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高雄地方法院 裁判書 -- 民事類

【裁判字號】 99,重訴,308
【裁判日期】 1000408
【裁判案由】 給付違約金 等
【裁判全文】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99年度重訴字第308號
原   告 大高熊育樂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劉保佑
訴訟代理人 江大寧律師
      李育任律師
被   告 許文雄
      蔡心怡
共   同
訴訟代理人 朱俊雄律師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給付違約金等事件,本院於民國100 年3 月2
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訴訟費用新台幣貳拾肆萬伍仟零捌拾玖元由原告負擔。
    事實及理由
一、原告主張:被告許文雄於民國93年1 月1 日加入原告所經營
    之La new熊職業棒球隊,雙方並分別於95年1 月1 日、97年
    1 月1 日簽訂職業棒球選手契約,其中第21條第3 款約定被
    告許文雄不得違反球團、職棒聯盟規定,且不得有賭博行為
    ,否則應退還2 倍之簽約金(下稱95年度、97年度聯盟約)
    。嗣許文雄又於98年1 月1 日簽訂「La new熊隊職業棒球隊
    球員契約書」,其中第11條及第12條約定許文雄應遠離任何
    涉及賭博之行為,若有違反,原告得請求許文雄年薪10倍之
    違約金作為賠償(下稱球隊約)。詎許文雄受訴外人蔡政宜
    (綽號雨刷)為首之職棒簽賭集團操控,於95年5 月2 日、
    同年5 月30日、同年7 月28日、97年7 月13日、同年9 月16
    日及同年10月7 日等6 場比賽中放水打假球,並收取高額之
    利益,而參與賭博行為。許文雄並於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
    署偵查時,坦承打假球行為,而經該署檢察官以98年度偵字
    第30549 號予緩起訴處分,惟其行為已違反聯盟約及球隊約
    之約定,原告並發函終止與許文雄之契約關係,依球隊約第
    12條第4 項第3 款約定,許文雄應賠償年薪10 倍 之懲罰性
    違約金,許文雄6 次打假球,原告得請求6 次懲罰性違約金
    ,而許文雄95年之薪資總額為新臺幣(下同)1, 686,968元
    、97年薪資總額為1,838,400 元,依此計算,原告得請求許
    文雄賠償之金額,即達105,761,040 元。另許文雄已領之簽
    約金為1,500,000 元,依聯盟約第21條約定,原告亦得請求
    許文雄賠償簽約金2 倍之違約金即3,000,000 元。惟原告僅
    先就其中24,000,000元為請求,為此依聯盟約、球隊約請求
    擇一為勝訴判決。另許文雄為避免如附表所示之不動產遭原
    告強制執行,於購買時即將系爭不動產借名登記於其配偶即
    被告蔡心怡名下,原告為保全上述債權,應得依民法第242
    條規定,代位許文雄行使終止權,終止與蔡心怡間之借名登
    記契約,並請求蔡心怡將附表所示不動產移轉登記給許文雄
    ,並以本訴狀之送達為對蔡心怡終止借名契約之意思表示等
    情。並聲明:(一)許文雄應給付原告24,000,000元,及自起訴
    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計算之利息。(二)蔡
    心怡應將附表所示之不動產移轉登記給許文雄。(三)願供擔保
    ,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則以:球團與球員均為一年一簽,而許文雄於98年簽訂
    之球隊約係於98年1 月1 日始生效,自不能作為請求許文雄
    賠償於95年及97年各打3 場假球之依據。另95年度及97年度
    之聯盟約因契約存續期間屆滿而消滅,原告自不得據此請求
    許文雄賠償違約金。再者,縱認95年度及97年度聯盟約對於
    許文雄在95及97年間打假球行為,仍有效力,然因原告並未
    給付許文雄任何簽約金,則其依聯盟約請求許文雄賠償簽約
    金兩倍之違約金,仍為0 元,原告尚不得請求許文雄給付任
    何款項。又被告2 人雖為夫妻關係,然彼等間並無借名登記
    契約關係存在,原告自應舉證證明。再者,被告間縱有借名
    登記契約關係存在,惟原告既非許文雄之債權人,亦無從代
    位許文雄行使終止權等語,玆為抗辯。並聲明:駁回原告之
    訴。
三、兩造不爭執事項:
  (一)許文雄於93年1 月1 日加入原告所經營之La new熊職業棒球
    隊,雙方並分別於95年1 月1 日、97年1 月1 日簽訂聯盟約
    ,嗣又於98年1 月1 日簽訂球隊約。
  (二)許文雄受蔡政宜為首之職棒簽賭集團之操控於95年5 月2 日
    、同年5 月30日、同年7 月28日、97年7 月13日、同年9 月
    16日及同年10月7 日6 場比賽中放水,並收取雨刷集團給予
    利益,案經臺灣板橋地方法院檢察署偵查,予緩起訴處分在
    案。
四、兩造於審理中協商之爭點:(一)原告依聯盟約及球隊約請求許
    文雄給付懲罰性違約金有無理由?若有,金額應以若干為適
    當?(二)原告有無代位權限?其請求蔡心怡將附表所示不動產
    移轉登記給許文雄有無理由?茲敘述得心證之理由如下:
  (一)原告依聯盟約及球隊約請求許文雄給付懲罰性違約金有無理
    由?若有,金額應以若干為適當?
  1.原告依球隊約請求許文雄給付懲罰性違約金有無理由?
  (1)按解釋契約,固須探求當事人立約時之真意,不能拘泥於契
    約之文字,但契約文字業已表示當事人真意,無須別事探求
    者,即不得反捨契約文字而更為曲解,最高法院17年上字第
    1118號判例意旨可資參照。又各當事人就其所主張有利於己
    之事實,均應負舉證之責,故一方已有適當之證明者,相對
    人欲否認其主張,即不得不更舉反證。
  (2)查,球隊約第11條、第12條第4 項分別約定:「乙方(即許
    文雄)表明並保證後述事項之真正及確實履行:…三乙方絕
    無接觸、幫助、教唆、參與或其他任何形式從事與職業棒球
    賭博有關之行為,並保證其家屬亦不能從事上之行為,否則
    視為自己之行為負賠償責任」、「四懲罰性違約金賠償:…
    (三)除第一項規定外,如因乙方或其家屬違反本契約第十一條
    第三項之保證事項並經甲方(即原告)解除或終止本契約者
    ,乙方應給付甲方相當於每年薪資總額之十倍金額賠償予甲
    方,以作為懲罰性違約金…」等語,有球隊約之書面契約1
    份在卷可憑(見本院卷第17頁、第18至19頁),固堪認定。
    惟許文雄係於98年1 月1 日始與原告簽立球隊約,應認自斯
    時起球隊約上開約定,始對許文雄發生效力,換言之,許文
    雄打假球之時間既係在95年及97年間,原告自不能執98年1
    月1 日簽立之球隊約,請求其給付違約金。
  (3)次查,原告另主張:球隊約雖遲於98年1 月1 日簽訂,但契
    約書之簽訂,僅係將原告與許文雄間之權利義務明文化,故
    應認兩造間之真意係藉由球隊約之簽立,使前開第11條及第
    12條約定溯及於兩造間僱傭關係之始期(即93年1 月1 日)
    而生效;原告及許文雄對球隊約第11條約定之真意,應係指
    許文雄保證以前亦無打假球參與賭博之行為云云(見本院卷
    第175 頁、第第169 至170 頁、第191 至192 頁)。然此為
    許文雄所否認,辯稱:伊與原告間之契約,均係1 年1 簽,
    並未溯及生效,且伊亦未於球隊約保證過去並無賭博行為等
    語。另參以球隊約第2 條關於契約生效日期,已明文約定「
    本契約自(西元)2009年(即98年)1 月1 日起生效」等語
    (見本院卷第15頁),足見原告與許文雄已就球隊約自98年
    1 月1 日起生效,已特別予以約定,揆諸前開說明,自不得
    再反於契約文字而為解釋,故原告前揭:球隊約之效力應溯
    及發生云云,洵非可採。再者,前揭球隊約第11條、第12條
    之約定文義,既無「乙方(即許文雄)在加入甲方前有賭博
    行為者,亦同」或相類之記載,即難遽將球隊約第11條、第
    12條約定,解釋為許文雄亦保證過去並無賭博行為。此外,
    參諸被告提出由原告及訴外人許志華於97年1 月16日所簽署
    之協議書,係就許志華於職棒選手契約存續期間內,不得有
    賭博等行為,否則原告得請求其賠償依加入原告時領取之簽
    約金兩倍計算之損害金,並於該協議書第一項末行明文約定
    「在乙方加入甲方前有上述不法不當行為者,亦同」等語(
    見本卷第117 頁)以觀,原告既曾另行提出協議書就其他球
    員加入前之賭博行為,亦明文約定應負賠償之責,顯係為補
    充球隊約約定事項之不足所致,益徵球隊約第11條及第12條
    約定,其文義內容,本未涵攝許文雄亦保證過去未有賭博之
    行為。
  (4)準此,球隊約既自98年1 月1 日起始生效力,且未及於許文
    雄過去之賭博行為,則許文雄縱於95年及97年間打假球,而
    參與賭博,原告仍不得執球隊約第11條及第12條約定,請求
    許文雄賠償違約金。
  2.原告依聯盟約請求許文雄賠償懲罰性違約金有無理由?
  (1)查,許文雄簽約之95年度及97年度聯盟約,其中第21條第3
    款固均約定「球團在下列情形之一者,得提前終止本契約,
    選手除應退還已收未到期之報酬外,並應將簽約金加二倍退
    還球團:…三犯罪、重大違紀、賭博、鬥毆、酗酒或其他影
    響職業棒球健康形象之不正行為者」等語(見本院卷第133
    頁、第138 頁),有上開聯盟約2 份可佐。然依聯盟約第21
    條約定之文義觀之,其所指之「簽約金」當係指許文雄加入
    原告所經營之球隊時,由原告所給付者為限,此由「簽約金
    」係與由原告所給付之「已收未到期之報酬」並列,即得明
    證。再參以原告與許文雄於簽立95年度及97年度聯盟約時,
    並未特別討論其中第21條約定所指之簽約金,究竟是指許文
    雄何時領取之簽約金或是何人所給付簽約金等情,為兩造所
    不爭執(見本院卷第171 頁),則原告與許文雄既未就此特
    予擴張「簽約金」指涉之範圍,自應以原告所給付者為限。
    準此,原告縱得依97年度聯盟約請求許文雄將簽約金加2 倍
    退還,惟許文雄簽立97年度聯盟約時,原告既未給付任何簽
    約金之事實,亦為原告所不爭執(見本院卷第171 頁),則
    依此計算結果,原告仍不得請求許文雄給付任何金額。
  (2)次查,許文雄簽署之95年度聯盟約,其契約相對人係達盛科
    技行銷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達盛公司)乙節,為原告所不爭
    執(見本院卷第170 頁),且有95年度聯盟約書面契約1 份
    在卷可憑(見本院卷第134 相),堪認屬實。是原告既非95
    年度聯盟約之契約當事人,則其執95年度聯盟約請求許文雄
    給付違約金,已難認有據。又原告固主張:達盛公司曾於92
    年12月22日與老牛皮國際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老牛皮公司)
    簽立冠名契約,並約定「乙方(即老牛皮公司)同意認養期
    自93年1 月1 日起至95年12月31日止,其經營之方式為盈虧
    自付。亦即認養期間內乙方行使之權利與業務及各項商業行
    為合合約由乙方概括承接與甲方(即達盛公司)無關…」等
    語(見本院卷第94至95頁);嗣原告、達盛公司與老牛皮公
    司復於93年8 月11日簽立協議書,並於第1 條約定「甲方(
    即達盛公司)與乙方(即老牛皮公司)簽訂之冠名契約書,
    其原合約書內之乙方所有權利義務,甲乙雙方同意自本協議
    書簽訂日起移轉至丙方(即原告),由甲丙雙方行使該合約
    書內所約定之權利義務」等詞(見本院卷第98頁),故原告
    已因前開冠名契約、協議書之簽立,而繼受達盛公司因95年
    度聯盟約對許文雄取得之權利義務云云。然許文雄辯稱係於
    與那魯灣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那魯灣公司)簽約時,領取簽
    約金150 萬元乙節(見本院卷第165 頁),原告並不否認(
    見本院卷第174 頁),是以,許文雄領得之簽約金1,500,00
    0 元,既係由那魯灣公司給付,且參照前開說明,95年度聯
    盟約第21條所指「簽約金」,應限於達盛公司實際給付者,
    達盛公司始能請求許文雄加二倍退還。準此,達盛公司既未
    給付許文雄任何簽約金,則依95年度聯盟約第21條約定計算
    結果,達盛公司尚不得請求許文雄倍退任何之簽約金,故原
    告縱得繼受達盛公司因95年度聯盟約而對許文雄取得之權利
    義務,自仍不得請求許文雄退還任何簽約金。
  3.綜上,原告不得依球隊約、聯盟約請求許文雄給付違約金。
  (二)原告有無代位權限?其請求蔡心怡將附表所示移轉登記給許
    文雄有無理由?
  1.按債務人怠於行使其權利時,債權人因保全債權,得以自己
    之名義,行使其權利。但專屬於債務人本身者,不在此限。
    民法第242 條固有明文。然代位權係債權人代行債務人之權
    利,故代行者與被代行者之間,必須有債權債務關係之存在
    ,否則即無行使代位權之可言。亦有最高法院49年台上字第
    1274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查,原告不得依球隊約、聯盟約
    請求許文雄給付違約金,其自非許文雄之債權人,揆諸前開
    說明,原告即無代位許文雄之權利可言。
  2.又原告固主張被告間就附表所示不動產為借名登記契約關係
    ,然此為被告所否認。經查,附表所示不動產,係由蔡心怡
    為主債務人向臺灣銀行高雄分行貸款6,000,000 元,並由該
    銀行設定最高限額7,200,000 元之抵押權,且每期還款本息
    均係由蔡心怡名下帳號扣款等情,有臺灣銀行高雄分行99年
    10月1 日高雄營字第09900042291 號函所附之貸款及設定抵
    押權資料、100 年3 月3 日高雄營字第10000009671 號函各
    1 份在卷足憑(見本院卷第101 至114 頁、第196 頁),足
    見購買附表所示不動產所需資金,大部分係以蔡心怡為主債
    務人,已難逕認附表所示不動產,實際出資購買之人為許文
    雄,僅係借名登記在蔡心怡名下。又原告就附表所示不動產
    ,被告間存有借名登記契約關係乙節,未再提出其他積極事
    證供本院參酌,自不能單憑原告之臆測,遽認其主張為真。
  3.綜上,原告主張依民法第242 條規定,代位許文雄終止與蔡
    心怡間之借名登記契約,並請求蔡心怡將附表所示不動產移
    轉登記予許文雄,自屬無據。
五、綜上所述,原告依據球隊約、聯盟約,請求被告給付24,000
    ,000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年息5%
    計算之利息;另依民法第242 條請求蔡心怡將附表所示之不
    動產移轉登記給被告許文雄,均無理由,應予駁回。而原告
    之訴既經駁回,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不為准許,爰
    併予宣告駁回之。
六、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主張陳述及所提證據方法,經
    本院斟酌後認均不足以影響本判決結果,自無逐一詳予論駁
    之必要。
七、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78條、
    第87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4     月    8     日
                  民事第五庭  法  官  李育信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並表明上
訴理由,如於本判決送達前提起上訴者,應於判決送達後10日內
補提上訴理由書(須附繕本)。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4     月    8     日
                              書記官  陳孟琳
附表:
┌──┬───────────┬──────────┬────┐
│編號│土地地號/ 建物建號    │ 面   積            │權利範圍│
├──┼───────────┼──────────┼────┤
│ 1  │高雄市○○區○○段    │60平方公尺          │全部    │
│    │508-20地號土地        │                    │        │
├──┼───────────┼──────────┼────┤
│    │高雄市○○區○○段    │159 平方公尺        │1/4     │
│    │508-28地號土地        │                    │        │
├──┼───────────┼──────────┼────┤
│ 2  │高雄市○○區○○段1546│一層:49.79 平方公尺│全部    │
│    │建號建物              │二層:49.79 平方公尺│        │
│    │(門牌號碼:高雄市鳥松│三層:48.81 平方公尺│        │
│    │區○○路40巷2號)     │四層:48.81 平方公尺│        │
│    │                      │五層:36.79 平方公尺│        │
│    │                      │合計:233.99平方公尺│        │
└──┴───────────┴──────────┴────┘

創作者介紹

mingon棒球

ming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