉,職棒的發展這幾年,傳聞
      不算少;(這樣的傳聞是否只現於米迪亞暴龍隊?有沒有
      其他球隊也有這樣的傳聞?)也是會有,沒有六隊,一般
      都是沒有指名哪個球隊,而是今天比賽的狀況會是怎樣;
      (剛才檢察官問你,你說就你認知,天○○是老闆,是否
      就是因為他在聯盟是名稱為常務理事,而且當時有關購買
      暴龍隊的事是由他出面,由他跟趙會長接洽?)是,我們
      了解他是米迪亞的執行長;(在球隊之中,以資方就是常
      務理事,會不會實際管球隊的運作?)應該每個球隊的風
      格不同,有些球隊可能是授權專業經理人,像統一職棒,
      統一職棒公司由總經理兼領隊負責球隊的運作,像兄弟的
      話,除了在今年改由領隊負責外,之前是由兄弟董事負責
      ,看每個球隊的風格;(米迪亞暴龍隊的情形你瞭解嗎?
      )就我接觸的瞭解,到聯盟開領隊會議的話是由I○○與
      C○○,事務性的運作,賽務相關的事務處理都是跟I○
      ○聯繫,如有球隊傳聞或球隊權益的狀況,就會找天○○
      ;(你剛才說聯盟重要的決策事項要經過常務理事,個別
      理事有無個別同意權?或是會議制?)聯盟多年來沒有使
      用表決,有些事情有不同看法時,因認為需要和諧,如轉
      播權利金等看法會有不同,我只是列席,應該沒有用表決
      的方式,先協調後產生共識;(你剛才說在北京奧運,你
      跟天○○、地○○見面,天○○有講到整頓之事,地○○
      建議循序漸進,他所說的循序漸進是什麼意思?)一個步
      驟一個步驟來做,整頓是蠻大的事情,沒有特別提到;(
      當時該話題是天○○主動提出請教?)這是天○○提出來
      的,當天打得很晚回到飯店,就是飯店咖啡廳;(當天天
      ○○有說要整頓,也有提出E○○,你說地○○提醒整頓
      要循序漸進,當時地○○怎麼說?)沒有講具體的,但是
      有說該處理就要處理;(你是否知道有球隊對於疑似打假
      球或涉賭之球員,尚未偵辦前,是以註記A或B釋出的方
      式處理?)球員是跟球隊簽約,合約中有規定,不適任的
      球員,包含戰力、生活、紀律各方面,簽約期間球員在球
      季中的表現,球隊掌控的比較明確的資訊,依據球員的表
      現處理,如果處理沒有符合合約規定時,沒有明確的理由
      ,曾有球員向聯盟提出仲裁,依據相關事證判定球員勝訴
      ,最近幾年參考讓渡的作法,聯盟也有一定的規則規定,
      球隊依照他的需求選擇球員,要保護職棒,如果依照合約
      可以解約的話,就解約,如果球隊認為不要跟球員解約,
      要釋出就用讓渡的方式,讓渡有兩種方式,在球季中叫讓
      渡,球季結束後叫釋出,AB名單是指讓渡,那不是黑名
      單,純粹只是讓渡時填寫的申請表,讓渡時球隊會想要了
      解,球員讓渡出來是因為守備位置重疊或是生活上的問題
      ,A是表示球隊的需求,B是表示有問題,但沒有特別指
      出是什麼問題;(生活上的問題是否也包括有傳聞或疑似
      打假球的情形?)這部分我們會請球隊跟球隊作聯繫,如
      球隊不需要球員該守備位置,當然不必了解,如要吸收該
      名球員,會跟前一個球團了解;(如果被以B方式釋出,
      是否各球團會互相通報?)就該部分,球隊會主動跟球隊
      聯繫,球隊如不需要球員,就不會聯繫,如需要球員,針
      對生活管理上有什麼問題會去了解;(在你擔任秘書長期
      間,有沒有曾經哪個球員是以B方式被讓渡,而被其他球
      隊錄取?)記憶中沒有,要再查資料;(以A或B方式讓
      渡的制度,是否為聯盟的規定?還是長久以來的默契?)
      我剛才提到讓渡的規定是在最近幾年才有,現在沒有辦法
      確認,在沒有讓渡規定之前,一般球隊如果球員要放出來
      ,有時候球隊會主動找其他球隊看有無需求,球隊彼此之
      間會有聯繫的機制;(為何會有A、B兩種不同的方式?
      )補強球員的時候,希望不要帶給其他球隊困擾,當一個
      球隊不用球員時,其他隊吸收結果發生問題,將來這個球
      隊釋出球員就沒有人要,這是好意的提醒,是聯盟希望各
      球團這樣處理,也是各球團的共識;(你剛才說球隊掌控
      明確的資訊,何謂明確?)球員的狀況球隊最清楚,球隊
      要釋出球員,但球員自己認為表現不錯,球隊會拿出比賽
      的數據,可以直接處理,球隊對球員的掌控,包括生活管
      理,可以依照球隊的管理規章或合約處理,例如兄弟蔡豐
      安,被釋放解約時,球隊提出說有其他球員跟球隊反應,
      蔡豐安有找球員配合打假球的情形,球隊不是聽說馬上處
      理,再詢問其他球員確認,確認有這種情況才依據合約處
      理;…(就你於聯盟任職所瞭解,米迪亞暴龍隊所能掌握
      的資訊,足以構成明確的程度?)我沒有辦法認定,這要
      問米迪亞;(提示法院卷二中華職棒聯盟附件二、附件五
      函予證人閱覽;附件所附的媒體報導,聯盟有沒有進一步
      做何查證?)第151 頁的報導部分,我有親自去找天○○
      ,因為場上的表現到底是失誤還是暴投,單憑一場比較難
      認定,但是報導讓球迷有疑慮,請球團針對教練的調度了
      解;(天○○當時的反應?)他說會去了解,我們有特別
      強調不是要干預球隊,媒體的報導或球迷的反應,對球隊
      是不好的,聯盟基於關心提醒,就第159 頁背面沒有進一
      步查證;(97年8 月28日函說明二最後提到,本聯盟會請
      球團人員來進一步調查及說明,當時有如此做嗎?情形如
      何?)天○○跟I○○到聯盟說明過幾次;(你是否知道
      米迪亞有更換教練為T○○?)知道;(當時更換總教練
      時,有無諮詢聯盟意見?或請聯盟推薦適當人員?)I○
      ○提到徵詢會長,會長同意那次,我應該不在場,一般球
      隊更換總教練,不需要聯盟的同意,球隊有自己的考量,
      是不是是禮貌性的報告,我不知道,一般來說不會徵詢聯
      盟的意見,聯盟沒有推薦。有一次之前在米迪亞剛要買球
      隊時,代總教練是孫昭立,到球隊正式接手時,孫昭立變
      成二軍教練,天○○有提到更換總教練有考慮孫昭立,聯
      盟關心他們改組調整的狀況,所以我有問過孫昭立,他說
      有這樣的接觸,後來他到興農擔任教練,所以後來總教練
      如何找來任用我不清楚;(以你在職棒聯盟二十一年,T
      ○○的風評、專業、操守如何?)球界對他的評價不錯,
      在職棒界有總教練要換人時,都會考慮他當代理人;(以
      你的經驗,請T○○擔任總教練算不算整頓?)總教練對
      球隊很重要,職棒界換總教練是很平常的事,算不算整頓
      ,應該由米迪亞評價;(提示法院卷二中華職棒聯盟陳報
      狀附件六予證人閱覽;(有無看過該勤務日報表?)有;
      (這是由聯盟哪個單位所製作?)安全防護組;(為何製
      作?登載內容為何?)安全防護組的職務,會到球場注意
      球場的動態,也會到球隊住宿的宿舍或飯店,注意夜間的
      相關動態,如有需要警力支援維護,他們每週會派到球場
      飯店,就特別狀況做紀錄,並注意每天的賭盤,如有需要
      會請他們做紀錄;(這是否例行性的工作?)是;(會不
      會事先通知球團?)不會事先通知球團,聯盟的人在球場
      或飯店出現的話,球員都知道;(聯盟事後會不會把這樣
      的報表提供給各球隊?)不會提供,如有涉及某個球隊的
      狀況時,我們會跟球隊聯繫提醒;(在你擔任秘書長期間
      ,有無因為勤務報表製作認為有問題而通知米迪亞暴龍隊
      ?)我們有針對球員住宿的宿舍,發現有幾輛車子停在那
      邊,有提醒可能要注意,不知道是不是真正有問題;(就
      你所知,以聯盟所查到的資料,是否足以構成明確開除或
      以B方案釋出或報警偵辦?)應該只是提醒球隊加強防範
      注意,如違反聯盟或球隊規定,要依照規定處罰,一點點
      名後,兩點球員還在外面,球隊會向球員了解,如是不正
      當場所例如酒店,球隊才會依合約處理;(就你所知,米
      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有無你跟所說的點名後還在外面或到
      酒店的情形?)我手上沒有資料,但我記得曾經有過深夜
      球員還在外面,我們有通知球隊;(既然你說手上沒有資
      料,是否表示聯盟有資料?如有,為何提告時沒有提出?
      )上面講的行為只是違反規定,就我所知,逾時回到宿舍
      第一次是罰一萬元,這是球隊規定可以處理,聯盟有該資
      料,這些資料只是違規;(提示法院卷二聯盟陳報狀第
      138-149 頁予證人閱覽;這些書狀的內容要送出去之前,
      會不會經過你審核?)要;(對於裡面所說的是否只是聯
      盟希望司法機關查明的部分?)是;(天○○在網路爆料
      當天,你與天○○、I○○在六福皇宮,會面的時間有多
      久?)確實時間不太記得,約一個多小時;(你剛才說天
      ○○必須對社會大眾說明,所以請他開記者會,你所說的
      必須對社會大眾說明的事情是什麼?)他上面文章所寫的
      打假球的事情,當我們看到這樣的文章時,會想知道講的
      是不是真實的情形,如是真實有沒有相關事證,如有事證
      就送交聯盟轉檢調單位,如沒有事證就講這樣是不負責任
      ,會造成整個職棒的傷害,第二天聯盟有聲明稿,如有事
      證,請米迪亞送交聯盟,聯盟將送交檢調,對於天○○僅
      依傳聞就大為議論造成社會的誤解,趙會長深感遺憾,也
      呼籲所有與職棒有關人員,對外發表言論應有根據,避免
      對職棒發展造成不必要的傷害,我這樣講不是要否認,是
      說有證據應該要提出來,如果沒有事證,不要這樣講;【
      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當庭提出E○○、陳家鴻的讓渡通知表
      、讓渡撤銷聲請表】(有無看過該文件?)有;當時這兩
      位球員,其中E○○通知讓渡後,米迪亞暴龍隊有聲請撤
      銷,為何聯盟沒有同意撤銷?)在北京奧運時,天○○特
      別提到,他有處理E○○錄音相關事證,地○○也在場,
      也跟其他球隊提到,我們向其他球隊提醒有這樣的狀況,
      如有球隊要沒有問題,但沒有球隊要,又在截止時間前撤
      回,我們討論評估後不能撤回,也通知米迪亞,並對其他
      球團補充說明,球隊懷疑E○○有問題,但沒有積極證據
      ,生活管理有問題,所以不接受撤回;(在你於職棒聯盟
      任職期間,職棒聯盟有沒有因為自己查得的事證或各球團
      提供的事證,而向警調或司法機關舉發打假球的事情要求
      偵辦?)我們沒有針對球員舉發,有針對球場上可疑人士
      或拍照、球迷檢舉的向相關單位提出,球隊的權利就是對
      球員的管理,對外的話要藉由公權力的執行,對球隊裡面
      我們有曾經在某一個飯店碰到一個女孩子在那邊出入,安
      全組查出該女子也在已經解散的球隊出入(該球隊非米迪
      亞),並在球場出入,安全組跟蹤該女子到一個巷子,發
      現她跟一位男性接觸,當天晚上該女子就沒有再飯店出現
      ,我們拍照提供警方,並提供給球隊特別注意;【被告天
      ○○問:當初黃俊中、莊宏亮、蔡豐安被釋出你知道原因
      嗎?證人子○○答:知道。被告天○○問:你知道葉君璋
      被釋出的真正原因嗎?證人子○○答:他是戰力外被釋出
      。被告天○○問:聯盟陳報狀附件六97年4 月4 日比賽的
      狀況,聯盟會報案嗎?證人子○○答:我不會立即收到這
      個訊息,球場看台上看球的球迷很多可能有在賭,我們沒
      有公權力,不可能聽說就處理,我們只是維護球場秩序的
      人員,我是事後看到報告才知道有這種情形,以報告上的
      狀況不會報警。被告天○○問:上面寫的簽賭賠率資訊來
      源?證人子○○答:安全組有他們自己的管道,其中管道
      之一,就像簽賭的人要先清楚賠率,安全組透過他們的管
      道獲得,如果符合我們的需求,我們不會去管怎麼來的。
      被告天○○問:該報告在聯盟內部就是呈報交差了事,不
      會去報案?證人子○○答:我要求更正天○○的問題,以
      安全組本身的工作主要是注意球場秩序的維護,球員動態
      資訊的掌控,報案要叫警察處理的事情是什麼應該要先清
      楚。被告天○○問:四月底在天母棒球場我們報警抓簽賭
      的人員,這算不算是特例?證人子○○答:之後我有聽說
      ,在球場上有出現過的就是警察處理看台上衝突的情形,
      但由球團報警抓人這是第一次。被告天○○問:剛剛提示
      的簡報,投手調度有問題,是否兩個禮拜左右劉家齊總教
      練就被換掉?證人子○○答:是,我知道有這樣一個調整
      ,但該調整是把總教練跟投手教練對調,就球迷的反應來
      講,投手的調度是不是總教練或投手教練的問題,球迷的
      反應是換湯不換藥,我們站在關心的角度,有特別找天○
      ○,雖然有作調整,球迷還是有意見,球隊還是要注意。
      …被告天○○問:我們是不是有討論野手林鴻遠的表現異
      常?證人子○○答:討論的內容時間太久不記得討論球員
      的事,記得是討論球隊的事。被告天○○問:我們總共換
      了四個總教練這樣正常嗎?證人子○○答:我沒有辦法判
      定,我記憶中其他球隊沒有這麼頻繁。】;(剛才提示的
      讓渡通知書,第四項:提出讓渡申請之球團有權得在讓渡
      截止前一個小時以書面撤銷申請,第二項:可以在9 月15
      日下午2 時前可以撤銷申請,米迪亞總經理I○○已經在
      9 月15日申請撤銷讓渡,你有沒有准許?)我有收到這個
      表格,我沒有准許撤銷讓渡;(你有沒有權利不准許?)
      賽務上的規定,就好像棒球規則,我們有跟每個球隊提到
      ,有條件的釋出及無條件的釋出,讓渡書已經通知其他球
      隊,就沒有所謂撤銷的權利,聯盟根據這些狀況討論,作
      這樣的決定,在規定期間之內,球隊可以提出要這個球員
      ,其他球隊依照需要選擇,因為有做特別的註記,我們有
      請其他球隊跟米迪亞了解,因為特別註記其他球隊都不選
      這個球員,原來的球隊再撤回申請,有欺騙其他球隊的嫌
      疑,如果沒有特別註記,其他球隊可能會選該球員,賽務
      規定由賽務部門認定處理,准予與否的權利在賽務部;(
      該讓渡通知書,怎麼看得出來有註記A或B?)終止合約
      無條件釋出不得撤銷,一般釋出允許撤銷,這是通知表,
      另外有申請表我們再提供,球隊要提出一定要有申請表,
      E○○當時是否用B名單釋出,我要再查一下;(你剛剛
      陳述天○○、地○○和你三個人在北京,提到天○○有錄
      音資料,後來天○○有沒有給你錄音資料?)沒有;(後
      來暴龍隊有沒有因為你拒絕撤銷申請跟你爭論,且派I○
      ○、C○○跟你爭論E○○確實沒有涉案,希望申請撤銷
      釋出?)是電話聯絡,沒有所謂涉案不涉案,過程不是只
      有一天,幾天了解後,大家沒有去選,事後要撤銷是不允
      許,他們有電話跟我聯絡要求撤銷,沒有提到是否涉案的
      問題,提到沒有明確的證據,但又說有合理的懷疑,生活
      有問題;(I○○跟你提到撤銷申請釋出,提出哪些理由
      ?)就是我剛才回答的,沒有明確的事證說E○○有不正
      常的行為;(你也不確定E○○有沒有打假球?)不能這
      樣問我;(你剛剛作證提到,C○○有參加領隊會議,次
      數有幾次?)我沒有辦法記得誰參加幾次,都有會議紀錄
      ;(就你所知,C○○有單獨參加領隊會議的情形嗎?)
      不確定;(就你所知,C○○在暴龍隊有擔任任何職務嗎
      ?)就我跟他的接觸,我一直的認知是他是天○○執行長
      的特助;(就你所知,C○○平常的業務範圍為何?)不
      知道;(中職聯盟的理事參加年度大會,主要的任務或義
      務是什麼?)年度理事大會會針對前一個年度報告,改選
      常務理事時才會另外有;(就你所知C○○擔任理事那一
      年的年度大會,有任何討論關於疑似打假球的議程嗎?)
      就我的記憶,每個年度的理事會都是報告財務的例行公事
      ,應該沒有打假球的議程;(就你所知,你看到C○○參
      加過的領隊會議討論什麼?)C○○參加過幾次,討論什
      麼要看會議記錄;(就你所知,C○○為何會參加領隊會
      議?米迪亞為何讓C○○參加領隊會議的原因?)那是球
      隊公司自己的處理;(體委會有無對職棒聯盟補助?)只
      有補助的是二軍的比賽,該補助是因為有替代役的球員由
      職棒代訓,替代役球員的訓練平常就有補助,一年一個人
      大約二十萬,直接匯給球隊,聯盟這邊有辦二軍的比賽,
      也補助比賽的費用撥給聯盟;(對於O○○於本院作證時
      所言有何意見?提示並告以要旨)安全組是三個人,一個
      人是組長,每個禮拜固定是組長跟我開會,也是組長跟我
      報告,他們也會有專案勤務到飯店,報告主要是針對球員
      的掌控、球場的秩序,球場主要執行人員是球場的工作人
      員,負責球場球迷秩序的維護,安全組的確有作這些事;
      (你有沒有把資料給天○○看?)如果有不會一大疊,接
      觸那麼多次,我應該是有拿資料,但不會一大疊,如果球
      員有深夜外出,我只會針對該球隊那個禮拜相關的部分給
      他看。【審判長問:對證人子○○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
      要旨;被告天○○答:證人所言蠻貼近事實,但與O○○
      所說有出入,子○○跟我說林鴻遠有違反宵禁時,我第二
      天還要求I○○全隊不准外出,還被人在網路說我像共產
      黨,宿舍像是監獄,我都有處理。被告C○○答:我參加
      領隊會議不超過三次,我沒有單獨出席過領隊會議,對球
      團來講,談到轉播分配金是比較大的事,我參與的都是緯
      來談轉播金的事,公司派我去的。被告Z○○答:沒有意
      見。被告宇○○答:沒有意見。被告E○○答:讓渡時興
      農有跟我聯絡,問我怎麼回事,我說不清楚,再跟球隊報
      告,後來就不了了之。】」等語(見本院99年4 月28日下
      午審理筆錄),是由證人子○○證述得知,被告天○○、
      C○○均為中華職棒聯盟米迪亞暴龍隊常務理事、理事之
      職務,並從該球隊之購買均由被告天○○全程處理,因認
      其為米迪亞暴龍隊處理事務之人,已經無庸置疑,首應確
      認。且就本院卷二中華職棒聯盟陳報狀附件三被告C○○
      參與會議之情可佐,而就會議中有無做出合理之整頓事務
      方面,並均由被告C○○、天○○以及證人I○○同而為
      之,顯見3 人之行為共同分而為之【本院認:證人I○○
      亦涉犯刑法背信罪嫌,應由檢察官本於職責處理之,附帶
      說明】,而常務理事及理事主要對本身球隊負責,聯盟常
      務理事對於聯盟而言,比較重要的決策要經過常務理事,
      例如轉播利金一定要經由常務理事,其他比較事務性的事
      情,會在領隊會議處理,理事一般只有在每年度的理事會
      及會員大會才會出席,沒有直接參與平常的會議,一般的
      領隊或總經理都具有理事的身分,球隊都會把他們報備為
      理事;且經中華職棒聯盟函請該隊為處理,亦未見有何積
      極作為,是就時程上為縱向觀察,被告C○○與天○○與
      證人I○○間,顯見係以不作為之方式達到積極行為效果
      相同之行為,足堪確認。故足認職棒聯盟要被告天○○積
      極處理其所PO文章之事情為妥適處理,然於施某報料後並
      未為積極之處理,更且於爆料事件後復有自被告午○○綁
      球簽賭集團處獲取鉅額,是被告天○○、C○○2 人之消
      極性行為與積極性行為之效果該當,已無疑問;另由證人
      子○○之證述,就實際管球隊運作情形,對照被告天○○
      詰問證人子○○之情形參互以觀,顯然被告天○○、C○
      ○是十足的深入該暴龍隊之管理運作面,並非空虛無的之
      言。
二四、證人癸○○證述略以:「球員我不認識,認識C○○,但
      沒有親戚關係;(你在97年間在何公司任職?從事何職務
      ?)我在米迪亞系統科技擔任總經理室特別助理,主要負
      責財務跟會計方面的工作;(你負責的財務方面有無涉及
      一家賽亞公司?)我負責的是米迪亞公司的財務,賽亞是
      米迪亞百分之四十轉投資的公司,是米迪亞的關係人。我
      沒有負責賽亞的財務;(你有沒有處理過關於賽亞公司有
      關的金錢事項?)之前沒有參與,自97年6 月開始參與資
      金的控管,包括發薪水及廠商費用,資金的控管我有參與
      ;(在你印象中有沒有曾經拿過現金去賽亞公司帳戶存的
      情形?)發薪水及廠商的費用統計完後會有一個總數,賽
      亞的會計會跟我講要發多少薪水,我再跟天○○或C○○
      確認金額,如果賽亞帳戶裡面的金額夠的話就沒有問題,
      如果不夠的話,C○○會根據金額以現金補足差額,因為
      帳戶裡面會有一些轉播的款項以及體委會的補助進來,C
      ○○交給我差額之後,我直接存到賽亞上海銀行的帳戶,
      當天會把從賽亞上海商銀的帳戶匯到新光賽亞的帳戶,透
      過新光銀行發薪水;(這個情形是在什麼時候?)97年6
      月開始;(在97年7 月底時,有無此情形?)發薪水都是
      在10號,7 月底不記得有這個事情;(提示鈞院函調之賽
      亞公司上海銀行之存提紀錄予證人閱覽;8 月11日有幾筆
      現金存入的經過為何?)就是發薪水,應該在8 月10日就
      要發薪水,金額準備到8 月11日才完成,存入的金額跟匯
      款的金額差不多相同,也是為了支付薪水及廠商費用;(
      現金你是何時及如何取得?)當天由天○○給我的;(你
      說現金是天○○給你的,那跟你剛才說C○○拿現金給你
      有何關係?)8 月10日就要發薪水,8 月11日晚了一天,
      錢會放在天○○那邊,天○○透過C○○拿給我,其他時
      候都是當天C○○直接給我,8 月比較例外;(你處理賽
      亞公司金錢的事情是由誰指示?)我是總經理特助,按照
      職務來講,只有總經理可以叫我處理事情,這也是他叫我
      去做的;(8 月的實際支出需求是多少?)我記得總額是
      1300多萬,存入的也是1300多萬,至於細目我不知道;【
      被告C○○問:8 月11日現金存入的金額是多少?(審判
      長提示銀行交易明細並告以要旨)證人癸○○答:應該是
      一次存,但現在太久不記得了,依明細所載,1300萬元整
      是我存入的,匯款不是我匯的。被告C○○問:錢存入到
      轉存到新光銀行是你執行的?證人癸○○答:是,通常存
      入的金額跟匯出的金額是一致的,我存入1300多萬,轉入
      新光1400多萬。被告C○○問:我與你一起去存錢,是散
      的還是整捆的錢?證人癸○○答:C○○只與我一起去一
      次,就是8 月11日那一次,存入的錢是整捆整捆的,我每
      次存入都是整捆的,除了有時候會有些尾數外;被告C○
      ○問:(關於球隊的轉播金以及體委會的補助,是何時進
      來?)進來的流程我並不清楚,我記得6 月下旬是緯來的
      錢,約1 千多萬,體委會我只記得只有一次60萬。】……
      (依你所述,8 月11日以現金存入1300萬,交易明細上為
      何列成400 萬一筆,450 萬一筆,270 萬一筆,90萬兩筆
      ,一共五筆?審判長提示銀行交易明細提示並告以要旨)
      正常應該都是我存的,不會有別人存,錢很多可能要算很
      久,由不同櫃員處理,所以輸入會有不同的時間,看最後
      一筆的時間,當時還差270 萬,我們還在等,誰送過來的
      我不記得;(8 月11日轉帳1300萬140 元,這筆轉出是什
      麼錢?)就是薪水及廠商費用,140 元是手續費;(8 月
      11日轉出112 萬30元,這是什麼錢?)我不清楚細目,是
      我匯的;(依你所述,現金存入1300萬,有270 萬是後來
      才送到銀行,表示你一開始帶1030萬到銀行去存?)應該
      是,但時間很久,我沒有辦法確認;(這1030萬是從誰的
      手上拿到你的手上?)天○○拿給C○○,我是從C○○
      的手上取得;(你從C○○手上取得1030萬時,C○○有
      說這錢是從哪裡來的嗎?)沒有,我作財務,不會問這些
      ,這超過我的職權範圍;(你知道這1030萬的錢是從哪裡
      來的嗎?)不知道,我沒有問;(後來送到銀行的270 萬
      你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我從剛才的細目來看,應該是等
      這270 萬,應該是賽亞的會計送過來的,這是我的印象;
      (天○○有告訴你這1030萬及270 萬的錢是從哪裡來的?
      )沒有,我只負責發薪水及費用,其他的我不會問;認識
      黃○○;(你認不認識午○○?)在我發薪水那段時間我
      不認識他,之前我見過他一次,但不曉得他是誰,本案發
      生之後才知道該人是午○○;(你認不認識酉○○?)不
      認識;(你有沒有擔任霆霖公司的董監事?)我沒有聽過
      這家公司。【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異議:超出主詰問範圍。
      檢察官稱:另行聲請主詰問,並繼續反詰問。】(你擔任
      財務方面的主管經歷多久?)】到現在三年半,不同公司
      ,之前在亞全科技一年,後來96年12月到米迪亞;(依你
      財務主管的經歷,以現金存入銀行1300萬,這個事情有沒
      有涉及到洗錢?)【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異議:要證人臆測
      。審判長諭知:請檢察官修正問題。】(依你財務主管的
      經歷,以現金存入銀行1300萬,這種事情常不常見?)那
      時候我才做一年半,我現在做了三年多,我認為不常見;
      (你在亞全公司擔任財務主管時有沒有見過?)亞全是上
      櫃公司,大部分是匯款或開票;(依你所述以現金存入13
      00萬不常見,你為什麼沒有詢問天○○或C○○,不用匯
      款來做?)天○○是我的老闆,他只是叫我發薪水跟控管
      ,我的立場是協助,我不是主管,這是關係企業的事情,
      不是我主管的業務,我的認知是完成流程就好,不想去問
      太多;(提示上海銀行交易明細予證人閱覽;8 月11日11
      時39分時有更正一筆90萬現金的存入,後來12時18分又重
      新存入現金90萬,這是怎麼回事?)我不知道,應該是銀
      行內部的作業;(這個作業有沒有影響到你們存錢的事情
      ?)應該沒有,我們錢交給銀行,銀行會點,實際發生什
      麼事情我們在櫃台外面不知道;(請求提示銀行交易明細
      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5日現金存入399 萬8 千元,同一
      天有四筆匯出,共約394 萬元,這是誰負責處理的?)這
      應該是廠商的部分,總額是390 幾萬,是我負責存入的,
      轉帳也是我負責,當場存入當場匯出,這是我的工作;(
      這筆399 萬8 千元是誰交給你的?)C○○;(C○○有
      沒有告訴你這筆399 萬8 千元,錢是從哪邊來的?)沒有
      ;(這筆錢跟天○○有關嗎?)不知道;(曾巧君?)認
      識,她是米迪亞的員工;(提示法院勘驗卷一(法院卷三
      )98年2 月26日下午3 時的勘驗筆錄第4 頁予證人閱覽;
      法院於該日勘驗霆霖公司登記證、董監名單,發現上面有
      你跟曾巧君的名字,酉○○、午○○告訴法官,黃○○來
      找我們合資要開公司,後來公司又沒開,曾巧君、癸○○
      都是黃○○找的,事實是否如此?)我完全不知道這件事
      ,黃○○沒有找我要開公司,也沒有說他要開公司借我的
      名字,也沒有聽曾巧君說過這件事,這是偽造文書【本院
      按:此部分,宜由檢察官本於職權核處】;(你在97年6
      月接手之前,誰在處理賽亞的財務?)黃○○;(為什麼
      變成你接手?)我們查過一次帳,天○○跟我說賽亞的帳
      目有問題,他要我去接手,我查的是公司的費用帳;(查
      的沒有問題為什麼要換人?)這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領
      過賽亞的薪水或車馬費?)沒有,我只是幫忙;(從你接
      手開始到賽亞結束,是不是每月都入不敷出?)只有門票
      收入是不夠,六月有一個轉播金1 千多萬比較多外,六七
      月沒有問題,其餘每個月都不夠;(錢不夠,公司的錢從
      哪來?)我不知道;(賽亞公司股東繳的股款,到哪裡去
      了?)賽亞資本額兩千萬,米迪亞投資四成約八百萬,賽
      亞每月支出一千多萬,棒球是後來才有的;(你是否知道
      米迪亞曾經答應職棒聯盟,將來賽亞錢不夠的話,米迪亞
      會負責?)我沒有參與棒球的事情不清楚;(賽亞資本額
      兩千萬有無收足?)這是我來之前的事情,成立時要驗資
      ,所以一定要收足:(賽亞資本額兩千萬,於驗資後,有
      無立刻發還給股東?)我不知道那是我來之前的事,我沒
      有查帳,我查的只是關於棒球的費用,看看有沒有憑據;
      【(對證人癸○○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辯護人張
      仁龍律師答:辯論時一併表示。被告C○○答:緯來的錢
      總共四五千萬,分四次撥放,聯盟告訴我們入帳時間,我
      們要開發票申請,錢的撥款沒有確定的日子,天○○當初
      在聯盟要求他總共開了六千萬的廣告贊助金,分次進去兩
      筆錢加起來已經一億,再加上原始的股金,每月支出約1
      千多萬,後來因為有股東撤股、借貸,天○○要把股份買
      回來需要錢,這部分有另外的民事官司,錢是天○○叫我
      去找誰拿,我就去找誰拿。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辯論時
      一併表示。】;(天○○或C○○有沒有把錢暫存在你那
      裡?)沒有,他交給我錢,我馬上就存入銀行,沒有保管
      過錢;(你知不知道天○○有保管箱?)我知道他有保管
      箱,但有多大我不知道,應該沒有大到很明顯,裡面有沒
      有放錢我也不曉得。」等語(見本院99年5 月5 日下午審
      理筆錄),就證人癸○○證述部分,可以確信被告C○○
      於97年8 月11日有將一筆數目非小之金額交由證人癸○○
      一情,為證人呂某暨被告C○○所是認;且由被告施某或
      者郭某交付之金錢,其均及時存入銀行作為公司之「公帳
      」亦屬無疑,而所謂「公帳」者,依據證人證述,亦有為
      球員薪水以及其他開銷之支付情形,而非被告天○○、C
      ○○口口聲聲謂為午○○之股金甚為明確,同無疑問;更
      由證人癸○○之證述可明確知悉,其係於97年6 月開始處
      理賽亞上海商銀帳戶匯到新光賽亞的帳戶,透過新光銀行
      發薪水等情,甚屬明確,且應屬於異常之情狀,亦屬瞭若
      。
二五、證人D○○證述略以:「認識天○○、C○○、宇○○、
      E○○、Z○○;米迪亞暴龍隊的老闆是天○○;(天○
      ○從何時擔任老闆?)開賽就是他;(米迪亞暴龍隊的投
      手有沒有勝投獎金?金額多少?)有獎金,但金額多少不
      清楚;(是誰發獎金給米迪亞暴龍隊勝投的投手?)不清
      楚;(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本國籍球員有哪些人?)
      Z○○、P○○、V○○、宇○○、E○○、我、陳克帆
      ,我是進調查局時才知道這些人;(庚○○在打放水球的
      角色是什麼?)我知道他是領隊,至於他擔任打放水球的
      什麼角色,我不清楚;(你知不知道庚○○有主導運作過
      打放水球?)知道;(你知道的情形為何?)不太清楚,
      現在已經沒有印象,只知道他是領隊有主導,但是怎麼主
      導不曉得;(你剛才說認識宇○○等五位球員,你又說進
      調查局才知道這些人,是什麼意思?)我是進調查局之後
      才知道有那麼多人打放水球,進調查局之前,我只知道我
      有打放水球,我覺得只要進調查局就有問題;(C○○與
      米迪亞暴龍隊的關係?)我只知道他是特助;(你的意思
      是米迪亞暴龍隊的特助是C○○?)我們見面的時間次數
      不多,他進來時有人介紹他是特助,執行長天○○下來應
      該就是他;(提示審判勘驗卷一98年5 月1 日D○○勘驗
      筆錄予證人閱覽;該次勘驗你跟法官說的話內容實不實在
      ?)是;(筆錄第3 頁法官問:你知道打放水球的球員有
      幾人,你回答:宇○○是二壘游擊手,P○○、V○○、
      E○○都是投手,卯○○、高偉、B○○沒有,請問你的
      意思是說宇○○、P○○、V○○、E○○有打放水球?
      )是;(上開筆錄第4 頁倒數第5 行以下,你回答法官說
      :Z○○是投手,他應該也有打放水球,事實是否如此?
      )我跟法官說應該有,但我不太清楚,比賽的過程真的看
      不出來,我認為他有,可能是暴投或丟偏了,這是我自己
      的判斷;(你在勘驗程序跟法官說,宇○○、P○○、V
      ○○、E○○有打放水球,事實是否如此?)我有這樣講
      ,事實也是這樣;(你剛才說天○○是米迪亞暴龍隊的老
      闆,你怎麼知道?)剛開始進球隊,第一次吃飯看到他,
      有人介紹他是執行長;(這次吃飯是不是就是喝春酒那次
      ?)應該是;(你知不知道賽亞科技公司的老闆是誰?)
      天○○;(你怎麼知道賽亞公司的老闆是天○○?)吃飯
      的時候有一位長官介紹的,據我所知,米迪亞球隊應該是
      賽亞,我不太清楚整個公司的運作;(請在仔細回想,長
      官介紹時,是介紹天○○為米迪亞公司老闆或賽亞公司老
      闆?)我知道他是老闆、執行長,怎麼介紹的我忘記了;
      (你在法院勘驗時,提到幾位本國籍球員有打假球,你怎
      麼會知道這些球員是不是真的打假球?)我剛才說是我的
      判斷。【檢察官異議:這個問題與天○○無關。辯護人張
      仁龍律師稱:本案涉及有無球員打假球,天○○知情否,
      故與天○○有關。】這是我的判斷,而且我進調查局時,
      才知道這些人接受調查;(你是否認為到調查局接受調查
      的人就是有問題,所以判斷他們有打假球?)是;(剛才
      檢察官問你,庚○○有無主導打放水球,你回答:知道,
      情形不太清楚,你怎麼知道庚○○確實有主導打放水球?
      )我就是知道,但詳細的情形我不太清楚,就是一些動作
      ,跟球員之間的一些互動,我判斷的;(提示97年度偵字
      第29033 號卷A 第262 頁予證人閱覽;檢察官問你,黃○
      ○既然是你們的領隊,他為何會希望你可以漏接,也可以
      被三振,你有無想過,你回答:他是說希望我們可以配合
      公司,我其實很懷疑他的說法,因為公司真的是要我們這
      樣打假球嗎,還是他自己所說的公司是另外有一批人,當
      時是否有這樣的問話,以及你是否這樣回答?)是;(你
      回答:我其實很懷疑他的說法還是他自己所說的公司是另
      外有一批人,什麼意思?)太久了,我不太清楚,為什麼
      我這樣說,我也不太記得;(天○○有沒有到過球場集合
      球員訓話?有為什麼要訓話?訓什麼話?)那場球對兄弟
      ,天○○說他很不喜歡兄弟隊,希望贏球,罵我們一定要
      贏球,可能之前一直輸兄弟,為什麼都打不贏,也算是激
      勵,也算是訓話;(天○○在激勵或訓話時,有沒有說其
      他隊伍也有求勝?)當天是對兄弟,應該不會提到隊伍,
      暴龍隊對兄弟輸多贏少;(你剛才說C○○是特助,你有
      無辦法確定是米迪亞公司的特助?還是賽亞公司的特助?
      還是米迪亞暴龍隊的特助?)執行長天○○下來就是特助
      C○○,我只知道這樣,當時總公司是賽亞,下面是米迪
      亞育樂行銷;(C○○在球隊有沒有負責什麼事情?)沒
      有;(C○○曾經找過你打放水球嗎?)沒有;【被告Z
      ○○問:除了你的判斷之外,有無其他明確證據,證明我
      配合打放水球?證人D○○答:這是我個人的判斷,因為
      我在外野中間,可以看全場,不一定算是有打放水球,只
      是進調查局,才知道除了我之外,還有這麼多人被調查,
      我之前只知道我自己打放水球。被告宇○○問:你怎麼證
      明我打放水球?證人D○○答:這是我的判斷。被告宇○
      ○問:依你專業性的判斷,打者要打全壘打、安打,投手
      要三振對方,容易嗎?證人D○○答:不容易。】;(提
      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262 頁予證人閱覽;為何
      知道天○○是球隊老闆,你回答:球季尚未開始前,球隊
      喝春酒時,他說他是我們球隊的執行長,他說他將來經營
      球隊的方向,事實是否如此?)是;(提示97年度偵字第
      29033 號卷C 第32頁予證人閱覽;你回答檢察官:97年7
      月16日第200 場與中信鯨隊例行賽,結果七比十輸給中信
      鯨隊,賽後我拿到二十萬元,但是賽後被午○○罵,事實
      是否如此?)是;(賽後午○○罵你什麼?)他說叫我們
      打放水球,為什麼要打那麼多安打;(這場比賽是起訴書
      編號第五場的比賽,依照證人午○○的證述,這場比賽不
      是午○○主導運作,請你確認,午○○確實是那場球賽罵
      你的嗎?這場球賽的二十萬是誰交給你的?)錢是申○○
      交給我的,午○○罵我應該是那場,我記得那場我打得很
      好;(你有拿二十萬,表示有打放水球,為何你說那場你
      打得很好?)那場是要我們輸,那天我在練習時狀況很好
      ,我也知道那天要打放水球;(有沒有曾經有人跟你說,
      天○○不是老闆,不要聽他的?)印象中沒有;(就你在
      外野綜觀全場之觀察,有沒有那位投手投偏了,但調查局
      沒有找他去?)不清楚;(你如何確認調查局有找去的人
      ,在球場上真的有投偏?)那是我的判斷,有時投偏,我
      們一般會認為狀況不好,後來我進調查局,怎麼那麼多人
      被調查,在比賽時的判斷是狀況怎麼會那麼差;(如果這
      些投手沒有進調查局被調查,你會認為他們狀況不好還是
      打放水球?)狀況不好,這是我自己的判斷,為什麼會進
      調查局,就是打假球,我看那麼多人進調查局也嚇一跳;
      (誰找你打放水球?)午○○;(他怎麼跟你介紹自己?
      怎麼跟你談?)在簽完約之後,午○○就跟我講這件事情
      ,他說他是董仔,他也是董事長;(你剛說認為老闆是天
      ○○,為何董事長是午○○?)我想真正的老闆是天○○
      ,午○○可能是一個股東,董仔只是一個講法;(你說錢
      是申○○拿給你的,明天要打放水球,是誰通知你?)申
      ○○。…;【審判長問:對證人D○○之證言有何意見?
      告以要旨;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辯論時一併表示。辯護
      人顧定軒律師答:證人所言與被告C○○無關,且證人就
      相關公司之架構,均不甚清楚,證人所言特助之身分,與
      其所稱之打假球無關連。被告C○○答:如辯護人所言。
      被告Z○○答:沒有意見。被告宇○○答:沒有意見。】
      」等語(見本院99年5 月5 日下午審理筆錄),因就證人
      D○○本於其棒球之專業證述打假球之球員包括有本案被
      告Z○○、…宇○○、E○○,以及已經緩起訴之陳克帆
      暨D○○,並知悉本案被告庚○○有主導打放水球之情,
      均已無疑,是足為本判決被告3 人不利之認定;故證人D
      ○○以:我想真正的老闆是天○○,午○○可能是一個股
      東,董仔只是一個講法等查悉,其乃基於一般之事務性認
      知,認為米迪亞球隊是賽亞公司的,而天○○是米迪亞暴
      龍隊的老闆,C○○為其特助一情,亦據證述完足無瑕,
      與社會通念亦不違背,蓋唯有球隊相當層次之管理階層方
      有進入為訓話或激勵之情發生,同可明晰。
二六、證人地○○證述略以:「(你現在的工作?)兄弟象棒球
      隊的負責人,負責人的主要工作是球隊的經營,曾經在兄
      弟象隊擔任負責人兼領隊;(現在已經沒有兼領隊?)沒
      有;(原因為何?)我已經找了一位專業的領隊分擔工作
      ;(你現在完全沒有從事領隊的職務?)沒有;(沒有從
      事領隊的職務有無其他考量?)沒有;(過去在兄弟象隊
      擔任領隊主要工作?)管理球隊;(負責人跟領隊從事的
      工作有何不同?)負責人負責整個公司的經營管理,領隊
      負責管理球隊,不負責公司的經營;(負責人不負責管理
      球隊?)也是要兼著看,負責人是整體的;(你是否曾經
      代理中華職棒聯盟會長?)是,約兩三年的時間,目前的
      趙會長之前,詳細時間忘了;(你是否知道天○○於97年
      7 月23日在PTT 網站上發表一篇名為「球隊難管的真相」
      之文章?)有聽說;(你是不是知道97年7 月23日當天晚
      上大概10-12 時許,天○○與子○○在六福皇宮見面?)
      不知道;(97年7 月24日下午4 時,天○○有召開記者會
      對外說明,你是否知道?)聽說;(97年7 月24日中午12
      時,你是否有與C○○及I○○、天○○三人,到兄弟飯
      店一起吃中餐?)有;(席間天○○有無向你請教,面對
      球員打假球的處理方式?)他在網路上用筆名說到打放水
      球的問題,他來問我發表文章之後引起很大的風波要怎麼
      處理,我說就開記者會說明;(你是不是有建議天○○,
      下午的記者會最好不要公開球員打假球,以免損及聯盟的
      形象?)我不記得了,我跟他說他在網路上用他的小名「
      小新」說球隊打假球的問題,已經引起風波,要趕快開記
      者會做一個詳細的說明,因為天○○剛來聯盟,很多事情
      不了解,我沒有跟他說記者會上如何說,我不記得有沒有
      說最好不要公開球員打假球,以免損及聯盟的形象;(記
      者會是你要求天○○開的?)我跟他建議;(在你跟他建
      議之前,天○○有提到要開記者會的事情?)我不記得,
      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經建議天○○,如果有證據顯示球
      員打假球,私下開除就好?)我不記得;(在北京奧運期
      間,你有無與天○○、子○○在北京飯店咖啡廳碰面?)
      有;(碰面時,天○○有沒有請教你,如果球員有些狀況
      的時候,應該怎麼處理?)我跟他講要儘快處理,有問題
      的選手就要放出去;(有沒有說過球隊的整頓要循序漸進
      ?)不記得;(根據子○○在99年4 月28日的證詞,他提
      到地○○有提醒球隊的整頓要循序漸進,你對他的證詞有
      何意見?審判長提示99年4 月28日筆錄之電腦螢幕予證人
      閱覽並告以要旨)我有跟天○○講說,有問題要趕快處理
      ,不記得有講「循序漸進」;(所謂的趕快處理,是用什
      麼方式處理?)就是開除,我跟他說的是趕快處理,一般
      在聯盟所謂的處理,就是把球員釋出,一種是開除、一種
      是放到釋出名單,看有沒有球團要,有問題的話,各球團
      再彼此聯絡;(球團釋出球員時,會不會標出A、B?)
      一種是有問題,一種是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會標什麼?
      )詳細的表格我不太清楚;【提示子○○99年5 月12日所
      提的表格予證人、檢察官、辯護人、被告天○○閱覽;被
      告天○○稱:就是這種表格。】這幾年我比較少去聯盟開
      會,都是特助去,是不是這個表格我也不清楚,但我知道
      有兩種釋出方式;(你所謂的有問題的釋出方式包括什麼
      ?)打假球、個人品行的問題,私底下大家會通電話,有
      問題的話才會這樣;(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處理有問題的
      球員?)為了整個聯盟,以往沒有直接送檢調偵辦,所以
      用釋出方式,叫大家不要選他,等於封殺;(這是聯盟的
      明文規定還是默契?)這不是聯盟規定,是默契;其他球
      隊也是這樣處理;(你記得歷年來兄弟隊有多少球員是這
      樣處理?)有一些,像蔡豐安、莊宏亮;(在擔任中華職
      棒聯盟代理會長期間,有無看過所有球團用這種模式處理
      球員?)時間太久我忘記了,一般的事務是秘書長在處理
      ;(球團私底下處理掉球員時,會不會通報聯盟?)當然
      會;(球團有關打假球的情資管道有哪些?)大部分是球
      員跟管理階層檢舉;(球團會主動公布涉賭的球員或報警
      嗎?)沒有;(為什麼不主動對外公布?是不是一直知道
      球員打假球而不對外公布?)要保護密報的球員;(球隊
      如果有人打假球,就用這種方式處理,沒有報過警?)沒
      有,曾經有不是球隊裡面的選手到兄弟象隊找球員及防護
      員要打假球,我有跟調查局報備過,調查局有過來偵辦,
      這件事情後來有送到高雄地檢署;(你有收過聯盟安全組
      的情資,說有人打假球?)沒有;(提示法院卷二第150
      頁中華Y○○○○函予證人閱覽;兄弟隊有收過類似的函
      嗎?)我不記得;(同上卷第161 頁中華職棒安全組的報
      告,兄弟象隊有收過類似的報告嗎?)不記得。【被告天
      ○○問:97年7 月初我爆料之前,我跟你在兄弟飯店吃飯
      ,是不是曾經提到我希望調動我們球隊的人,希望你提供
      總教練人選的名單?證人地○○答:不記得,我記得是爆
      料之後跟你吃飯,當時你是問我爆料引起的風波如何處理
      ,爆料之前我不記得。被告天○○問:你記得跟我吃過幾
      次飯?證人地○○答:我不記得。被告天○○問:爆料前
      ,你是不是曾經向我提到李居明、林百亨、王光輝等總教
      練人選,我請你幫我詢問他們的意願?證人地○○答:有
      這件事,但時間不記得。被告天○○問:爆料後有一次我
      和你及I○○一起兄弟飯店吃飯,是不是曾經提到我們調
      查的結果,兄弟象也有人打假球,你當時很生氣的說:如
      果有,把名單給我,我要把球隊解散?證人地○○答:我
      不記得,當時是為了爆料的問題找我,我建議儘快開記者
      會把事情講清楚。被告天○○問:我記得你跟我說,如果
      我沒有確實的證據的話,就不能說有人打假球?證人地○
      ○答:當然是有證據才能講。被告天○○問:我是不是有
      問:如果記者窮追猛打的話怎麼辦,你說:否認到底就好
      ?證人地○○答:不記得,我只記得說你要講清楚說明白
      。被告天○○問:證人O○○之前作證說,聯盟安全組是
      在你代理會長時成立?證人地○○答:我忘了。被告天○
      ○問:在你印象中,聯盟安全組的任務是什麼?證人地○
      ○答:詳情要問秘書長,因為這是事務性的工作,會長只
      是一個代表,一切都是秘書長在運作。被告天○○問:所
      以秘書長是執行者?證人地○○答:是。被告天○○問:
      去年10月兄弟象隊發生問題,你召開記者會表示,一開始
      都是選擇相信球員?證人地○○答:一切都需要看證據,
      不能憑空聽某某人講什麼,我們就相信什麼。】;(你說
      球員有問題,一種是開除,一種是放到釋出名單,你什麼
      時候會用開除?什麼時候會放到釋出名單?)確定打假球
      就開除,放到釋出名單,如戰力不足、個人行為有問題;
      (有沒有兄弟象的球員直接向你密報有人打假球?)有;
      (在北京奧運時,你跟天○○見面,天○○有沒有跟你說
      他掌握什麼資料可以確認米迪亞暴龍隊球員打假球?)不
      太清楚、不記得,只記得他說球員有問題,有提到球員名
      字,但我現在不記得,畢竟不是我們隊上的;(證人子○
      ○在法院作證說,在北京奧運你跟天○○見面,天○○跟
      你說,有掌握錄音資料,可以證明米迪亞暴龍隊球員打假
      球,事實是否如此?)他是說有問題,至於錄音帶的事情
      我不記得,他說他隊上有一些問題;(天○○是代表哪一
      個球隊擔任聯盟的常務理事?)米迪亞暴龍隊;(C○○
      是代表哪一個球隊擔任聯盟的理事?)這我不清楚,我好
      像見過他,但我不認識他,這幾年我很少到聯盟;(你說
      如果確認球員打假球就開除,有時放到釋出名單,這中間
      的標準何時?)有人檢舉就要調查,我們球團確認之後才
      處理;(你用什麼方式確認?)問球員;(聯盟會主動要
      求你們確認有沒有打假球的事情嗎?)球團自己提出來自
      己要負責;(所以聯盟不會介入?)對,因為選手是球團
      的財產,聯盟不會介入選手的釋出及開除,除非聯盟掌握
      到確實的證據,但就兄弟象而言,以往沒有發生過;(
      2005年時林易增是不是先下放到二軍?)是;(如果把總
      教練、領隊換掉,算不算很大的整頓?)看球團的考量,
      有時是戰績,有時是經營管理的問題;(你懷疑或確認球
      員打假球時,會不會通知聯盟?)如果是開除的話會通知
      聯盟,如果是懷疑或個人行為,就放在釋出名單有問題那
      一欄,大家就會注意;(品行問題有無包括打假球?)如
      果覺得怪怪的但沒有證據可以確認,戰績又不好就釋出;
      (開除跟釋出你可以全權決定?)對;(如果只是單純接
      獲密報,是開除還是釋出?)要先調查,如果確定的話要
      開除;(你是不是記得97年9 月份,我們要把謝佳賢釋出
      的事情?)不記得;(根據子○○的書面資料,他提到在
      E○○釋出時,你曾經打電話給聯盟賽務部的組長,提到
      天○○說這個球員有問題所以釋出,如果讓他轉隊,職棒
      如何經營下去?提示並告以要旨)我不太記得;(你剛才
      作證時提到,你去聯盟開會都找特助去,特助是去開什麼
      會議?)領隊會議;(所以領隊會議不用領隊去,特助也
      可以代理?)對;(你找特助去,是否知道其他球隊有非
      領隊去開領隊會議?)有,有的時候是副領隊,有的時候
      是公司的副理,只要一個球團有一個代表參加就可以。【
      審判長問:對證人地○○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
      告天○○答:依子○○99年5 月12日所提的讓渡申請書,
      E○○是可撤銷的釋出,之前子○○提到的錄音證據,應
      該是我請的調查員,我們錄下MSN 的通話紀錄,但因為證
      據不明確,我們沒有辦法對子○○提出,所以那時候才沒
      有辦法完成洪先生的要求以A種釋出,我們是職棒的新兵
      ,對運作不清楚,有問題就會問洪先生,時間經過兩年,
      很多事情證人已經不記得,我很遺憾。我們是按照之前兄
      弟象處理總教練的模式,處理總教練是大事,不像處理球
      員或教練這麼單純的事,我們是依照兄弟象的模式,先將
      總教練下放到二軍,再從二軍釋出,我們也以這個方式處
      理第一任的總教練劉家齊,第二任的總教練林琨瑋也是這
      樣處理,我們當時做的不僅僅是對調而已,後來還釋出,
      釋出劉家齊的時間是6 月24日,以這種方式處理總教練是
      聯盟的慣例,我這樣做哪有背信。辯護人許隨譯律師答:
      依照證人所述,球員釋出或開除,是各球團與聯盟的默契
      ,天○○的處理並沒有背信。被告C○○答:參加的領隊
      會議,證人都有在場,我參加後面的兩場領隊會議,是討
      論緯來轉播金的問題,我有在場,證人應該有印象。辯護
      人顧定軒律師答:依證人之證述,球團係可推派代理人參
      加領隊會議,故公訴人以被告C○○參加領隊會議論稱被
      告有背信與法理不符,且被告並非單獨參加領隊會議,均
      係與I○○一同前往,且該等會議係討論緯來轉播金之問
      題,而非關球隊管理之事項,被告確無背信犯行可言,其
      餘辯論時一併表示。被告E○○答:沒有意見。檢察官答
      :沒有意見,再聲請對證人地○○主詰問,待證事實為C
      ○○涉犯背信之事實。詳如下述】」等語(見本院99年5
      月12日下午審理筆錄)。依上證人地○○之證述,是在說
      明被告天○○有以網路公開有關假球案情形,應先說明;
      雖不可否認其就相關之事務經過,仍有諸多保留未見為完
      善說明者,此就涉及相應利害關係時常以:不太清楚、不
      記得為之陳述者,可悉之萬一;然就被告天○○之相應答
      覆亦可知其處理球隊事務之深入程度,不言可喻,且天○
      ○是代表米迪亞暴龍隊擔任聯盟常務理事,而被告C○○
      同有為處理球對事務,如代表球隊參加領隊會議等事,亦
      屬確實。
二七、證人地○○復證述略以:「(提示法院卷二中華職棒聯盟
      98年2 月24日陳報狀附件三予證人閱覽;97年7 月15日的
      職棒聯盟會議,根據會議記錄,你是不是有參加?)應該
      是有參加,這幾年我不常去參加這個會議,上面有記載,
      應該就是有參加;(出席人員除了緯來的出席人員外,其
      他的出席人員是基於什麼身分參加?)原則是領隊,如果
      領隊沒參加,球團一定要派一位代表;(根據該會議紀錄
      ,曾總經理建銘及郭特助德志是代表哪一個球團參加?)
      米迪亞;(米迪亞球團當天為何指派I○○及C○○共同
      出席該會議?)我不知道;(同上開會議記錄,I○○總
      經理代表米迪亞暴龍隊聲明:本球團絕對沒有涉賭情事,
      事實是否如此?)【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異議;檢察官稱:
      修正問題,該會議紀錄內容與事實是否相符?】我不太記
      得這個內容,但聯盟的紀錄應該跟會議內容沒有太大差異
      ;(I○○為何在該次會議會如此聲明,你知道嗎?)不
      知道;【審判長問:對證人地○○之證言有何意見?(告
      以要旨);被告C○○答:如前所所述。辯護人顧定軒律
      師答:證人I○○前已於鈞院證稱,當時尚未掌握明確證
      據,故當然在會議上會聲明該球團並未涉賭,其餘辯論時
      一併表示。】」等語(見本院99年5 月12日下午審理筆錄
      ),再次,依據證人地○○之證述,以及卷附之97年7 月
      15日職棒聯盟會議,根據會議記錄足以確認被告C○○有
      代表米迪亞暴龍棒球隊參加聯盟球團會議之實跡,易言之
      ,其為處理該事務之人員。
二八、證人K○○證述略以:「不認識被告天○○、C○○;(
      你認不認識被告E○○?)見過一次;不認識被告…、宇
      ○○、Z○○;(你的綽號?)阿川;(E○○的綽號是
      什麼?)就E○○;(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本國籍球
      員有哪些?)米迪亞的事我不清楚,我今天會來是米迪亞
      成立那年,我是組頭,有一些組頭聚集在一起買盤,有朋
      友跟我說有辦法跟E○○接觸,朋友轉述說,E○○說只
      有他一個他不要,朋友叫我以生面孔去跟E○○接觸,說
      後面很多人都已經談好OK了,我可以幫忙作場面,所以我
      跟E○○見過一次面;(你跟E○○見面那次現場有誰?
      )3 個人,我、E○○跟一個不熟朋友,朋友的名字忘記
      了,我只是去講一些他們叫我講的話,E○○說:如果這
      樣的話就OK,我就離開了,至於有沒有做我不清楚;(見
      面的地點?)淡水一家飯店,類似賓館的地方,飯店名稱
      忘記了,米迪亞成立那年的夏天,我也不太記得是什麼時
      候;(你跟E○○講什麼話?)我跟他說:你一個人做你
      會怕,後面中繼的球員打者都講好了,不要怕就是做,他
      堅持他一個人不做,他們就叫我來講;(E○○怎麼回答
      ?)他說:如果這樣的話就OK,我就離開了,我也不是綁
      球的,我不知道他們後面怎麼做;(當時你那個不熟的朋
      友當場怎麼跟E○○說?)他跟E○○說:一個人你不敢
      ,他找更多人配合、資源更多;(你這個不熟的朋友到底
      是誰?)我不記得,是組頭;(是不是Q○○?)不是;
      (你是不是要保護Q○○才不敢說出來?)不是,確定不
      是他,跟他沒有關係,我朋友在講,我認為沒有什麼,只
      是幫他們一下,我就隨口答應,過幾天他們就叫我走一趟
      ;(你今天到庭作證前,Q○○是不是找你談過?)沒有
      ;(Q○○在今天之前的幾天,有沒有找你談過作證的事
      情?)沒有,我們只有在99年4 月9 日我們自己的兄弟象
      案子碰過面,之後就沒有再聯絡;(99年4 月9 日你跟Q
      ○○碰面,他跟你說什麼?)沒有,只是針對我們自己的
      案子聊一下而已;(你有沒有送錢去給米迪亞暴龍隊打放
      水球的球員?)沒有;(你跟E○○見面那一次,當場有
      沒有提到打放水球的價錢?)沒有,我們不是在綁球的,
      價錢不會在我們面前談;(你認不認識辛○○?)認識;
      (被告E○○問:我有沒有答應要打放水球?)那天你說
      你一個人你不要,我們說找人配合,你說如果那麼多人就
      OK,後來我就走了,之後怎麼談我不曉得;(你不願透露
      姓名的朋友跟午○○有沒有關係?)沒有;(跟吳健保有
      沒有關係?)沒有;(他們叫E○○打假球,有沒有談到
      價碼?哪一場?)沒有談價碼,也沒有講到是哪一場;(
      你認不認識庚○○?)不認識;(認不認識包昌達?)不
      認識;(認不認識G○○?)不認識;(你認識午○○嗎
      ?)在社會上見過幾次面,沒有說很熟;【審判長問:對
      證人K○○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E○○答:
      我的確跟證人見過面,在我們宿舍轉彎的一個飯店,時間
      不記得,是一個綽號阿輝的人帶來的,當時阿輝問我要不
      要吃早餐,我就到他約的地方,阿輝是之前我在好樂迪認
      識的人,互相留電話,之前阿輝有跟我提過打假球的事,
      但被我拒絕,當天他說買早餐給我,介紹證人給我認識,
      講一些有的沒的約三分鐘,我剛睡醒沒有聽得很清楚,證
      人就離開了,後來阿輝說就這樣,我就說不要,你們自己
      處理,不要一直找我,我就離開了;審判長問:你知道阿
      輝跟午○○什麼關係?被告E○○答:我不知道,也沒看
      過他在午○○身邊出現過。】;(檢察官聲請再行主詰問
      證人K○○;綽號阿輝的人到底是誰?)我不知道,外號
      都是亂叫的;(你認不認識黃○○?)米迪亞的事我不熟
      ;被告E○○稱:阿輝不是黃○○;(你認不認識J○○
      ?)不認識;【審判長問:對證人K○○之證言有何意見
      ?告以要旨)被告E○○答:沒有意見。】」等語(見本
      院99年5 月12日下午審理筆錄),是就證人K○○證述部
      分,所及者僅就其與被告E○○接觸關於打放水球之場景
      部分,有所牽涉及是否同意打放水球,然如僅以此依證人
      之證述,仍難謂被告E○○有起訴所指之打放水球之情,
      惟稽之證人申○○之證述加以補強,則顯然足為被告E○
      ○不利之認定,並無疑義。
二九、證人J○○證述略以:「檢察官稱:請求與G○○、亥○
      ○隔離訊問。審判長諭知:請證人G○○、亥○○暫離庭
      。】(你認不認識天○○、C○○?)不認識,看過一兩
      次;兩個都不認識;(你認不認識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Z
      ○○、…、宇○○、E○○?)都沒有看過;(米迪亞暴
      龍隊打放水球的本國籍球員有哪些?)我不知道;(你認
      不認識午○○、G○○、庚○○?)我跟午○○比較熟,
      G○○見過,庚○○不認識;(你跟S○○什麼關係?)
      她是我的私人秘書,認識很多年了;(本件打放水球的公
      帳是誰在處理?)沒有公帳,午○○所謂的公帳,是他退
      還給我入股米迪亞的股款,從3 月到7 月我入股米迪亞,
      8 月時午○○說要全部還我錢,之後我就沒有再接觸了;
      (退股的錢是午○○還給你?還是天○○?)午○○;(
      天○○有沒有退任何錢給你?)我收到午○○所退還的股
      金裡面,有天○○開的支票;(你入股米迪亞多少錢?)
      4 千萬;(4 千萬入股哪個單位?)我是拿給午○○;(
      你入股的目的?)午○○跟我說,入股棒球隊每年可以獲
      利1 千萬,光是轉播權利金就4 千多萬,還有週邊的經濟
      效益,如門票、公仔;(你是入股米迪亞暴龍隊?)對;
      (其他股東還有誰?)我認識午○○,午○○有介紹過米
      迪亞的執行長天○○,其他部分我不熟,我是針對午○○
      ;(你的意思是天○○跟午○○也是股東?)我是後來才
      知道;(你知道你退股之前,午○○跟天○○各入股多少
      錢?)我不了解;(你知道天○○跟C○○的關係?)我
      不太清楚,應該是同事;(你對午○○說,打假球有公帳
      ,公帳是交給你,你再交給S○○處理,有何意見?)他
      要還我錢是很正常,3 月我就發現門票是零收入,根本沒
      有人看球,我要他趕快還錢,那不是公帳,是他要退還給
      我的股金,我跟他說有錢就要匯入我的帳戶,如果是公帳
      的話,我應該從頭管到尾,但7 月之後我就完全退出,所
      以那是還我的錢。還我錢之後,午○○又說公司經營不善
      、薪水發不出來,又跟我一直借錢;(你什麼時候跟午○
      ○要求退股?)球季開打四、五場之後,我發現根本沒有
      門票收入,3 月底左右就要求他還錢;(午○○什麼時候
      答應你退股?)4 月初就答應,我的錢是交給他,他要對
      我負責;(你什麼時候知道午○○運作球員打放水球?)
      從頭到尾我都不知道,午○○只跟我說,他要還我的錢他
      會負責,叫我不要管公司的任何事,我也只想把4 千萬拿
      回來就好;(請確認你是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午○○運作打
      假球?)午○○叫我不要管,我覺得有問題,但不想管內
      情,我沒有過問;(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41
      頁予證人閱覽;97年9 月9 日17時52分6 秒,這監聽譯文
      是誰跟誰的對話?)是我跟午○○的對話;(你的手機號
      碼是不是0000000000?)對,之前的號碼;(對話內容說
      什麼?)我問午○○,外面的市場一直在瘋米迪亞會輸;
      (你為什麼問午○○:有好康的嗎?)因為大家在瘋米迪
      亞會輸,但我覺得中信的勞力士投得不好,我認為米迪亞
      會贏球才對,所以問午○○;(如果你從頭到尾都不知道
      午○○運作打假球,為什麼要問午○○:有好康的嗎?)
      我從國際賽開始,就打電話問午○○球賽的對戰數據;(
      你認不認識一個綽號小樓的人?)不認識;(你認不認識
      己○○?)不認識;(你知道0000000000這個電話號碼是
      誰的?)我不了解;(你是不是交給S○○兩本其他人名
      字的銀行帳戶?)沒有錯;(如果如你所述,退股的錢應
      該是全部合法的,你為什麼不交給S○○自己名義的帳戶
      ,而要交給S○○其他人名義的帳戶?)我證券交易金額
      很大,不想跟其他金錢混在一起,我交給S○○的是我朋
      友的帳戶,他同意我使用,也可以培養他的信用,我告訴
      他有一筆股金要退還,就用那個帳戶;(你是不是交給S
      ○○,宙○○、L○○的帳戶?)只有宙○○的,L○○
      我不認識;(為什麼S○○說L○○的帳戶也是你交給她
      的?)因為當時宙○○說他的帳戶不想借了,因為快結束
      了,我叫S○○幫我找,她找誰的帳戶我不了解;(你為
      什麼不直接到銀行開新的戶頭交給S○○就好?)我每個
      戶頭都有資金往來,而且午○○一直跟我借錢,我不想弄
      得太複雜,所以特定一個帳戶;(你到銀行開一個新的戶
      頭,一樣可以達到簡化事情的目的,也不用拜託別人,是
      不是因為你知道午○○的錢有問題才這樣做?)我經常在
      國外,如果需要用錢就請S○○幫我調度,所以需要一些
      放在她那邊的帳戶,自己的帳戶則帶在身上;(提示97年
      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99頁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0日13
      時6 分33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好像是午○
      ○的朋友,林慶昇是誰我不了解(檢察官告知:林慶昇就
      是午○○之前的名字),我跟午○○的通話;(對話內容
      說什麼?)內容我已經不記得,我不知道內容在講什麼;
      (對話中的禮盒指的是什麼?)我可能忘記了,午○○的
      朋友很多,一直跟我要紅包,白帖、紅帖很多;(禮盒指
      的是不是大筆的金錢?)我不記得;(同上卷第99頁及99
      頁反面,97年8 月10日13時7 分37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
      誰的對話?)我跟午○○的通話;(對話內容說什麼?)
      內容所謂的禮盒我真的不記得,但我確實有拿錢給午○○
      ,都是拿現金給他,他還我都是用匯款,他跟我借錢都是
      說米迪亞棒球隊經營不善需要週轉;(如果禮盒指的是一
      般喜餅,為什麼這通對話要說:分成兩大盒?)我真的不
      曉得為什麼這樣說,內容我真的不記得了,因為講的太模
      糊了;(你說:分作兩盒好了,因為那一盒太多了,你為
      什麼這麼說?)我真的忘記了;(同上卷第99頁反面,97
      年8 月10日13時39分14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忘記了,這跟前面是一起的;(阿松是誰?)應該是
      午○○的朋友吧;(這是不是你跟午○○的對話?)是;
      (對話內容說什麼?)我真的不清楚,也是講到禮盒;(
      同上卷第100 頁反面,97年8 月10日18時7 分45秒,這監
      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那段時間我跟午○○的通聯紀
      錄太多了,一直在談借錢還錢的事情,現在不記得當時是
      為了哪件事情,他借錢很複雜,還我錢又借走,我希望他
      整筆還我,他的事情我就不想管了;(你說:一盒大盒、
      三盒小盒,什麼意思?)當時我跟他密集通話,一直講錢
      的事情,我真的忘記那是講什麼事情;(可是這四通監聽
      譯文,都只有提到禮盒、大盒、小盒,並沒有提到錢?)
      所以我真的忘記內容是什麼,一直在講禮盒;(你有送禮
      盒給午○○嗎?)沒有;(午○○有送禮盒給你嗎?)忘
      記了;(同上卷第100 頁反面,你說:對啊,很奇怪,現
      在帳大家都在推,什麼意思?)帳都是我在登記沒錯,錢
      都是我在收,但我不想記這個帳,我想他整筆還我錢就好
      ,他每筆還我的錢我都要登記,我的會計S○○也跟我抱
      怨,午○○一直跟她拿錢,說要發薪水,我一直不認為這
      是一個帳,因為他本來就要還我錢;(如果你認為這不是
      一個帳,為什麼要在監聽譯文對話中說:現在帳大家都在
      推?)我不了解為什麼講這句話;(同上卷第108 頁及反
      面,97年8 月14日17時35分53秒,這是不是你跟午○○的
      對話?)是;(對話內容說什麼?)不了解;(對話中的
      「德」指的是誰?)我不了解;(是不是C○○?)我不
      清楚;(同上卷第108 頁反面,97年8 月14日17時39分48
      秒,這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午○○;(對話內容說什
      麼?)內容我不了解,應該是我跟他約在蘆洲,午○○時
      常請我去喝酒,每天通電話講一些錢的問題;(是不是你
      跟午○○、C○○三個人約見面?)應該不是;(同上卷
      第108 頁反面及109 頁,這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午○
      ○,內容我不了解;(對話中你說「琨瑋」指的是誰?)
      琨瑋應該是教練,我在電視上看到米迪亞的教練被換掉;
      (對話中你說的「豪」是指誰?)我不了解「豪」是什麼
      意思;(對話中你說:裡面很多人都是兩頭的,什麼意思
      ?)這句話是我講的嗎,【檢察官再次提示卷證予證人閱
      覽】時間太久了,我不了解為什麼要這樣講;(同上卷第
      109 頁,97年8 月14日20時31分32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
      誰的對話?)我跟午○○;(對話內容說什麼?)當時我
      跟他通話很頻繁,我真的不知道內容在說什麼;(你說:
      做一個SAKURA日文,什麼意思?)我真的不了解當時為什
      麼這樣講,我不知道當天講的內容是什麼,SAKURA是幫忙
      的意思;(你跟午○○說:我看你還是叫個人去這樣,做
      一個SAKURA,你是跟午○○說叫他去幫誰?)我不了解當
      時的事情,這只是一個平常的聊天內容;(你接著又說:
      這樣子比較圓滿,你跟「德」說,這樣子他們比較安心,
      什麼意思?)當時為什麼要講這樣我忘記了,「德」應該
      是C○○吧;(你為什麼這樣跟午○○說?談什麼事情?
      )時間太久了,我不知道為什麼要叫他作SAKURA;(97年
      7 月23日天○○在PTT 板爆料後發生什麼事情?)天○○
      爆料就是爆料,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天○○
      為什麼去爆料這個事情,天○○決定退錢給午○○,午○
      ○有拿錢還我,當時午○○說球隊已經要賣掉;(爆料後
      G○○發生什麼事情?)我不知道;(你交給S○○做的
      帳,你有看過嗎?)我都是隨便看一下,她都是用電話跟
      我說還剩多少錢;(S○○做的帳拿給你看,你有把這個
      帳拿給其他人看嗎?)S○○做的帳就是拿存摺給我看,
      就是匯進匯出的錢,我只要瞭解午○○還欠我多少錢就可
      以了;(你只看存摺怎麼知道午○○欠你多少錢?)他欠
      我4 千萬,我只要看存摺的總數就知道,因為只有他跟我
      借錢;(你有把存摺拿給別人看嗎?)沒有,這就是我用
      別人存摺的意思;(你說午○○有介紹過米迪亞執行長天
      ○○,是在什麼時候介紹給你知道?)這件事情是我拿4
      千萬出來時,問說錢怎麼用,他就介紹天○○給我認識,
      讓我知道錢確實是拿去買球隊,我不確定天○○是不是記
      得我;(你剛才說:你是後來才知道天○○是米迪亞暴龍
      隊的股東,你是什麼時候才知道?如何知道?)午○○告
      訴我,我才知道的,時間日期我忘記了,是在球賽開打之
      後;(天○○有沒有介入你和午○○之間的資金往來的事
      情?)完全沒有介入;(就你請S○○所處理的帳,有沒
      有天○○參與其中?)沒有;(你剛才說97年7 月23日天
      ○○爆料後,天○○決定退錢給午○○,午○○有拿錢還
      你,這是否包括你所說的有收到天○○的支票?)是;(
      你有沒有聽過賽亞公司?)聽過;(你知不知道賽亞公司
      和米迪亞暴龍隊之間的關係?)不了解;(你請S○○處
      理的帳,是否包括賽亞公司的帳?)沒有;(所以你請S
      ○○處理的帳,純粹是你跟午○○之間往來的帳?)對;
      (天○○有沒有跟你借錢?)沒有;(天○○個人有沒有
      欠你錢?)沒有;(你跟C○○有任何的往來嗎?包括業
      務、金錢?  )沒有任何往來;(你確認剛剛檢察官提示
      你的譯文中所提到的「德」是C○○嗎?)我不確定;(
      你和午○○之間關於退股的錢算清楚了嗎?)還沒有;(
      你和他之間如何算?)我在3 月底要求退股,他在3 月底
      到7 月中間陸陸續續還錢又借錢,到7 月底8 月初才答應
      還我4 千萬,先還2 千萬,我沒有再管帳的問題;(你剛
      剛說看過天○○跟C○○一兩次,你有單獨見過C○○嗎
      ?)沒有;(所以你看到C○○時,都是跟天○○在一起
      ?)我跟C○○不認識,我跟他碰面,一定是我跟午○○
      在一起的時候,我碰到天○○是拿錢去的第一天,之後就
      沒有了;(你和午○○在一起,單獨見到C○○嗎?)忘
      記了;(你認識張廣元嗎?)認識;(你的4 千萬的資金
      是你自己的?還是也有別人的?)我自己的;(張廣元的
      綽號是什麼?)廣元哥;(『老的』是誰?)應該就是廣
      元哥吧;(如果你交代S○○管的帳,只是單純午○○要
      還的4 千萬元,為什麼午○○向S○○拿錢?)因為午○
      ○都會先問我,我叫他去找S○○;(午○○怎麼問你?
      )我不了解,他都說球隊經營不善、要發薪水、要發獎金
      ,公司裡面沒有錢,要跟我借錢;(你剛剛提到午○○說
      球隊要賣掉,錢也要退回來,整個經過你清楚嗎?)我不
      清楚;(你跟亥○○、G○○有沒有金錢往來?)沒有;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20頁反面;午○○於
      調查局作證時說,除找天○○投資外,還找J○○投資,
      J○○的錢是張廣元的,對他所言有何意見?)我跟張廣
      元一直有金錢往來,但4 千萬是我的,我並沒有因為這件
      事情跟他借錢;(為什麼午○○會有資訊認為錢是張廣元
      的?)我不想讓午○○知道錢是我個人出的,所以我跟他
      說錢是借來的;(審判長提示同上卷A 第106 頁;天○○
      於調查局時說,部落格爆料之後,J○○、G○○表示要
      退股,他開七張票交給C○○,C○○交給午○○?)退
      股的部分是午○○跟我談的,我沒有跟其他人接觸,午○
      ○去跟對方談的時候我也不在場,支票也是午○○直接交
      給我的;(你一開始說有入股球隊,當時入股是以何方式
      ?)午○○說我錢投資在他那邊,每年可以固定拿多少錢
      ,整個獲利有1 千萬以上,本人是加入在午○○身上,他
      以什麼方式投資我不了解;(午○○認識張廣元嗎?)有
      點熟,沒有任何金錢上的往來;(本案發生前你認識亥○
      ○、G○○嗎?)都不認識。【審判長問:對證人J○○
      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我見過證人
      但不知道他叫什麼名字,我記得當時我要收回股權,我叫
      特助C○○去聯絡股東把股權收回來,叫他去約股東,我
      見過一次證人,之前沒有印象,我手上沒有賽亞股東名冊
      ,所以我也不知道有多少股東;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如
      被告天○○所言。被告C○○答:之前午○○在介紹股東
      時,我見過證人一次,以及天○○請我聯絡股東收回股份
      時見過一次,其餘時間沒有見過,午○○在七月間生了一
      個兒子,當時我有一個禮盒,其他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
      軒律師答:如被告C○○所言。被告E○○答:沒有意見
      。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意見。】」等語(見本院99
      年5 月17日上午審理筆錄),循據證人J○○之證述觀察
      ,其有入股米迪亞暴龍隊,午○○亦有介紹過米迪亞的執
      行長天○○等,也確認被告午○○之為簽賭綁球員以及其
      『私人秘書』S○○之為處理相關金錢來往之歷程明確;
      又經檢察官細緻之就其與被告午○○之監聽譯文逐一為勾
      稽結果,得悉被告C○○有自被告午○○處輾轉取得一筆
      金額龐大之款項,且該款項亦經證人酉○○證述合致,惟
      隋某就相關爭點亦採不知道或不記得或時間太久之方式為
      之,然此一金額何以以喜餅盒之方式攜帶前往,啟人疑竇
      !更且提及被告C○○之際,則陳述以不清楚,顯然係在
      迴護被告C○○有收取該『禮盒』之過往,可以被明白認
      定的。
三十、證人G○○證述略以:「認識天○○、C○○、不認識Z
      ○○、宇○○、E○○、…;(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打放
      水球的本國籍球員有哪些人?)不知道;(你認不認識綽
      號小范的人?)我認識好幾個叫小范的人,不知道檢察官
      指的是哪一位;(天○○97年7 月23日在PTT 板爆料以後
      ,之後發生什麼事情?)天○○他們有來說球隊要賣掉,
      我同意,天○○跟C○○兩個人直接找我談;(爆料之前
      你有沒有入股?)有;(爆料之前你入股多少錢?)過很
      久了,詳細的數字要回去看資料,賽亞公司本來是我的,
      後來要買球隊,很多股東,我變成占股只有一點點,應該
      是幾百萬,因為本來有籃球,後來加入棒球,股權有點亂
      ;(其他股東有哪些人?)我知道的有天○○,後來看報
      紙才知道有其他股東;(你知道天○○入股多少錢?)詳
      細不是很清楚;(爆料之前你知道的股東只有你跟天○○
      ?)我知道天○○的股東有午○○,但他們之間什麼關係
      我不曉得;(你為什麼說天○○的股東有午○○?)天○
      ○跟我講的;(爆料之後,你是不是有被誰毆打?)沒有
      ;(你是不是被午○○毆打?)沒有;(你是不是基於幫
      派不想讓檢調或警方介入,所以即使被另外一個幫派毆打
      也不願意講出來?)不是;(後來你入股的股份有無退股
      ?誰退給你的?)有,是天○○,但並沒有將全部的金額
      退給我;(退股的金額你跟天○○要求多少錢?)當初賽
      亞公司賣給他們,我花了好幾千萬,帳有點複雜,用賽亞
      買球隊,我占一點點股份,賣的時候,我希望以前在賽亞
      公司的錢也一起拿回來,約3 、4 千萬,賽亞經營2 、3
      年,我占百分之60股份,詳細的金額我忘記了,約3 、4
      千萬,後來天○○開票給我,過了一張跳兩張;(天○○
      退股的錢你拿到多少錢?)1 千萬;(你只有入股幾百萬
      ,為什麼跟天○○開口要3 、4 千萬?)我是賣公司,我
      公司有價值,我賣給他之後,以前的錢也要算;(你的綽
      號叫什麼?)人家都叫我小豪;(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
      3 號卷A 第44頁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29日15時53分38秒
      ,這是午○○跟某人當面見面的對話,因為午○○誤按手
      機的撥話鍵,而導致午○○當面跟他人見面的對話被錄下
      來,午○○說:小豪抓到了,被打得快死掉,在那邊抖了
      很久,請問這是指哪件事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為
      什麼要這樣講;(午○○打的小豪是誰?)不知道;(你
      跟天○○要3 、4 千萬,午○○怎麼跟你說?)午○○沒
      有跟我說,這不關他的事,他沒有跟我說3 、4 千萬的事
      ;(午○○有沒有跟你說,你要3 、4 千萬太過份?)他
      沒有直接跟我說,也沒有透過別人跟我這樣表示;(你跟
      天○○要3 、4 千萬,有沒有找小范幫你要?)沒有;(
      有沒有找其他人幫你跟天○○要?)沒有,這是我自己的
      錢,為什麼要找別人幫我要,我都是直接跟天○○談,這
      是我退股的錢,當初我是股東,我賣掉股份就要退我錢;
      (你說只有領到1 千萬,其他跳票,跳票部分有沒有跟天
      ○○要?)我的家人跟律師有聲請跳票金額的支付,後來
      我也沒有問;(跳票金額有多少?)2 、3 千萬,要回去
      查一下;(2 、3 千萬的金額很大,你沒有覺得不高興嗎
      ?)有啊,所以有聲請法院的支付,我都是請律師處理,
      但好像都沒有下文;…(你剛才說,天○○有講午○○是
      他的股東,還是這個球隊有別的股東叫午○○?當時他是
      怎麼講?)我忘記了,但是我知道有午○○這個股東;(
      你剛才所說,爆料前你知道天○○的股東有午○○,是天
      ○○跟你說的,但就剛才你的回答,你並不確定也不知道
      詳情?)我知道我的賽亞公司股東裡面有午○○是從天○
      ○那邊知道的,我不知道他是公司的股東,還是他私人的
      股東;(天○○在PTT 板爆料後,你有沒有曾經跟午○○
      或其他股東討論退股的事?)我沒有跟午○○討論,我是
      跟天○○接洽,他說要賣球隊,我賣球隊的條件就是退我
      錢;(當時天○○有沒有跟你提到把你的股份買過來?)
      好像有;(天○○說要把你的股份買過來,是不是等於你
      要把球隊部分賣出來?)對;(單就球隊的投資,天○○
      付你的1 千萬是不是足夠你的出資?)在我的認知,球隊
      就是公司,球隊是用公司買的,拆開來的的話我不知道怎
      麼回答;(因為米迪亞暴龍隊另外出資的錢有沒有超過1
      千萬?)沒有;(在你成為米迪亞暴龍隊股東期間,天○
      ○有沒有管賽亞公司的帳?)我不知道,賽亞分很多時期
      ,一直到他們要買我才退出,在經營賽格威電動車時,賽
      亞是我在管,後來增資買入籃球隊還是我在管,但是買入
      棒球隊之後,我就沒有再管,電動車的本業,因為政府法
      令所以停頓,所以賽亞就等於籃球隊及棒球隊;(買棒球
      隊之後有關賽亞的帳是誰在管?)我不知道,我成為小股
      東之後,就沒有在管;(你還記得你賣賽亞的時間?)天
      ○○過我第一張票之前,詳細的時間要回去看;(天○○
      在PTT 爆料之後,你是不是有跟他說:你這樣搞我不玩了
      ,就是要退出的意思?)沒有;(你剛剛說認識C○○,
      認識是什麼意思?)他是米迪亞天○○的特助,我們在業
      務常常要接觸,從電動車時代就這樣;(關於要談退股的
      事情,C○○有沒有代表天○○跟你談過?)應該有一起
      談過,這件事情從爆料後談過好幾次,包括業務上的往來
      ,他也都有來公司;(本件情況是不是你向天○○開口要
      3 、4 千萬,只兌現1 千萬,你心生不滿,找人向天○○
      施壓要債,午○○出面認為你太過份只出資幾百萬,竟然
      跟天○○要3 、4 千萬,替天○○、C○○出頭,甚至把
      你抓來痛打一頓,你剛才基於道上不讓檢調警方介入的慣
      例,所以才否認?)不是;(你認知的事情是怎樣?)如
      我剛才所講的,我是賣股份,我不是跟天○○要3 、4 千
      萬,我從一開始經營賽格威電動車,也是天○○去投資的
      ,中間因為政府的法令又加上棒球隊、籃球隊,我花了很
      多時間金錢,要買棒球隊時需要有一家公司,我是賽亞公
      司的負責人,所以等於我賣公司,我認為我投入的錢要拿
      回來;(你跟C○○之間,有任何投資金錢上的往來關係
      ?)沒有;(所以就你的認知,會有檢察官所謂的「本件
      情況是不是你向天○○開口要3 、4 千萬,只兌現1 千萬
      ,你心生不滿,找人向天○○施壓要債,午○○出面認為
      你太過份只出資幾百萬,竟然跟天○○要3 、4 千萬,替
      天○○、C○○出頭,甚至把你抓來痛打一頓」的事情?
      )沒有。【審判長問:對證人G○○之證言有何意見?告
      以要旨;被告天○○答:證人說午○○是股東這件事情,
      因為二月時我們同一時間被告知錯誤的訊息,當時我還不
      知道有午○○或陳老師這個人,不可能告訴G○○這個名
      字;有關買賣股權部分,我跟G○○在士林地院還有買賣
      股權的民事糾紛,但買賣並沒有完成,民事部分已經判決
      確定,只是單純的民事糾紛。我跟午○○買股份,他問我
      G○○要多少錢,我只告訴他G○○要多少錢,沒有談到
      別的,午○○跟G○○有什麼糾紛我不知道。辯護人張仁
      龍律師答:同被告所言。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
      人顧定軒律師答:同被告所言。…被告E○○答:沒有意
      見。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意見。】」等語(見本院
      99年5 月17日上午審理筆錄),由以上證人G○○之證述
      ,其知悉關於天○○於97年7 月23日在PTT 板爆料情形,
      以及其與午○○、天○○間之資金牽連關係,其帳有點複
      雜,用賽亞買球隊等,其間所具之經營管理之事務牽扯,
      換言之,被告C○○與天○○間,關於為他人處理事務之
      法律上性質部分,已經可以說明出來。
三一、證人亥○○證述略以:「【檢察官稱:以下詰問只跟被告
      天○○、C○○有關。】不認識天○○;(你有沒有見過
      天○○?)看過、不認識;(認識C○○?)認識,認識
      午○○鑫總車行的老闆是我;(97年間你有沒有在鑫總車
      行看過午○○交付什麼東西給C○○?)沒有;(A○○
      是誰推薦的?)我;(你為什麼要推薦A○○?)他是一
      家上市公司衛展的董事長,後來下來沒事,有一天C○○
      要辦一台車,由我代辦,該車是午○○的、有分期,委託
      我辦過戶,我才認識C○○,有一天他們說欠總經理,是
      業務方面的,當時A○○剛好從衛展退下來,我介紹他們
      自己談,沒幾天就出事了,所以A○○對我很不諒解;(
      你推薦A○○,除上述理由,有無其他理由?)沒有;(
      午○○的車子有分期,可不可以提前償還?)可以,但需
      要支付未清償款三至十趴的違約金,各銀行不一定;(午
      ○○車子的未清償款有多少?)我不知道,差兩三個月,
      時間就到了;(你使用的手機號碼?)0000000000;(提
      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157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97
      年8 月13日10時25分18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不知道跟誰對話,當時A○○還沒有到公司,C○○
      跟A○○他們有先見面,談要去上班的事,A○○沒有馬
      上答應,A○○說要清楚資料才決定能否答應,因為要拿
      資料,A○○叫我打電話給C○○;(對話中提到的「表
      」是什麼表?)A○○叫C○○畫的公司組織表,確實是
      什麼我不清楚;(對話中的『文書』指的是什麼?)就是
      這些資料;(為什麼C○○要跟你講這些事情?)他沒有
      跟我講,是我打電話給C○○,叫他準備資料給A○○;
      (為什麼對話中C○○要跟你說:我會跟你分析一下人事
      資料,如果分析的對象是A○○,為什麼C○○要這麼說
      ?)A○○一直不想要,是C○○叫我拜託他,A○○是
      瑞軒的董事,他想把廣告貼在米迪亞的帽子上;(你對米
      迪亞暴龍隊的人事有興趣嗎?)沒有;(依你所述,你對
      米迪亞暴龍隊的人事沒有興趣,為什麼C○○跟你說:我
      會跟你分析一下人事的部分?)A○○一直不想去,我也
      跟C○○說,A○○只要上班半年幫忙;(依你所述,是
      A○○對米迪亞暴龍隊的人事有興趣,為什麼C○○不說
      ,我會跟A○○分析一下人事的部分?)誰要跟誰分析我
      聽不懂;(你對於本案認罪?)我認罪,…(提示法院勘
      驗卷一98年3 月13日下午3 時的勘驗筆錄予證人閱覽:你
      跟法官說的話實不實在?)是;(同上卷98年3 月19日下
      午3 時整勘驗筆錄,你跟法官說的話實不實在?)是;(
      同上卷98年3 月25日下午3 時整勘驗筆錄,你跟法官講的
      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98年3 月25日下午3 時的勘
      驗,你跟法官承認涉及匯款資料的賭金,根據檢察官的計
      算,金額高達2 億6731萬6750元,請問事實是否如此?)
      是;(98年3 月19日下午3 時整的勘驗,你跟法官承認匯
      款資料涉及的賭金,金額合計高達8012萬9608元,請問事
      實是否如此?)是事實,但這跟本案無關;(提示法院勘
      驗卷四本院卷六的扣押物品及法院歷次紀錄一覽表第31-3
      3 頁予證人閱覽;98年3 月13日下午3 時整的勘驗,及上
      開提示的勘驗卷四,你跟法官講的匯款資料涉及賭金的部
      分,合計1325萬965 元,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是;(以
      上三次勘驗涉及賭金的小計,總計高達3 億6069萬7323元
      ,請問是什麼樣的賭金?)是澳門威尼斯人的賭金,但其
      實不是賭金,我是澳門公司在臺灣的中間人,介紹人去那
      邊賭博賺佣金,支付賭客的食宿,賭客壓一些錢在我們這
      裡,我們之後再還給賭客,是客人到澳門賭場的錢,跟臺
      灣的職棒簽賭無關;(你是總會計?)是,威尼斯人在臺
      灣的總會計;(同上卷98年3 月13日下午3 時整勘驗筆錄
      第1-2 頁,你跟法官說,你是澳門金沙集團的總會計,你
      剛才為什麼說是威尼斯人的總會計?)那是同一家公司;
      (根據剛才提示給你看的三次勘驗筆錄,A○○匯款87萬
      7513元給你,還有你匯給A○○145 萬6751元,你匯給A
      ○○105 萬6035元,你又匯給A○○106 萬3675元,再匯
      給A○○64萬5702元,共五筆匯款,你說是賭金,是什麼
      樣的賭金?)他匯給我,應該是他在澳門有輸,我匯給他
      的應該是他跟朋友去澳門賭退佣的錢,我會退洗碼百分之
      一的錢給他;(你說你匯給A○○是洗碼百分之一的錢?
      )有可能,他在澳門也有股份,我只是總會計,不是股東
      ;(你跟法官說,A○○是澳門金沙集團的股東,事實是
      否如此?)對;(金沙集團是美國公司,為什麼你說A○
      ○是股東?)他不是金沙集團的股東,只是承租賭場一個
      廳的股東;(你當在臺灣的總會計有什麼好處?)沒有好
      處,只是雞婆而已,我沒有拿到半毛錢,我只不過蓋章而
      已,我們公司裡面有一個小姐多3 萬元的薪水;(誰委託
      你擔任臺灣的總會計?)M○○;(他們在澳門租的廳賭
      博,使用什麼貨幣?)港幣;(你剛才說看過天○○但不
      認識他,你有沒有跟天○○說過你跟A○○在澳門賭場的
      事?)沒有;(就你所知,天○○有沒有和A○○或你,
      就澳門賭場的事情有參與?)沒有;(你剛才說A○○是
      衛展公司的董事長?)對,當時他剛退職;(你是否知道
      一家衛道公司?)跟衛展是同一家公司,後來改名;(剛
      才檢察官提示的賭金,與本案有無相關?)絕對沒有相關
      ;(你向C○○推薦A○○時,有無提到A○○在澳門賭
      場的背景?)沒有;(你怎麼跟天○○及C○○介紹A○
      ○這個人?)C○○先跟我提出他需要有業務能力的人,
      我問他要做什麼,他說要找電視廣告,剛好A○○喜歡球
      類,我就建議他找A○○,我沒有跟天○○接觸過。【審
      判長問:對證人亥○○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
      天○○答:我沒有跟證人亥○○接觸過,我知道A○○是
      交大電信所畢業,我是要找有辦法拉廣告的人,A○○是
      上市公司的董事,可以幫忙拉瑞軒的廣告,一年5 百萬,
      後來A○○也有帶我們去拉廣告,我完全不知道他在澳門
      賭場的事,如果知道的話不會讓他當總經理。被告C○○
      答:證人介紹A○○時,他是三家上市公司的董事,而且
      跟媒體很熟,我們處理緯來轉播金時,他認識緯來的董事
      ,我不知道他在澳門的事,是法院勘驗時,我看到匯款單
      上寫郭代被詢問時才知道,檢察官以為是我,後來才知道
      是A○○。(你之前在準備程序承認檢察官起訴的賭博罪
      ,你現在作證說:沒有賭臺棒,是不是要維護天○○跟C
      ○○,才講說勘驗筆錄裡面的賭金都跟臺棒賭博無關?)
      我在勘驗時都已經講清楚計算方式,百分之一點多,都是
      退佣的方式,本案我認罪,只要求快一點。【審判長問:
      對於證人亥○○上開所言有何意見?被告天○○答:沒有
      意見。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沒有意見。被告C○○答:
      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沒有意見。】」等語(
      見本院99年5 月17日上午審理筆錄),由證人亥○○之證
      述,可知其係汽車行之老闆,午○○相應之一輛BMW 車輛
      有由被告C○○之為使用之情事,於事件爆發後美其名謂
      為要購買,然實情應非若此;並就其與A○○間之鉅額資
      金之進出台灣地區與澳門地區,此部分其與M○○或A○
      ○間究竟是否有涉犯台灣地區與澳門地區條例相關之禁制
      性規定,非本案本院得以審判之範圍,茲附帶提及用供處
      理。
三二、證人申○○證述略以:「(提示證人申○○於99年5 月4
      日提出法院的書面陳述予檢辯雙方閱覽;本件你上次到法
      院作證,請問有無受到任何來自被告的壓力?)壓力是我
      自己給自己的壓力,開庭後回去,因為我在庭上所言,球
      員覺得不是很高興,就是V○○跟E○○;開庭前沒有受
      到任何來自被告的壓力;(上次開庭後V○○、E○○跟
      你說什麼?)他們隔著距離說,我都害他們之類的,E○
      ○說他本來就沒有拿,幹嘛說不清楚…;(你上次到法院
      作證,在走道或廁所有沒有碰到任何被告跟你說任何話?
      )有說到話,在後面廁所,在庭被告都有碰到,宇○○…
      意思叫我說他們沒有拿;(除宇○○…,還有其他被告跟
      你講話?)Z○○也有,他說什麼我忘記了,除宇○○、
      …Z○○外,其他被告在廁所沒有跟我講話;(提示證人
      申○○99年3 月24日、99年3 月29日審理時之證述予證人
      閱覽;這兩次審理筆錄你跟法官講的話,關於宇○○…部
      分,你有沒有因為宇○○、…在廁所裡面跟你關切或施壓
      而需要修正?檢察官告以上開筆錄要旨)宇○○說錢不要
      放在身上要用再拿,後來又退還給午○○,宇○○先收下
      ,但金額現在不確定,是午○○把錢交給宇○○,我有在
      場看到,現場還有D○○、陳克帆,好像是當場還是隔天
      ,不是退是寄放在午○○那邊,好像是當場寄放,因為我
      確定我在場,我知道是寄放,那筆錢是要給他,他有說不
      想放在身上要用再拿,他有這樣說;(午○○上次作證說
      ,給宇○○的20萬,是到見面地點的路上交給你,再由你
      轉交給宇○○,請問事實是否如此?)可能他自己也忘記
      了,那天我們約在鋼琴酒吧,在小房間把錢交給他,這些
      小細節我忘了,但他真的有收下錢再寄放,當時D○○、
      陳克帆也在房間裡;…(提示99年5 月4 日申○○的書面
      陳述予證人閱覽;你跟法官所為的書面陳述內容實不實在
      ?)實在;…(提示97年度偵字第30110 號卷第66頁予證
      人閱覽;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庚
      ○○找哪些米迪亞暴龍隊的本國籍球員打放水球?)這個
      我不清楚,要問未○○比較清楚,我跟庚○○見面比較少
      ,他有沒有跟我講,我忘記了;(你自己是否確實知道庚
      ○○有沒有利用球員打放水球?)知道;(如何知道?)
      那時候換庚○○當領隊,我問午○○,庚○○知不知情,
      午○○說庚○○交代什麼事情就要做,我要補充,當時我
      下二軍要交接有哪些打放水球的球員給未○○,我交接…
      E○○給未○○;………;(你是不是因為99年3 月29日
      作證完之後,跟…、E○○在法庭外有發生不愉快,才更
      正上次的證詞?)不是,我只想要把事情交代清楚。【被
      告宇○○問:我為什麼會跟你去鋼琴酒吧?證人申○○答
      :在台北忠孝東路的鋼琴酒吧,在巷子裡面,那一場放水
      有過,他們想要喝酒。被告宇○○問:當場有誰去喝酒?
      證人申○○答:我記得D○○、陳克帆、宇○○、午○○
      ,丁○○也有去。被告宇○○問:你說午○○有拿10萬給
      我,是怎麼拿給我?證人申○○答:在一個小房間裡面。
      被告宇○○問:你說D○○、陳克帆有看到,又說在小房
      間、又說他們在唱歌,他們到底有沒有看到?證人申○○
      答:那一次P○○沒有去,我沒有辦法確定D○○、陳克
      帆他們有沒有看到。被告宇○○問:我是怎麼對你施壓?
      證人申○○答:你沒有對我施壓。】;(99年5 月4 日你
      的書信內容實在?)實在;(書信內容說E○○沒有收月
      薪10萬打放水球,是否實在?)實在;(提示法院卷98年
      2 月17日午○○準備書狀第4 頁予證人閱覽;午○○於書
      狀稱,從未直接間接交付打放水球的酬金給E○○,你為
      何於上次審理筆錄說,你不確定有沒有給E○○錢?)我
      記得球員配合的話會給錢,但E○○沒有收,只說公司的
      意思他會配合;(你何時下二軍?)5 、6 月份,工作交
      接給未○○;(工作交接給未○○之後,你有無再處理一
      軍打放水球的事?)我還是會通知,不是完全交接給未○
      ○、是部分,未○○在一軍才可以在球場聯絡;(提示97
      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321 頁予證人閱覽審判長提示
      該卷頁予證人閱覽;你在倒數第7 行說,Z○○、E○○
      、V○○三名球員,是未○○負責通知打放水球的訊息,
      我不用再去管V○○及E○○,是否實在?)實在;(既
      然交給未○○處理,你於99年5 月4 日書信中又稱知道E
      ○○打放水球?)午○○有交代我,信號要給E○○知道
      ;(E○○有無同意?)他說是公司的意思他會配合;(
      他有沒有明確同意?)有,他說公司的意思他會配合;(
      同上卷10月21日筆錄第243 頁中間,檢察官問:E○○有
      無收錢打假球,你說:我有問他要不要打假球,但態度不
      明,他沒有明確表示要不要,你所言是否實在?)他的態
      度不明確,但最後有說公司的意思他會配合;(你於99年
      5 月4 日的信函說,P○○後期已無配合意願,後期是指
      什麼時候?)當時我在二軍,我每次要把信號給他們的時
      候,他都會有點表示說不想打,所以我自己認為他沒有配
      合意願,因為打放水球要看信號,我要跟他說信號,他表
      示不想知道。【審判長問:對證人申○○之證言有何意見
      ?告以要旨;被告天○○答:沒有意見。辯護人張仁龍律
      師答:沒有意見。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
      軒律師答:沒有意見。被告Z○○答:沒有意見。…被告
      宇○○答:不實在,我有跟證人一起去唱歌,跟很多人一
      起去,不是去酒店,我沒有收他的錢。被告E○○答:不
      實在,我沒有收錢,也沒有說會配合公司。辯護人簡維能
      律師答:同被告所言,其餘辯論時一併表示。】」等語(
      見本院99年5 月19日上午審理筆錄),由證人申○○於先
      前作證後所發生之餘波情形對照其先前之證述,以及證人
      即被告午○○之證述,足為被告Z○○、宇○○等不利之
      認定,當無疑問;另就被告E○○部分,亦證述其只說公
      司的意思他會配合,且與未○○交接時亦把E○○交接予
      未○○,由未○○負責通知打放水球之訊息,並由午○○
      交代申○○信號要給E○○知道,E○○則表示『公司的
      意思』他會配合等情均屬明確,因此,綜合判斷證人申○
      ○與午○○之證述互為勾稽觀察之,此部份之證言是對被
      告E○○為屬不利,可以肯定的。
三三、證人午○○又證述略以:「…(你到米迪亞暴龍隊的宿舍
      ,把哪些球員找到房間談打放水球的事?)幾乎一軍的球
      員我都見過面,包括本國籍及外國籍,但外國籍不是在宿
      舍,我並沒有脅迫他們,不配合我也就沒有跟他們聯絡,
      例如B○○、卯○○、李明進,他們不配合,我就不會再
      聯繫,還有一些不配合的球員我現在記不起名字,在庭的
      球員都是有配合的,有Z○○、…、宇○○、E○○;…
      (你上次在法院作證,說要給宇○○的20萬元,你是交給
      申○○,但申○○證稱,這20萬元是你直接交給宇○○,
      事實是什麼?)我在半路上要去鋼琴酒吧,在大安路上,
      我已經把錢確實交給申○○,後來我有叫宇○○一起到小
      包廂聊天,我叫申○○把20萬拿過來,我直接交給宇○○
      ,是申○○記錯了,是我親手交給宇○○,錢是我在路上
      先交給申○○,後來到小包廂我叫他拿出來,由我轉交給
      宇○○;(在小包廂裡面還有誰?)當時還有一個少爺,
      我要宇○○上來,就叫少爺離開,包廂裡面只有我跟申○
      ○、宇○○三人,並沒有陳克帆、D○○,他們是在不同
      的包廂唱歌、喝酒,他們是一起來,但是錢要轉交,才另
      外到小包廂去;(你在小包廂把20萬交給宇○○,宇○○
      當時的反應是什麼?)他有先收下,我跟他聊一些放水的
      事情,我跟他說:在球場上你不要老是站著不動,給他一
      個訊息,要配合得好看一點,不要那麼僵;(後來宇○○
      把這20萬交給誰?)申○○後來有跟我提,宇○○也要把
      錢放在他那裡,因為宿舍裡面沒有人敢放錢,怕造成困擾
      ;(依你所述,你有親自或透過申○○交付打放水球的謝
      款給宇○○、…,你有沒有親自或透過他人交付打放水球
      的謝款或獎金給E○○、Z○○?)E○○、Z○○的部
      分,我記得有一次E○○中繼,當天我們有放水球,我忘
      記了可以回去查,當時是V○○先上來中繼,他說手不舒
      服,因為他們有跟別的集團配合,那天我們快要失敗,V
      ○○上來投一下,手好像流血還是扭到,就換E○○,叫
      他們上來時,剩下一兩局,E○○討價還價,E○○談到
      一百萬,我們叫管理跟他說,這場一定要輸球,因為對方
      也放水,後來價錢談到一百萬才放水成功,米迪亞才輸球
      ,後來這一百萬我是從S○○那邊,我有請她記下來,怕
      我自己忘記,那一場是庚○○他們操作,但出問題快要輸
      掉,當時管理是未○○,我問他們這一場為什麼花那麼多
      錢,他們告訴我這件事情,一百萬交給庚○○那邊的人,
      後來並報一筆帳,說是帶球員去唱歌喝酒的錢。Z○○的
      部分也是這樣,我從S○○那邊領錢交給庚○○,Z○○
      跟他們談好像20萬還是30萬;(跟庚○○配合打放水球的
      米迪亞暴龍隊的本國籍球員有哪些?)宇○○有一場配合
      庚○○,另外E○○、Z○○也有配合庚○○,…。(關
      於BMW 廠牌0688-DQ 自小客車,你說原本C○○要先交付
      給你10萬元,這10萬元有無交付給你?)他原本要給我,
      我跟他說不用,等我整台車貸款清了以後再一起處理;(
      後來你有無取回該車?何時取回?)後來出事,我羈押出
      來以後就把車取回,我說現在搞成這樣子,車子先不要賣
      了,以免造成困擾,叫他先還我,等他想買的時候,我再
      介紹他跟別人買;(依你所述,車子已經賣給C○○,為
      何又隨時取回?)我沒有明確賣給他,只是先給他開,我
      的車原本就要賣掉,C○○說他想買,我照車行估的價錢
      賣給他,車子值100 多萬,我沒有理由送給他;(提示97
      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67-68 頁予證人閱覽;你跟檢
      察官說,97年9 月9 日比賽,你用兩邊都下注的方式簽賭
      ,共贏了1040餘萬元,事實是否如此?)確實是這樣;(
      你上次作證怎麼說只贏幾百萬?)上次說只贏幾百萬是指
      打放水球的部分,1 千多萬,是指兩邊下注,一共贏了這
      麼多,是好幾個人一起,不是我個人;(該1 千多萬的金
      額,是否已經扣除給球員的謝款?)這裡頭沒有謝款,那
      天我有要打放水球,後來取消沒有做,我自己贏了兩百多
      萬,我有拿一些錢給外籍球員,兩百多萬是我分到的部分
      ;(你說1040餘萬元,只有兩百萬是你的,其餘部分是誰
      的?)M○○、R○○,當天兩邊下注下得亂七八糟,是
      組頭打電話來對帳,我才知道贏那麼多,還有一個忘記是
      誰,應該是U○○;…(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196 頁予證人閱覽;你在調查局接受詢問,調查員問:
      C○○是否知悉你教唆球員在比賽中打放水球,你回答:
      我覺得C○○應該有點知道,因為C○○問過我賭得怎麼
      樣,他也曾在賽後打電話問我,這場球怎麼打得怪怪的,
      外面的賭盤開得怎麼樣,事實是否如此?)是有;(提示
      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64頁予證人閱覽;你跟檢察
      官說,97年7 月間,你家沒有喜事須致贈他人喜餅,事實
      是否如此?)是;(天○○在PTT 板爆料後,你在97年7
      月25日隨即臨時出國,出國前你是不是有叫酉○○把錢拿
      給C○○?)有;(你叫酉○○把多少錢拿給C○○?)
      時間太久我忘記了;(你把錢拿給酉○○,是怎麼拿給他
      的?)那時候是我先出國,再打電話叫酉○○向他人拿,
      還是我出國前拿給酉○○,我不確定;(這些錢用什麼包
      裝?)之後我看調查局筆錄,說是用喜餅包裝;(這些錢
      為什麼要拿給C○○?)要付薪水或什麼之類的,天○○
      要向我借錢付薪水;(這些錢的來源?)這些錢應該是我
      向人家借來的,我為了這個球隊,也向別人借錢借得亂七
      八糟,有向J○○及很多人借錢;(酉○○有能力到銀行
      匯款,而且你們知道賽亞公司的帳戶,為什麼不用匯款或
      現金存入賽亞公司帳戶?)天○○每次跟我借錢都說要現
      金,他比較好用,我不知道他的用意,就是不用等我匯款
      ,之前我有一個票款要匯給他,因為時間的因素差點跳票
      ,所以他要求現金;(在天○○爆料以前,米迪亞暴龍隊
      ,天○○出資多少錢?)他說好像4 千萬;(你知道天○
      ○有無繳足這4 千萬?)慢慢給,好像有;…(宇○○於
      準備程序向法官說,他有打一場放水球,是黃○○施壓的
      ,事實是否如此?)這個我不清楚;(你有沒有找黃○○
      去詢問有沒有球員要打放水球?)有;(黃○○怎麼回報
      ?)他好像敷衍我,沒有一個談成的,黃○○當領隊時,
      我有去跟球員碰面,我跟球員先認識,沒有一開始就談打
      放水球,是事後慢慢到宿舍一個一個詢問他們的意願;(
      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99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
      97年8 月10日13時6 分33秒、13時7 分37秒,這兩通監聽
      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J○○,內容說什麼我忘記
      了;(對話中『禮盒』是什麼意思?)記不起來;(對話
      中還提到「分作兩盒好了,因為那一盒太多了」?)我真
      的記不起來,當時我跟J○○有金錢往來,有時會買禮物
      送他,當時我常常送禮給他,這次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應該不是錢,如果是錢,我直接說錢就好了;(同上卷第
      99頁反面,97年8 月10日13時39分14秒,這監聽譯文是誰
      跟誰的對話?)我跟J○○;(對話內容說什麼?)我不
      記得很清楚,有可能是錢,如果是錢的話,就是庚○○他
      們要拿過來的錢,但我不確定;(同上卷第100 頁及反面
      ,97年8 月10日18時7 分45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
      話?)我跟J○○;(對話內容說什麼?)應該都跟帳有
      關係,可能是庚○○那邊的帳我要拿給他,但那麼久了我
      忘了;(J○○說:很奇怪,現在帳大家都在推,什麼意
      思?)忘記了,當時的情況是怎麼樣忘記了;(同上卷第
      101 頁反面,97年8 月12日14時33分42秒,這監聽譯文是
      誰跟誰的對話?)我跟C○○;(對話內容談什麼?)忘
      記了;(你為什麼說:1101,什麼意思?)1101是我老婆
      的生日,不曉得那天為什麼提到這件事;(1101是不是什
      麼東西的密碼?)是我保險箱的密碼;(為何要在電話中
      說你保險箱的密碼?)可能我跟C○○對話時,我跟我太
      太講話,我不可能告訴C○○我保險箱的密碼;(但對方
      說:OK、謝謝?)我不可能告訴他我保險箱的密碼;(對
      方的手機號碼0000000000,這支電話的申請人是F○○,
      他是鑫總汽車商行的員工,這樣你有無想起與你對話的人
      是誰嗎?)忘記了;(你會跟F○○講你保險箱的密碼嗎
      ?)絕對不可能;(你是不是把保險箱的密碼告訴C○○
      ,叫他去你保險箱拿錢?)怎麼可能,如果要拿我叫我太
      太拿給他就好,我不可能跟別人說我保險箱的密碼,我房
      間也不可能讓別人進去;(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
      A 第113 頁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8日15時56分5 秒、15
      時56分44秒,這兩通C○○跟天○○的監聽譯文,內容在
      說你、天○○、C○○、I○○在當天要在華國飯店見面
      ,請說明當天見面的詳細經過?)當天見面是天○○說因
      為球隊裡面有人搞怪,類似打放水球,那已經是後期庚○
      ○他們接手,天○○的意思是想把股份全部吃回去,要把
      欠我的錢全部還掉,他要先還庚○○、G○○那邊的錢,
      問我有沒有辦法借他錢,當時我跟他說,我這邊的錢也還
      沒退,因為我也要退股給J○○,我的錢什麼時候可以給
      我,他說想先把球隊裡面的問題解決,重整球隊,有欠錢
      的股東先還掉;(該監聽譯文裡面,C○○跟天○○講:
      我介紹他就是香港那邊的大股東,你們見面時是不是有這
      樣介紹?如何介紹?)有,I○○跟天○○、C○○提,
      不要讓有問題的人介入球隊,他們就介紹我是從香港來的
      ,當時天○○、C○○不曉得我在運作打放水球,後來庚
      ○○他們運作,外面在傳說米迪亞在打放水球,我就把責
      任都推給庚○○,講難聽一點,我自己也有私心,想把庚
      ○○踢出去,我自己再慢慢看,所以在天○○、C○○面
      前,我是正面的;(依你所述,天○○、C○○不知道你
      運作打放水球,表示他們認為你沒有問題,他們為什麼還
      要介紹你是從香港來的?)當時我一直釋出善意,天○○
      缺錢用,我就借給他,I○○知道我這個名字,但沒有見
      過我,我派申○○進球隊,I○○知道是我介紹的,天○
      ○、C○○叫我這樣講,我就說好,也讓庚○○那邊認為
      真的有香港人要入股球隊;(有沒有香港那邊的人要入股
      米迪亞暴龍隊?)沒有;(天○○爆料以後有沒有香港那
      邊的人要入股米迪亞暴龍隊?)爆料之後我聽天○○講過
      ,天○○爆料之後,他如果找到錢,確實有意要把我們趕
      出去,他提過如果他有錢還我,我是不是可以不要再介入
      球隊。檢察官稱:保留主詰問。」等語(見本院99年5 月
      19日上午審理筆錄),由以上證人午○○之證述觀之,其
      明確證述有於小包廂直接交錢給宇○○,易言之,這部分
      之證述為被告宇○○是不利的;而E○○因與管理討價還
      價談到100 萬元,該場次米迪亞吃下敗蹟,基上所述,均
      足為被告Z○○、宇○○、E○○等為不利益之認定,同
      樣是明確肯定。至於該部BMW 廠牌0688-DQ 之車輛部分,
      顯然係因後來出事,現在搞成這樣子,以免造成困擾等之
      證述,為意圖迴護該被告之說詞;且被告C○○亦對被告
      午○○詢及相關賭情如何之類者,顯然C○○關於假球案
      案情已經瞭然於胸,並無爭議;且其並以喜餅禮盒內包為
      現金之方式交由酉○○拿去交給C○○明確,只是款項數
      額以時間久遠忘記了而已,惟令人驚訝者,若為合法正當
      之款項,自當無需若斯而為;而款項用途則為天○○向之
      『借款』付薪水之用,施某並要求要現金較為好用之屬明
      確,午○○庚且證述因天○○缺錢用才借給他之表述在卷
      ;另外證人即被告午○○就其與被告C○○部分之監聽譯
      文則表示內容忘了,然就球員部分之假球收款事項則陳述
      極屬明確,原因若何實堪推敲!此就午○○與C○○之監
      聽譯文之藏有徯翹可悉之萬一!被告C○○、天○○所為
      若斯辯解難為憑信。
三四、證人黃○○證述略以:「認識天○○、C○○、宇○○、
      Z○○、E○○、午○○;(請求提示97年度偵字第3011
      0 號卷第27頁反面予證人閱覽你跟調查員說,你擔任暴龍
      隊領隊,只對米迪亞公司執行長天○○及其職務代理人C
      ○○負責,事實是否如此?)沒錯;(同上卷第60頁,你
      跟檢察官說,球隊實際老闆是天○○,事實是否如此?)
      是;(同上卷第63頁,你跟檢察官說,97年4 月間,午○
      ○跟我要求打放水球的事情後,我即跟C○○討論這件事
      情,事實是否如此?)午○○跟我要求打放水球,我不確
      定他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因為他從來沒有跟我提過,當
      時我們在外地比賽,在97年5 月6 日我卸下領隊職務之前
      ,我們都在中南部比賽,我跟C○○、天○○的聯繫都是
      透過電話,在電話中我與天○○、C○○閒聊時,有提起
      這樣的狀況,當時球隊情況很亂,每天的狀況很多,我定
      時都會跟他們兩個討論這樣的狀況如何因應處理,包括午
      ○○跟我要求打放水球,以及我們在地方比賽時,社會人
      士跑來我們住處地方,要求跟球員見面,或是球員私自跟
      外面的人見面,我必須要預防這樣的狀況,當時聯盟的保
      全組在我們住宿的外面有設一個哨,每天提供照片給領隊
      或總經理做預防的動作,我們到台南及雲林比賽時,這種
      狀況發生的非常多。我從來沒有答應午○○打放水球,在
      我領隊職責下,我必須保護球員不受外界壓力的影響,影
      響他們在職棒比賽的水平;(同上卷第62頁,你跟檢察官
      說,晚上12點、1 點左右,我才拿著便當進去我位於暴龍
      隊淡水宿舍的房間內準備吃飯,我進入房間時發現午○○
      、申○○及E○○在場,你進入的房間是誰的房間?)我
      們承租宿舍的房東另外提供給我的,我很少使用,除非開
      會開得很晚,我們比賽完回到宿舍約晚上11、12點,我們
      會討論有哪些事需要改進,我們的作息與一般人不同;(
      依你所述,這是你的房間,午○○為什麼可以使用你的房
      間?)那個房間從提供給我之後,我從來沒有拿過鑰匙,
      都是交由球隊管理保管,我要用才跟他拿鑰匙;(上開你
      發現午○○、申○○、E○○在你房間,是什麼時候的事
      ?)確切時間不記得,但當時我還是領隊;(午○○跟E
      ○○在你房間裡面談什麼話?)當時午○○是依股東的身
      分進入,我看到他進入也嚇一跳,我沒有特別注意他們談
      什麼,我依稀記得午○○問E○○,他最擅長的球路以及
      抗壓的方式;…(同上卷第62頁,你跟檢察官說,B○○
      於97年4 月間,在嘉義向你說,他曾在暴龍隊淡水宿舍,
      領取午○○額外發給的獎金現金10萬元,他當初以為是獎
      金,但是後來有人開始向他施壓打放水球,他覺得不對勁
      ,問你如何處理,事實是否如此?)是,暴龍隊之前的前
      身是誠泰的球隊,他們這些球員在誠泰時期,如果打好一
      場比賽,老闆會給與球員適當的獎勵,賽後發給適當的獎
      金,該獎金超過當時職棒其他球隊給的獎金,B○○或卯
      ○○剛開始收到這些錢時,我相信他們的認知都是獎金,
      後來米迪亞暴龍隊實際上在計算獎金制度時,平均一個月
      發放的勝場獎金我有經手,實際金額約72萬,一個人約4
      萬餘元,這是球隊經營過程的制度,球員當下的認知,午
      ○○是一個股東的角色,那是獎勵球員表現的獎金,我當
      領隊與球員溝通過程中,常去了解他們的心理狀況,B○
      ○才會把事情告訴我,當時他的表現有點失常,球員的表
      現與他的心理狀況是相輔相成;(你於當領隊期間,米迪
      亞暴龍隊制度上,有沒有發給勝投的投手獎金?)我們會
      在球場即時發放紅包給球員,是我個人提供的,紅包可能
      只有1 千元,每月結算勝投獎金時,會另外發放獎金,我
      請會計統計完相關數據之後,計算出來應該發放給每個球
      員的金額,交給我之後我再發放給球員,我經手的時候,
      只有發放過一次現金,就是上面所講的72萬;(B○○跟
      你說他被施壓打放水球,有無提到被誰施壓?)沒有,他
      只說他心理壓力很大,有人向他施壓,我有問但他沒說是
      誰,他說有上當受騙的感覺;(B○○沒有說被誰施壓,
      你為何建議B○○把10萬還給午○○?)因為B○○告訴
      我10萬元的來源,當時我認為是股東給的獎金,我認為錢
      從哪裡來,就要回到哪裡;(既然是股東給的獎金,B○
      ○也沒有說被誰施壓,你剛說獎金也是合法的,為什麼要
      這樣跟B○○說要還?)我說的合法獎金,除了我在球場
      發放以及每月結算的之外,其他股東給的獎金,球員當時
      的認知是合法,我覺得如果他因為收受該獎金受到壓力,
      不管壓力是不是來自午○○,他都不需要拿該筆獎金,他
      有提到,他想還人家但人家不收怎麼辦,我建議他可以透
      過第三者歸還;(B○○被施壓打放水球,你有跟其他人
      說嗎?)B○○不是直接告訴我,他直接受到指示打放水
      球,而是因為他表現太好才受到壓力;(同上卷第63頁,
      你跟檢察官說:我跟天○○提及,午○○可能在運作球員
      打放水球,事實是否如此?)是;(你跟天○○這樣報告
      ,他怎麼回答你?)那段時間天○○因為一直很關注球隊
      ,當時球隊的狀況不是很穩定,包括接手球隊之後,我們
      的贊助廠商,連主客場的球衣球褲都沒有達成使用的標準
      ,球員當天比賽完畢要洗第二天要用的衣褲,因為贊助廠
      商沒有經驗,當時天○○在網路上成立一個論壇回應網路
      鄉民,他收到鄉民的檢舉,他告訴我要去處理是不是有人
      運作打假球,做相關對應措施。我向他報告時,他說他也
      有接到鄉民檢舉類似的狀況,他叫我去查;(同上卷第60
      頁,你跟檢察官講,曾幫G○○開車的小弟,現在則是幫
      C○○開車,事實是否如此?)我曾經聽幫C○○開車的
      朋友說他以前幫G○○開車;…(你跟天○○提及,午○
      ○可能運作球員打放水球,是什麼時候?)97年4 月底;
      (提示法院卷十二98年8 月28日宇○○準備程序筆錄予證
      人閱覽;宇○○向法官承認說,我打過一場放水球,打放
      水球我是受到黃○○的威脅,事實是否如此?)不是;(
      那宇○○為什麼這樣跟法官說?)我不知道,但我從來沒
      有跟球員講要打放水球,宇○○升一軍時,我有跟他講依
      他的家庭背景要好好表現,要聽總教練的調度做適當的表
      現,這是當時的談話內容;(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有哪些
      本國籍球員打放水球?)我擔任領隊時,我覺得我的球員
      並沒有去打放水球,我卸任領隊之後,我受到重大打擊,
      根本就不想去管這些事;﹙你對於檢察官起訴的犯罪事實
      認罪嗎?﹚我認罪,對起訴內容我不完全認同,但我認為
      我有罪;﹙你當領隊時,你知道天○○出資多少錢?﹚依
      我的記憶,將近快5 千萬;﹙天○○有沒有實際處理球隊
      的調度、球員的運作?﹚沒有,他只是站在鼓勵的立場,
      如果球員表現不佳,他會去球場訓話;(天○○會管到球
      隊的費用、薪資這些項目的支出、計算的事情嗎?)我當
      領隊時都是我在負責,我會跟他彙報;(需不需要天○○
      簽准?)不需要;(你說97年4 月你有跟C○○、天○○
      聯繫,提到午○○有要求打放水球的事,當時你是不是確
      實有提到午○○這個人?)沒有,球員的交際、生活圈其
      實很複雜,在米迪亞暴龍時期,我們要管理球員,會控制
      他們的交際跟生活圈,但球員的朋友是之前建立的關係,
      我們無法得知球員跟誰認識,是否運用這個關係做更加一
      層的利用,地○○也講過,在職棒圈都是學長學弟的關係
      ,所以沒有辦法限制他們跟學長吃飯,我當時是跟天○○
      說有傳聞,但沒有說午○○;(當時你跟天○○提到米迪
      亞有傳聞球員打假球?)是運作,不是打假球;(天○○
      當時有沒有請你處理?)有;(你做怎麼樣的處理?)每
      場比賽完之後我們會根據球員的表現與教練討論,根據教
      練的專業判定球員當場的表現是否異常,再找球員來做面
      談,突破他心理的會談,因為球員不會承認,只會說當天
      他狀況不好;(當時你與其他教練討論判斷之後,有沒有
      確實的事證足以認定哪個球員有打假球?)我當領隊時沒
      有發現;(你知不知道聯盟以及各球團對於有傳聞疑似打
      假球球員的處理方式?如何處理?)知道,放入交易名單
      ,聯盟會現場監看,球員是不是有跟不適當的人接觸,教
      練會提報,我們先放入二軍觀察名單,這樣球員就沒有辦
      法上場,如果球員態度跟行為還是一樣,就不續約放入交
      易市場,這樣其他球隊也不會選;(各球團會不會彼此通
      報?)不至於通報但會聊,這種處理方式各球團都有默契
      ,在球場碰到其他球隊的人也會彼此聊一下;(天○○是
      不是曾經跟你說過,他有接到有人反應申○○可能有問題
      請你處理?)有;(你如何處理?)有一天天○○打電話
      給我,提到上述情形,我調查之後找申○○過來,問他有
      沒有上述情形,他當然沒有承認,我就把申○○調到二軍
      當管理,當時二軍在新竹比賽;(當時你為什麼沒有直接
      把他開除?)申○○是股東的親戚,有股東說好好照顧他
      ,他從基層做起,照顧球員的食衣住行,連打雜都做,他
      沒有當場承認,球隊又在外面比賽,想把他先調離現場,
      因為天○○接到檢舉,申○○在休假時帶球員到不適宜的
      場所,天○○想做預防的處理;(預防的處理是預防什麼
      ?)防止球員跟不適當的人見面,防止球員做出跟他平常
      表現不相符的行為;(是否包括預防球員被收買打假球?
      )是;(C○○有負責球隊的任何職務嗎?)他當時是天
      ○○的特助,一部分負責公司與球隊之間的公關聯繫,公
      司在我的認知是米迪亞;(就你所知,C○○所負責的米
      迪亞公司職務是什麼?)特助;(做哪些事情?)協助天
      ○○談一些案子,並且是資材部的主管;(你曾經向檢察
      官說,有向C○○討論有人運作打放水球,你與C○○討
      論的目的為何?)C○○跟我是不錯的朋友,也有領球隊
      的顧問薪資,基於朋友立場我會跟他聊這些,他也會協調
      米迪亞跟球隊的相關事宜,當時我們在外面比賽,沒有辦
      法回公司開行政會議,會議都是由I○○主持,C○○列
      席瞭解,我跟他討論的目的,是要聽他的意見,如何做預
      防;(討論的過程中C○○給了什麼意見?)有些訊息是
      透過網路傳遞,在沒有被證實之前,對球隊有破壞性的影
      響,他的意見跟天○○給我的建議差不多,我們在外面比
      賽,現場的情況跟他們聽到的還是會有落差,所以建議出
      外比賽回來後,再檢討改進;(你剛才說有看到有一個C
      ○○的朋友幫C○○開車,是指這個朋友當他的司機,還
      是只是單純幫他開過車?)他跟他的朋友什麼關係我不知
      道,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單純幫他開車,那段時間C○○
      家裡發生變故,心情沮喪,所以我跟他見面時,他沒有自
      己開車;(你知道幫C○○開車的人做什麼工作?)有一
      次吃飯聊起來,他提到曾經幫G○○做過事,是不是八大
      我不清楚;(你沒有聽過這個朋友說他是賽格威公司的技
      工?)賽格威公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個人對車子很熟
      ;(你當時告訴我的是一個現象,還是具體的人事時地物
      ?)我告訴他的是一個我經歷過的現象;(我們在外面比
      賽時,外住酒店宿舍,不管是聯盟提出還是你發現,你有
      提出一個建議辦法,你還記得這個辦法嗎?)我記得,比
      賽時我們會住在簽約的酒店或飯店,我告訴天○○或C○
      ○的現象,都是在台南天下飯店發生的,我提出的建議辦
      法是寧可多花時間到嘉義住宿耐斯王子飯店,也不要住天
      下飯店,天○○、C○○都同意,之後到台南比賽都住嘉
      義;(你當時是不是還提到,監視還不夠、住宿的樓層要
      多加一個保全人員?)我沒有特別的記憶,但當時耐斯王
      子飯店電梯出入口剛好是教練住的房間,應該沒有再多加
      保全,之後有沒有繼續我就不清楚;(米迪亞暴龍隊球員
      的薪水、簽約金,都是由何人決定?)是在高雄國賓飯店
      由I○○跟球員談的,他們一年一聘,新進球員的簽約金
      也是當下進行,第一階段由總經理跟球員面談,如果合意
      就確定,如果沒有合意,第二階段就由我跟球員再談,依
      據去年的攻防數據決定他們提出的薪資是不是適合,薪資
      應該是我跟I○○就可以決定,薪資如果在預算總額內,
      我們就可以決定,簽約金部分,因為他們都是新進球員,
      沒有參考數據,只能根據他們在業餘的表現進行協商;(
      午○○有沒有介入跟球員談論薪資、簽約金的事情?)當
      時他是公司的股東,他有側面提出他的資訊給我們參考,
      球員在誠泰時期行為是不是恰當,最後的決定還是我跟I
      ○○;(就你所知,午○○有沒有自己跟球員協商或討論
      簽約金的事情?)我沒有在場,我不知道;(你剛才說申
      ○○下二軍是你決定的,時間點是何時?)4 月底;(5
      月開始申○○就不是一軍的管理了?)我5 月6 日卸任領
      隊,我很難回答。我離職之前他就不是一軍的管理;(你
      記不記得外雙溪的聚會是什麼時候的事情?)職棒第一場
      例行賽之前,當時第一場比賽由V○○主投,對La new熊
      ,他投得很好,午○○站在鼓勵球員的立場,鼓勵V○○
      好好投、好好表現,但是我沒有看到錢。午○○一開始說
      他姓陳,我離開很久後,看報紙才知道他叫午○○;(你
      有沒有找過我說要打放水球?)沒有;(你當領隊時如何
      稱呼午○○?)他是股東,所以我叫他林董;(午○○一
      開始說他姓陳,你為什麼叫他林董?)之前是一位友人毛
      凱介紹我認識,認識的過程中他自稱姓陳,後來他才說他
      實際上姓林,當時我跟他還不熟;(申○○是哪一個股東
      的親戚?)賽亞負責人林昭文;(你知道申○○跟午○○
      的關係嗎?)當時我不知道;(你知道林昭文跟午○○的
      關係嗎?)我知道,應該是林昭文娶了午○○的姐姐,我
      沒有特別關心他們的關係;(提示97年度偵字第30110 號
      卷第27-32 反面頁予證人閱覽;你跟調查員說的話內容實
      不實在?)我在調查局的筆錄有三次中斷,中斷的時候,
      有些是我要表達的內容,我的筆錄有些部分是被擷取的,
      例如問我為什麼要離開米迪亞,檯面上的講法是我放棄現
      在這個工作,另外尋求自己的發展,檯面下是權力鬥爭我
      輸了離開,但筆錄沒有記載,我有講過那些話沒錯,但沒
      有完整記載我的意思,已經記載的部分實在;(你當領隊
      時,天○○跟C○○怎麼稱呼午○○?)我沒有特別記憶
      ,應該是林董或董事長;(同上卷第59-65 頁,你跟檢察
      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我對剛才所說的檯面下的部分
      要修正,檯面下我為了保護球員擋了一些人的利益,所以
      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強迫我離開。我在檢察官面前講的
      話實在;(同上卷第64頁,這筆錄的簽名是不是你簽的?
      )是;(同上卷第65頁的結文,該簽名是不是你簽的?)
      是;(同上卷第60頁,你跟檢察官說,我擔任領隊一段時
      間後,從林志欽得知,午○○曾因簽賭職棒輸過很多錢,
      事實是否如此?)是,我在林志欽辦事處一個泡茶的場合
      聽到,是不是出自林志欽的口我不清楚,應該是在林志嘉
      的競選服務處,我是在要購買球隊期間聽到這個訊息;(
      你在檢察官面前作證,跟你於剛才證述時不同,可能遭檢
      察官起訴偽證罪,檢察官問你:你何時向C○○提及午○
      ○要求打放水球,你回答:97年4 月間,午○○跟我要求
      打放水球的事情後,我就跟C○○討論這件事情,往下5
      行,你跟檢察官說:我跟天○○提及午○○可能在運作球
      員打放水球,所以從偵訊的證述,可以得知你跟檢察官明
      確提及,運作放水球的人是誰,你剛才在辯護人詢問你後
      ,又改口說:你沒有這麼講,檢察官認為你涉及偽證罪,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既然知道午○○跟你要求打放水球
      ,而且你又知道午○○曾經簽賭職棒輸過很多錢,你在跟
      天○○、C○○報告時,難道沒有提到任何打放水球具體
      的人嗎?)我當領隊的過程中,並沒有去打任何放水球,
      我知道午○○怎麼樣,難道他就有辦法控制球隊打放水球
      嗎,我是說我跟天○○、C○○在電話中提到有人可能在
      打放水球,我說那是一個現象,我們要預防,並沒有提到
      午○○。當初買球隊的過程,以及認識午○○、他跟球員
      的互動,都是希望球員好好表現,我不會因為午○○賭博
      就認定他是怎樣的人,當時調查局問我時,我當時獲知的
      情資不是午○○在運作,因為之前午○○曾經問我,是不
      是能夠協助他打放水球,我拒絕,他可能有損失,所以對
      我非常不滿意。我在告訴天○○、C○○時,並沒有提到
      午○○的名字,是後來報上提到午○○,檢察官問我,我
      才提到午○○;(你說你沒有提到午○○的名字,你有沒
      有提到林董或午○○的其他綽號流氓、陳老師?)沒有特
      別提到午○○、林慶昇、林董,我只說股東之一來跟我提
      這件事情,我說我拒絕他,我們要好好預防;(天○○、
      C○○有沒有問股東是誰?)天○○跟我提到處理申○○
      的事情,C○○是聊天時,我告訴他午○○這個現象,因
      為他不在現場,他問我是真的嗎,他也告訴我要預防,我
      記得是在台北比賽時說的;(你說你告訴C○○,午○○
      這個現象,你告訴C○○什麼現象?)我說午○○有來跟
      我提,希望我配合他打假球;(你說你當領隊時,不知道
      午○○這個名字,你怎麼跟C○○稱呼這個人?)我說林
      董;(依你所述,你沒有跟天○○提及午○○或林董可能
      在運作球員打放水球,你為什麼要這樣跟檢察官說?)天
      ○○打電話來給我,提到申○○的事,又說檢舉的內容有
      提到申○○與林董,他要我去處理預防球員打放水球,檢
      舉的內容可能提到這兩個人物,天○○很少主動打電話給
      我。檢察官問我的用意,是我有沒有把這個情形轉達給天
      ○○,我回答的意思是有,但我傳達的情況是我剛才講的
      ;(檢察官有沒有用強暴脅迫或其他不正方法訊問你?)
      沒有;(辯護人張仁龍律師問:剛才提示的調查局筆錄及
      偵訊筆錄,與你今天所言如有細節不同或補充,是不是以
      今天講的為準?)我今天講的是補充更詳細;(今天講的
      是不是當時確實發生的經過?)是;(辯護人顧定軒律師
      問:你在調查局說,有跟C○○提及公司股東午○○要求
      打放水球的事情,且我們認為打放水球的事情在當時不可
      能發生,你當時為何如此回答?提示並告以要旨)就我當
      時的職務跟對球員的瞭解,就是一心想求勝,午○○如果
      要求球員打放水球,球員不聽他的,他沒有足夠的籌碼,
      但我要預防這樣的情況發生,球員的認知老闆是天○○,
      沒有理由聽他的;【(審判長問:對證人黃○○之證言有
      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證人4 月底跟我講這
      件事,是我打電話給他,內容是申○○給我消失,明天在
      場上不要看到他,(證人黃○○稱:申○○連夜打包回台
      北)至於林董叫黃○○打放水球的事,我忘記是當時他在
      電話中告訴我,還是他告知C○○轉告我,他有提到林董
      ,我以為他是在講林昭明,當時我不知道午○○姓林、叫
      午○○,當時他們都稱午○○為陳老師或鰻(閩語),當
      時我認知的林董就是林昭明,所以我才著手要把所有股東
      趕出去,因為上行下效,連董事長都作這個事,我回國後
      馬上查賽亞的帳;被告C○○答:天○○打電話給黃○○
      要處理申○○,後來黃○○打電話給我提到很多事,包括
      社會人士跟球員接觸,他說有股東要求他做一些事,我就
      問他真的還是假的,他就說,怎麼可能、對方又沒有能力
      做這件事。他是說林董還是什麼人,我現在沒有特別的印
      象,只記得是股東。幫我開車的人,是賽亞的員工,他對
      雙B 的廠商很熟,而且離我家很近,幫我開過兩、三次我
      跟午○○買的車,不是我的司機。我現在不確定那個時間
      點是開雙B 還是雅哥;被告宇○○答:準備程序中法官是
      問我認識黃○○嗎,我說認識,法官問我黃○○有沒有找
      我打假球或講過什麼話,我說有,他有找過我要好好聽教
      練的調度,可能後面的話沒有聽到,只聽到有,以為是黃
      ○○有叫我打假球。】」等語(見本院99年5 月19日下午
      審理筆錄),由證人黃○○證述可知,其所證述關於有何
      球員打放水球部分,為有所保留,然關於該球隊有打假球
      「之虞」即被告午○○要求其配合打放水球之情,已經明
      確告知被告天○○以及C○○,惟斯時尚未將午○○之人
      向被告天○○、C○○告知,故此時施某、郭某即明確知
      悉該球隊有此等不當之行為存在,已無可疑;且被告天○
      ○、C○○,以及I○○(未經起訴)等均係為米迪亞暴
      龍隊處理事務之人,並均分別實際涉及該球隊之經費或相
      關事務之人,這點是可以確信的。而其仍為領隊之際,午
      ○○、申○○、E○○在其房間,顯然即係被告午○○、
      申○○、E○○為深夜商議某些事情,為張某發現之過程
      ,而談及E○○最擅長球路方式,是一般球隊,何以「股
      東」、球隊管理與之談論此事,而非由領隊或教練為之,
      核與常情未見合致;再次,由證人即原任球隊之領隊黃○
      ○證述悉知,暴龍隊賽後發給適當獎金,該獎金超過當時
      職棒其他球隊給的獎金,故有合理懷疑獎金背後所蘊含之
      實質,這是重要之觀點,首先可以確認;而領隊黃○○亦
      於其任職期間,向被告天○○告知跟天○○提及,午○○
      可能在運作球員打放水球之事實在卷,故被告天○○於黃
      ○○尚未辭去領隊職務前即在97年4 月底已經知悉被告午
      ○○有為打假球之疑義存在,亦無疑問。又被告宇○○前
      於本院98年8 月28日之準備程序中亦經坦承有打過一場假
      球,但是是受黃○○之威脅一情,然證人黃○○基於其本
      身利益之考量,就此則表示否認之證述,亦屬在所難免!
      為此,並無從為被告宇○○、E○○等之有利認定。
三五、秘密證人甲○於本院並證述略以:「(你知道午○○有找
      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運作打放水球的事嗎?)知道;(你
      知道午○○有跟哪些球員接觸要打放水球?)…以及在庭
      上的球員被告;(你如何知道?是午○○跟球員討論時你
      在場?還是聽別人轉述?)這不是轉述,…;(你知道午
      ○○運作打放水球的場次有哪幾場嗎?)這個我沒有辦法
      知道很詳細,但我知道大概三、四場到四、五場;(你在
      偵查中向檢察官表示並具體指出四場比賽有打放水球?)
      當時是午○○跟檢察官講的,檢察官問我;(你知道包昌
      達有找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打放水球嗎?)知道;(他如
      何找球員?自己或透過他人?)他跟E○○、…比較熟,
      透過一個叫「阿張」的人,原本未○○跟E○○、…就很
      熟,…;(『阿張』或未○○跟E○○…討論打放水球時
      ,你在場嗎?)不在場;(你是如何知道他們有去找球員
      打放水球?)球隊的事情我都略知一二,就算事前不知道
      ,事後也會知道,有的是我在場;(你知道包昌達運作米
      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場次嗎?)這個要查的話應該查得
      出來,我知道,現在我沒有辦法說出來,要查資料;(你
      在偵查中向檢察官表示,包昌達是在97年7 月間曾經運作
      打兩三場的放水球,事實是否如此?)他確實有運作,但
      時間我不確定;…;(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
      273 頁背面、277 正面予證人閱覽;你於調查局即第273
      頁反面第4 行至第8 行所言,關於「詳細接觸過程及所談
      代價,要問他們才知道」是否實在?)實在;(你於偵查
      中即第277 頁第17行至第20行所言,關於「詳細接觸過程
      及所談代價,要問他們才知道」是否實在?)實在;【被
      告Z○○問:你怎麼知道我有配合包昌達還是未○○打假
      球?證人甲○答:我只知道你有跟未○○接觸,包昌達跟
      未○○原本就是一起的,這個我都很清楚。被告Z○○問
      :你知道我哪幾場有配合打假球嗎?我要看資料才能回答
      。審判長請檢察官行反詰問,檢察官稱:檢察官負有保護
      秘密證人生命的義務,本案浮出於法院的只是冰山一角,
      在本案真實發現及保護秘密證人生命之間,檢察官選擇優
      先保護秘密證人的生命,故檢察官沒有反詰問。】、【辯
      護人顧定軒律師稱:請求針對P○○部分行主詰問。本院
      按:被告P○○部分,業已為認罪之答辯,就此有關此一
      被告部分,本院認為毋庸再為贅評】;(你剛剛證稱,庭
      上的球員有打假球(目前在庭上的球員被告有Z○○、P
      ○○、V○○、E○○),請問是否包含P○○?)有,
      另外未到的宇○○也在內;…那一天應該是保送好幾個;
      【審判長問:對證人甲○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
      告天○○答:沒有意見。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沒有意見
      。被告C○○答:沒有意見。被告Z○○答:沒有意見。
      …被告E○○答:請辯護人回答。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
      證人所言均屬傳聞證據,沒有證據能力。】」等語(見本
      院99年6 月7 日上午審理筆錄),依據秘密證人甲○於本
      院之證述,其所知被告午○○有找米迪亞暴龍隊球員運作
      打放水球之球員包括有被告Z○○、宇○○、E○○等人
      ,已屬明確無疑,當足為被告Z○○、宇○○、E○○之
      不良認定。

ming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