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六、【點呼證人C○○:審判長提示99年4 月19日電腦螢幕筆
      錄予證人閱覽;審判長諭知:本件續行99年4 月19日檢察
      官對證人C○○之反詰問。】證人C○○證述略以:「(
      請求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181 頁及反面予證人
      閱覽;97年9 月3 日14時8 分51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
      的對話?)我跟I○○;(對話中提到的賴皮是誰?)是
      I○○說的,應該是說V○○;(對話中提到,陳是透過
      包那邊,請問是什麼意思?)這是I○○說的,不是我說
      的,我不知道;(對話內容在說什麼?);他跟我說一堆
      通話前一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轉述給我他聽到的事情;(
      同上卷第184 頁,97年9 月8 日19時27分48秒,這監聽譯
      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I○○;(對話內容談什麼?
      )讓渡球員的事;(讓渡哪個球員?)上面有寫,是E○
      ○跟陳家鴻;(E○○為什麼列入米迪亞暴龍隊的讓渡名
      單?)I○○告知我的,聯盟有講,戰績不好,是I○○
      說的,到底是聯盟指示我們讓渡,還是球隊自己的考量,
      我不清楚;(你在對話中說,陳家鴻這麼爛要幹嘛,你並
      沒有同時提到E○○這麼爛要幹嘛,請問那E○○列入讓
      渡名單是不是有其他考慮?)有沒有要讓渡誰,不是我決
      定。我比較知道E○○,因為他是當年簽約的新秀,陳家
      鴻的狀況,據他們告訴我,就是輸輸輸,是I○○跟我提
      到要讓渡E○○跟陳家鴻,當時我覺得陳家鴻這麼爛就不
      要考慮了,我並不清楚球員的戰績怎麼樣,所以E○○部
      分我就沒有提太多;【檢察官稱:以下詰問與E○○、Z
      ○○、V○○無關。被告E○○、Z○○、V○○及其辯
      護人得審判長同意先行離庭】(你認不認識鑫總汽車商行
      員工F○○?)不認識;(你有沒有使用過F○○登記的
      0000000000的電話?)沒印象;(同上卷第153 頁反面,
      97年8 月11日20時59分18秒,你跟天○○的監聽譯文,對
      話中提到翻臉,是什麼意思?)可能是股東要撤資的事;
      (誰跟誰要翻臉?)不知道,當時幾個股東針對撤資的事
      情都不滿意;(為什麼不滿意要講翻臉?)可能談撤資,
      又要跟人家借錢,談這個內容大家可能都會有脾氣;(股
      東翻臉時你在不在場?)不在場,但是我看到大聲爭執;
      (提示99年4 月19日審判筆錄第31頁倒數第10行予證人閱
      覽;你上次作證有說,午○○派人去保護天○○,請問午
      ○○如何派人去保護天○○?)那一次應該是午○○派人
      開車載我們過去,那棟大樓有管制,所以隨車的人沒有上
      樓上的賽亞公司;(你上次為何說是保護天○○?)是去
      保護,只是開車載我們過去,可是對方並沒有讓他上去;
      (午○○為什麼要保護你們?)是退股的事,我們要請股
      東出去,向G○○買賽亞的股份,但是中間金額有很大的
      落差;(午○○對G○○做什麼事你知道嗎?)不知道;
      (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155 頁反面及156 頁予
      證人閱覽;97年8 月12日15時46分25秒,你跟天○○的監
      聽譯文,對話中提到的小范是誰?)應該就是G○○那邊
      的助理;(第156 頁第3 行對話中提到,他要去貼紙條,
      什麼意思?)天○○欠錢不還,上面寫小范,應該就是小
      范;(小范貼了什麼紙條?)應該沒貼,我事後沒聽說,
      是小范以前說,如果不還錢,要貼紙條;(第156 頁第15
      行對話中提到,楊那邊,這個楊指的是誰?)應該是天○
      ○的朋友,什麼名字不知道;(對話中你對天○○說,叫
      你不要碰黑的,叫你直接碰白的,天○○聽不懂,你接著
      說,見面再講,電話不能講,你上次作證,該次審理筆錄
      第27頁,你說,指的只是找新資金,最好是檯面上叫的出
      來的法人或公司行號,如果這句話是這個意思,為什麼電
      話裡面不能講?)就是不想在電話裡面跟他講,講了被監
      聽,而且天○○講話很長,我不想再跟他講下去;(黑的
      是什麼意思?)就是指不清楚金錢的來源;(同上卷第15
      7 頁反面,97年8 月13日10時25分18秒,你跟亥○○的對
      話,依你上次作證審判筆錄第27頁所述,對話內容指的是
      ,你拿車子過戶的資料給亥○○,請問是哪部車子的過戶
      資料?)我當時的認知就是BMW ,0688那部車;(依你所
      述,賣車給你的是午○○,你為何拿車子過戶資料給亥○
      ○?)我已經講很多遍,銀行資料都是鑫總辦的,所以過
      戶資料交給鑫總;(對話中你說,我今天有空過去的話,
      我會跟你分析一下人事的資料,亥○○回答:好,如果有
      文書資料,可能會看得比較清楚一點,所以你拿給亥○○
      的資料,顯然不是過戶資料,請問你到底拿什麼人事資料
      給亥○○?)可能也包含公司的人事資料,就是米迪亞暴
      龍隊的球隊人事資料;(亥○○為什麼可以看米迪亞暴龍
      隊球隊的人事資料?)他應該是要拿給A○○看;(如果
      是要給A○○看,你為什麼在對話中要跟亥○○講,我會
      跟你分析一下人事的部分,而不是講,我會跟A○○分析
      一下人事資料?)因為A○○是亥○○找的,當時我還沒
      有辦法直接找到A○○;(你是不是拿米迪亞暴龍隊的人
      事資料給亥○○下注簽賭?)不是;(你是不是拿暴龍隊
      的人事資料給A○○下注簽賭?)不是;(同上卷第176
      頁反面及第177 頁,97年8 月28日21時3 分39秒,這監聽
      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誰,我忘記了;(對話內容
      說什麼?)應該是人家警告我們,有人要對天○○不利;
      (誰要對天○○不利?)我不知道,我不認識,也不曉得
      他說誰;(對話中你的反應是什麼?)就是當時並沒有發
      生這些事;(對話中的「黃鑫」或「王鑫」指的是誰?)
      不知道;(指的是不是華青幫的黑道份子?)我不知道,
      只是有人說對方是黑道份子,這些人我也不熟;(你跟天
      ○○是不是有認識海外華青幫的份子?)沒有;(為何提
      到「王鑫」或「黃鑫」?)不是我提的;(你們是不是要
      找海外華青幫的勢力來壓制國內的黑道?)我已經說過我
      不知道,我也不認識這些人;(提示法院勘驗卷四《本院
      卷六》98年10月1 日、2 日勘驗筆錄第67-84 頁予證人閱
      覽;97年8 月15日10時3 分5 秒,你跟天○○的監聽譯文
      ,依你上次作證所述,99年4 月19日審理筆錄第29頁你說
      ,該譯文第82頁你說,你跟天○○在對話中說,會死人,
      要自殺,指的是如果有錢進來就答應的話,會犯以前的錯
      誤,就是資金的金主有問題,該監聽譯文的日期是97年8
      月15日,請問該對話當時,你知道哪位金主的資金有問題
      ?)就是不知道啊,才會這樣問,天○○一直跟我說香港
      的資金要進來,我跟他說錢進來的出處要很清楚,不要再
      犯以前的錯誤,以前的錯誤就是指只要有人投資我們就讓
      他們進來;(既然97年8 月15日你不知道哪位金主的資金
      有問題,那為什麼你跟天○○在該日的監聽對話裡面,一
      個說會死人,一個說要自殺?)8 月時我們已經在整理球
      隊,如果新的資金再進來還是不清楚,跟以前的情況一樣
      的話,再犯同樣的錯誤,那不是會死就是會自殺;(97年
      8 月15日10時3 分5 秒,你跟天○○的監聽譯文,依你上
      次作證所述,99年4 月19日審理筆錄第29、30頁你說,該
      譯文第82、83頁的對話內容,指的是引進香港資金,如果
      是這樣子,引進香港資金就與你們有關,對話中為何會出
      現「所以這個不是我們談的,因為那塊本來就不是我們的
      」、「你也明知那一塊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等到
      他到時候沒在做,那就會死的很慘」這些話?)當時請林
      先生就是午○○,跟其他股東談撤資、資金怎麼退、怎麼
      進;(依你所述,對話中的他指的是午○○?)這樣看起
      來可能是吧;(依你所述,他是指午○○,那「等到他到
      時候沒在做,那就會死的很慘」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會
      跳票、公司沒錢;(午○○到時候沒在做什麼事情就會跳
      票?)錢沒有進來;(午○○沒有做什麼事情,錢就沒有
      進來?)午○○答應借錢,錢沒有進來就會跳票;(如果
      指的是午○○借錢,那對話中講「所以這個不是我們談的
      ,因為那塊本來就不是我們的」、「你也明知那一塊跟我
      們一點關係都沒有」什麼意思?)就是指午○○的錢那一
      塊跟我們沒有關係,因為午○○那邊的股東的成份跟我們
      沒有關係;(對話中的「那一塊」、「那塊」,指的是不
      是午○○找球員打放水球賺黑錢支撐球隊的事?)剛才已
      經說了,是指午○○那邊股東占百分之五十還是四十的事
      情;(那「等到他到時候沒在做,那就會死的很慘」這句
      話指的是不是,如果午○○、庚○○等人不再打放水球,
      下注簽賭賺黑錢,米迪亞暴龍隊就會馬上倒掉付不出薪資
      ?)不是;(你認不認識己○○?)不認識;(00000000
      00這個電話的登記人是己○○,你跟使用這個電話的人有
      聯絡過電話,這樣你是不是有記憶,是不是認識己○○?
      )我不認識己○○;(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
      165 頁予證人閱覽;97年9 月10日0 時34分53秒,這監聽
      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這個先生;(這位先生是誰
      ?)不記得,好像是哪位股東的助理;(幫G○○開車,
      後來又幫你開車那個人是誰?)我的朋友,之前賽亞的員
      工,我只知道他叫吳先生;(全名?)不知道,我叫他小
      吳;(跟你對話的是不是小吳?);應該不是;(跟你對
      話的那位先生是哪位股東的人?)我不清楚,是誰的人他
      也不會跟我講;(對話內容在談什麼?)可能這個人想要
      找我;(找你做什麼?)他說想要找我聊天;(對話中的
      「林桑」指的是誰?)從譯文上面看起來,應該是午○○
      ;(對話中「明天薪水你應該都弄好了,今天林桑幫你削
      一點啦」,這句話什麼意思?)他們都會說一些奇奇怪怪
      的話,我都聽不懂;(該監聽譯文的日期是97年9 月10日
      ,起訴書午○○打放水球第七場的日期是97年9 月9 日,
      請問你想起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了嗎?)沒有什麼意思,
      這是對方說的,因為我們10號發薪水,對方為什麼提到午
      ○○,我不知道;(如果午○○是借錢來發暴龍隊的薪資
      ,請問該對話為什麼說「林桑幫你削一點」?)我不知道
      ,這是對方說的,所以我會跟對方說,這個跟我沒關係;
      (對話中「林桑幫你過票洞」這句話什麼意思?)當時天
      ○○要買股權,開很多支票出去,我們要發薪水,也要讓
      票過,所以請午○○不要把票軋進去;(你開出去支票對
      象有哪些?)我不知道,是天○○開的,不是只有午○○
      ,應該所有的股東都有;(如果該句話的意思是午○○不
      要把票軋進去,但其他股東的票還是沒有辦法解決,所以
      該句話是這個意思嗎?)天○○把票開給午○○,午○○
      後面的股東是誰我們並不清楚,我們是請午○○那一塊的
      股東都不要軋進去;(非午○○那邊的股東的票,要怎麼
      不跳票?)不要軋就不會跳,而且G○○的票有過第一張
      ;(對話中你說「他只是會抽其中的一張給我們,他會抽
      一千給我們」這句話什麼意思?)天○○開出去很多張支
      票,例如開了四千萬,天○○怕有風險,看四千萬的票能
      不能全部還我們,但對方說不願意全部還,只先把會跳票
      的一張先抽出來還我們;(誰還給你們?)我不知道誰還
      ,我們是透過午○○,應該是午○○會拿給我們;(對話
      中的他指的是午○○?)我們是透過他去抽票;(提示97
      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164 頁予證人閱覽;調查員提
      示同一通監聽譯文給你看,詢問你:林桑那個跟我們沒有
      關係,你跟調查員說,該監聽譯文由於我們談論有關球的
      事情,所以我想像得到,應該可能是林桑弄球的事情,請
      問事實是否如此?)我是說我想像得到,應該可能是;(
      「林桑弄球」是什麼意思?)就是處理球吧;(林桑是午
      ○○,午○○處理球是什麼意思?)從譯文中看,他講的
      事情跟我講的事情應該不一樣,他講的是午○○打假球的
      事,我講的是錢的事;(監聽譯文中「林桑那個跟我們沒
      有關係」這句話是你講的?)是對方說,林桑是不是幫你
      削了一點,我說,這個跟我沒有關係;(所以該對話,對
      方說:『林桑幫你削了一點』是指午○○打假球的事?)
      我覺得他應該是往這個方向講;(對方為什麼把球隊的薪
      水跟午○○打假球作連結?)他是藉這個理由來跟我講話
      ,故意套我的口風;(這通監聽譯文指的是不是午○○用
      打放水球簽注所得或職棒簽賭所得,來支援暴龍隊支付薪
      水及應付票款?)之前已經提出過,9 月多的錢是9 月11
      日付的,他的錢是在8 月底開始陸陸續續進來,如果如檢
      察官所言,97年9 月9 日有做一場球,時間上根本來不及
      ,不是9 月9 日打假球,9 月10日把錢給我們,是在8 月
      底錢就陸陸續續進來;(如果你完全不知道午○○打放水
      球,對方為什麼會這樣跟你對話?)我不知道對方為什麼
      這樣跟我對話,從天○○買下米迪亞球隊後,就會有人打
      電話來問一些奇奇怪怪的事;(該對話中你說『我們』指
      的是誰?)我們就是我和天○○;(同上卷第16 5頁及反
      面,97年9 月10日0 時41分56秒,0 時45分57秒,這兩通
      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及簡訊?)我跟那位先生;(那
      位先生的名字或綽號?)我不知道名字或綽號,是對方打
      電話進來直接講事情,他可能是股東的助理,但股東是誰
      我不知道,他打電話進來跟我講錢的事情,所以我想說可
      能是股東的助理;(那位先生是同一位先生?)譯文上面
      是這樣寫;(譯文上面是寫小樓,是不是喚起你的回憶?
      )就是小樓,他應該有跟我講他是誰的助理,但我現在不
      記得;(對話及簡訊內容在談什麼?)那個時候因為即使
      是午○○那一塊的股東也不見得相信午○○,所以也會打
      電話來試探是不是大家都退股,錢有沒有拿到;(對話中
      對方建議你用公共電話,後來並傳了一通簡訊,簡訊內容
      是00000000,請問是不是結束電話後,你用公共電話跟對
      方報的室內電話通話?)是;(請問如你所述指的是大家
      退股,聽起來完全合法,為什麼你要改用公共電話跟對方
      通電話?)是對方叫我用公共電話;(是不是對話內容涉
      及打假球,所以才改用公共電話?)是對方叫我用公共電
      話,我才用公共電話回他,內容沒有涉及打假球;(對話
      中的「善哥」指的是誰?)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的老闆
      ;(你知不知道「善哥」是誰?)不知道;(對話中對方
      說,我在等善哥,他有個話要跟你講一下,你的回答並沒
      有問他善哥是誰,顯然你知道善哥是何人,請問善哥是誰
      ?)我不知道他是何人,他們都是什麼哥、什麼哥,我也
      沒見過善哥;(你有無聽過善哥這個綽號?)沒有,對方
      應該不是講善哥,我記得好像是森哥,但是我不確定,應
      該不是善哥,我不認識善哥;(是J○○要跟你對話嗎?
      )我不知道,我不記得我有跟J○○通過電話,但那個人
      講的應該是J○○;(你跟J○○通電話為什麼要用公共
      電話?)我沒有跟J○○通過電話;(同上卷第166 頁,
      97年9 月10日1 時15分52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跟天○○;(對話內容談什麼?)應該是談支票;
      (你說『人家說明天我們把所有的東西都拿給他,我怎麼
      知道我有什麼東西啊,什麼東西可以拿給他啊』請問什麼
      意思?)應該是換票的事,因為前面就在講票,我們開票
      要人家撤票,一定要換新票給人家,我沒有辦法代替天○
      ○決定要開什麼新的票期給人家;(接著天○○問你,你
      接著說「所以就電話不能講啊」請問這句話什麼意思?)
      他沒有給我答案,所以我就說電話不能講;(如果只是支
      票要兌現撤票或換票的事情,聽起來完全合法,為什麼電
      話裡面不能講?)跟天○○講話,有的時候很奇怪,我也
      不曉得怎麼回答你,我已經告訴天○○說要換票,他反過
      來問我:所以呢,我就跟他說電話中不能講;(依你所述
      ,涉及撤票或換票,是不是表示你們資金不足,所以才要
      撤票或換票?)是;(你們資金不足,當時找誰支援?)
      當時天○○有要找香港的資金,但是他所說資金到位的時
      間跟實際的時間有出入,所以就變成我們沒有現金,開出
      去的票也沒有辦法兌現;(依你所述,香港的資金並沒有
      進來,你們資金又不足,請問是找誰支援?)請午○○要
      大家抽票,開出去的票請大家不要軋進去;(請問該通監
      聽譯文中的支票有沒有兌現?)只抽回一張,過一張G○
      ○的,我不知道從哪邊抽回來的,但是午○○拿回來的;
      (G○○部分的票兌現多少錢?)要問天○○,我印象中
      是一千萬;(兌現支票的一千萬是誰拿出來的?)天○○
      ;(同上卷第169 頁反面的下一頁及下下一頁,97年9 月
      13日0 時57分42秒、1 時0 分10秒、1 時2 分9 秒、1 時
      3 分57秒,這四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吳先
      生,就是開車的小吳;(這四通監聽譯文的對話內容說什
      麼?)應該是要證件,我跟他要我的證件;(你跟他要證
      件做什麼事情?)忘了;(這個證件指的是不是G○○的
      個人資料?)不是;(同上卷第169 頁的下下一頁,對方
      說,你要什麼資料,你回答:就是他的資料,請問這是你
      跟他要你自己的資料嗎?)我忘記要誰的資料,我就是向
      他要一份資料;(資料是你自己要的嗎?)應該是吧,應
      該跟車子有關係,但細節我忘記了,我跟他處理的事情就
      是跟車子有關係;(你是不是幫午○○向對方要G○○的
      個人資料?)不是,午○○自己應該有,為什麼要我幫他
      要。【檢察官稱:保留反詰問,並聲請追加傳喚證人癸○
      ○,待證事實為賽亞公司從6 月1 日到8 月的資金往來情
      況。】」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7 日上午審理筆錄),由
      證人C○○此部之證述,可以獲取的人證證言者,乃V○
      ○之綽號為賴皮,是明確的;又C○○與I○○各為球隊
      之副總經理與總機裡期間又論及球員讓渡之情形,顯然該
      讓渡是因有其特別原因方為讓渡之論述,而所陳讓度者之
      球員包括E○○【按:為本案被告】跟陳家鴻,然僅就讓
      渡之事由不為明確證述,而以:I○○告知我的,聯盟有
      講,戰績不好,是I○○說的,到底是聯盟指示我們讓渡
      ,還是球隊自己的考量,我不清楚等詞為辯。另證述其與
      0000000000的電話之通聯譯文部分,顯然提到關於翻臉係
      因為所謂之『可能談撤資,又要跟人家借錢』,此為97年
      8 月11日20時59分18秒通聯譯文證述要項,稽之上海商業
      儲蓄銀行函覆之交易明細足明;再輔以C○○對天○○所
      陳:「『叫你不要碰黑的,叫你直接碰白的,天○○聽不
      懂,你接著說,見面再講,電話不能講,你上次作證,該
      次審理筆錄第27頁,你說,指的只是找新資金,最好是檯
      面上叫的出來的法人或公司行號,如果這句話是這個意思
      ,為什麼電話裡面不能講?就是不想在電話裡面跟他講,
      講了被監聽;黑的意思就是指不清楚金錢的來源。』等情
      觀之,顯然所尋求之公司款項來源疑慮深重,不言可喻,
      則97年8 月11日存入上海銀行之資金來源顯然並非正軌資
      金來源,是可以被確認的,同為被告天○○所為明確知悉
      之資金往復情形,何以先前以被告午○○之入款係股金,
      為何證人C○○又跳躍式之證述係被告午○○為借予公司
      之款項資金?殊值玩味!更且足認C○○經檢察官之細緻
      詰問情形下,顯現出諸多資往來之複雜性,並有意為掩蓋
      其中,並無疑義;又證述謂以堅聽譯文之對話中「明天薪
      水你應該都弄好了,今天林桑幫你削一點啦」,他們都會
      說一些奇奇怪怪的話,我都聽不懂等為之搪塞,實不足取
      ,顯然是由被告午○○要幫忙天○○等度過球員薪水之發
      放暨費用之籌措一節,為屬可信,否則何以會有:『他會
      抽一千給我們』此話語之出現,並可信被告天○○、C○
      ○方面可以獲取某些利得之本意存乎其間,當無疑惑,何
      況又證述係:我們是透過午○○,應該是午○○會拿給我
      們等情,此就『林桑弄球』就是處理球等觀之,亦足明晰
      ;另就連結面觀察,譯文中他說午○○打假球的事,我講
      的是錢的事更係極佳之組合連結,此方向之聯結亦為被告
      C○○所不否認,並非被告C○○謂以:他們都會說一些
      、問一些奇奇怪怪之事等所可彌補於萬一,蓋正常之企業
      經理人何以存在是項不合事理,而近乎不盡情理之談論話
      語,可認被告天○○、C○○為使該球隊之薪津發放以及
      費用得以到位,進而,獲取該不屬正常企業經營常規經費
      之來源;更甚者,係先以市內電話論說,其後改以公用電
      話而為,何需若此波折難耐?莫非在於避免漏出通信秘密
      ?並對諸多暱稱者做出避卻之舉,諸如『善哥』者,可明
      。另關於BMW ,0688那部車部分,復係於案件爆漏後後續
      事項之處理交涉事項部分,故亦可認知該車輛係由午○○
      方面提供予C○○先行使用,同無置疑,其等顯係僅係為
      事後做出之彌縫,稽之其與亥○○間之對話細緻觀之,核
      無悖反,蓋購車又何須論及球隊間之人事,誠為無稽。至
      於證述關於所稱午○○要保護天○○部分,查無與本件犯
      行之相關性,附此敘明。
三七、證人庚○○證述略以:「認識被告天○○、C○○、Z○
      ○、P○○、宇○○、V○○、E○○;(你的綽號是什
      麼?)很多個,小包、老包、包子;(米迪亞暴龍隊成立
      以後,你擔任球隊的什麼職務?)球隊的副總經理;(誰
      找你擔任副總經理?)G○○來通知我的,誰作決定我不
      知道;(你擔任副總經理之後,後來有沒有轉任領隊?)
      代理領隊;(之前是誰擔任領隊?)黃○○;(黃○○離
      開領隊職務之後,由你擔任領隊?)代理領隊;(你擔任
      米迪亞暴龍隊代理領隊,擔任到什麼時候?)8 月底;(
      由誰接任?)誰接任我當時不知道;(黃○○證述他是97
      年5 月7 日被解職沒有擔任領隊,從97年5 月8 日到97年
      8 月底,你都是擔任代理領隊?有無真除過?)都是代理
      領隊,沒有真除;(誰通知你擔任代理領隊?)C○○也
      有,G○○也有;(本案檢察官起訴你主導操作米迪亞暴
      龍隊球員打放水球,你認罪嗎?)我在準備程序中有認罪
      ;(請說明你主導操作米迪亞暴龍隊球員打放水球的模式
      及過程?)我沒有主導操作打假球,誰主導我只能猜,我
      認為起訴的只有一部分;(你至少有參與打放水球的過程
      ?)我承認我知道有打放水球這回事,但我不認為我有策
      劃,也沒有簽,我只是知道有無打放水球;(你剛才說起
      訴的只有一部分的意思為何?)當我知道我們球隊有打假
      球時,別的球隊竟然還輸給我們,表示其他球隊也有打假
      球。我是聽說以及我在現場看球的感覺;(就你知道米迪
      亞暴龍隊球員打假球的事情,請詳細說明);就我知道的
      ,有股東會聯絡部分的球員配合暗號在他們的場次,照他
      們的方式打,我知道暗號,所以我在現場知道這個情形;
      (你剛才說的打放水球的股東是哪些?)有起訴的有午○
      ○、J○○、G○○,我聽過這幾個名字,但我不曉得他
      們有沒有下注,下注的金額是多少;(午○○、J○○、
      G○○操作打假球,是有幾股勢力?)我本來認為只有一
      股午○○的勢力,但我接任代理領隊之後,我認為有好幾
      股勢力;(你的意思是說G○○、J○○跟午○○是不同
      勢力?)不是,我是指其他的球團,例如雨刷;(G○○
      跟你什麼關係?)朋友;(午○○跟你什麼關係?)我進
      球隊才認識,也不算認識、見過面,J○○也是進球隊之
      後,在某個場合見過;(G○○在你進球隊之前就認識?
      )是,認識約7 、8 年;(提示99年5 月24日檢察官補充
      理由書所附之米迪亞暴龍隊全年度例行賽予證人閱覽;97
      年7 月16日在新莊的第200 場(即起訴書第五場)中信鯨
      對米迪亞暴龍隊的球賽網路列印資料,你對職棒聯盟的網
      路列印資料格式,是否看得懂?)看得懂;(這場球賽就
      你知道,是不是米迪亞暴龍隊球員打放水球的場次?)我
      沒印象;(你的意思是要看球賽實際畫面轉播才想得起來
      ?)我只是看兩邊對戰的表現,沒有注意輸贏,我真的沒
      有印象;(起訴書第六場即例行賽第227 場,97年8 月27
      日在新竹球場兄弟象對米迪亞暴龍隊的聯盟網路列印資料
      ,你知道這場球賽是不是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場次?
      )這場球我印象很深,之前就有風聲說這場球要放水,前
      一天我到宿舍,問管理員丙○○探他的口氣,他的意思有
      要做,但沒有很肯定,他說大概會有,第二天投手是貝力
      ,我認為他有打假球,有一次我帶翻譯X○○約他去吃飯
      ,叫翻譯問他是否願意為公司打假球,確認他是不是有打
      假球,因為他剛來的時候表現還不錯,但有一場在新竹的
      球賽,他表現很離譜,我就開始注意他,可能因為這樣他
      們認為我跟午○○是一夥的,我並沒有否認,因為在公司
      球團的角度來看,並不是一夥。8 月27日當天我叫X○○
      問貝力是不是要打假球,X○○回說沒有,我叫X○○跟
      貝力說,我叫他打假球,我的意思是我叫他打他願不願意
      ,後來還是不願意;(當天貝力雖然自責分只有一分,但
      當天米迪亞丟了七分,而且全部是貝力投的時候,你怎麼
      說他不願意?)當天貝力自責分只有一分,後來有換陳家
      鴻上去投,貝力當天表現正常,而且他口頭上不願意,我
      認為當天那場他沒有打假球,第五局時,天○○打電話到
      管理室給I○○,I○○再打電話到球員休息室換球員,
      他說有失誤表現不好的都換下來,換下來的我印象中有宇
      ○○、貝力、戊○○,戊○○是元老球員,被換下來大家
      反彈很大,再加上I○○給總教練的指示,說這場球一定
      要贏不能輸,這是不是天○○的指示,我不知道,戊○○
      有一個漏接,但是也有一個打點,加上球員對天○○的印
      象不好,大家有點情緒反應,他要贏球,球員偏要輸,才
      會變成那場球好像打假球,其實不是,純粹是意外;(你
      說天○○第五局打電話給I○○,為什麼貝力在第七局才
      被換下來?)我不清楚,我沒有辦法操縱球員;(球員為
      什麼對天○○印象不好?)有一次在天母球場打輸了,天
      ○○帶女友去,在球員休息室,天○○罵球員罵了約一個
      小時,當時空調已經關了,所以球員心裡不舒服。【被告
      天○○稱:當時我已經結婚,我是帶太太去。】(該場球
      賽宇○○失誤一次,請問怎麼回事?)據總教練林琨瑋給
      我的解釋,他說難免,因為宇○○上場次數不多會緊張;
      (該場球賽宇○○被三振一次,你知道怎麼回事?)正常
      ;(97年5 月25日第120 場例行賽,在新莊球場,兄弟象
      對米迪亞暴龍隊,你知不知道該場球賽,米迪亞暴龍隊有
      沒有打放水球?)我不記得這場球賽;(97年7 月8 日第
      187 場例行賽,兄弟象對米迪亞,在新莊球場,你知道米
      迪亞暴龍隊這場球有沒有打放水球?)這場我沒有很深的
      印象,但我不覺得有打放水球,我只記得兄弟跟米迪亞在
      天母的幾場球,我們一直輸,心裡很不舒服;(97年6 月
      21日第159 場例行賽,在天母球場,兄弟象對米迪亞暴龍
      隊,這場有沒有打放水球?)我們五場輸了四場,當時我
      記得G○○要賭我們球隊贏,所以應該不會打放水球,我
      覺得當時是兄弟象打放水球;(G○○當時怎麼跟你說?
      )他問我,我們球隊跟兄弟打的實力如何,我說教練分析
      ,我們五五波,G○○賭的時候沒有跟我說,是事前或事
      後說的,我不記得,他說他賭米迪亞贏,但竟然輸了,怎
      麼米迪亞這麼爛,我不記得是哪一場;(97年4 月20日第
      60場例行賽,在天母球場,兄弟象對米迪亞暴龍隊,你知
      道這場球米迪亞暴龍隊有沒有打放水球?)這是天○○去
      球場罵人那一場,我不知道有沒有打放水球,當時我還沒
      有擔任領隊,他們不讓我進球員休息室;(你剛才說你知
      道有傳遞打放水球的暗號,你看到、聽到的是如何?)我
      聽到有戴手環、戴手鍊,但有一次搞錯,沒有要打放水球
      ,誤戴暗號,後來就改了,改成什麼我不知道;(你怎麼
      知道這些暗號是傳遞打放水球的暗號?誰告訴你的?)G
      ○○跟我講的;(後來改暗號,你怎麼知道改暗號?)好
      像也是G○○說現在不用暗號了,改什麼我不會去問;(
      是不是改成當面講?)我覺得有可能;(照你的說法,G
      ○○有主導打放水球?)他以為他有主導,但有打假球的
      人不聽他的,打出來的結果都跟他想的不一樣,所以我才
      會去問;申○○跟我說卯○○收了60萬,我才會去問卯○
      ○是不是配合打假球,這些話是不是可信,我也不知道,
      我只是陳述我聽來的;(改暗號之前,G○○跟你說誰負
      責傳遞打暗號?)很迷糊,G○○沒有說誰負責傳遞,我
      聽到有人說是未○○,有一次未○○戴手鍊,大家以為要
      打放水球,但隔天G○○澄清說沒有,所以大家以為G○
      ○私底下在運作打放水球,我沒有跟午○○講過話、有見
      過面;(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本國籍球員有哪
      些?)我知道的一個都沒有,聽說的要看名單,現役球員
      幾乎都有,只有幾個沒有;庭上的球員被告,有的人說他
      們有,卯○○、鄧蒔陽、黃士豪、謝佳賢、戊○○、林鴻
      遠,都有人傳;(庭上五位球員被告,是誰說他們有打放
      水球?)有一次我聽申○○講,他說V○○跟E○○,他
      們兩個大概在外面跟人家配合,所以不願意跟他配合;(
      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本國籍球員,有哪些有收取打放水球
      的報酬?)我不曉得;(你有沒有聽說?)有;(你有聽
      說米迪亞暴龍隊哪些球員有收取打放水球的報酬?)B○
      ○收了錢又退回去,卯○○收了60萬;(庭上的五位球員
      ,你有沒有聽說有收取?)沒有;(米迪亞暴龍隊的老闆
      是誰?)出錢的都算老闆,出錢有天○○、午○○、G○
      ○、J○○;(你當副總經理時,總經理是I○○,所以
      是你聽I○○的?)是;(你當代理領隊時,總經理是I
      ○○,是你聽他的還是他聽你的?)都沒有;(總經理I
      ○○聽命於誰?)天○○、C○○;(你當代理領隊時聽
      命於誰?)誰的都沒聽;(提示98年8 月28日上午10時30
      分之準備程序筆錄予證人閱覽;你跟法官講的話內容實不
      實在?)實在;(提示99年3 月24日午○○作證之審理筆
      錄『本院卷十三』第7 頁予證人閱覽;對於午○○證述,
      起訴書中有兩場是你主導,有何意見?)他說的不實在,
      我叫不動球員;(你跟G○○什麼關係?)朋友;(你什
      麼時候認識天○○?)進球隊;(進球隊之前認識嗎?)
      不認識,但在米迪亞籃球隊時代,有見過天○○、C○○
      ,但不曉得他們是誰;(你進球隊後,天○○有沒有跟你
      往來?)沒有,只有他被調查局約談後,出來有打電話給
      我,之前從來沒有聯絡過;(你剛才說有打假球的股東有
      午○○、J○○、G○○,你怎麼知道他們有打假球?)
      午○○我沒有看到他,但是聽說,是聽G○○說的,J○
      ○我之前不認識,我是看他出現在簽賭的場合,G○○也
      是,所以我認為他們有;(在你進入球隊之後,就你聽說
      球員涉及有打放水球的人,是不是包括其他球團的人?人
      數多不多?)有聽說,人數不知道;(就你所聽到的有哪
      些人?)我聽到的是每一隊都有;(在球場上是不是會有
      作戰暗號?)我知道;(你如何區別作戰暗號以及打假球
      暗號?)教練有抄寫一張作戰的暗號給我,所以我會區別
      教練下達的戰術,但如果戰術錯誤,我也沒辦法;(G○
      ○找你進球隊,當時怎麼跟你說?希望你做什麼?)他希
      望我看好球隊就好,正常的帶領球隊,其他的都不要接觸
      ;(你有沒有聽說過,有人或球員講,天○○不是老闆,
      別人才是老闆?)沒有,這句話沒有聽過,但有聽過天○
      ○不是全部的老闆,也沒有聽說他說的話不算;(說天○
      ○不是全部老闆的人是誰?)G○○;(你有沒有看過天
      ○○出現在任何簽賭的場合?)他都有跟G○○見面,但
      有沒有簽賭我不知道;(在你擔任副總或代理領隊期間,
      有無見過C○○管理球隊的事情?)有;(管什麼事情?
      )發薪水,他負責把錢弄到公司帳戶,有事找他,他就說
      找天○○,天○○沒有把錢拿出來,他也沒有辦法;(有
      無其他?)很多事情,I○○都要問他;(I○○要問C
      ○○,是指C○○單獨作決定,還是由C○○再去轉告天
      ○○?)不曉得;(提示99年5 月19日上午9 時35分午○
      ○審理筆錄第17頁予證人閱覽;午○○證稱,有一次他拿
      一百萬給你那邊的人,這一百萬是打放水球用的,事實是
      否如此?)不是,他胡說八道,我有拿過一百萬現金,那
      是上次球員的獎金沒發,我跟G○○拿的,在下南部比賽
      之前,前一天晚上我拿到宿舍,拿給管理小劉依照名冊發
      給教練及球員;(一百萬為什麼是跟G○○拿?)因為公
      司沒錢,公司本來應該發給球員的獎金沒發,球員反應,
      我先跟I○○講,但他說公司沒錢,我才找G○○,以前
      公司存摺在黃○○那邊,我當領隊之後,存摺不在我這裡
      ,我不確定在哪裡,我也沒看過存摺,我要用錢都要找I
      ○○或會計,會計有兩個,是米迪亞球隊的會計;不認識
      S○○;(股東打放水球有一個公帳,你知道嗎?)我不
      知道,但想當然耳會有公帳;(你到底有沒有主導米迪亞
      暴龍隊打放水球過?)沒有,一場都沒有,唯一的那場就
      是我上面所講的,跟貝力講的那場,要試探貝力,那天我
      也有問卯○○,但他只是低頭不講話;(G○○有跟你說
      打放水球的暗號,申○○也有跟你說打放水球的事情,你
      有無把打放水球的事情告訴任何人?)沒有,我有暗示過
      I○○,我沒有講說誰打放水球,只說我們球隊打球有時
      候會不會怪怪的,我沒有告訴天○○、C○○,因為我猜
      想他們都知道;(你知道這些打放水球的事都很具體,你
      不覺得應該告訴I○○、天○○、C○○?)我覺得天○
      ○、C○○知道,所以不用告訴他們,I○○我都有跟他
      討論球員的表現,我認為他在棒球圈比較久,應該會知道
      我的暗示;(G○○跟午○○是不同勢力?)本來都是一
      起的,後來感覺上是不同勢力,原本是午○○建構的,但
      黃○○的帳有問題,G○○趁勢把黃○○弄掉,把我推上
      去,他認為我是他的朋友不會擋他,G○○應該是想找機
      會掌控,趁黃○○有問題把他弄掉,這都是我自己的感覺
      ;(你剛才說午○○跟G○○本來是一起,後來是不同勢
      力,該部分有無任何人跟你證實?)我自己認為這樣;(
      你是否知道I○○跟C○○,曾經討論如何去查出打放水
      球的球員?)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I○○跟C○○曾
      經被監聽到,他們討論如何去查出打放水球的事?)我不
      曉得;(你是否知道公司有在處理更換領隊、找新的總教
      練的事?)更換領隊我當天才知道,找新的總教練我有聽
      說;(像這樣更換領隊、找新的總教練要花多少時間處理
      ?)我沒辦法回答;(你提到第五局時天○○打電話到球
      員休息室,要換掉表現不好的球員,以前有無這種情況發
      生過?)對球員只有這一次,其他事情如請啦啦隊,他有
      表示過意見,當時G○○要介紹一組便宜的,黃○○要找
      一組貴的,天○○說誰說要找啦啦隊;(你跟午○○之間
      有無任何仇恨?)本來沒有,我看了起訴書之後,我認為
      有,他講了很多關於我不實在的事情,我跟他之前沒有爭
      執;(午○○跟G○○之間,後來有無發生衝突?)有,
      午○○把G○○綁去修理、凌辱,叫他簽本票付錢;(午
      ○○為什麼要這樣對G○○?)可能是之前把黃○○換掉
      的緣故,這都是我猜的,我不確定;(你如何知道午○○
      把G○○綁去修理、凌辱、簽本票?)G○○的朋友綽號
      小平的人告訴我的;(提示97年度偵字第30110 號卷第10
      9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丙○○跟調查員說,接受庚○○放
      水球的指令後,傳達給宇○○及D○○,事實是否如此?
      )我沒有給過他指令;(同上卷第118 、119 頁,丙○○
      跟檢察官說,我替庚○○向球員接觸打放水球並傳達打放
      水球的訊息給球員,庚○○叫我找宇○○、D○○打放水
      球,事實是否如此?)不是,D○○如果打放水球,之前
      就已經打放水球,我就沒有必要再找他打放水球;(同上
      卷第119 頁丙○○說,庚○○告訴我,8 月27日的比賽可
      能會打放水球,我就在前一天晚上到宿舍找宇○○,告訴
      他明天公司可能會走,事實是否如此?)不是,我有去跟
      丙○○見過面,我探詢過他,明天是否要打,並沒有指示
      他,他也不是聽我指令的,他說的很多話都不是真的,當
      時他被關在裡面,他出來後透過嘉義的朋友,名字不知道
      、綽號也忘記了,該嘉義的朋友告訴我,說不好意思賴到
      我頭上來;(你跟丙○○之間有無任何仇恨?)沒有;(
      丙○○是哪個勢力的人?)他是未○○介紹來的;(未○
      ○是哪個勢力的人?)他是G○○的朋友找來的;(你剛
      才提的午○○綁G○○的事,G○○有無跟你確認?)本
      案起訴之後,G○○有告訴我,有這回事;【審判長問:
      對證人庚○○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
      :證人提到的打假球的球員名單與我們調查的有重複,我
      們有處理,我請I○○處理,後來很多人被下放到二軍,
      當時我們手上沒有證據,所以請I○○、C○○打聽,剛
      才提到對兄弟象部分,我在BBS 上就是針對兄弟,我們已
      經輸兩分,兄弟象竟然死都要保送我們的球員,這樣贏球
      有什麼意義。被告C○○答:證人所言關於我的部分都是
      臆測。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同被告所述。】」等語(見
      本院99年6 月9 日上午審理筆錄),因據上述證人庚○○
      證述,可知其知悉有打放水球暗號暨打放水球之事實存在
      ,且此一事實係來自被告G○○,是可以確信的,然本件
      球員被告部份究竟係何人有參與打假球者,則採取:「有
      的人說他們有;聽申○○講,他說V○○跟E○○,他們
      兩個大概在外面跟人家配合,所以不願意跟他配合」等之
      證述,如斯顯係為無風不起浪之犯罪人犯罪心理之具體體
      現於外之說明;且依證人庚○○之證述觀之,其對檢察官
      起訴之犯罪事實,就其本身部分為認罪之答辯,亦應陳明
      ;然如上所述,其仍以模糊之烏賊戰術方向,有試圖模糊
      其本身犯行偵辦方向,以採避重就輕之顧左右而言他方式
      ,就案情仍未見有十足之交代,換言之,證人庚○○於檢
      察官方面已屬敵性證人,就相應之被告而言,則為軟性之
      友性證人;惟就其本身所任職務觀之,被告C○○有為管
      理球隊事,包括款項之挪集,則為肯認。並對股東打放水
      球公帳部分,則以想當然耳會有公帳為陳述,而採避跡方
      式應答,亦可說明。
三八、證人辛○○於本院證述略以:「不認識天○○、C○○、
      宇○○、Z○○、E○○…;(米迪亞暴龍隊本國籍的球
      員有沒有打放水球?)有;…(提示檢察官99年5 月24日
      補充理由書所附之米迪亞暴龍隊比賽網路列印資料第159
      場予證人閱覽;職棒聯盟網路的列印資料格式你看得懂嗎
      ?)看得懂;(97年6 月21日第159 場例行賽在天母球場
      ,這場球賽有沒有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打放水球?)有,
      先發…;…(這場球下注簽賭你賺了多少錢?)這是他第
      一次的表演賽,我沒有簽很多,只下注1 百萬,水錢5 萬
      ,這次我賺95萬…;(同上卷97年7 月8 日第187 場例行
      賽,在新莊球場兄弟象對米迪亞暴龍隊,這場球賽有沒有
      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打放水球?)有;……除了我及V○
      ○,還有一個V○○的朋友我不認識,後來莊侑霖有來,
      是我找他來挑小姐,他挑完就帶小姐走…(97年4 月20日
      第60場例行賽,在天母球場兄弟象對米迪亞暴龍隊,這場
      球賽有沒有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打放水球?)我記得這場
      是莊瑋全唯一一場救援成功,這場是P○○打放水球;…
      …(這場球你有沒有下注簽賭?)每場球我都有下注簽賭
      ,我知道有假球的話會賭比較多,包括我自己處理的假球
      場次,不知道的話就買少一點……」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9 日下午審理筆錄),因就證人辛○○之證述,其基於
      本身為簽賭綁球員為賭之人,所為之證述一定程度上有其
      可信性存在,而余某之證述其待證事項係為被告V○○、
      P○○2 人之犯行部分,余某如上之證述要為肯定,然被
      告V○○、P○○已經為認罪之答辯,本院毋再為之贅累
      加敘。
三九、證人C○○證述略以:「G○○的綽號我都叫他陳總;(
      綽號小豪的人是誰?)很多人都叫小豪,我沒有聽過有人
      叫G○○小豪;(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169
      頁反面的下一頁予證人閱覽;97年9 月13日0 時57分42秒
      ,你跟小吳的監聽譯文,你說:就是他還在外面惡搞,什
      麼意思?)我忘記了;(這句話的「他」是不是指G○○
      ?)不是,我忘記是誰了;(你說:而且是白的部分,所
      以有些資料都還有嘛,什麼意思?)忘記了;(白的部分
      是不是指的白道對於某人的個人資料?)忘記了,而且我
      不知道什麼叫做白道的資料;(白的指的是不是公家機關
      ?)不知道,我沒有用這樣的形容詞形容公家機關;(你
      說:因為他們那天去刁他的時候,就弄不見了,什麼意思
      ?)忘記了;(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午○○抓到G○○那
      天的時候,把G○○的個人資料弄不見了?)我不知道午
      ○○有沒有抓G○○,我忘記當天的對話在是在談什麼事
      情;(同上卷第170 頁的前一頁,97年9 月13日1 時2 分
      9 秒,你跟小吳的監聽譯文,小吳說:「只剩一張背面而
      已,正面不見了」,你最後說:「可是他現在就是很趕啊
      ,我怎麼知道他在趕什麼?好啦我問一下」,請問你說的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誰很趕?)忘記了,應該是要文件;
      (很趕的人是不是午○○?你馬上打電話問的對象是不是
      午○○?)忘記了,應該不是;(你說:「背面有什麼東
      西?」小吳答:「背面就是地址」,你說:「名字還是原
      來?」小吳答:「名字還是....就沒名字啊」,請問該文
      件的背面是不是只有地址,沒有本人姓名,所以才有這個
      對話?)應該是吧;(這個文件是什麼文件?)我跟吳先
      生處理的都是車子,都是辦車子過戶的身分文件;(你們
      在找的文件是不是G○○的身分證正反面影本各一張?)
      不是;(同上卷頁97年9 月13日禮拜六1 時3 分57秒,你
      跟小吳的監聽譯文,你說:「背面那就先不用,背面沒有
      用」、「他問可不可以弄到正面」,小吳最後答說:「明
      天怎麼可能,一定要等到禮拜一,暸不暸」,請問該文件
      正面的什麼資訊是你們需要的,一定要正面?)我真的忘
      記整件事情,如果檢察官指的是G○○的資料,我根本不
      需要透過任何人,公司的股東名冊就有;(同上卷第173
      頁,你跟檢察官說,午○○有打電話問我,G○○是否有
      出國,因此我在調查局說,監聽譯文中97年9 月13日的通
      話中,說的是指車子,這部分不確實,其實裡面說的是指
      G○○,因為G○○是原始股東,我們這邊會有他的年籍
      資料,因此他想要查G○○有無出境,事實是否如此?)
      我沒有辯解,這個部分是我主動跟檢察官講,我現在真的
      忘了當時的情形,事實上我跟小吳的通聯都沒有提到G○
      ○,我也不需要透過小吳拿到G○○的資料。我在檢察官
      面前講的應該有出入,我不知道當初為什麼講這段;(從
      通聯譯文來看,與你在檢察官面前講的相符?)我不清楚
      那天是不是因為我被羈押,臨時被借提出來,我也不記得
      當時講了什麼;(你們是不是在查正面的身分證號碼,查
      G○○有沒有出境?)應該是沒有,那段期間因為資金到
      位及抽票的問題,我們到處找股東,所以那段時間有在找
      ,如果要查G○○有沒有出境,我們會直接打到賽亞問他
      的秘書;(97年9 月13日當時小吳在哪個單位?擔任什麼
      職務?)他當時失業,所以我才會偶爾請他開車,只有一
      兩次,是一起出去,我累了請他幫我開車而已,我沒有給
      他錢,他不是我的專屬司機;(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113 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8日15時56
      分5 秒、15時56分44秒、16時7 分46秒,這三通監聽譯文
      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天○○,對話內容應該是我們要
      去華國飯店;(97年8 月18日你跟天○○、I○○、午○
      ○,有沒有在華國飯店見面?)我跟I○○有在華國飯店
      見面,天○○、午○○有沒有出現,我沒有印象;(對話
      中關於午○○的身分,為什麼對話中要說,要請午○○假
      裝香港那邊的大股東?)我記得我們那天還要見一個人,
      但我忘記是誰,好像是T○○,當時天○○想把球隊買回
      來,並交代我們,他跟香港那邊的資金已經談妥,要共同
      經營球隊,但香港那邊的時程有些延誤,所以香港的資金
      及人都還沒有過來,所以跟那天談話的對象說,有香港的
      資金要來,請午○○代替一下。當時外面的謠言很多,要
      表示我們要把球隊整頓好的決心;(對話中林股東指的是
      誰?)應該是午○○;(你說:曾在這邊,林股東也在這
      邊,這表示你跟I○○、午○○已經碰面,天○○後來才
      到?)我印象中我跟I○○有到,依照通聯紀錄顯示,午
      ○○有到,但天○○我不確定;(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
      94號卷第159 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3日15時49
      分26秒,你跟天○○的監聽譯文,對話中提到要找三個紙
      箱,紙箱裡面有兩種袋子,各拿十盒出來,請問盒子裡面
      是什麼東西?)雪茄;(上次你作證說,天○○操作股票
      ,與雪茄有何關連?)外圍進場是股票沒錯,但盒子裡面
      是雪茄,是不同的事情;(天○○說:我跟你講,我現在
      要叫外圍開始進貨了,我房間裡頭不是有好幾個大紙箱,
      天○○是連在一起講,不是分開說?)天○○常常一句話
      裡面講了三件事情,開庭開到現在可以看得出來;(提示
      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126-131 頁予證人閱覽;你
      在調查局跟調查員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大部分都實
      在,但有些姓名、時間點有誤差,第127 頁第6 個問題,
      暴龍隊原始股東出資比例,掛名負責人那位林先生不是午
      ○○,是林昭明,午○○當時我們叫他陳老師,其他部分
      沒有問題;(同上卷第128 頁,調查員拿相片給你指認,
      你指認說,A 即為我前述的林先生,A 這張照片就是午○
      ○的照片,你的指認是否實在?)那個時候已經知道午○
      ○,所以直接問我這個人是不是午○○、是不是林先生,
      我就說是;(調查員有沒有用強迫脅迫或其他不正方法訊
      問你?)沒有;(同上卷第139-145 頁,你跟檢察官講的
      話,內容實不實在?)大部分都實在,有些地方可能不是
      那麼清楚,例如詢問過程中,直接講午○○,但事實上我
      認識他時稱他為陳先生,檢察官以午○○稱呼,我也這樣
      回答,看起來好像我一開始就知道午○○,我在偵查中敘
      述的是事實,但人名、金額的敘述,依剛才所講的情況,
      可能會有誤解;(請求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
      160-164 頁予證人閱覽;你跟調查員講的話,內容實不實
      在?)如前所述,實在,但人名、金額的敘述可能有誤解
      ;(同上卷第171-174 頁偵訊筆錄,你跟檢察官講的話,
      內容實不實在?)原則上都實在;(同上卷第311-312 頁
      ,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原則上都實在;
      (請求提示99年6 月3 日補充理由書所附的賽亞公司銀行
      帳戶交易明細《本院卷十七》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1日
      10時51分19秒到12時18分19秒,一共存入1030萬,上次癸
      ○○作證稱,是你親自交給他的,請問這筆錢是從哪邊來
      的?)天○○的保險櫃拿出來的;(你知道天○○怎麼拿
      出這1030萬?)是我陸續拿給他的;(你從什麼地方陸續
      拿這1030萬存到天○○的保險櫃?)是午○○透過他弟弟
      或他的什麼人拿給我的;(97年8 月11日12時52分55秒,
      存入賽亞公司的270 萬,這錢是從哪邊來的?)我真的不
      記得,我所有的金額都是整筆的,我應該有陪癸○○去,
      因為錢很多,但是不是待到結束,我不確定;(97年8 月
      15日10時27分38秒,存入一筆399 萬8 千元,癸○○作證
      說是你親自交給他的,事實是否如此?)所有的錢都是在
      天○○的保險櫃裡,我不記得這筆錢,但如果有的話,應
      該是天○○交給我,我轉交給癸○○;(97年7 月9 日15
      時37分39秒,賽亞公司帳戶現金存入800 萬,是誰把這80
      0 萬交給癸○○存入帳戶?)這次我不記得,這中間有些
      細節,我沒有辦法每次記得;(97年6 月17日13時20分54
      秒,賽亞公司帳戶現金存入350 萬,是誰交給癸○○存入
      帳戶?)理論上所有的錢都是天○○的,但每次是不是透
      過我或其他人交給癸○○,我沒有辦法記得;(97年6 月
      10日12時51分57秒、6 月16日16時6 分6 秒,賽亞公司帳
      戶分別存入550 萬、100 萬,是誰交給癸○○存入帳戶?
      )我不記得了;(97年5 月9 日15時56分5 秒、5 月16日
      15時55分42秒,賽亞公司帳戶分別現金存入500 萬、200
      萬,是誰存入帳戶?)當時公司不只一本帳,聯盟也會匯
      錢給我們,可能存到A 帳戶再轉到B 帳戶,現金的部分大
      部分是天○○拿出來,檢察官問的這兩筆錢是誰存入的,
      我不記得;(97年2 月5 日12時59分35秒、3 月6 日15時
      39分44秒,賽亞公司帳戶分別現金存入250 萬、1 千萬,
      是誰存入帳戶?)不知道,如果癸○○財務長還沒有監控
      賽亞財務時,我更不知道;(癸○○監控賽亞財務之前,
      賽亞的財務由誰負責?)忘了,不知道是黃○○還是誰,
      我不清楚;(黃○○5 月7 日離職,他離職之後,由誰負
      責?)癸○○什麼時候負責我不太記得,他負責後如果有
      大筆的錢,應該是天○○拿的,我也不負責財務,所以也
      不知道財務的流程;(99年4 月9 日審理時,你說天○○
      被市調處約談出來,有跟你說一些奇奇怪怪的外號,當時
      你知不知道這些外號是何人?這些人跟球隊有什麼關係?
      )不知道,天○○台語不好,我台語也不好,我們在球隊
      裡頭也沒有聽過這些外號;(97年8 月18日在華國飯店時
      ,你知不知道林姓股東或午○○,有操控米迪亞球隊打假
      球?)不知道;(那天為什麼要他暫代香港的人?)當天
      主要是面試一個人,但我現在忘了,天○○有沒有要帶香
      港的人來,我也不確定。當天午○○去,是不是天○○要
      買下股份的事,我也不確定。我記得那天我們要面試的人
      好像是T○○,我們要向他表示有香港的資金要進來,結
      果香港的人沒到,午○○來了,就叫午○○權充香港的人
      面試,後來T○○也沒到;(97年7 月28日在桃園中正機
      場,你在99年4 月19日庭訊時陳述,天○○有質疑午○○
      ,午○○在99年3 月24日庭訊表示,他當時矢口否認,當
      天的情形是否如此?)當時有短暫見面,天○○很大聲的
      問他,是不是其中的一個外號,午○○說他頭殼壞掉;(
      天○○就米迪亞暴龍隊傳聞打假球的事情,有請你處理什
      麼事?你如何處理?)他跟我說股東、公司的狀況,球隊
      的狀況不好,重新找資金整頓球隊,看我可不可以找優質
      的總經理、總教練,以他們的專業改變球隊,調整在實際
      比賽中很正常,受傷或狀況不好就下二軍,比較特殊的是
      讓渡E○○跟陳家鴻,之前天○○也有試著放出風聲說,
      林鴻遠、謝佳賢怎麼跟球隊處理,看釋出或交換,但網友
      、媒體反彈很大,說他們是我們的當家球員;(你領的是
      哪個公司的薪水?)米迪亞;(有無賽亞公司發的薪水?
      )米迪亞的薪水直接匯到我的帳戶,但我有領賽亞的一筆
      7 萬元的現金,因為我有參與球隊每個禮拜一的開會;(
      你會參與賽亞公司的運作,是米迪亞公司指派的嗎?)天
      ○○指派的;(你本身有沒有出錢參與賽亞的股份?)沒
      有,單純領薪水;(你知不知道天○○投資在賽亞的錢,
      是米迪亞的錢還是哪裡來的錢?)我的認知絕大部分的錢
      是天○○的錢,米迪亞對於球隊是廣告的費用,是不是有
      米迪亞公司的錢投資在賽亞,我猜測應該有。」等語(見
      本院99年6 月9 日下午審理筆錄),由上經過檢察官細膩
      之就通聯記錄為勾稽結果,證人C○○證述,其就關涉到
      其他被告於通聯記錄之犯罪重要事項,則以:我忘記了;
      而對無關事件所謂之「哈拉事項」,則多所大談闊論,所
      為顯係避卸,所謂江湖黑白之說,可見一斑,可知顯然為
      避卸詞語,所為選擇性記憶之跳躍作為,採信甚難,其中
      甚具隱瞞,其內或已有隱情,顯足認為於97年7 月25日之
      後的各項彌縫舉措之具體安排,自非被告C○○所陳:天
      ○○常常一句話裡面講了三件事情等,所可避卸於萬一;
      然證述中其與天○○對於E○○之若何表現而列入讓渡名
      單之情,實已暸若無疑,這已經十分確定的事實。至於匯
      款入賽亞公司部分,對照證人癸○○於本院審理時第一次
      之證述可說不謀而合,反之,是經過其等聯繫後之說詞,
      此就實際上匯入款項之單據觀之,並非由癸○○為之匯入
      ,由證人酉○○於本院第二次之證述,以及當日之匯款單
      據查悉,顯然被告C○○收到之以喜餅禮盒所盛裝之現款
      可說不知去向;就款項之來源部分,依據其證述則係來自
      於被告午○○處則係為不爭者;再次,C○○係支領『米
      迪亞』之薪水,且復為處理米迪亞暴龍隊相關事務之人,
      此一觀點亦無誤解,此就其證述以:米迪亞的薪水直接匯
      到我的帳戶,但我有領賽亞的一筆7 萬元的現金,因為我
      有參與球隊每個禮拜一的開會,而參與賽亞公司運作,是
      由被告天○○指派的,且不否認其中款項來源等情,更加
      明確。至於證人C○○證述:當時公司不只一本帳,聯盟
      也會匯錢給我們,可能存到A 帳戶再轉到B 帳戶,現金的
      部分大部分是天○○拿出來等部分,系案相關聯公司或其
      等相應之負責人間,是否涉及相關之會計帳冊之違法情事
      ,該管自應基於職權為適切之處理,本院就此附帶說明。
四十、證人A○○證述略以:「(亥○○證述97年10月2 日匯到
      你第一銀行帳戶的錢是賭金,根據法院的勘驗,該筆金額
      為145 萬6 千751 元,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我跟亥○○
      錢的往來分兩部分,一部分是車款,一部分是我澳門的投
      資,如果是月初的話,應該是澳門的投資,這兩部分的錢
      都匯在第一銀行世貿分行,所謂的賭金應該是我投資澳門
      的損失或營利,這部分在調查局我有陳述過;(澳門的投
      資是什麼?)是皇冠賭場;(同上卷筆錄第2 頁,證人亥
      ○○證述,客戶結帳明細中,郭董就是A○○,該明細顯
      示他該次輸64200 元,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應該是,我
      有去澳門皇冠賭場玩;(皇冠賭場是哪個集團?)皇冠賭
      場是隸屬屬於澳門皇冠酒店裡面的一個廳,由各個地方的
      人跟賭場租這個廳,賭場本身有公廳以及VIP 廳,公廳裡
      面有一些公共的檯子、吃角子老虎等,這部分屬於賭場的
      收益,用現金賭,我投資的是對外承租的,跟客人對賭,
      客人贏我們就輸,我們付租金給賭場。皇冠賭場是屬於金
      鼎廳,當初我在衛道電子出問題時,因為私募資金不順,
      後來認識一位黃董事長,他投資四千萬在衛道,我很感激
      他,所以我也投資他澳門的賭場,就設在皇冠酒店裡面,
      現在改名新濠鋒酒店,跟威尼斯酒店不一樣,也不屬於金
      沙集團,是屬於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兒子開設的;(同上卷
      98年3 月19日亥○○勘驗筆錄第3 頁,證人亥○○說,97
      年5 月29日匯到你第一銀行帳戶的105 萬6035元,是賭金
      或退佣,事實是否如此?)這我不清楚,如果是月初應該
      是賭金,這筆錢在月底,我就不確定,也許是車款,但我
      在澳門有輸錢,所以我也不能肯定,這筆是他匯給我的,
      也許是賣車的錢,不可能是退佣,我沒有賭這麼大,除非
      公司賺錢,也有可能是客人在月底結帳,但是不確定;(
      同上卷98年3 月25日亥○○勘驗筆錄第6 頁,亥○○證述
      97年8 月1 日匯到你第一銀行帳戶106 萬3675元,是你自
      己去玩的賭資,請問事實是否如此?)他跟我的往來都是
      車款及澳門的輸贏,因為帳冊被調查局查扣,所以我現在
      不能肯定;(是不是參與國內的賭博?)沒有,我只有在
      澳門投資,並沒有賭球類;(同上筆錄第9 頁,97年4 月
      1 日亥○○匯給你64萬5702元,亥○○證述是你自己去賭
      的賭資,事實是否如此?)這應該是澳門的輸贏;(亥○
      ○跟法官說,你投資的是澳門的威尼斯酒店的某一個廳,
      怎麼跟你說的集團不一樣?)他應該是記錯,是皇冠酒店
      的金鼎廳;(你在美國或香港時,有沒有賭球賽下注的賭
      博?)從來沒有,我會投資澳門,是因為黃董事長M○○
      投資衛道的關係,現在是衛展資訊,是上市公司;(你投
      資澳門皇冠酒店的金鼎廳,這件事情有誰知道?)亥○○
      、M○○,以及我們衛道公司的董事,因為投資之前,我
      有跟董事們說,是我個人投資,不是衛道的投資;(被告
      天○○、C○○,是不是衛道公司的董事?)不是;(天
      ○○、C○○知不知道你投資澳門皇冠酒店金鼎廳的事?
      )他們不知道,這跟他們沒有關係;(衛道公司全名?)
      以前是衛道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現改名為衛展資訊股份有
      限公司,均為上市○○○○○道跟衛展的營業項目?)衛
      道是做系統整合,後來有一個董事在大陸做線材,他公司
      名稱叫展升,私募時他出了百分之三、四十,所以才改名
      衛展資訊;(衛道、衛展之前與米迪亞有無業務往來?)
      沒有,我之前不認識天○○、C○○,後來我到米迪亞去
      才十多天;(你有沒有跟天○○、C○○提過?)沒有,
      因為這跟他們沒關係;(你去米迪亞十多天,有沒有到衛
      展拉生意?)我之前透過亥○○向米迪亞要球團的組織表
      ,我記憶中米迪亞的執行長天○○,下面有總經理I○○
      ,領隊是一位張領隊,但我沒有見過,後來我跟C○○談
      ,他說天○○要離開球團,因為在網路上有談打假球的事
      ,他們認為天○○不適任這個位置,所以希望我接任總經
      理跟I○○接領隊,我的工作內容就是提升公司的業績及
      工作流程,我發現他們的簽呈很浪費時間,球隊跟公司在
      不同地方,管理很費時,衛展有這樣的資訊軟體,所以我
      在九月時把公司搬到衛展樓下二樓,目的是要把電腦跟管
      理弄好,第二個工作就是廣告,因為我發現公司收支不平
      衡,每月開銷約壹仟萬,緯來的轉播金四千萬,剩下收入
      只有門票收入及廣告贊助,所以我帶C○○、I○○去捷
      元、瑞軒去拉廣告,見緯來的副董,我跟該二公司董事長
      很熟,我認為該球團還有希望;(提示法院卷六即勘驗卷
      四98年4 月23日下午4 時勘驗筆錄予證人閱覽;MACAU 股
      東帳明細記載的郭董是誰?)郭董是我;(同上卷98年度
      矚易字第1 號扣押物品暨本院歷次勘驗紀錄一覽表第19頁
      ,你從淡水信用合作社匯款到陽信銀行龍江分行亥○○帳
      戶877583元,這是什麼錢?)我匯給他,不是車款就是澳
      門的錢,我匯給他一定就是公司輸要補錢,我跟亥○○每
      月結帳,如果該月輸一千萬就要匯一千萬,如果贏就分給
      股東,亥○○是匯錢的財務窗口,為什麼是他,可能要問
      M○○,我只是單純的投資者,我不知道亥○○是我們的
      代表還是澳門的代表,我只是個小股東;【審判長問:對
      證人A○○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檢察官答:沒有
      意見。被告天○○答:他說到米迪亞十幾天,應該是到賽
      亞。證人A○○答:我所謂的米迪亞,是米迪亞運動行銷
      ,是新成立的,賽亞是舊公司。被告C○○答:我陪證人
      去跟緯來副總吃過飯,但是業務的部分我並沒有介入。證
      人A○○答:是,C○○是吃飯而已,業務是I○○跟公
      司一位負責業務的女孩子去談。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捨
      棄對證人天○○的主詰問。檢察官答:沒有意見,聲請對
      天○○主詰問,待證事實為C○○背信事實。】」等語(
      見本院99年6 月14日上午審判筆錄),本諸上述證人A○
      ○之證述,就關於澳門方面之資金部分,並無證據證明與
      本案相應之犯行有何聯繫關係,本院就此毋庸為贅累敘述
      處理,然是否有其他相關之法律上問題疑義,因非本件相
      關者,宜由相應主管機關作出核處,附此說明。
四一、證人天○○證述略以:「(你的手機號碼?)0000000000
      、0000000000,都已經使用超過十年,現在還在使用;(
      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3094號卷第220 頁反面到221 反面予
      證人閱覽;這是不是你在97年7 月23日在PTT 版爆料的內
      容?)前後還有兩三篇,不只這一篇,我都已經給調查局
      ,全部都是以「小新」的名字,我去調查局也不只談這篇
      ,包括別人檢舉的、版主、球迷寫給我的信,調查局都有
      ;(你這篇爆料內容實不實在?)實在;(同上卷第212
      頁,你在PTT 版上寫:我先給你50萬,然後把這50萬幫你
      押輸,以那天說輸超過三分就可以掉進分洞,三倍你就可
      以賺150 萬,這是真實事件,你說我要怎麼辦,請問這是
      哪個真實事件?)有一個匿名的檢舉,說七月第一週對兄
      弟的比賽,當時我不在國內,我沒有看那場比賽,有人用
      MSN 或PTT 檢舉,說當時兄弟故意保送,一定要讓米迪亞
      贏,這好像是PTT 別版的版主檢舉的,這件事情後來我回
      臺灣後,在97年7 月23日I○○來找我,我問他是否該場
      有被保送或暴投,他說有,我收到檢舉最多的是我們對兄
      弟、統一的比賽,I○○說有之後,我當場就抓狂;50萬
      是我的假設數字,當時檢舉的是兄弟要輸、米迪亞贏;(
      可是你在PTT 版說這是真實事件,沒有說是你假設的數字
      ?)我說的真實事件是指有打假球這件事情,50萬是我的
      假設,有人買我們球員打假球,又押我們球隊輸,又幫球
      員下注,例如他拿50萬給投手讓投手輸球,又把這50萬幫
      投手押球隊輸,這樣投手就可以賺到150 萬;(同上卷第
      153 頁反面,97年8 月11日20時59分18秒,這監聽譯文是
      誰跟誰的對話?)我跟C○○,當時我已經爆料,股東既
      然要退股,我就把股份買回來,結果股東投資900 萬,竟
      然跟我要5 千萬,例如G○○就是這樣,說還要精神損失
      、利益賠償,不然就說要打我,我有報案,很多人打電話
      來要我斷手斷腳,還有人到米迪亞公司丟紙條,說球隊萬
      一出事,不是我和C○○可以扛起來的,卷裡面應該有這
      個紙條;(對話中說的翻臉,是誰跟誰要翻臉?)很多人
      都要翻臉,我知道的股東、不知道的股東都要翻臉;(同
      上卷第155 頁反面及第156 頁,97年8 月12日15時46分25
      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C○○,當時他
      們跟我要錢,小范是G○○的助理;(G○○跟你要錢以
      後發生什麼事情?)我一直躲,躲到十幾號不能躲,因我
      有家人,所以我沒有選擇餘地只好跟他們見面,但我不敢
      見,我跟C○○說看有沒有誰可以陪我去,只有我們去會
      很慘,當時想帶球員去比較耐打,後來找對我們比較友善
      的股東,有人開車帶我們去,後來才知道是午○○,對方
      不給午○○的人上去,只有我跟C○○,本來想在樓下公
      共場合西雅圖咖啡,但還是被押到民權東路6 段的賽亞公
      司;(後來午○○跟G○○之間發生的衝突你知道嗎?)
      後來午○○問我,G○○要多少錢,我就照實說5 千多萬
      ,午○○說,你錢全部給他,你拿什麼錢買我的股份,我
      說我也沒辦法,我能拒絕嗎,他說:這樣喔,他們後來發
      生衝突的事,我是後來看報紙知道,後來我有在刑事局報
      案,我在調查局做筆錄時都有提到,但筆錄都沒有記,他
      們說與本案無關;(你看報紙知道前,你知不知道午○○
      跟G○○之間有發生衝突?)時間有點久遠,前後我不太
      確定,但我可以確定有聽過人家講,是不是講得那麼清楚
      ,G○○有被打,是後來時報週刊寫得比較清楚;我剛才
      所提到的報紙都是指雜誌;(同上卷第159 頁及反面,97
      年8 月13日15時49分26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跟C○○,當時談股票,當時我們的子公司研勤科技
      剛上市,我們要護盤,後來叫C○○拿雪茄來,給一些股
      票證券公司的人,請他們幫忙;(叫外圍開始進貨,是不
      是下注簽賭職棒?)絕對不是,我不碰這個東西,叫外圍
      開始進貨是護盤;(請求提示法院勘驗卷四即法院卷六98
      年10月1 日、2 日勘驗筆錄第67-84 頁予證人閱覽;97年
      8 月15日10時3 分5 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跟C○○,最前面是球隊的部分,原本我們要向股東買
      回賽亞股份,每個股東談的金額與他們投入的實際金額不
      同,後來我覺得與其向他們買股票不如成立一家新的公司
      ,叫米迪亞統合行銷,C○○說如果成立新的公司,開支
      都要變成我們支出;(第73、74頁,對話中提到,現在是
      我們要想一個方式讓外面、後面或是拿一個東西把這個蓋
      掉,什麼意思?)當時今週刊寫一篇報導,當時威脅我們
      的不只那些人,連媒體都有,來要錢的都有,當時為了米
      迪亞公司的名譽,一定要拿東西蓋掉,一種是給他錢或股
      票,一種是拿更大的新聞交換,我就仿郭台銘的方式不和
      解,媒體就亂寫,當時電話中說蓋掉,是要給一個更大的
      新聞,當時想要給某一家公司私募的內幕消息,但後來還
      是作罷;(同上卷第82、83頁,C○○說:你也不能因為
      說,因為他有一筆CASH可能會進來,你就先答應,那真的
      是,你回答:就會死人了、會死啦,C○○說:你就等著
      我自殺,請問這對話什麼意思?)會死人是我講話的習慣
      ,我是做決策的,我講話蠻跳躍的,C○○是我的化妝師
      ,就是我的發言人,會把我的意思重新整理過再跟外面溝
      通。上面的通話跟棒球沒有關係,是籃球的事,整個賽亞
      是個騙局,我們是被騙進去的,掛我們公司名字,就要我
      們負責,他們不付錢給球隊、啦啦隊,讓它上新聞,逼我
      們出錢,我當時放空一支股票,結果該公司下市,那個案
      子我賺了四百萬,從這裡面拿錢補籃球隊的錢,我不可能
      跟米迪亞公司拿錢,只好自己出錢;(你有憑內線消息放
      空股票?)我不是關係人,且該股票我們放了一年多,也
      沒想到它會下市;(你放空是合法的,為何說會死人?)
      他說我不能去答應籃球隊的事,不能讓他們予取予求;(
      如果這指的是放空股票來補籃球隊,為什麼對話中是講:
      因為他有一筆CASH可能會進來?)他是指癸○○,我是用
      癸○○太太的帳號去放空的,因為每家券商融券額度有限
      ,日盛的額度被我用完了,才用人頭;(如果這指的是放
      空股票來補籃球隊,為什麼在83頁,C○○接下來說:所
      以這個不是我們談的,因為那一塊本來就不是我們的,我
      們只是談說這個合作案,然後怎麼樣給另外一邊有一個很
      好的理由,讓他們去跟對方談,然後這個錢又可以來補你
      的洞,就只能這樣子而已,但是你如果說不是這樣子,你
      自己跳出來,你也明知那一塊跟我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
      們也沒有辦法掌握,那你只是把問題點往後延,等到他到
      時候沒在做,那就真的會死得很慘?)前後是兩件事,當
      時籃球隊球季已經結束,籃球隊總教練吳建國來找我,就
      是子○○來找我同一天,吳建國說籃球隊求勝心有問題,
      問我說我能不能解決這個問題,我說你是總教練都不能解
      決,我怎麼解決,他有上雜誌去講,我們球團主動請籃協
      調查有無買球員,我當時很灰心,跟C○○說把籃球隊賣
      掉,當時籃球隊只是冠名,一年1600萬,其他跟米迪亞無
      關,我們根本管不到,所以籃球那一塊跟我們沒有關係,
      後來金酒下一個球季冠名,籃球隊跟我們沒有關係。後面
      是指抽票的事,當時我已經開了5 千多萬的票給賽亞的股
      東,要協調把票拿回來,如果他沒去拿回票我們就死定了
      ;(如果照你這麼說是這樣子的話,為什麼上開對話最後
      一句是:等到他到時候沒在做,那就真的會死得很慘?)
      他是指午○○,我們沒有能力與對方協商,請午○○去,
      午○○每次都用台語說,我會去做,事實上後來證明他沒
      有做,一張票都沒有拿回來,只是沒有軋而已;(米迪亞
      籃球隊是你買的嗎?)我喜歡運動,2005年我就用米迪亞
      的錢贊助甲組籃球隊,當時米迪亞未上市,是我私人的公
      司,因為體委會規定不是職業籃球只能贊助不能擁有,贊
      助到2007年末,東森王令麟出事,結果賽亞的G○○來找
      我說,只要再多50萬就可以變成超級籃球聯賽,我就說好
      ,所以東森退出SBL ,我贊助的籃球隊遞補上去,變成米
      迪亞籃球隊,我沒有買球隊,只是贊助,一個月150 萬,
      一年1600萬,我們只是單純冠名,對球隊的人事沒辦法介
      入,是賽亞公司負責,球隊是不是隸屬賽亞,我也不清楚
      ;(米迪亞籃球隊是誰的?)球隊都是籃協,錢全部都是
      我出的;(錢全部都是你出的,為何球隊的人事你沒辦法
      介入?)出錢只是冠名贊助,例如兄弟是GARMIN贊助,一
      年3 千萬,還是不能介入兄弟的人事;(請求提示97年度
      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166 頁予證人閱覽;97年9 月10日
      1 時15分52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C○
      ○在講要過支票的事,9 月10日那天要過G○○的票,我
      們要延其他的票,所以要開新的票給人家換票;(對話中
      是不是顯示你們資金不足?)過票資金不足,因為不在我
      的財務規劃之內,但是球隊的薪水部分沒有問題,這部分
      的錢早已進去了。我之前8 月底有給午○○2 千多萬,我
      跟午○○情商是不是可以調1 千萬給我,我還請他們用匯
      的,這樣比較清楚;(你剛才說的過票、換票,聽起來都
      合法,為什麼對話中出現:所以就電話不能講?)這句話
      不是我講的,我猜是C○○覺得我電話講得亂七八糟,當
      時他好像在開車,我猜他是要進公司講;(提示97年度偵
      字第34321 號卷第11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這是巳○○分
      別於97年9 月10日、11日、12日,匯給你200 萬、300 萬
      、300 萬、200 萬,共1 千萬,這是怎麼回事?)就是剛
      才所講,我跟午○○調1 千萬,就是為了過G○○的票;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113 頁及反面予證人
      閱覽97年8 月18日15時56分5 秒、15時56分44秒、16時7
      分46秒,這三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跟C○○
      ,這譯文被刻意省略,當時我們的籃球隊要轉冠名給金酒
      ,棒球隊要賣給PCCW香港電信盈科,當時我是大眾電信的
      重整人之一,電信盈科來台有兩件事,因為它在臺灣沒有
      分公司也沒有業務,剛好大眾電信有財務問題,要買下大
      眾電信成為臺灣電信盈科,那天我們在大眾電信與新光集
      團的吳東進董事長及大眾電腦的王雪齡董事長開會,PCCW
      在香港有足球隊、橄欖球隊,他們之前就主動提起,要不
      要把球隊廣告給他們贊助,全名改為米迪亞PCCW暴龍隊,
      我開完會出來打電話給C○○,譯文上弄錯,應該是我打
      給C○○,我問C○○在哪裡,他說在華國,後面才接譯
      文的東西,我當時不知道他們要到華國開會,只知道是要
      去面試一位新的總教練,本來PCCW那邊要派一位負責足球
      隊的副總過來,結果他沒有上飛機,其他人都已經約好,
      所以就到飯店去,後來人都沒有來,所以也沒有完成面試
      ,華國對做股票的人是一個很敏感的地方,一些做證券的
      人出入,我不希望我們講話被人家聽到;(對話中為什麼
      要提到,午○○假冒香港那邊的大股東?)這不是我講的
      ,是C○○跟我講的,我猜當時C○○應該是,原本說好
      有香港那邊的人來但沒來,所以才臨時找人湊數,但當時
      沒有面試;(米迪亞籃球隊的老闆是誰?)籃球隊沒有老
      闆,隸屬於中華籃協,籃協的理事長是王人達;(提示勘
      驗卷一即法院卷三予證人閱覽;98年4 月10日你跟法官講
      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你跟法官說,我記得C○
      ○有一部BMW 的車,他還有一部HONDA 的ACCORD,他還另
      外有一部BMW 的車,說要給他岳父,你跟法官講的這句話
      實不實在?)這應該是筆錄記錯了,他本來開ACCORD,要
      給他岳父,所以他另外買一部BMW ;(提示99年6 月3 日
      檢察官補充理由書所附的賽亞公司帳戶交易明細予證人閱
      覽;(97年8 月11日現金存入賽亞公司帳戶有400 萬一筆
      、450 萬一筆、90萬兩筆、270 萬一筆,一共現金存入13
      00萬,這是誰存入賽亞公司帳戶?錢從哪裡來的?)是癸
      ○○存的,最後270 萬是我跟我母親借的錢,前面的1030
      萬是之前我們收的股款,在黃○○交出來的帳裡股款有欠
      缺,我叫C○○去跟午○○還是什麼人我忘記了,C○○
      拿到錢之後交給我,這是當時買賽亞的股款,當時我原本
      想不用拿,如果股東沒有繳股款,我買回股份時就不用給
      錢;(C○○拿到1030萬交給你,你放在什麼地方?)C
      ○○只拿1 千萬整數分幾筆給我,都是現金,我放在保險
      櫃,30萬是我放在保險櫃的預備款,我想補到整數,才向
      我母親借270 萬,湊足1300萬存入;(提示97年度偵字第
      29033 號卷A 第105-109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你跟調查員
      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審判長請證人看清楚再回答)實在
      ;(同上卷第116-123 頁,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
      在?)實在,我都照實講;(E○○後來為何列入釋出名
      單?)可能外面流言很多,當時外面說我們的左投有問題
      ,當時跟我們匿名檢舉的人很多,但是並沒有實質的證據
      ,是我們的猜測,第一個猜測是E○○上去投都輸,他是
      一個有實力的投手,I○○把他丟到二軍,但七、八月份
      他的二軍戰績跟陳家鴻一樣爛,另外是紀律問題,我們把
      宿舍當集中營管理,結果V○○、E○○幾個帶頭說我是
      獨裁者、共產黨,並向記者爆料,我認為是他們行為不檢
      點還爆料,而且球隊有管理匿名向我檢舉七個人打假球,
      有E○○、高瑋、謝佳賢、山豬林鴻遠、卯○○,但恰恰
      彭政閔不是我們球隊的,他們一起去喝酒,因為是管理檢
      舉的,可信度就很高,我只有檢舉的證據沒有其他證據,
      所以我把E○○列入釋出名單,最主要是他跟記者爆料說
      我是共產黨,後來他媽媽來找I○○,說我們沒有證據,
      他們要開記者會,並且要到法院告我們,當時I○○嚇到
      ,他來找我說給我一個建議不要上法庭,他說球隊要賣還
      鬧出這種事情,建議我撤回,所以我就說好;(你掌握E
      ○○MSN 的檢舉是什麼?)是人家用MSN 跟我檢舉,E○
      ○跟人家出去喝酒,回來隔天我們就輸球,當時二軍也有
      人在賭,我覺得連二軍都在賭,我很不滿;(子○○說,
      在北京你跟他說的是錄音資料?)是紀錄資料,不是錄音
      資料,是他記錯了,當時是我跟地○○在一起喝咖啡,子
      ○○不在場,他說是地○○跟他說的;(請求提示檢察官
      99年6 月3 日補充理由書賽亞公司97年交易明細予證人閱
      覽;該份交易明細,以天○○存入的款項有兩筆,以米迪
      亞公司名義存入的款項有五筆,表示說以天○○或以米迪
      亞公司名義存入並沒有問題,除8 月11日之外,於97年2
      月5 日現金存入250 萬、380 萬,97年5 月9 日現金存入
      500 萬,5 月16日現金存入200 萬,6 月10日現金存入55
      0 萬,6 月16日現金存入100 萬,6 月17日現金存入350
      萬,7 月9 日現金入800 萬,8 月15日現金存入399 萬8
      千元,請問這些現金存入款項的來源?)絕大多數是我,
      前面用黃○○名義存的也是我的錢,我的錢來源當然合法
      ,我們進賽亞之後,他們跟我借錢,說之後會有轉播權利
      金、廣告費會進來,我現金給黃○○的,現在在帳上找不
      到,不知道是不是被他污走,我還告他們,法院也判了,
      北院98年度司促字第32871 號,我告賽亞3430萬,士院本
      票裁定4 千萬,99年票字第8911號,都已經確定;(如果
      錢的來源是合法,為什麼不用你或米迪亞公司的名義,要
      用那麼多次現金存入?)賽亞很多股東,人家錢匯進來,
      如果說是股款,將來會有爭議,我作股票,都是用現金,
      我也有用匯款,如果有現金,我就存現金;(用現金存入
      ,是不是要切斷現金來源的查核?)沒有必要,49萬以上
      就要查核,現金存入也是要查核;(提示97年度聲搜字第
      3094號卷第153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檢察官剛才問你關於
      翻臉的譯文,其中中間的部分,你回答:我是沒想到說,
      會像他講的這麼翻臉啊,C○○回答:可是這樣是好事啊
      ,你又回答:當然啊,這樣子很好啊,你為何認為翻臉很
      好?)當然很好,這是唯一方法,可以讓股東的事情搬到
      檯面上的方法,因為我爆料,股東主動表示要退股這樣很
      好,只是沒想到他們事後獅子大開口;(你和C○○之間
      ,就球隊本身有任何資金往來嗎?)我只有發薪水給他,
      沒有資金往來;(你買米迪亞棒球隊的錢,是你自己的錢
      還是米迪亞公司的錢?)我自己的錢,沒有動用到米迪亞
      公司的資金,因為當時米迪亞公司已經要上市,米迪亞冠
      名棒球隊一年2 千萬,年底結帳,但還沒有結帳就出事,
      米迪亞發聲明稿停止一切贊助,所以米迪亞沒有錢流到賽
      亞公司,賽亞是我們的經銷商,米迪亞跟賽亞之間的帳是
      貨款的帳,跟棒球隊沒有關係;(癸○○介入賽亞的財務
      是你的指示?)是,他自己也不願意,是我請他幫忙,他
      去查帳還差點被打;(C○○介入賽亞公司是你的指示?
      )是,因為球隊打的是米迪亞的名字;(根據交易明細97
      年8 月7 日10萬元、9 月10月28萬元、9 月18日103 萬,
      是什麼錢?)金額很小而且有萬元的尾數,應該是貨款,
      我們透過賽亞賣導航機;(米迪亞統合行銷公司的股東是
      誰?)統合行銷只有一個股東,就是米迪亞公司,但是還
      沒有運作就關掉,9 月28日成立的目的是接手棒球隊,10
      月7 日出事之後,我們就改作通路;(照賽亞公司的交易
      明細,8 月29日米迪亞統合行銷公司匯給賽亞公司3 千萬
      ,這等於米迪亞公司的錢有流到賽亞公司?)這是統合行
      銷成立之後,要向賽亞買球隊的錢,當時還是籌備處,是
      從籌備處帳戶匯出的,後來聯盟不承認,錢有還米迪亞統
      合行銷;【審判長問:對證人天○○之證言有何意見?告
      以要旨;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
      :沒有意見。】」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14日上午審理筆
      錄),因如上述,證人兼被告天○○之證述,得悉何以際
      此複雜時刻被告C○○得獲得該BMW 車輛之用益,是堪玩
      味!且證人天○○所述關於款項部分,於97年8 月11日現
      金存入賽亞公司帳戶400 萬一筆、450 萬一筆、90萬兩筆
      、270 萬一筆,共現金存入1300萬等情,謂係癸○○所存
      ,且最後270 萬是施某向其母親所借者,前面1030萬元是
      之前所收股款等多項複雜不明之款項來往情事?然此證述
      與實際匯款人從蘆洲匯入者,明顯有間,是由C○○所取
      得交付之款項,並非實際從蘆洲相應之銀行匯入之款項,
      所述顯屬隨性;且所陳整個賽亞是個騙局,是被騙進去的
      ,掛公司名字,要我們負責,他們不付錢給球隊、啦啦隊
      等情,顯然欲蓋彌彰!此就被告天○○與C○○之監聽譯
      文觀察,稽之常情顯然不是此意,復與一般生活常情認知
      之交談模式者有極大之出入,也可確定。施某所辯,要無
      可採。至於被告E○○部分,E○○後來為何列入釋出名
      單亦為施某所明晰之該暴龍隊事務之一,無疑;何況,天
      ○○亦不否認的是球隊打的是米迪亞的名字情事,且97年
      8 月29日米迪亞統合行銷公司匯予賽亞公司3 千萬,足認
      為米迪亞公司款項流入賽亞公司,亦足確悉被告天○○之
      為他人處理事務情事者。
四二、證人午○○復證述略以:「(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
      卷C 第66頁予證人閱覽;證人卯○○於偵訊中向檢察官證
      稱:97年5 月黃○○帶我到嘉義某汽車旅館見午○○,當
      時午○○說買這個球隊經營目標就是要打放水球,要我配
      合,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我是有要找他配合打假球,但
      沒有他講的那麼離譜,我沒有說要把他下二軍,買球隊打
      放水球是我個人的想法,一開始我有這種想法,後來確實
      我也有做,我應該沒有跟他講,買球隊的目標就是要打放
      水球這句話,我應該不會跟球員講這種話;(你說你一開
      始就有買球隊打放水球的想法,這個想法在庭的人有沒有
      其他人知道?)沒有,天○○、C○○也不曉得,我沒有
      跟他們講;(G○○跟庚○○是同一個勢力或不同勢力的
      人?)同一個勢力;…(本案打放水球公帳內,打放水球
      下注簽賭賺的錢,以及公帳外你自己下注簽賭賺的錢,用
      到什麼地方去?)後來這些錢我都拿去繳球員的薪水;(
      打放水球球員的謝款?)也是從這邊來;(球員薪水是指
      哪個球隊球員的薪水?)米迪亞暴龍隊;(提示97年度偵
      字第29033 號卷A 第111 頁予證人閱覽;這是上海銀行97
      年8 月11日270 萬元存款憑條,是誰用現金存入的?)我
      弟弟酉○○;(誰指示酉○○存入該270 萬元?)我;(
      你知道酉○○到上海銀行哪個分行存入270 萬?)我不清
      楚,我只叫他去上海銀行存;(同上卷第111 頁反面,上
      海銀行97年8 月11日450 萬元存款憑條,是誰用現金存入
      ?)酉○○;(存款憑條上除酉○○外,還有記載辰○○
      ?)可能辰○○一起去吧,我是叫酉○○去,他可能帶辰
      ○○一起去;(誰指示酉○○存入該450 萬元?)我;(
      你知道酉○○跟辰○○到上海銀行哪個分行存入450 萬元
      ?)這我不清楚;(同上卷第112 頁及反面,這是上海銀
      行97年8 月11日400 萬元存款憑條,以及大額存款登記簿
      之紀錄,是誰用現金存入該400 萬元?)戌○○;(誰指
      示戌○○存入該400 萬元?)我;(你知不知道戌○○到
      上海銀行哪個分行存入該400 萬元?)我不知道,我沒問
      ;(提示法院卷十七99年6 月3 日補充理由書所附之賽亞
      公司上海銀行帳戶明細予證人閱覽;依你所述,是你指示
      戌○○、酉○○至上海銀行於97年8 月11日分別存入400
      萬、450 萬、270 萬,依照上海銀行帳戶交易明細,97年
      8 月11日現金存入帳戶的400 萬、450 萬、270 萬,均各
      只有一筆,該交易明細上該日存入的400 萬、450 萬、27
      0 萬,是不是就是剛才給你看的三張存款憑條存入的?)
      是;(依你所述及交易明細所示,戌○○於該日在上海銀
      行存入400 萬元之櫃員代號是322869,同日12時18分19秒
      ,於同一個櫃員代號322869有存入90萬元,該90萬元是誰
      存入上海銀行帳戶?)想不起來,但我知道我那天總共要
      存入1300萬,有兩筆90萬,加上上開400 萬、450 萬、27
      0 萬,總共1300萬;(依照交易明細,97年8 月11日11時
      28分25秒,於上海銀行櫃員代號23851 存入90萬元,你記
      得這90萬元是誰存入的?)這筆我也忘記了,兩筆90萬是
      我存的還是叫人去存的,我想不起來,我記得有一筆是我
      自己去存的,但是哪一筆記不清楚;(誰向你要求於該日
      現金存入1300萬到賽亞公司銀行帳戶?)當時要支付球員
      的薪水以及一些費用,那時候C○○打電話給我,當時我
      還有一些股金沒有進去,他問我怎麼辦;(請求提示97年
      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218 頁下下下一頁予證人閱覽;
      你指示存入賽亞帳戶1300萬元的前一天,於97年8 月10日
      13時41分14秒,有一通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第
      一通是我跟戌○○的對話,我叫他去跟S○○拿錢,就這
      1300萬元;(後來戌○○跟S○○拿錢有無拿到1300萬?
      )有;(戌○○拿到1300萬後交給誰?)我忘記了,這些
      錢就是明天要付出去的,戌○○好像有拿來給我,我拿到
      後放哪裡我忘記了;(97年8 月11日你如何交付這1300萬
      給戌○○、酉○○等人?)我記得本來要整筆拿給C○○
      ,約在鑫總要拿給他,他自己一個人過來,他說他一個人
      怎麼拿這些錢,叫我乾脆叫人匯到賽亞公司戶頭;(所以
      該1300萬元現金是你直接交給戌○○、酉○○等人?)是
      ;(97年8 月10日你指示戌○○從S○○那邊領取的1300
      萬元的資金來源是什麼?)有的是我那時候打假球的錢,
      我不知道夠不夠1300萬元,我有跟J○○說請他準備一些
      錢,我要湊足1300萬;(所以該1300萬有包括打放水球公
      帳的錢?)是;(1300萬全部都是嗎?還是只有一部分?
      )不是全部都是,有的是我跟J○○借的;(提97年度偵
      字第29033 號卷B 第286-287 頁及第167 頁及反面之監聽
      譯文予證人閱覽;關於監聽譯文中酉○○於97年7 月25日
      拿一盒裝有現金的喜餅給C○○,你跟檢察官說:因為我
      有跟S○○拿1300萬元,我之前是給C○○1120萬元,我
      在出國前再請酉○○拿剩下的180 萬元現金裝在喜餅盒給
      C○○,事實是否如此?)是,錢有點亂,有的我現在想
      不起來,我之前有給C○○1120萬,後來有拿180 萬叫酉
      ○○拿給C○○;(依你所述,你97年7 月25日之前有派
      人跟S○○拿1300萬元,97年8 月10日派戌○○跟S○○
      拿另外一筆1300萬元,你的意思是否如此?)應該是一筆
      而已,只是時間上我可能忘記了,我只跟S○○拿過一次
      1300萬,97年8 月11日我存入賽亞公司的1300萬是跟S○
      ○拿的,之前我拿給C○○的1120萬及我弟弟給他的180
      萬,是我另外跟台中的朋友以房子抵押借錢,兩者時間很
      接近,所以我記不起來哪一筆是哪一筆,監聽譯文中97年
      8 月10日我有叫戌○○去拿錢,所以可以確定是跟S○○
      拿的;(所以依你所述,你於偵訊中跟檢察官說:「因我
      有跟S○○拿1300萬元,我之前是給C○○1120萬元,我
      在出國前,再請酉○○拿剩下的180 萬元給C○○」,這
      句話的前面、後面指的是不同筆的1300萬?);對,應該
      有兩筆1300萬,我拿給C○○的錢,有一部是我要繳的股
      金,這部分的錢有點亂,我要修正上開偵查中所講的,應
      該今天講的才對;(你給C○○的1120萬,還有請酉○○
      拿給C○○的180 萬,有沒有包括打放水球公帳的錢?)
      這兩筆應該沒有;(這兩筆有沒有包括公帳外,你自己下
      注簽賭賺的錢?)沒有,都是房子抵押借來的;(提示97
      年度偵字第34321 號卷第11頁及反面予證人閱覽;你交代
      巳○○於97年9 月10日匯款200 萬元、9 月11日匯款300
      萬元、97年9 月12日匯款300 萬元、200 萬元給天○○共
      1 千萬元,事實是否如此?)是;(這1 千萬元的資金來
      源?)當時我們要退股,天○○開2 千萬的票給J○○他
      們有過,這1 千萬是要給G○○的支票款,他沒有錢跟我
      借的;(這1 千萬元的資金來源,有沒有包括打放水球公
      帳內的錢及公帳外你自己下注簽賭賺的錢?)都沒有;(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128 頁、142 頁予證人
      閱覽;C○○於偵查中跟檢察官、調查員說,有到鑫總車
      行向你拿到現金,請問事實是否如此?)C○○有拿過錢
      ;(C○○在鑫總車行向你拿過幾次現金?每次拿多少錢
      ?何時拿的?)忘記了,幾次記不起來,除了剛才所提的
      1300萬,但當天C○○實際沒有拿走之外,也有幾次,但
      時間金額忘記了,都是現金,剛開始的時候要交股金,天
      ○○說要現金;(除了剛才所提的1300萬,但當天C○○
      實際沒有拿走之外,C○○到鑫總車行向你拿現金的資金
      來源?)我要拿進去的是股金,當時我不確定有多少錢,
      所以我慢慢籌,金額都不大,沒有賭資、公帳,因為那時
      候都還沒有開始(請求提示法院卷十六97年5 月25日一軍
      第120 場例行賽的比賽記錄聯盟網路列印資料予證人閱覽
      ;你看得懂聯盟比賽的格式及內容嗎?)看得懂;(第12
      0 場例行賽是否為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場次?)是,
      原本我之前最早講的97年5 月28日那場,應該是97年5 月
      25日新莊球場兄弟對米迪亞這場。就是未○○、申○○交
      接沒有多久,當時我還請申○○趕回球場。因為之前調查
      局做筆錄時,可能D○○他們記錯了,調查局整理的時候
      ,…,我現在確認是97年5 月25日,這場球我印象很深刻
      ,因為先發投手是V○○,那一天有計劃原本要他打放水
      球,結果那天他投一局手流血,導致球沾到血跡被裁判請
      下場,說血沾到球會影響打者視線,後來他只投一局,後
      來也是有打放水球,之後就換Z○○上去投三局,後來P
      ○○、最後E○○收尾。我對這場球印象深刻,因為Z○
      ○那時候還沒有談好,所以那天他沒有放水,我們排他,
      因為他當時成績沒有很好,讓他下場看會不會讓對方得分
      ,沒想到他沒有失分,那天也不算他投得好,因為兄弟也
      放水,兄弟不揮棒,我們就保送,我們換P○○上場,結
      果投三局只失一分,我們著急就打電話叫管理未○○要換
      E○○上去,我記得E○○還討價還價,就是上次說的10
      0 萬那次,E○○投的第一局沒有失分,我們就打電話進
      去叫管理跟E○○談,後來談成100 萬,E○○在第九局
      開始失分,那場米迪亞暴龍隊輸了,我們賭贏了;那天原
      本有計畫要打放水球,我們談好…、宇○○、E○○、…
      ,只有Z○○當天沒有談好。…E○○是庚○○那邊的人
      給的,我向S○○拿,庚○○叫人到我這邊來拿,我忘記
      來拿的人是誰,但我有叫S○○記起來誰拿多少錢;(S
      ○○是在什麼東西是把誰拿多少錢記起來?)她用一張紙
      隨便記起來,不是用筆記本,我記起來的用意是要給庚○
      ○發給球員,看誰拿多少錢。當時未○○跟申○○剛交接
      而已,怕未○○對一些球員不認識,球員嚇到不敢拿,所
      以還是由申○○出面跟球員接觸;(你看到S○○在一張
      紙上把哪位球員記起來拿多少錢?)當時我只叫她記姓而
      已,本來她問我時,我有跟她說全名,後來我叫她把名字
      劃掉,她說姓陳的有好幾個怎麼辦,我說看數字就知道。
      記下來的球員有…宇○○、…、E○○,只有記97年5 月
      25日這一場;(你有沒有看到S○○在紙上把Z○○或顏
      記下來?)沒有;(你跟宇○○、…、E○○、Z○○,
      有沒有任何仇恨?)沒有,我不會隨便冤枉人,我不會隨
      便講別人,有就有,沒有就沒有,整個球隊裡頭都沒有人
      跟我有仇,我接觸的球員他們不答應,我也沒有勉強他們
      ;(你跟J○○、S○○、庚○○、未○○,有沒有任何
      仇恨?)都沒有;(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B 第21
      8-224 頁予證人閱覽;(你在調查局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
      ?)除了97年5 月28日更正為97年5 月25日那場外,其餘
      都正確;(同上卷第262-264 頁反面,你在調查局講的話
      內容實不實在?)實在,除了更正97年5 月28日為97年5
      月25日外,其餘都實在;…(同上卷第266-270 頁,你跟
      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除更正97年5 月28日為97
      年5 月25日外,均實在。…,97年5 月25日我特別有印象
      ,…,E○○討價還價;(同上卷第309 頁,你跟檢察官
      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
      3 號卷C 第119-121 頁予證人閱覽;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
      容實不實在?)實在;(同上卷第143-148 頁,你跟調查
      員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確定是97年5 月25日
      打放水球;【審判長諭知:休庭十分鐘。】(同上卷第15
      0-152 頁,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
      同上卷第249-251 頁,你在調查局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
      )實在;(提示97年度偵字第30110 號卷第41-45 頁予證
      人閱覽;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同
      上卷第49-50 頁,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
      在;(同上卷第52頁,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
      )實在;(同上卷第93-96 頁,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實
      不實在?)實在;(天○○、C○○、癸○○於審理中跟
      法官說,97年8 月11日存入賽亞公司帳戶的1300萬元,其
      中1030萬元是天○○從他的保管箱拿出來交給C○○,C
      ○○再轉交給癸○○,以現金存入賽亞公司帳戶,後來發
      現還差270 萬,所以天○○跟他媽媽借270 萬,再轉交給
      癸○○存入賽亞公司帳戶,跟你說的不一樣,請問事實為
      何?)我不清楚他們講的,我也不知道他們有這筆錢,97
      年8 月11日我確實有存這些錢進去。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
      存錢,但97年8 月11日我的確存入1300萬進去,是透過我
      弟弟存進去的。】」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23日上午審理
      筆錄),因依上述證人午○○之證述可悉,其首先提及者
      ,乃本案打放水球之公帳內,打放水球下注簽賭賺的錢,
      及公帳外伊自己下注簽賭賺的錢,後來這些錢伊都用到拿
      去繳米迪亞暴龍隊球員薪水,以及打放水球球員之謝款,
      合先說明,假球收入之款項去處之一;且經其指示被告酉
      ○○、辰○○同往上海銀行存入270 萬元、450 萬元、而
      戌○○存入400 萬元,以及另外有兩筆90萬之情,合計1,
      300 萬元者,其中戌○○向被告S○○取款過程以及匯入
      款項之過程均甚明確,已無疑問;且係被告C○○電話告
      知匯入賽亞公司,且通知係為支付球員薪水以及一些費用
      等,有匯款前一日之電話通訊監察譯文,經檢察官於交互
      詰問中逐一勾稽明確在卷,毋庸爭執。更且該項款項來源
      部分,有包括打放水球公帳的錢;午○○亦且證述為有的
      是那時候打假球的錢,不知道夠不夠1300萬元,有跟J○
      ○說請他準備一些錢,要湊足1300萬等;又何以被告午○
      ○要以喜餅盒裝入180 萬元鉅款由被告酉○○交予被告C
      ○○?被告C○○亦未能為適切之說明,顯然是在彌縫不
      法款項之取得;若果為股金之情,何以款項之交付如斯神
      秘,有不合於常情之舉動。再者,被告午○○交代巳○○
      於97年9 月10日匯款200 萬元、9 月11日匯款300 萬元、
      97年9 月12日匯款300 萬元、200 萬元分別給天○○共1
      千萬元,就時程上其中更深值懷疑,被告天○○於97年7
      月25日爆料後,即不在做任何之積極舉措防堵,對Y○○
      ○○之通知查處,亦置若罔聞,其中多次獲取巨額款項,
      此情又屬為何?均未具被告C○○、天○○,以及為其2
      被告管帳之證人癸○○等提出慎密且足供採信之理由,足
      認此等款項與打假情球間之密接性存在,要毋庸疑!而被
      告C○○何以又到被告亥○○開設之鑫總車行向拿取現金
      ,此與股金應存入銀行直接為匯入動作即可,又何需若此
      波折謂為要取得現金?另者,起訴所指假球場次部分,起
      訴元所指為97年5 月28日部分,並經證人即被告午○○更
      正確為97年5 月25日部分【本院按:此部分,詳如事實欄
      暨附表記載詳目。】,並足為被告宇○○、E○○等不利
      之認定,亦屬該當起訴要件所指,核與證人S○○證述其
      紀錄交付款項予球員者,以及如下所述關於97年5 月25日
      之賽事情形,復無差池之處,均足憑信。
四三、證人申○○證述略以:「(請求提示法院卷十六第120 場
      一軍例行賽97年5 月25日新莊球場兄弟對米迪亞暴龍隊之
      聯盟比賽紀錄網路列印資料予證人閱覽;第120 場一軍例
      行賽的聯盟網路列印資料格式你看得懂嗎?)我看得懂;
      (第120 場一軍例行賽,是不是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
      場次?)我看該資料應該是,有配合的都有上場;(請說
      明這場球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的詳細經過?)我記得這
      場次V○○手有受傷換下來,他的手流血,大會說血在球
      場會影響打擊,當時我在一軍,我記得最後是換E○○才
      輸下來;(這場球你有負責傳遞打放水球的訊息給球員嗎
      ?)我記得有;(這一場除了你還有誰負責傳遞打放水球
      的訊息?)我會傳遞訊息給丁○○,丁○○跟外籍球員講
      ;(這一場你有負責傳遞打放水球的訊息給本國籍球員嗎
      ?)有,本國籍球員有…E○○,宇○○我不太記得;(
      這場球你有負責拿打放水球的謝金給球員嗎?)這場如果
      有過的話會分紅,E○○、Z○○我沒有親自拿過謝金給
      他們…。【辯護人均稱:請求申○○、午○○反詰問部分
      均於下午進行。被告Z○○稱:下午請假,對證人證言之
      意見於下次開庭時表示。】」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23日
      上午審理筆錄),依據上述證人申○○證述,其為負責傳
      遞打放水球的訊息給球員者,而且關於例行賽部分,有配
      合的都有上場等,初可確信【並詳下述同日下午之筆錄證
      述】。
四四、證人申○○證述略以:「【辯護人W○○律師稱:請求隔
      離訊問。審判長諭知:請證人午○○暫離庭。】(你今天
      為何突然來到法庭?)午○○叫我來的;(午○○為什麼
      叫你來?)他叫我來說明這一場球賽,就是97年5 月25日
      這場;(你有問他說為何需要來說明這場球賽嗎?)我沒
      有問;(他有跟你說明嗎?)他只是叫我過來,他沒有明
      說什麼原因,他只叫我來說明這場球賽的經過;(本案發
      生至今這麼久,你今天要來作證,你還記得97年5 月25日
      那天的球賽經過嗎?)當中有些特殊情況我會記得,但有
      些細節我不記得;(你能不能再說明一次,哪些是你記得
      的特殊情況?)我記得那天V○○的手有受傷,當時是5
      月底,應該是我跟未○○交接的時候,那時候我會去球場
      幫忙交接一些事務,但是當天的訊號是我打的,還是未○
      ○打的,我不太記得;【本院按:被告P○○、V○○業
      已經認罪,此部分之詰問內容,略去。】……8 、9 月時
      ,我在二軍時,一樣是我在傳達訊號,就是在宿舍告訴他
      們,未○○是在球場佩戴訊號;……我只是不記得當時是
      我還是未○○擔任一軍管理,但是在交接中,我也會去球
      場,有一、兩次;……檯面下就是有關打假球的部分,我
      交接…跟E○○給他,這個很快,就是跟他說,我也有跟
      …、E○○說,以後由未○○負責;(黃○○到庭作證說
      ,他離職之前97年4 月就把你調到二軍,你剛才說你交接
      只有一兩個禮拜,97年5 月25日已經距離一個多月,為何
      還需要交接?)【檢察官異議:黃○○的證詞係屬虛偽,
      不能拿來當作前提。審判長諭知:黃○○證詞的虛偽否與
      由合議庭決定,本件是依黃○○之證詞,請證人說明交接
      情況。】我事實上並沒有跟著一軍到各個球場比賽,但是
      有時候我也是要到球場幫忙一些雜務;(你已經不是一軍
      管理,在比賽時可否待在球員休息室?)比賽之前可以,
      比賽開始就不可以;…【審判長諭知證人申○○部分交互
      詰問完畢,問:對證人申○○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
      ;被告天○○答:沒有意見。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沒有
      意見。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
      沒有意見。…被告宇○○答:證人說的不實在。午○○說
      曾經在一個小房間拿打放水球的20萬給我,而且我退還給
      申○○,但是我從來沒有拿過這個錢,更不可能退錢,他
      說的交錢過程前後不一致。被告E○○答:他說的不實在
      。…證人申○○稱:…宇○○拿了以後有退,因為他不想
      錢放在身上,有些細節我沒有辦法交代清楚,但這些人確
      定都有;Z○○、E○○我並沒有親手交過錢給他們。】
      」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23日下午審理筆錄),依據如上
      證人申○○之證述,可知其為交接之際,有交代球員之經
      過綦詳即E○○有參與附表編號二之假球部分,以及初步
      可以憑信者,被告宇○○有收取款項之情【詳參如下證述
      】。再而,【檢察官針對宇○○部分聲請補充詰問】;證
      人申○○證述略以:「(你上次作證說宇○○拿了20萬以
      後,寄放在你這邊?)他不是寄放我這邊,他是退還給午
      ○○;(提示99年5 月4 日申○○的書面陳述予證人閱覽
      ;你在書面陳述記載,宇○○在一家鋼琴酒吧有收下10萬
      《正確金額忘了》,但胡希望錢寄放在午○○那又退回,
      所以實際上胡還是沒有收到錢,但胡確實有配合打放水球
      ,事實是否如此?)是;(錢最後還是寄放在你那裡?)
      我有交給午○○。當時宇○○要用錢了,我有跟午○○拿
      錢要給宇○○,當時宇○○下南部我沒遇到,後來午○○
      跟我說,先不要拿給他,這部分我之前有說過;(被告宇
      ○○問:我最後有沒有拿到錢?)沒有,中間的過程就是
      我剛才所講的…;被告宇○○答:證人所言不實。」等語
      (見本院99年6 月23日下午審理筆錄),是依據證人即被
      告申○○之層級性論述可知,並非不足為被告宇○○不利
      之認定。
四五、證人午○○復證述略以:「(當時是誰找你投資米迪亞暴
      龍隊?)黃○○;(不是天○○找你投資?)不是;(你
      是自己投資米迪亞暴龍隊?)是,就我的部分是我自己投
      資;(你所投資的部分有沒有掛在天○○的股份裡?)沒
      有;(你與天○○是各自投資?)是;(依你投資的比例
      應該出資多少錢?)4 千萬左右;(今日上午你作證稱,
      有兩筆各1300萬元,合計2600萬,該部分是不是屬於你應
      該出資的股金?)是;(剩下的1400萬,你已經出資了嗎
      ?)有,我總共拿了4 千萬出來,最後1 千萬就是我拿出
      來給天○○過票用的,就是巳○○的匯款;(你拿錢出來
      時,你會跟天○○或C○○講錢的來源嗎?)沒有;(你
      在99年3 月24日審理時證述,你球賽賺的錢有列為公帳,
      該公帳是誰的公帳?)剛開始我有找G○○、J○○出資
      一人300 萬到外面下注,跟買球隊不一樣,但後來都沒有
      人拿錢出來,我就跟J○○說,那以後球隊的薪資要從哪
      裡來,我說我一定要想辦法賺回來,才有辦法支付薪資,
      但談得沒有結果,原本J○○有答應,說錢讓S○○管,
      後來他們都沒拿錢出來,我自己就下去做假球,我下注賺
      的幾百萬就交給S○○,剛開始公帳裡面的錢都是我拿出
      來的,公帳就是我們講好賭博的基金;(你剛才所說的公
      帳,與天○○、C○○、賽亞公司、米迪亞公司,有關係
      嗎?)沒有關係;(你在99年5 月19日審理時證述,天○
      ○、C○○不曉得你在運作打放水球,起訴書所載的時間
      ,他們是否都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我從
      頭到尾都沒有告訴過他們,他們知道球隊有問題,有質疑
      過我,但我沒有承認;(你剛才提到你拿出4 千萬股金,
      除最後1 千萬之外,其餘3 千萬是如何拿出來的?)我自
      己也搞得亂七八糟,現在記不起來,但我能確定的是我當
      時籌的錢就是這個數字;我跟J○○拿的1300萬,約有95
      0 萬是打假球的錢,這1300萬算是我跟公帳借,以後要還
      ,另外1300萬是我抵押房子向台中的朋友借的,最後1 千
      萬是叫巳○○匯給天○○,剩下的400 萬,是零零落落,
      有錢就給他,100 萬、150 萬等分好幾次給C○○;(何
      把股金拿給C○○?)這是我要繳的股金,當時因為球隊
      要用的錢不夠了,天○○叫C○○來催我,C○○拿的股
      金要交給天○○;(在你印象中,天○○有沒有借過你錢
      ?)沒有,也沒有幫我代墊什麼錢;(你跟檢察官說在97
      年7 月25日之前,你有交付1120萬左右的資金,並在7 月
      25日交付180 萬元的現金給C○○,你之前為何會交付11
      20萬元左右的股金?如何計算?)我借多少錢不會存下來
      ,要給人家的錢會先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湊到1120萬,
      當時有這麼多錢,就先拿出來;(無聽說天○○或C○○
      有在查球隊的事?)有,當時C○○有時候會打電話問我
      一些奇奇怪怪的事,監聽譯文也看得出來,我都是告訴他
      們比較正面的,例如他問我球隊最近怎麼會有一些奇奇怪
      怪的,我就說想辦法盯好他們;(米迪亞暴龍隊的職員、
      教練、領隊、管理,有哪些人是你指派的?)管理是我介
      紹進去的;(你從何時開始運作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球?
      )忘記了;(你怎麼決定哪一場球賽要打放水球?)要看
      對方派的投手;(被告宇○○問:你上次作證說有拿20萬
      元給我,我有退還給申○○,申○○有退還給你嗎?)我
      在鋼琴酒吧有拿現金給宇○○,他是不是退還給申○○我
      現在忘記了;(被告宇○○問:我怎麼配合打假球?)我
      指示他,錄影帶調出來就可以看得很清楚,連中華聯盟都
      打電話到球團罵,球投得很離譜,他還拿球棒亂揮。」等
      語(見本院99年6 月23日下午審理筆錄),因如上述,就
      投資米迪亞暴龍隊資金部分,午○○與天○○係各自投資
      ,股份分立,且午○○案件爆發後亦由巳○○匯款匯出1
      千萬用來給天○○過票用的,是不管午○○有無跟天○○
      或C○○說明錢的來源,此匯入之款項是可以被確認的;
      而該款項復係以公帳裡面的錢都拿出來的,公帳就是午○
      ○賭博之基金內容,固然午○○證述公帳,與天○○、C
      ○○、賽亞公司、米迪亞公司,沒有關係,然不可否認其
      匯予天○○部分係為過票所用,而該過票復為該米迪亞棒
      球隊開銷以及球員薪資之所用,則無疑問;何況被告天○
      ○、C○○等對於有質疑假球案部分,起碼於天○○報料
      後已知悉,故不為積極性之作為,復收取該由午○○集團
      方所匯入之鉅額款項部分,則可以明確認定。至辯護人顧
      定軒律師關於被告P○○犯行部分,以及辯護人W○○律
      師關於被告V○○犯行部分詰問證人午○○之經過,因被
      告P○○、V○○業就檢察官起訴部分為認罪之答辯,茲
      就此部分詰問部分,為免庸贅,應予略去。
四六、證人B○○證述略以:「(你認不認識天○○?C○○?
      Z○○?宇○○、P○○、V○○、E○○?)天○○認
      識,C○○不認識,Z○○認識,宇○○、P○○、V○
      ○、E○○認識;(午○○是不是曾經給過你10萬元?)
      是;(請說明你收下午○○給你10萬元的詳細過程?)我
      當時是米迪亞暴龍隊的野手,從誠泰COBRAS眼鏡蛇開始,
      管理小林跟我說午○○是老闆,叫我到宿舍14樓去,當時
      球季已經開始、是例行賽,之前已經叫我上去過幾次,其
      中有一次午○○拿現金10萬元給我,他只說:這錢給你,
      你這陣子表現不錯;(之前叫你上去幾次跟你談什麼話?
      )慰問的話,問我最近打得好不好之類的話,其他沒有什
      麼印象;(這10萬元你有沒有收?)當下我有收,但後來
      我有還,當時我以為是球隊的獎金,但後來問其他隊友,
      他們說沒有收到這筆獎金,我就還給小林,請他轉給午○
      ○,隔幾天還已經不記得。當時我問的隊友是戊○○、陳
      家鴻;(米迪亞暴龍隊的獎金,發放的方式為何?)以成
      績發放,有時候是教練、有時候是管理,是以現金發放;
      (午○○是教練或管理嗎?)剛開始我也不認識午○○,
      管理跟我說他是老闆,我一直以為他是老闆;(米迪亞暴
      龍隊的教練或管理,發放獎金是在什麼場合發放?)我印
      象中是在宿舍的客廳;(發放獎金時現場會有誰?)管理
      、領獎金的人,有時會有隊友;(你剛說教練也會發放獎
      金,教練會不會在現場?)不一定;(關於這10萬元的事
      情,你有沒有跟當時的領隊黃○○說?)我有告訴他,我
      當時跟他說,我有收到10萬元,我說這筆錢我覺得收下很
      奇怪,好像是私下給我的,我說想把10萬元還給天○○,
      因為我知道該筆錢不是獎金;(你有沒有跟黃○○說從何
      人手中拿到該筆錢?)有,我說老闆給我這筆錢,當時有
      沒有說老闆是誰,我沒有什麼印象;(你跟黃○○說:老
      闆給我這筆錢,黃○○有沒有問你老闆是誰?)沒有;(
      午○○給你這10萬元時,給錢的現場有誰?)我、午○○
      跟另外一個人,那個人是誰我不知道,應該是午○○的人
      ,申○○不在場;(另外那個人是不是米迪亞暴龍隊的職
      員或球員?)沒看過;(米迪亞暴龍隊的老闆是誰?)午
      ○○、天○○;(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C 第62-6
      4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你在調查局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
      )實在;(同上卷第62頁反面,你跟調查員說,米迪亞暴
      龍隊的老闆是天○○,股東我只知道午○○一人,請問事
      實是否如此?)是;(同上卷第63頁,你跟調查員說,第
      二次跟午○○見面時,他要求我配合打放水球,並表示會
      給我額外每個月多10萬元的獎金,申○○於97年4 月在宿
      舍告訴我:明天比賽為公司輕鬆打,不需要太盡力,你也
      認為就是暗示要配合打放水球,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是
      ;(同上卷第63頁反面,你跟調查員說:我有將午○○給
      你10萬元,要你配合打放水球一事告訴陳家鴻及領隊黃○
      ○,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是;(同上卷第63頁反面及64
      頁,另外你還告訴黃○○,原以為這筆錢是球隊獎金,但
      因為該獎金並非公開頒發,我深覺不妥,請問事實是否如
      此?)是;(同上卷第69-70 頁,你跟檢察官講的話內容
      實不實在?)實在;(你跟檢察官說,當時以為是獎金,
      但回去越想越不妥,因為獎金應該是用公開發放的方式,
      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是;(你知道米迪亞暴龍隊打放水
      球的本國籍球員有哪些?)我不知道;(你那時候有聽說
      米迪亞暴龍隊的球員打放水球嗎?)球員會討論;(哪些
      球員討論這個話題?)比較熟的隊友,陳家鴻、高瑋、卯
      ○○、黃仕豪、陳致鵬;(你有沒有跟宇○○、P○○、
      V○○、Z○○、E○○討論這些話題?)沒有;(你知
      不知道申○○或未○○打放水球的訊號?)知道;(你怎
      麼知道?)小林申○○告訴我的,未○○這個人我比較沒
      有印象;(你知道申○○打放水球的訊號給哪些球員?)
      我不知道;(你剛說米迪亞的老闆是天○○、午○○,你
      如何認定?)天○○之前是公開的老闆,誠泰解散後,媒
      體報導天○○要買下我們球隊,所以我認定他是老闆,午
      ○○是小林跟我說他是老闆;(除了你剛說的10萬元獎金
      ,你還有無從球隊領過薪水以外的獎金?)有,一般比賽
      的獎金,領過幾次忘記了,金額不一定,有時候好的時候
      快要到10萬,有時候一、兩萬;(你有沒有從天○○手中
      領過獎金?)沒有;(你剛為什麼說告訴領隊黃○○,想
      要把錢還給天○○?)我是跟黃○○說把錢還給老闆,我
      所指的老闆是指午○○,剛才說天○○是口誤;【辯護人
      顧定軒律師答:C○○、P○○部分,均沒有問題。】(
      依你所述,當時申○○跟你說午○○是老闆,所以你跟黃
      ○○說要把10萬元還給老闆,你在調查局為什麼說米迪亞
      暴龍隊的老闆天○○,股東我只知道午○○一人?)在球
      季還沒有開打之前,我在媒體看到天○○的名字,我一直
      以為老闆是天○○,後來小林跟我說午○○是老闆,我才
      知道還有另一個老闆;之前我跟午○○談過薪資的問題,
      他跟我說他是股東之一,所以我才認為他是股東;(天○
      ○這個人你有沒有親自看過?在什麼場合?)有,我們剛
      開始成立時,在餐廳吃飯時見過他,在球場也有看過他,
      他幫我們打氣加油,沒有私下場合見過面;(依I○○證
      述,在球場球員休息室就會發幾千元的紅包,有無這種情
      況?)沒有印象;(I○○並提到,有依表現記點月底時
      匯款獎金?)沒有印象;(在宿舍領獎金時,是大家一起
      還是個別?)都有,我剛才說的是我自己看到的情況,也
      有別人領獎金我不在場的時候;(你確實知道午○○的名
      字是何時?)忘記了;(你除了叫午○○老闆外,有無聽
      過其他人如何稱呼他?)沒有,我都叫他老闆,沒有聽到
      別人怎麼稱呼他;(你跟黃○○說要還10萬元時,主觀上
      有無認為錢是要還給天○○?)沒有;(你與黃○○言談
      中,有無提到老闆是誰?你們所指的老闆是否同一人?)
      我不清楚;【審判長問:對證人B○○之證言有何意見?
      告以要旨;辯護人許隨譯律師答:辯論時一併表示;被告
      C○○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與被告C○
      ○、P○○均無關】」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28日上午審
      理筆錄),因就證人B○○之證述觀之,其確實有收取被
      告午○○所交付而非公開方式發放之10萬元,並就收取之
      經過為之詳述在卷,然實際上屬莫名之款項,故事後有退
      還;其並知悉暴龍棒球隊老闆之屬天○○,而午○○之屬
      「公司」之股東,自非可以口誤而為隨性;又打假球之暗
      示部分,證人B○○亦知悉在卷,因此,其所獲取之10萬
      元款項者,其性質為何?即可推知也!更且稽之一般常情
      發放獎金之情形當屬公開為之,一方面可以鼓勵士氣,振
      奮團隊精神,而非採取若斯祕密之方式而為,除非坊間所
      言除非「有鬼」!且其亦明晰有打假球之情,球員間並會
      加以討論,則檢察官訊以知悉何人者,則採保留之態度,
      這部分應係為迴護之詞,此稽之其所為對未經起訴或為緩
      起訴者則可明確說出何人,然對起訴之本件球員被告部份
      則採取不合作之證述,應可知悉箇中因子。
四七、證人N○○證述略以:「【本院按:關於被告P○○部分
      ,因其就起訴所指犯行已為認罪答辯,故就此證人有關被
      告P○○部分,從略用免庸贅,合併說明。檢察官稱:關
      於打放水球的球員,檢方於偵查中一貫通常的立場,如被
      告坦承犯行,則會給與緩起訴,如兄弟象隊球員王勁力、
      吳保賢、La new熊隊黃俊中,打多場放水球,甚至遭檢察
      官聲請羈押獲准,惟坦承犯行,均為檢察官緩起訴,甚至
      如兄弟象隊球員陳懷山、買嘉瑞,坦承犯行後,檢察官甚
      至認為犯罪情節較輕,而給與職權不起訴,公訴檢察官在
      此,僅是就檢方偵查中的通常立場予以說明,公訴檢察官
      並不保證或承諾,檢察官於偵查中之具體案件,就特定被
      告,是否一定為緩起訴或職權不起訴,這要由承辦的偵查
      檢察官做決定。關於被告V○○於本案,檢察官認定係基
      於一個詐欺犯意,接續為本案起訴之放水球犯行(包括第
      120 場例行賽),及證人辛○○所證述之第159 場、第18
      7 場例行賽(共自辛○○取得相當於新臺幣5 萬多元之利
      益),請貴院就第159 場、第187 場例行賽,一併列入予
      以判決,如被告V○○全部認罪(包括第120 場、第159
      場、第187 場),則檢察官同意給與緩刑。審判長問:對
      於檢察官所言有何意見?: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捨棄對
      證人辛○○之反詰問,被告P○○請求以簡式審判程序審
      理。辯護人W○○律師答:V○○願意認罪,捨棄對證人
      辛○○之反詰問,對檢察官主張的事實不爭執,請求以簡
      式審判程序審理。檢察官稱:不聲請再行傳喚證人辛○○
      ,對被告P○○、V○○以簡式審判程序審理沒有意見。
      】」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28日下午審理筆錄),是就此
      部分關於被告P○○、V○○部分,均參本院另行以簡式
      審判程序之判決,附帶說明。
四八、證人子○○證述略以:「(提示檢察官99年5 月24日補充
      理由書所附之中華職棒聯盟98年6 月1 日回函「法院卷十
      六」予證人閱覽;這是不是職棒聯盟回函給板橋地檢署的
      公文?)是;(該回函有一個米迪亞暴龍隊的中華職棒棒
      球大聯盟球團(職)球員97年2 月註冊表,這是不是米迪
      亞暴龍隊向職棒聯盟陳報的註冊球員、教練、管理等人員
      ?)是;(該註冊表之球員欄包括投手、捕手、內外野手
      、練習生等,事實是否如此?)依照上面的表格,是這樣
      沒錯,這是正式的文件,提供給各球隊使用;(練習生在
      球隊的定位為何?負責什麼事情?正式球賽比賽中是否可
      以自由出入球場?)練習生在球隊主要是協助球隊在球場
      的雜務,包括運送球、球具,有需要時,在練習時做必要
      的協助,練習生可以進出球員休息室,在比賽過程中會紀
      錄對方投手投球的狀況,提供給教練做參考,進到球場後
      就不允許再自由出入球場,如果要把練習的球帶離球場,
      要在第五局以後,在聯盟人員的陪同下才可以出去把球送
      到巴士,任一位球員進入到球場以後,如果有事需要離開
      球場,需要總教練簽名才可以離開,例如第二天先發或生
      病需要休息,主要是為了防弊,以及球員行動狀況的掌握
      及安全。練習生不算球員、職員,是協助球隊的雜務,練
      習生會不會進入二軍,還是要看各球隊有無培訓的計畫;
      (一軍的練習生可否兼任二軍的管理?)應該不會,練習
      生就是協助球場,管理是另外;(球團要指派一軍練習生
      兼任二軍管理,有無違反聯盟規定?)沒有規定,到目前
      為止,二軍的人手沒有這麼多,球隊如果用這種名目協助
      二軍的管理,也沒有違反規定,只是如何登錄的問題,我
      沒有特別注意,所以不能確認有無這種情況;(法院卷十
      六99年5 月12日E○○讓渡事件簡要報告年度予證人閱覽
      ;該簡要報告是否你提出於法院?)是;(該報告內容是
      否實在?)是;(時報鷹隊、味全龍隊、三商虎隊、中信
      鯨隊,這四支職棒球團已經解散,請問解散原因各為何?
      )記憶中時報鷹隊是被聯盟的常務理事停權,因為多位球
      員涉及打假球,之後是母企業自行宣布停止職棒的運作,
      味全龍隊、三商虎隊、中信鯨隊,是母企業公司的考量,
      自行宣布解散;(這四支職棒球隊解散,有沒有球團的老
      闆、特別助理或其他職員,因而自殺或跳樓?)沒有;(
      米迪亞暴龍隊通知由庚○○接任黃○○擔任領隊,是由誰
      通知聯盟?)不記得,球員異動的話會有異動登記表,領
      隊部分沒有規定書面紀錄,接到電話的可能是管理組的人
      員,實際情況不清楚,球員進行異動登錄的時候,領隊或
      總教練會簽名;(提示法院卷十六球員讓渡事件簡要報告
      予證人閱覽;簡要報告上記載,讓渡申請表上有A 、B 項
      目設計,A 項表示球員的適任性不符合球團需要,以及其
      他影響職棒健康形象之不正行為,B 項記載為球團認為選
      手技能表現不符合球團需要,為了讓選手有機會到其他球
      團發展等,是否屬實?)是;(提示99年4 月28日審判筆
      錄第13頁予證人閱覽;筆錄記載,A 是球隊調度需要,B
      表示有問題,該記載為何與簡要報告不一樣?)當時提到
      A 、B 兩種方式,一個是戰力上的需求,一個是球員的問
      題,當時何者為A 、何者為B 可能口誤,我後來的書面陳
      述是正確的;(米迪亞暴龍隊對於E○○的選手讓渡是否
      可撤銷?)登錄是可撤銷,過程我之前已經說明,球隊主
      動提到E○○個人方面的問題,所以球隊要釋出,登錄可
      撤銷與之前球團向聯盟釋放的訊息不一樣,聯盟才不同意
      撤銷,且之前我們聯絡其他球隊,兄弟的地○○提到在北
      京與天○○的談話,所以聯盟經由電話聯繫後才不同意撤
      銷,而不是單方面決定不同意撤銷;(提示法院卷99年5
      月12日審判筆錄地○○之證述予證人閱覽;對於地○○之
      證述有何意見?)我當時記得三個人都有坐在那邊,我、
      地○○、天○○,在飯店咖啡廳,當時天○○是說球員有
      問題,但沒有說打假球,後來才提到球員的名字,我確定
      是天○○說的,不是從地○○轉述;當時提到的球員是E
      ○○;(從球員讓渡申請表、通知表上,是否各球團都知
      道A 、B 的分別?)知道;(米迪亞球團有無向聯盟或其
      他球團表達,合理懷疑E○○有不正常的行為?)針對E
      ○○的問題,如天○○在北京奧運所提,至於簡要報告書
      中所提的三點,是賽務部主任跟米迪亞I○○聯絡後所提
      ,我們才把三點列出;(有無球隊對E○○列入可撤回名
      單,誤為是技能表現,而有意吸收E○○?)我們看到讓
      渡書時,有與米迪亞聯絡,提出我們在北京所得到的訊息
      ,但我們還是依照正常的程序,通知各球隊,結果有球隊
      表示,E○○是好的投手竟被釋出,是否有問題,要求聯
      盟了解清楚,我們就把事情的前後所得訊息告訴各球隊;
      (米迪亞球團有無跟聯盟說E○○是因為技能的問題被釋
      出?)沒有;(提示證人子○○99年5 月12日書面報告第
      4 頁予證人閱覽;你在報告中提到,統一獅林增祥領隊曾
      提到,球團處理時,可能會顧忌球員背後勢力,聯盟可以
      思考是否有辦法,可以保障球團相關處理人員安全,迄今
      聯盟是否提出任何辦法?)一般的保障安全是藉由公權力
      維護,球員的狀況提出後,聯盟聯絡公權力單位,並且藉
      由聯盟安全組通報及安全的加強,並宣導球員碰到狀況時
      ,可以聯絡聯盟安全組或球團;(聯盟從成立迄今,有無
      向公權力單位反應任何此等情形?)球員背後有無勢力,
      我們無法了解確認,如球員個人有問題,或有外在的影響
      對球員造成威脅,如有向聯盟提出,我們會在第一時間向
      檢調單位提出;(依照你上次作證所述,聯盟有安全組、
      情資,你們是否有根據情資彙總之後,提供任何可能的參
      考名單給任何球團,讓他們早一點防範?)安全組的作法
      ,針對球員如有違反規範時,會通知所屬球隊,但不是列
      出名單告訴各球隊,否則對球員不公平,米迪亞部分,我
      們親自找過天○○,提出告知、提醒;聯盟沒有公權力,
      沒有辦法查證,對於球員的違規行為,不能直接列入名單
      處理,而是通知所屬球隊處理;(根據你的報告,已經有
      統一獅此球團反應顧忌背後勢力的問題,請求聯盟思考是
      否有辦法,且聯盟自己也有安全組在蒐集情資,結果是聯
      盟迄今均無法針對此一問題,做出合理的解決方式,聯盟
      卻稱球團有背信,此方式公平嗎?)【審判長諭知:證人
      到庭作證,非接受質詢,證人不必回答。】;(提示99年
      5 月12日報告第3 頁予證人閱覽;報告第三點提到,97年
      8 月27日球團總經理I○○,說接到情資不能指派相關球
      員上場,情形為何?)I○○打電話說,他們在那一場會
      有一些球員的調整,不讓某些球員上場,他會跟球隊說是
      聯盟這邊有情資,領隊可能會打電話來問,請聯盟配合,
      後來庚○○果真有打電話來問,我們就說有這方面的情資
      ;(你在報告中所寫,來電轉達高層指示,高層是誰?)
      I○○沒有說;(你有沒有問?)I○○是總經理,他指
      的高層應該是天○○,但是我並沒有問,他來電純粹只是
      單純告知球隊有這種情況;【被告C○○問:聯盟的積極
      作為是加強宣導、教育、溝通?證人子○○答:這只是其
      中之一,不是聯盟作法的全部。被告C○○問:你剛才提
      到,有問題的球員,沒有確切證據之前,貿然提出會不公
      平,但對於已經起訴或判決的案件,聯盟有無整理相關資
      料給各球隊?證人子○○答:沒有提供名單】;【審判長
      問:對證人子○○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辯護人許
      隨譯律師答:就A 、B 名單所代表的意思,證人所述不一
      ,各球團亦未必了解,被告未隱瞞實際情形,沒有背信;
      被告C○○答:聯盟的標準不一;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
      聯盟對自身的要求與對球隊的要求,標準不一,其餘辯論
      時一併表示;被告E○○答:之前午○○找我配合,我說
      我不要,他叫我乖一點,我說我都有照表操課,他說:叫
      你乖一點,你還聽不懂,他還說:你相不相信,我可以讓
      你沒有球打,我後來被列入讓渡名單,我找I○○,他說
      我文化不符,他會幫我看看其他球隊要不要我,他會幫我
      爭取,I○○告訴我的,跟證人講的不一樣,我就是因為
      不配合打假球才被封殺。我被釋出時,I○○說是高層說
      的,說我戰力不符。】」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30日上午
      審理筆錄)因由證人子○○之有關讓渡報告以及為若何之
      釋出有問題球員之證述觀察,已可知悉被告建輔有因問題
      疑義之情,凜然可見;並就其證述得悉,被告天○○以及
      C○○其為暴龍隊處理有關球團之管理事宜,其就球團相
      應事務之處理,均為證人子○○與被告天○○之聯繫處理
      者,可明,要無疑問。
四九、證人酉○○證述略以:「(請求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卷A 第111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1日存入上海銀
      行賽亞公司帳戶450 萬元的存款憑條,上面的字跡是誰寫
      的?)我寫的;(是誰存入這450 萬元?)應該是我拿去
      存的;(誰交代你存入這450 萬?)我哥哥午○○;(誰
      把這450 萬交給你?)我二哥午○○;(上面除記載你的
      名字酉○○之外,為何還有記載辰○○?)我不知道為什
      麼這樣子;(這張450 萬存款憑條,上面櫃員欄記載為39
      3660代號的櫃員,你還記得是哪位櫃員嗎?)不記得,我
      常常幫午○○跑銀行,哪個分行我也忘了,處理人員是男
      是女我也忘了;(同上卷第111 頁,97年8 月11日存入上
      海銀行賽亞公司帳戶270 萬元的存款憑條,上面的字跡是
      誰寫的?)我寫的;(誰存入這270 萬?)也是我存的;
      (誰交代你存的?)午○○;(誰把這270 萬交給你?)
      午○○;(這張270 萬元存款憑條上櫃員欄記載係393660
      代號櫃員承辦,與剛才提示的450 萬元之承辦櫃員代號相
      同,你當天存入的450 萬、270 萬,是不是找上海銀行同
      一個分行同一個櫃員辦理?)應該是;(你知道午○○這
      450 萬、270 萬的資金來源?)我不知道;(提示法院卷
      十七99年6 月3 日補充理由書所附的上海銀行99年5 月28
      日賽亞公司帳戶交易明細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1日,就
      是你存入450 萬、270 萬的同一天的11時28分25秒、12時
      18分19秒,另外存入各90萬元的現金,你知道是誰存入的
      嗎?)要看存款簿才知道,我現在不記得;(同上卷99年
      6 月21日上海商銀中山分行存款櫃員代號函,根據上海銀
      行回函,代號393660櫃員是上海銀行北三重分行的櫃員,
      你是不是當天到上海銀行北三重分行存入這450 萬、270
      萬?)應該是;【審判長問:對證人酉○○之證言有何意
      見?告以要旨);被告C○○答:沒有意見。】」等語(
      見本院99年6 月30日下午審理筆錄),由證人酉○○證述
      ,可知悉其於被告天○○知悉且爆料打假球後之97年8 月
      11日有存入上海銀行賽亞公司帳戶450 萬元、270 萬元的
      存款,係由其二哥午○○交代匯入,核與證人午○○之證
      述相符;並有各該匯款單在卷足憑,故此部分亦堪確信,
      並詳參後述證人辰○○之證述。
五十、證人辰○○證述略以:「(請求提示97年度29033 號卷A
      第111 頁反面予證人閱覽;97年8 月11日存入上海銀行賽
      亞公司帳戶450 萬的存款憑條,上面的字是誰寫的?)應
      該不是我的;(上面除記載酉○○之外,還有記載辰○○
      ,當時情況為何?)我忘記了,我有沒有跟酉○○一起去
      存這筆錢,我也忘記了;(你二哥叫什麼名字?)午○○
      ;(你三哥叫什麼名字?)酉○○;(提示97偵34321 號
      卷第12-15 頁予證人閱覽;你跟調查員講的話內容實不實
      在?)實在;(同上卷第12頁反面及13頁,調查員提示剛
      才那張450 萬存款憑條,你回答:當時是我二哥午○○要
      我跟三哥幫他將該筆現金存入該帳戶,因為我三哥沒帶身
      分證件,所以由我在存款憑條上簽名,事實是否如此?)
      好像有,應該是酉○○忘記帶身分證;(偵查卷A 第111
      頁反面傳票上「辰○○」三個字是你簽名?提示並告以要
      旨;辰○○閱卷辨認後稱)是;(提示法院卷十七上海銀
      行99年5 月28日回函之賽亞公司交易明細予證人閱覽;存
      入450 萬的同一天,就是97年8 月11日11時28分25秒、12
      時18分19秒,各存入賽亞公司90萬元,你知道是誰存入的
      嗎?)我不知道,我常常匯錢,午○○的票錢常常都是我
      幫他匯的;(同上卷99年6 月21日上海商銀中山分行回函
      ,上海銀行說存入450 萬的櫃員代號393660是上海銀行北
      三重分行,請問你是不是跟酉○○一起到北三重分行存入
      該450 萬?)忘記了。【審判長問:對證人辰○○之證言
      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人
      張仁龍律師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沒有意
      見。】」等語(見本院99年6 月30日下午審理筆錄),因
      就如上證人辰○○之證述可悉,該存入450 萬元之同一天
      ,即97年8 月11日11時28分25秒、12時18分19秒,亦各存
      入賽亞公司90萬元之情,同屬明朗,其餘本院論述同上證
      人酉○○部分之說明。
五一、證人癸○○證述略以:「(提示上海商銀中山分行99年5
      月28日回函賽亞公司帳戶交易明細予證人閱覽關於97年8
      月11日的多筆存款,證人酉○○說450 萬、270 萬,是他
      存入的,證人辰○○說450 萬是他陪酉○○存入的,證人
      午○○說當日共1300萬存款,是他交代戌○○、酉○○等
      人存入的,跟你上次所說不一樣,事實為何?)97年8 月
      11日當日在中山分行我帶存摺印章去,因為要發薪水,我
      應該是去確認錢有沒有進來,我不確定當日我有沒有存入
      其他筆錢,但當日發薪水要刷摺確認錢有沒有進來,我在
      中山分行等到一點左右,錢一直沒有進來,中間隔蠻久我
      到一點多才把錢匯到新光銀行,支付薪水及一些費用;(
      賽亞公司帳戶的存摺是誰交給你的?)我接手之前有查過
      以前的支出,不曉得是天○○還是C○○交給我。當時交
      接的時候,黃○○把存摺交給我,之後一直在我身上,去
      年米迪亞跟賽亞清算,我把存摺交出去,交給誰我忘記了
      ;(證人黃○○說他是97年5 月7 日卸任領隊,就沒有管
      米迪亞暴龍隊的事,請問黃○○是什麼時候把存摺、印章
      交給你?)5 月的時候,我跟他交接到97年5 月22日,他
      是在該日期前後交給我。剛才問我的時候,我直覺是天○
      ○、C○○交給我存摺,我回想交接的流程,我認為應該
      是黃○○交給我,後來在某一個時間點我交出去,交出去
      應該比清算早,是在打假球的事情爆發之後才交出去;(
      關於賽亞公司帳戶交易明細,97年5 月9 日現金存入500
      萬,97年5 月16日現金存入200 萬,97年6 月10日現金存
      入550 萬,97年6 月16日現金存入100 萬,97年6 月17日
      現金存入350 萬,97年7 月9 日現金存入800 萬,請問是
      你負責承辦存入的嗎?)5 月份確定不是我,6 月份可能
      是我,7 月份也有可能是我,但要調資料才能夠確定;(
      上面說的6 、7 月份,大筆的現金存入是誰交給你的?)
      如果是我存入的話,是C○○或天○○拿現金給我;(你
      知道C○○或天○○大筆現金的資金來源?)不知道;(
      存入現金的時候,通常是一個櫃台就處理完畢嗎?)通常
      是一個櫃台,如果金額大,算錢可能有其他櫃員幫忙,但
      存入應該是一筆存入;(你上次到法院作證,有說你有印
      象現金是好幾個櫃台在處理,是不是就是指上述的情形?
      )97年8 月11日那天我是去刷摺發薪水,是不是還有存入
      一些錢,我現在不確定;(97年8 月11日你有親自處理匯
      款,有無資料可以證明?)應該可以調匯到新光銀行的匯
      款單,我是在中山分行處理(97年8 月11日你從何時處理
      到何時?)幾點到我忘了,但處理到一點多,約兩個小時
      左右;(當天C○○有跟你一起去嗎?)應該沒有,應該
      是我一個人去;(但在其他天如果有存大筆現金時,C○
      ○有無陪你去?)最少有一次,當時是還有別的交易,是
      在內湖瑞光路西湖分行,他陪我去就是要存錢;(存到賽
      亞公司帳戶最大的金額為何?)我記得有一筆390 幾萬、
      400 萬上下;(97年7 月8 日800 萬的現金存提,是你一
      個人去嗎?)我不記得是不是我存的,要看資料;(在你
      處理賽亞公司金錢期間,有沒有任何賽亞公司的資金或其
      他金錢存入天○○或C○○帳戶?)沒有,我沒有天○○
      、C○○的帳戶,他們的個人資金我沒有處理,沒有存入
      他們帳戶;(米迪亞暴龍隊發薪水的資金匯款流程?)上
      海銀行中山分行賽亞公司帳戶匯到新光銀行賽亞公司帳戶
      ,他們是透過新光銀行發薪水,新光銀行的作業我不清楚
      ,是另外有賽亞的會計負責;(負責新光銀行賽亞帳戶的
      會計是誰?)有兩位小姐,但我不知道她們名字;(發薪
      水之資金為什麼不直接存入新光銀行,而要透過上海銀行
      轉匯到新光銀行?)我不清楚;(你上次作證稱,多筆大
      額現金存入並不常見,為何你今日只記得刷摺,不記得有
      無存錢?)上次作證時,我應該是記錯,我當時是有去現
      場做發薪水的動作,可能也存了一些錢進去,時間很久了
      ,所以不太確定,我今天講的是對的,上次作證時可能有
      些回想不清楚,匯到新光銀行是我的筆跡,如果是我自己
      存的錢,也應該是我的筆跡,不會找人代寫;(依你所述
      ,97年8 月11日你在上海銀行中山分行刷摺且匯款到新光
      銀行,你剛才也說可能也存了一些錢進去,你存錢到哪個
      分行?)不確定,如果有單據的話,應該也是在上海銀行
      中山分行存的,匯款有金額限制,超過一定金額就要在開
      戶銀行,其他行不行,所以我到上海銀行中山分行匯款;
      (你提到97年8 月11日可能有存錢,但資料中並沒有中山
      分行存入的資料?)97年8 月11日我有存錢,就一定是中
      山分行,如果中山分行沒有資料,就不是我存的。【審判
      長問:對證人癸○○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C
      ○○答:午○○交代酉○○拿800 萬給我,我拿過兩筆大
      額金錢,一筆800 萬、一筆400 萬,我都交給天○○,80
      0 萬是在97年7 月25日,400 萬應該是在97年8 月14日之
      前,我都交給天○○,97年7 月9 日存入的那筆800 萬,
      應該是我跟癸○○到西湖分行存的,這筆錢應該是天○○
      先拿自己的錢墊,後面的800 萬是還他,97年8 月15日存
      入的399 萬多,就是之前幾天拿的400 萬,是癸○○存的
      ;檢察官問我97年8 月11日有一筆1 千多萬的錢有沒有交
      給我,後來分成幾筆存到上海銀行,說是我存的,我的回
      答是我有拿整筆的錢,交給公司,交給天○○,至於癸○
      ○如何拆存,我不清楚,所以我誤會97年8 月11日那四筆
      錢是我存的;錢都是癸○○處理的,午○○當時要交股金
      3 千萬,之前零零雜雜進了400 萬,還差2600萬,其中13
      00萬就是97年8 月11日匯入的,剩下的1300萬就是我剛才
      所講的800 萬及400 萬,另外還有現金存入100 萬,但不
      是我經手。證人癸○○稱:399 萬8 千這筆我有印象,因
      為當時有檢查出兩張偽鈔,原本存入400 萬,後來銀行點
      鈔時發現有偽鈔,400 萬是我一個人去存的,因為有偽鈔
      ,所以我有印象,股金跟我沒有關係,我6 月以後接手,
      只處理發薪水的事。】;《檢察官稱:請求補充詢問;審
      判長請檢察官補充詢問。》(上海銀行營業部分行跟中山
      分行是否同一個分行?)不同,中山分行在南京東路1 段
      ,營業部在哪裡我不曉得。被告C○○稱:球隊剛開始成
      立時,黃○○自己去開戶,上海銀行是他找的,後來球隊
      辦公室在承德路,就近找了新光銀行開戶發薪水。」等語
      (見本院99年6 月30日下午審理筆錄),由證人癸○○之
      證述,明顯可知,其有意避卸案情重要即有關匯入上海銀
      行之相關款項之點;且就證人癸○○之證述一可觀察出,
      其並不否認有如上證人午○○、酉○○、辰○○證述存入
      款項之事宜,且款項係用作支付賽亞公司之薪水,以及一
      些費用者,這部分亦是明確的,而款項進入賽亞公司帳戶
      部分,被告C○○亦不否認有該款項之進出,並陳述係交
      由天○○,之後由癸○○全權處理這部份之金錢流通而已
      ,換言之,證人癸○○之證述,並無從為被告C○○暨天
      ○○二人有利之認定,即言之,前次證人癸○○於本院之
      證述,經檢察官細緻之詰問後,其證述則採取轉彎之態勢
      ,顯然為迴護被告天○○暨C○○之證言。
五二、證人庚○○證述略以:「【本院按:此部分,並對照如下
      所述證人G○○之證述,用供勾稽】(提示法院卷十七99
      年6 月9 日上午庚○○之審判筆錄第12頁予證人閱覽;你
      上次到庭作證說,你聽到有人說是未○○負責打暗號,有
      一次未○○戴手鍊,大家以為要打放水球,你這段證言顯
      示,未○○打放水球的訊號已經傳達給打放水球的球員,
      請問是哪些球員?)我不敢確定,但我認為很多人都有可
      能,全隊都有可能,我可以猜,但我不能確定是誰,因為
      我沒有跟這些球員有講過或他們有告訴我,有打放水球的
      事;(你是根據什麼跡象,認定大家有打放水球?)我知
      道之前申○○負責傳遞消息,後來申○○被調到二軍去,
      我聽說是轉給未○○做這份工作,但我不確定未○○有沒
      有做,或哪一次有做或哪一次沒做,我只好自己去猜,事
      實上我聽到某些訊息有哪些球員有做;(你說你知道之前
      申○○負責傳遞消息,這是你確實自己知道,還是聽說?
      )也是人家轉述給我聽的;(提示本院卷十七99年6 月23
      日上午午○○筆錄第13-14 頁;午○○所言關於100 萬元
      部分,與你證述情節不同,實情為何?)他說謊,自己編
      故事,我跟球員都沒有在其他地方見過面;(你有沒有去
      過臺北戀館?)我不曉得臺北戀館在哪裡;(你知不知道
      一個綽號小張的人?)我不知道;(你在99年6 月9 日開
      庭提到上述100 萬,你說拿給管理小劉依照名冊發給教練
      及球員,為什麼要發給教練及球員?小劉是何人?)小劉
      是球隊管理,我現在不記得他的名字,第二天就要下南部
      打球,這是發給球員的獎金,已經積欠一個多月,球員、
      教練反應身上沒有零用錢,我就聯絡是否可以在去南部之
      前發出來,這是全隊教練及球員的獎金;(依你所述,E
      ○○、宇○○、Z○○,都有拿到這100 萬獎金的一部分
      ?各拿到多少?)對,各拿到多少我不知道,每個人的獎
      金不一樣,根據他們的打擊、球場上的表現算出來的,全
      隊幾乎都有,約20人,但我不確定是100 萬還是200 萬;
      (錢是誰給你的?)G○○叫一個阿張、不是小張,拿給
      我的,因為公司沒錢,我跟I○○講過很多次,都說沒錢
      ,股東們說事情都給G○○處理,股東們講事情時,有天
      ○○、C○○、G○○、午○○、我、黃○○在場,因為
      之前領隊黃○○帳目有問題,之前他請人承包球隊宿舍的
      餐飲,300 萬三個月之前就付清了,我們覺得不合理;事
      情都給G○○處理是指球隊的事情;(G○○透過阿張拿
      100 萬或200 萬給你,是午○○的錢嗎?)我不知道;(
      綽號阿張的人是誰?)G○○的朋友,不是球隊的人;(
      你說不確定是100 萬或200 萬,你的意思是說,100 萬到
      200 萬之間?)對,詳細數字不記得,這種情況只有這一
      次;(為什麼不是球隊的人,而是G○○透過朋友交給你
      ?)我跟股東沒有什麼來往,球隊欠錢球員來找我,我不
      曉得是不是私人拿出來墊的錢;【審判長問:對證人庚○
      ○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這一段跟
      事實符合度蠻高的,當初黃○○找我投資,說我只要負責
      我出資的部分,2 年6000萬,1 年3000萬,其他都不用管
      ,黃○○當時跟趙士強一起來找我,做了一份2 年的企劃
      書,趙士強說他不是代表林志光,他說是代表林志光的爸
      爸林誠一,說希望找善心人士接手誠泰,我說我們公司有
      經濟部工業局的補助款,而且在園區內,所以資金被限制
      ,我們可以用社會贊助的方式,我是用自己的錢贊助,沒
      有動用公司的錢,我介紹他們去找G○○,因為G○○當
      時負責籃球隊的部分,時間在96年12月;後來到6 月間,
      G○○來找我們說,黃○○的帳很亂,也發生庚○○所講
      餐廳承包的事件,我說:關我什麼事,營運發生問題,不
      是股東該負責的,而且跟我們之前講的不一樣,我要你們
      自己負責,你們就是指G○○、黃○○,G○○說:難道
      要我自己拿出來墊。庚○○剛才作證說發獎金的事,在5
      、6 月間,公司帳上雖然有錢,但還有其他應付款,如果
      把錢先發獎金,後面的錢變成我要墊;我認為G○○拿出
      來的錢,是公司帳上的錢,後來應付款是公司開票向我借
      錢。午○○作證講的100 萬,我不知道,我認為庚○○講
      的跟午○○講的,是不同的事情;被告E○○答:沒有意
      見;檢察官稱:剛才天○○有說,公司贊助或個人贊助,
      他沒有分那麼清楚,請求聽錄音帶。審判長諭知:播放錄
      音帶作成附件。檢察官稱:聲請傳喚天○○,於詰問G○
      ○後詰問,並請G○○之詰問與庚○○隔離。】」等語(
      見本院99年7 月12日上午審理筆錄),因就證人庚○○之
      證述,當可悉之其知悉打假球暗號之情形,只是於本院證
      述時有所保留而已;另關於證人午○○於本院99年6 月23
      日上午訊問時供述【見該時段午○○筆錄第13-14 頁】午
      ○○所言關於100 萬元部分之交付部分,證述為午○○說
      謊之情,顯然為避卸其本身之證述,基於被告不自證自己
      有罪之原則,證人庚○○之證述為屬其本身之辯解,亦堪
      明晰,且何以知悉來路不明之款項收取後復交由本件之球
      員被告?殊堪置疑。然被告庚○○於本院已經為認罪,本
      院另以簡式審判程序為判決,則其所為為其本身之辯解部
      分,於此判決部分,毋庸再為論述;惟不可否認的是該證
      述再次明確說明被告宇○○、Z○○、E○○有拿到被告
      午○○輾轉交付款項之一部分,則無疑義,是被告宇○○
      、Z○○、E○○何以有權取得該款項,就值得懷疑;而
      且該暴龍隊之積欠球員薪水,而「公司」當時也沒前之情
      形,並對照證人午○○如前之證述,恰足認定被告Z○○
      、宇○○、E○○獲款之緣由即屬打假球之代價矣!故對
      照證人庚○○之證述與被告天○○之陳述觀之,證人包某
      之證述,實亦無從為被告天○○、C○○之有利之說明,
      同無疑義。
五三、【承前交互詰問之次序】證人G○○證述略以:「【與證
      人庚○○行隔離訊問,審判長諭知:證人庚○○暫退庭。
      】(提示法院卷十七99年6 月9 日上午庚○○筆錄第11頁
      予證人閱覽;庚○○上次來作證跟法官說,知道有戴手環
      、戴手鍊的打放水球暗號,這些暗號是G○○跟我說的,
      請問事實是否如此?)我沒有跟他講過;庚○○為什麼這
      樣跟法官說?我不清楚;(你跟庚○○之間有任何仇恨嗎
      ?)沒有;(同上卷同一頁,庚○○回答說:好像也是G
      ○○說,現在不用暗號,後來改什麼方式,我沒有問,你
      有沒有這樣跟庚○○說?)我不記得我有這樣跟他說過;
      (同上卷筆錄第12頁,庚○○證稱:我聽到有人說是未○
      ○,有一次未○○戴手鍊,大家以為要打放水球,對他所
      言有何意見?)我不認識未○○;(你認不認識暴龍隊一
      軍的管理?)不認識;(同上卷筆錄第6 頁,檢察官問庚
      ○○:誰通知你擔任代理領隊,庚○○回答:C○○也有
      ,G○○也有,請問事實是否如此?)庚○○他以前在籃
      球擔任過管理,後來沒有人,就跟天○○、C○○說,找
      一個有經驗的人,就找庚○○;(請求提示法院卷十七99
      年6 月23日上午午○○筆錄第13-14 頁予證人閱覽;你對
      午○○所述,有拿給E○○100 萬,是庚○○那邊的人給
      的,我向S○○拿,庚○○叫人到我這邊來拿,有何意見
      ?)跟我沒有關係,我不曉得這100 萬的事;(提示法院
      卷十七99年6 月9 日庚○○審判筆錄第17-18 頁予證人閱
      覽;庚○○上次作證說,他有拿過100 萬,這100 萬是跟
      G○○拿的,庚○○剛才又作證說,他不確定拿到是100
      萬或200 萬,請問事實為何?)我沒有拿給庚○○錢,球
      隊又不是我在管理,我哪來的錢給他,球隊的運作我並沒
      有參與,但我是股東,我大概了解球隊的事,我看轉播覺
      得打得很奇怪,我跟庚○○討論過,是不是打放水球,但
      我並沒有介入。在球隊過程中,我並沒有交付任何錢給庚
      ○○;(你認不認識綽號阿張的人?)不記得;(你認不
      認識綽號小張的人?)我有認識姓張的,但不知道他們綽
      號是什麼;(你認不認識黃○○?)認識;(黃○○擔任
      領隊時,保管賽亞公司上海銀行帳戶存摺,黃○○在5 月
      7 日卸任領隊時,存摺交給誰?)我不知道,沒有交給我
      ;(上開存摺的賽亞公司印鑑章,黃○○卸任領隊時交給
      誰?)沒有交給我,不知道他交給誰;(黃○○卸任時,
      賽亞的存摺、印鑑章,有沒有交給庚○○?)我不知道;
      (庚○○99年6 月9 日以及剛才作證說,當時是有積欠球
      員、教練獎金,欠了一個多月,因為公司沒有錢,所以找
      你,你請一個綽號阿張的人給他100 萬或200 萬,到宿舍
      依照名冊發給球員及教練?)我沒有印象;(你有沒有交
      付任何款項給E○○,作為打放水球之用?)沒有,我不
      認識E○○;(你有無交付庚○○款項,請他轉交給E○
      ○,作為打放水球之用?)沒有;(你有沒有囑託任何第
      三人,請庚○○轉交給E○○任何款項,作為打放水球之
      用?)沒有;(最原始的賽亞公司,有沒有米迪亞公司的
      資金?)我都是對天○○,他講說是米迪亞,我不知道是
      他的還是米迪亞的錢,我的認知是米迪亞,但實際上的帳
      是不是米迪亞,要查一下;(賽亞公司後來贊助棒球時,
      是用什麼方式?)之前我是米迪亞電動車的經銷商,不是
      代理商,我跟天○○談,希望跟他們成立一家公司做代理
      ,後來合作成立賽亞,我的認知是我跟米迪亞,但實際如
      何我不清楚,開會討論結果,我們要做運動行銷,賽亞要
      買東森,但掛米迪亞的名字,資金來源是我跟天○○都有
      ,用增資的方式,後來天○○說要買棒球隊,資金太大我
      沒有辦法,但需要一家公司,我就退出實際經營,變成只
      是單純的股東,後來有沒有米迪亞公司的資金進來,我就
      不清楚;(天○○剛才提到,公司剛開始成立時,到5 、
      6 月時公司有問題沒有錢,你跟庚○○、天○○、C○○
      都在場,提到沒有錢,要付獎金、薪水、應付帳款,天○
      ○要你負責,後來庚○○說,你叫一個叫阿張的人拿錢給
      他,對他所言有何意見?)買球隊時,股份有調整過,賽
      亞時我出了很多錢,我記得後來公司有缺錢,開過一次會
      ,我是被通知開會,提到收入跟支出差太多,要增資我有
      同意,但不是我操作帳目,因為我不是經營的人,我沒有
      拿錢給庚○○指示他打放水球,我現在回想,我有同意增
      資,我有確切拿錢出來增資,但詳細的數字、怎麼給錢,
      我真的不記得;(你拿錢出來增資,是誰來跟你拿增資的
      錢?)忘記了,我有同意增資,但過程我忘記了;(庚○
      ○作證說,他知道有打放水球的暗號,你知不知道有打放
      水球的暗號?)我不知道;【審判長問:對證人G○○之
      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被告天○○答:黃○○5 月7
      日卸任後帳很亂,我們請他把帳整理清楚再交出來,他交
      出來已經是6 月中或6 月底,當時球隊開始向我借錢,我
      要求把大小章交出來給癸○○,後來I○○接任總經理之
      後,存摺、印章就由癸○○交給I○○,當時黃○○6 月
      交帳時還是很亂。之前G○○是經銷商,公司叫賽威,後
      來成立賽亞,賽亞沒有資金來源,我們把貨都交給賽威,
      賽威有一筆200 多萬的貨款沒有付,米迪亞還有6 、70台
      的庫存,就以債作股,米迪亞公司就登記為股東,兩年後
      ,貨也賣完、錢也賠完,賽亞增資、米迪亞退出,在作球
      隊時,完全沒有米迪亞的資金,都是我的錢。黃○○交帳
      前說沒有錢,說要增資,我才對G○○、黃○○說他們要
      負責,G○○也同意增資,但後來沒有作,因為已經來不
      及增資,黃○○先用賽亞票跟我借錢;辯護人張仁龍律師
      答:辯論時表示;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與C○○無關;
      被告E○○答:我沒有從庚○○或G○○那邊拿過錢;辯
      護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意見。】」等語(見本院99年7
      月12日上午審理筆錄),因就如上證人G○○固否認證人
      即被告庚○○有跟其提及打假球暗號情形,然包某業證述
      明確,此部分可說各該被告為自保飾卸而已,不足為奇;
      且對照通知庚○○擔任代理領隊部分,庚○○於偵查中亦
      已明確答稱:C○○也有,G○○也有等情,則被告天○
      ○、C○○則說,找一個有經驗的人,就是找庚○○等,
      足認被被告天○○、C○○為處理暴龍隊事務之人,這部
      分亦可確信。另就購買球隊時,天○○亦分別以米迪亞或
      賽亞公司之名為之,並取得冠名權,因此確信被告天○○
      、C○○分別係為米迪亞公司、賽亞公司處理米迪亞棒球
      隊事務之人,並無何疑問。至於證人(兼被告G○○)就
      其本身辯解之若干部分,因其已經就檢察官起訴部分之犯
      行,為認罪之答辯,則基於不自證有罪之說詞,本院就其
      所陳,不再庸贅,附帶說明。
五四、證人天○○證述略以:「(你剛才對於證人庚○○的證言
      ,向法官所表示的意見,請問實不實在?)實在;(你在
      米迪亞公司擔任什麼職務?)執行長;(米迪亞系統科技
      公司當時的總經理是誰?)公司分很多部門,總經理共有
      9 位,執行長統籌全公司,權限比總經理大;(執行長指
      揮總經理?還是總經理指揮執行長?)在我們公司,總經
      理聽我的,總經理出缺,我就站在總經理職務,直到找到
      新的總經理;【審判長問:(對證人天○○之證言有何意
      見?告以要旨)被告E○○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
      律師答:沒有意見;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意見。】
      」等語(見本院99年7 月12日上午審理筆錄),是之,由
      證人天○○兼被告證述悉知,其為執行長,米迪亞系統科
      技公司有很多部門,當時的總經理共有9 位,執行長統籌
      全公司,權限比總經理大,公司總經理聽我的,總經理出
      缺,我就站在總經理職務,直到找到新的總經理等情明確
      ,顯然其屬執行長位置,權限大責任重,為受任處理重大
      事務者,彰彰甚明,若非則又屬何一權屬?
五五、證人戌○○證述略以:「(你跟午○○、酉○○、辰○○
      、巳○○、申○○什麼關係?)申○○是我弟弟,其他是
      朋友關係;(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112 頁及
      反面予證人閱覽;這是97年8 月11日在櫃員代號0000000
      存入上海銀行賽亞公司帳戶400 萬元的存款憑條及大額存
      款登記簿紀錄,請問這400 萬是誰存入的?)我記得我有
      幫午○○存過一筆錢,金額我忘記了,存在上海銀行的賽
      亞公司帳戶,應該是這筆;(存款憑條上的字是你寫的嗎
      ?)應該是我的字;(大額存款登記簿上的字跡,是你寫
      的嗎?)不是,有可能是銀行行員寫的;(是誰叫你存入
      該400 萬元?)應該是午○○;(提示法院卷十七99年5
      月28日上海銀行中山分行回函所附之賽亞公司帳戶交易明
      細予證人閱覽;賽亞公司上海銀行帳戶於97年8 月11日在
      櫃員代號322869存入400 萬元只有一筆,請問是不是你存
      的?)應該是我存的,在哪個分行存的忘記了;(依照同
      一個卷99年6 月21日上海銀行中山分行回函,櫃員代號32
      2869是蘆洲分行王俊中,請問你是不是在蘆洲分行存入這
      400 萬元?)我記得幫午○○匯過一次或兩次,地點不記
      得;(依照上開交易明細,你在97年8 月11日存入400 萬
      的時間是上午10時51分19秒,在同一天12時18分19秒,在
      同一個櫃員代號322869,也就是蘆洲分行王俊中的櫃台有
      存入90萬元,你知道這90萬元是誰存入的嗎?)忘記了,
      我記得匯過一兩次,詳細的過程忘記了;(提示97年度偵
      字第29033 號卷A 第218 頁下下下一頁予證人閱覽;97年
      8 月11日你存入400 萬的前一天,也就是97年8 月10日13
      時41分14秒有監聽譯文,該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是林慶昇就是午○○跟我的對話,林慶昇叫我過去找小鈞
      ,應該就是S○○,他叫我去拿東西,我到S○○那邊之
      後,她交給我一包東西,裡面應該是錢;(同上卷頁97年
      8 月10日13時42分34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我和J○○,J○○叫我過去小鈞那邊找她,跟小鈞拿東
      西;(新店那個女人,什麼意思?)就是指小鈞,她應該
      是住在新店,我是到新店一個社區找小鈞;(對話中「新
      店那邊堤防旁邊」什麼意思?)S○○住處旁邊有堤防,
      秀朗橋下沿著堤防走就到了;(對話中J○○說:你到那
      裡要開車去,我叫她下來,請問什麼意思?)我到的時候
      打電話給J○○,他會叫小鈞下來;(J○○說要開車去
      ,你是怎麼去的?)我開我自己的車去的;(同上卷頁97
      年8 月10日13時45分15秒,這監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
      )J○○跟我,他叫我帶一個旅行袋,我回答說:好,我
      知道,我忘記我有沒有帶旅行袋,應該有吧,旅行袋多大
      我忘記了;(同上卷頁97年8 月10日14時30分30秒,這監
      聽譯文是誰跟誰的對話?)我和J○○,他叫我到新店那
      邊打給他,我到的時候打給他,他說要叫小鈞下來;(這
      通監聽譯文對話時,你已經到哪裡?)S○○住處樓下;
      (J○○叫S○○下來,你有無碰到S○○?)有;(你
      碰到S○○,她拿什麼東西給你?)她拿一包東西給我,
      她沒有說多少錢,我也沒有點,東西是包好的,我認為是
      錢;(你拿到S○○給你的這包錢之後呢?)我記得是拿
      給午○○,當天就拿給他;(你後來知道這包錢有多少錢
      ?)我不知道;(97年8 月11日你存入上海銀行那400 萬
      元,400 萬是誰拿給你的?)午○○;(你知道午○○拿
      給你這400 萬,是不是從S○○那包錢拿出來的?)我不
      知道;(97年8 月11日你存入上海銀行這400 萬元,午○
      ○是什麼時候拿給你的?)存錢當天;(小鈞拿給你那包
      包好的東西,你看得到裡面的內容物是什麼東西嗎?)看
      不到,包起來;(你有打開看嗎?)沒有;(午○○請你
      去拿東西,有說是請你去拿錢嗎?)沒有,他只叫我打給
      隋愛;(你怎麼知道裡面確實就是錢?)S○○拿給我,
      我碰觸到,覺得應該是錢;(你碰觸的是外包裝還是裡面
      的東西?)外包裝,裡面有一層紙,外面有一個袋子,我
      碰觸的是外面的袋子,沒有碰觸到裡面的紙;(你知道為
      什麼J○○要叫S○○拿這包錢給午○○?)我不知道;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208 頁反面予證人閱
      覽;你跟調查員說,午○○要你找阿森拿上述款項的用途
      ,應該是股金,事實是否如此?)應該是;(你怎麼知道
      是股金,才這樣跟調查員說?)之前匯到賽亞的錢是要入
      股;(同上卷第208 頁反面到209 頁,你跟調查員講的話
      內容實不實在?)實在;(同上卷第223 頁,你跟檢察官
      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實在;(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
      3 號卷C 第92頁予證人閱覽;你跟調查員說,我曾於97年
      與J○○相約在S○○新店住處社區見面,當天我是因為
      午○○要向J○○借錢,所以他交代我拿支票給J○○,
      請問事實是否如此?當天情況為何?)現在忘記了,當時
      跟調查員講的是實話,我跟S○○拿錢時,應該有拿支票
      給J○○;(你拿支票給J○○是親自拿給他,還是透過
      S○○?)應該是拿給S○○,拿錢那天我並沒有跟J○
      ○碰面。【審判長問:對證人戌○○之證言有何意見?告
      以要旨;被告天○○答:沒有意見;被告C○○答:沒有
      意見。】」等語(見本院99年7 月12日下午審理筆錄),
      由如上公訴檢察官詳為勾稽相應之通聯監察譯文後,由證
      人戌○○之證述顯可獲悉,其有幫午○○分別存入40 0萬
      元、90萬元之款項入上海銀行賽亞公司之帳戶內,且關於
      款項取得以及存入銀行之過程方面,係其與被告J○○連
      繫後在被告S○○於新店之居住處所取得者【本院按:被
      告S○○、J○○就其所犯,業據其於本院認罪在卷,就
      此蔡某暨隋某犯行部分,並詳參本院另行以簡式審判程序
      審理之判決所述,附此敘明。】,足以確認,然稽之常情
      ,謂為股金者,自難謂合,蓋同為出資者之隨愛森,何須
      多此波折之轉折近乎神秘之交付款項,是就此所言,難謂
      可採。
五六、證人午○○復證述略以【此部分之證述,係接續前經主詰
      問完畢後之反詰問程序】:「(提示法院99年5 月19日上
      午審理筆錄第17頁予證人閱覽;你於99年5 月19日筆錄中
      ,你說有從S○○那邊拿100 萬元,跟E○○談判談到10
      0 萬,那場是庚○○操作的,你有無親自拿錢給E○○?
      )沒有;(你有沒有看到庚○○他們拿錢給E○○?)沒
      有;(你記得那是幾月幾日的比賽?)5 月25日的比賽;
      (你知道是暴龍隊資淺、新來的選手?)我不知道,我不
      是很清楚;(E○○如何在一、兩局內跟你達成100 萬的
      協議?)之前就已經跟他談過、聊天,後來跟他談的不是
      我們,當天那場球是現場的管理,我忘記名字了,是剛來
      的管理未○○,我不在現場,除了未○○我不知道還有誰
      跟他談;(所以100 萬不是你跟他談?)是;(誰跟他談
      的?)當天簽賭的人都在一個地方,不曉得是誰打的,打
      到球員休息室跟他溝通,談妥之後才讓E○○上去投;(
      你是聽誰說已經跟E○○達成協議?)庚○○那邊的人,
      不是庚○○;(所謂庚○○那邊的人,什麼意思?)之前
      我就已經解釋過,剛開始是我在處理這個事情,後來有一
      些問題,認為我在裡面亂搞,所以5 、6 月時,我就交接
      給庚○○他們去做;(你是否知道庚○○那邊的人跟E○
      ○怎麼談?)我都是聽他們說的;(你說簽賭的人在一個
      地方,在場的人有誰?)庚○○那邊有兩、三個人,我這
      邊只有我;(庚○○那邊那兩三個人你認識嗎?)我不認
      識;(庚○○那邊的人打電話跟球場聯絡時,你是否在場
      ?)我在旁邊,他們講話我聽得到;(你說「我聽他們說
      的」,是否當場轉述?)是,他們通完電話後,馬上轉述
      ,因為我們不能把作假球的成本提高,本來說好是30萬,
      後來提高;(你說之前跟E○○聊過,是何情形?)有聊
      打假球的事,我還沒提出要他配合打假球,他自己在外面
      的交往也很複雜;(在你的認知,確定E○○有打假球,
      是因為該100 萬?)是,我確定;(其他場次?)他有跟
      外面配合,我不太確定,只是聽過,因為我們看外面的盤
      會馬上知道,我記得有一兩次他跟外面的盤配合,第一天
      V○○先發,第二天排E○○,結果V○○偷作有過,第
      二天我們怕來不及換掉E○○,所以叫一個投手在外面熱
      身,但這個賭盤跟我們沒有關係,我只是依照我聽到的消
      息跟賭盤的變化判斷;【審判長問:有無補充詢問?辯護
      人簡維能律師問:當場轉述是何人轉述?證人午○○答:
      我不知道打電話的人的名字,我剛才已經說在場的兩三個
      人我不認識;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沒有其他問題。審判
      長問:對證人午○○之證言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辯護人
      張仁龍律師答:辯論時表示;辯護人顧定軒律師答:辯論
      時表示;被告E○○答:他說的不實在;辯護人簡維能律
      師答:E○○是新人、小蝦米,怎麼可能對抗大鯨魚,其
      餘辯論時表示。《宇○○10點10分到庭。審判長告以午○
      ○作證內容,審判長問:是否要詰問證人午○○?被告宇
      ○○答:沒有。審判長問:對於午○○所言有何意見?被
      告宇○○答:沒有意見。天○○10點40分到庭。審判長告
      以午○○作證內容,問:是否要詰問證人午○○?被告天
      ○○答:沒有;審判長問:對於午○○所言有何意見?被
      告天○○答:同律師》。】」等語(見本院99年7 月14日
      上午審理筆錄),是由證人午○○證述,關於97年5 月25
      日之賽事部分,可知被告E○○在賽事一、兩局內,即與
      被告午○○達成100 萬元之假球代價部分,且於賽事前即
      有人打電話至球員休息室溝通談妥後,隨而讓E○○上去
      投球之情,業據證人午○○證述明確無疑。
五七、證人S○○證述略以:「(你有沒有住過新店市○○路36
      5 之14號8 樓?)有;(你剛才說你的戶籍是在新店市○
      ○○街?)這是新搬的,溪園路已經住五、六年;(你跟
      J○○什麼關係?)他算是我的老闆,我是他的助理;(
      提示98年度矚易字第1 號卷三(勘驗卷一)98年8 月18日
      上午勘驗筆錄予證人閱覽;你跟法官講的話內容實不實在
      ?)實在;(你在準備程序中對於檢察官主張的犯罪事實
      是否全部認罪?)是;(你認不認識午○○?)後來認識
      ;(提示97年度偵字第29033 號卷A 第218 頁下下下一頁
      予證人閱覽;關於97年8 月10日13時41分14秒、13時42分
      34秒、13時45分15秒、14時30分30秒,這四通監聽譯文,
      證人戌○○於審理中證稱,是戌○○分別跟午○○也就是
      林慶昇、J○○的談話,並證稱戌○○於97年8 月10日受
      午○○指示與J○○聯絡,J○○還叫戌○○帶個旅行袋
      ,到新店市S○○住處拿東西,請問事實是否如此?)不
      記得,他們講什麼我不曉得,當天拿什麼東西,以及戌○
      ○是哪一位,因為時間很久了,我真的不記得,有時候J
      ○○會打電話給我,說午○○會去找我、不會常常;(你
      還記得J○○有叫你把什麼東西交給午○○派來的人?)
      他們會來拿錢;(你還記得拿錢的過程嗎?)J○○會事
      先跟我說他朋友會來跟我拿錢,我只看數目對不對,約好
      時間,我先到銀行領錢,然後就在我住處門口等;(你還
      記得J○○把多少數目的錢交給午○○或其派來的人?)
      不記得,有幾次,但金額我不記得;(證人午○○證稱,
      97年8 月10日他指示戌○○跟J○○聯絡,叫戌○○到S
      ○○新店市住處跟你拿1300萬元,請問事實是否如此?)
      我不記得哪時候,但我記得有一次拿金額很大的錢,有拿
      支票給我;(你拿1300萬元給午○○派來的人,跟拿支票
      給你的是同一個人嗎?)J○○打電話給我,叫我拿多少
      錢給午○○,我會跟J○○確認,來的人我會跟他確認多
      少錢,看是不是跟J○○講的一樣,我不記得是誰,我只
      記得我有拿一筆比較大的錢給人,那一次有沒有拿支票,
      我不記得;(1300萬元你用什麼東西包?拿起來多重?)
      大紙袋,我覺得很重;(午○○審理中證稱,他有跟你拿
      錢,有跟你說是發給哪些球員,你還有在紙上把球員名字
      記起來?)我不知道是不是球員,但他有叫我幫他記,我
      是記在一張白紙上,他叫我寫姓並記明金額,好像是明細
      ,加起來就是我給他的錢,有一次是這樣;我最記得有一
      個陳,還有一個輔,還有一個拿,這是比較特別,我印象
      比較深刻;(你還記得「輔」後面的金額是多少?)我不
      記得,我只是回報給J○○他朋友拿多少錢,我剛才寫的
      明細,後來是交給J○○,他是不是跟午○○對帳,我不
      清楚;(你剛才說你在紙上寫姓並記明金額,你又說有寫
      一個「輔」,通常「輔」應該不是姓,當時的情況為何?
      )就是明細,午○○叫我幫他記,我就照寫,其他我沒有
      問,我對的是總數,我只是幫午○○紀錄;(你後來還有
      看到那張紙上的明細嗎?)沒有;(那張紙的明細,除了
      午○○、J○○,你有無給其他人看過?)沒有,其他人
      我不認識;(J○○拿別人名義的存摺交給你來處理,請
      問該存摺你拿給J○○看過,有無拿給其他人看過?)沒
      有;(你認不認識天○○?)不認識,沒有看過;(你認
      不認識C○○?《當庭指認》)不認識也沒看過;(你說
      後來才認識午○○,指的是何時?)我跟J○○認識很久
      ,後來幾年前才認識午○○,就是J○○跟我說,叫我把
      錢交給午○○時;(檢察官提到1300萬,詳細的數字你是
      否確定?)詳細數字我不記得,我只記得是很大的一筆錢
      ,幾百萬對我來說就很多;(J○○如指示你把大筆的錢
      交給他人,你何時會去提領?)之前我管J○○的錢時,
      我會放一些錢在身邊,例如軋票或朋友要來拿錢,大約幾
      百萬,但不會有1300萬在身上,何時提領看J○○什麼時
      候跟我說、不一定;(97年8 月10日是星期天,你有無印
      象在此之前提領?)沒有印象、不記得;(依通聯紀錄顯
      示,戌○○與林慶昇、J○○通聯後,不到一個小時就到
      你住處樓下拿錢,可是當天是星期天,且依你剛剛所述,
      平常不會準備那麼多錢,怎麼會在短時間內交付那麼多錢
      給戌○○?)我記得有一天來拿很多錢,但哪一天我不確
      定,是不是1300萬我也不確定;(你知道午○○跟J○○
      拿錢的用途為何?)我不知道;(你認識午○○之後,經
      手與午○○有關的款項中,這些錢有匯到或交付給米迪亞
      或賽亞?)我不知道;(你是否曾經自己匯款或交付金錢
      給米迪亞或賽亞?)沒有;(97年8 月10日是禮拜天,如
      果J○○在當天要交付大額款項的話,你是否記得有無在
      97年8 月9 日禮拜六以前到郵局去領大額款項,或97年8
      月8 日禮拜五以前到非郵局的其他金融機構去領大額款項
      ?)我不記得,J○○跟我說他朋友要來拿錢,如果錢不
      夠,我會跟J○○說我這邊錢不夠,如果他有現金會送過
      來,有時候我也會去領。97年8 月10日之前,J○○是不
      是有提早跟我講,我不記得,我所陳述的是我跟J○○平
      常往來的方式;(有無聽過庚○○這個名字?)沒有,本
      案發生之後才聽到,之前我並沒有在J○○或午○○那邊
      ,聽到庚○○這個名字;(你知道午○○跟J○○拿錢,
      午○○有拿支票給你,是借款還是什麼情況?)J○○有
      跟我提過,他朋友要跟他借錢;(J○○拿錢給你,有無
      說是誰還錢?)有,就是午○○;(在你接觸的過程中,
      午○○有借錢也有還錢?)是;(你確定是借款,不是投
      資或合夥的款項?)J○○願意告訴我,我才會知道,除
      了借款之外,沒有聽到其他什麼投資;(你有無聽過包昌
      達這個名字?)沒有;【審判長問:對證人S○○之證言
      有何意見?告以要旨;證人午○○答:她有的都忘記了,
      差不多是這樣,她講的「拿」是拿破崙,「輔」就是E○
      ○,姓陳的有好幾個,有D○○、陳克帆,那張紙條後來
      是我帶走,拿給他們按照上面的數額分配,發完後我拿回
      來,是不是交給J○○,我也忘了,後來被誰拿走我也不
      曉得;1300萬的數字是對的,但是不是一次拿回來,我也
      不記得;被告天○○答:沒有意見;辯護人張仁龍律師答
      :辯論時表示;被告C○○答:沒有意見;辯護人顧定軒
      律師答:證人S○○所述,與C○○無關,被告C○○只
      是單純聽天○○之指示向股東催討未繳之股金,至於該股
      東如何取得金錢,被告並不知情,其餘辯論時表示;被告
      宇○○答:沒有意見;被告E○○答:我沒有拿100 萬,
      也不曉得什麼100 萬的事情;辯護人簡維能律師答:辯論
      時表示。】」等語(見本院99年7 月14日上午審理筆錄)
      ,根據證人午○○證述以其於97年8 月10日指示戌○○跟
      J○○聯絡,叫戌○○到S○○新店市住處跟蔡某拿1300
      萬元之事實,已據證人S○○證述如上在卷,無訛,惟所
      爭者如為所謂之各該投資款項觀察,此一收取支票之動作
      要做如何觀?深值懷疑!又據蔡某證述其深刻記憶拿取款
      項部分者:最記得有一個陳,還有一個輔,還有一個拿,
      這是比較特別,伊印象比較深刻等情,由此對照如上證人
      午○○所述,關於E○○部分,已屬不謀而合,堪值確信
      。另關於被告午○○、S○○、J○○、戌○○等款項之
      流動進入塞亞公司之情,應屬一系列之進程,缺一環節即
      屬落空。
參、綜上所述,足認被告Z○○、宇○○、E○○有如公訴所指
    如上犯行,至臻明確;此外,復有卷附各該監聽譯文在卷足
    憑,並經公訴檢察官於本院逐一勾稽對照在案,被告等空言
    辯認,無非事後卸責之詞,尚難採憑;辯護所指亦或誤會。
    本案事證明確,被告等犯行,均堪認定,應予以責罰。
肆、論罪科刑:
一、核被告宇○○、E○○、Z○○,均係犯刑法第339 條第1
    項之詐欺取財既遂罪;被告宇○○另就附表編號一所示參與
    打假球比賽,則係犯刑法第339 條第3 項、第1 項之詐欺取
    財未遂罪,而與其前述所犯詐欺既遂罪,應從一重之詐欺既
    遂罪處斷。復按被告宇○○固有多次參與假球事件,然其係
    基於以該一年度球季之全部賽事的同一犯意,反覆實施同種
    犯罪行為,且依其犯罪計畫及犯罪類型,本質上具有反覆、
    延續性行為特徵,在刑法行為數之評價,應認係以集合多數
    犯罪行為而成立之獨立犯罪型態之「集合犯」,屬包括之一
    罪,應僅成立一罪。詳如附表編號一至五所述之各該被告等
    人,個別間具有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又原起訴認如附表所示之被告宇○○,就如上開附表編號
    一、三至五所列之4 場賽事之詐欺犯行,犯意個別,行為有
    異,為數罪,應請分論併罰一節。然按如上所述被告午○○
    原即係基於以該一年度球季之全部賽事之同一犯罪意思,為
    欲反覆實施同種類犯罪行為,且依其犯罪計畫及犯罪類型,
    本質上亦具有反覆、延續性行為之特別徵象顯現,在刑法行
    為以及罪數之評價上,均得係以集合多數犯罪行為而成立之
    獨立犯罪型態之集合型態之犯罪類型,為屬包括一罪,應僅
    成立一罪。易言之,由本件被告午○○原購買米迪亞暴龍隊
    之起始動機,即有為如上所述訛詐暨賭博犯意暨實施犯行存
    乎其間,而被告宇○○與各該被告等間,亦係為共同被告午
    ○○之作為所成,故於行為之認知上即屬同一不悖,實難區
    隔出其犯意之屬隨性所致使,是本件起訴如附表編號一、三
    至五所示之被告宇○○所為之打假球之場次固然有4 個場次
    ,然如上所述,應僅論以接續性之訛詐犯行等之一罪,矧關
    於此部分之行為罪數等,並據檢察官更正為接續性之一罪,
    而詳為說明在卷,同為本院就本案之見解,附帶說明【以上
    各該被告部分,均詳如附表所示】。
三、爰分別審酌本件被告等人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參與方
    式,以及參與本案犯行之深淺度、智識文化程度、獲利數額
    以及影響暨危害社會程度,被告等人自始均矢口否認犯行之
    態度,並斟酌檢察官起訴求刑,關於被告午○○已經坦白犯
    行,配合偵辦,犯後態度良好,請從輕量刑之情節等綜合一
    切情狀,分別酌情各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各該刑期,均詳如主
    文所示【並詳參如附表所示細目】。
四、本案其餘被告午○○、G○○、黃○○、庚○○、J○○、
    未○○、丙○○、S○○、壬○○、丁○○、申○○、U○
    ○、玄○○、P○○、V○○、寅○○、巳○○、X○○、
    酉○○、戌○○、亥○○、R○○、辰○○、M○○等24人
    ,本院於99年9 月30日以同一案號依刑事訴訟法第273 條之
    1 之規定,以簡式審判程序審理判決在案;另被告天○○、
    C○○2 人所為,涉犯刑法第342 條第1 項之背信罪嫌部分
    ,本院亦另為判決;至外國籍被告Willy LeBron Perez(中
    文姓名「雷霸龍」)、Leovildo Enrique Pargas Gervaci
    (中文姓名「安立奎」)、Napoleon Clemente Calzado
    Eusebio (中文姓名「拿破崙」)、Jose G Leon Vega(中
    文姓名「力歐」)等4 人部份,俟到案後,另行審結,均附
    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 條第1 項前段,刑法第28條、
第339 條第1 項,刑法施行法第1 條之1 ,判決如主文。本案由
檢察官乙○○提起公訴,經檢察官黃佳權到庭執行職務。
中    華    民    國    99    年    9     月    30    日
                  刑事第5 庭審判長法  官  鄭水銓
                                  法  官  謝梨敏
                                  法  官  黎錦福
上列正本證明與原本無異。
如不服本判決,應於判決送達後10日內敘明上訴理由,向本院提
出上訴狀 (應附繕本) ,上訴於臺灣高等法院。
                                  書記官  蔡麗春
中    華    民    國    99    年    9     月    30    日
附錄本案論罪科刑法條全文:
中華民國刑法第339條
(普通詐欺罪)
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
物交付者,處5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1 千元以下罰
金。
以前項方法得財產上不法之利益或使第三人得之者,亦同。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ming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